<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九十二章:浅井来袭
    纪伊国铃木家。

    当本愿寺的法旨传到这里后,铃木佐太夫立刻就答应了下来,并随即下令家中进行总动员。

    “父亲大人,难道您真的要帮助本愿寺对抗织田家?!”闻讯赶来的铃木重秀急忙劝道,“之前义信大人多次派人前来劝说,明显是希望本家能够为其所用……”

    不等铃木重秀的话说完,铃木佐太夫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够了重秀!我知道你很是崇拜那织田义信,但你必须明白,本家是杂贺众的一员!而杂贺众的立场是什么?!是雇佣兵!自然要为出钱的势力办事了!本愿寺用大笔资金雇佣我们,而且杂贺众有多少一向宗门徒你又不是不知道!”

    说完,铃木佐太夫看到铃木重秀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直接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累了,你退下吧……”说着,不等铃木重秀再说什么,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无奈的返回自己的房间,立时就有两人围了上来,却是铃木重秀的两个兄弟铃木重兼和铃木重朝。“二哥,父亲大人怎么说?”铃木重朝急切的问道。

    摇了摇头,铃木重秀无奈的说道,“唉,父亲大人已经打定主意要帮助本愿寺那帮和尚了。”

    “嗯,确实是父亲大人的作风,那二弟,你打算怎么办?”铃木重兼点了点头问道。

    “啧,我已经过腻了雇佣兵的生活了!”面对铃木重兼的问题,铃木重秀却回答了一句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相关的话来。只是听到铃木重秀的话,铃木重朝和铃木重兼却都沉默了,因为这句话也同样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

    说起来,铃木家这个名字其实只是熟悉的人才会这么说,真正的叫法应该是杂贺众才对。就好像甲贺众有许多的忍族,但都以甲贺众自居一样。杂贺众同样也有许多的豪族,铃木家,只不过是其中势力最大的一支而已。

    杂贺众自从出现以来,就一直作为雇佣兵存在于这个乱世之中,和以前的伊贺忍者一样,他们只为出价最高的人效力。同样的,杂贺众头目的名号也是世袭继承的。杂贺孙市,每一任杂贺众的头目会都会继承这个名号。

    或许正是因为杂贺众的特殊性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杂贺众一支保持着独立性,并非他们不想加入某个势力,而是那些势力压根就看不上他们,不愿意给与他们和实力相匹配的地位,不管是昔日的细川、三好都是如此。

    不过这也不难理解,一个给钱就卖命的势力,又如何能够被这些崇拜忠义的武士集团看得起呢?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此时杂贺众的领土足足有七万石,可却依然只能过着佣兵的生活,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许多问题了。

    所以在听到铃木重秀的话后,铃木重兼和铃木重朝都沉默了,如果可以的话,又有谁愿意做一个佣兵呢?就好像伊贺、甲贺众那样,如果能够成为真正的武士,他们又有谁愿意继续当忍者呢?

    织田义信的出现,给了铃木重秀一个机会,一个摆脱佣兵身份成为真正武士的机会。可偏偏,他的父亲铃木佐太夫,同时也是这一任的杂贺孙市,却是一名虔诚的一向宗信徒。所以因为织田家和本愿寺之间的关系,他一直都无法答应织田义信的邀请。不过如今,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大哥,三弟,我准备前往伊势国。”铃木重秀看着两人沉声说道。

    “可父亲大人这边……”铃木重兼有些犹豫的说道。

    “父亲大人这边,相信他会理解的。”铃木重秀沉声说道,“一旦开战,本愿寺和织田家定然只会存活一个,我们这么做,也算是分开下注了,不管谁赢,都可以让家族存活下去。”

    “那……要不要和父亲大人说一声?”铃木重朝依然有些担忧。

    “不用了,如果告诉父亲大人的话,他肯定不会同意的。”铃木重秀说着,拿起放在一旁的火枪背在了肩膀上,“我意已决,如果大哥和三弟你们愿意和我一起来的话,那就一起走。”

    铃木重兼和铃木重朝闻言互相对视了一眼,铃木重兼这才说道,“让三弟随你一起去吧,我体弱多病,却也很难承受的了这番长途跋涉了。而且如果我们三兄弟都走了,父亲大人不免也太过于可怜了。”

    “大哥?!”铃木重朝闻言张嘴就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却被铃木重兼直接打断了,“行了,事不宜迟,你们立刻出发吧!”铃木重兼摆了摆手沉声说道。

    闻言,铃木重秀深深的看了一眼铃木重兼,“保重!另外……照顾好父亲大人!”铃木重秀沉声说道,随后就拉着铃木重朝趁着夜色飞快的离去了。

    “唉……”铃木重兼摇头叹息着,随即径直走出房间,一路来到了铃木佐太夫的宅邸。

    “他们走了吗?”看到铃木重兼,不等他开口,铃木佐太夫就直接问道。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沙哑,情绪也有些失落。嗯……听铃木佐太夫的话,似乎他早就知道铃木重秀想要离去?

    “是。”铃木重兼恭声说道。

    闻言,铃木佐太夫沉默了,好半响,他才摇了摇头说道,“孩子大了,终究要走属于他们自己的道路。”

    好吧,看来铃木佐太夫对于铃木重秀的一举一动是非常的清楚呢,但他却并没有去阻止,虽然他知道,如果任由铃木重秀前往伊势的话,定会让杂贺众陷入危机之中。或许,这是父爱?又或许,他自己也对本愿寺没有太大的信心?

    伊势大阪城。

    虽然织田义信随军前往了越前,但伊势的开发并没有因此而停了下来。毕竟织田义信的这些家臣们也早就习惯了织田义信这位甩手掌柜,所以实际上有他没他,在许多事情上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此时,李华梅、竹中重治和费南德正在天守阁的房间中处理着政务,忽然,宁宁出现在房间内,面带焦急的说道,“不好了!伊势长岛发生一向一揆了!”

    “什么?!”李华梅三人闻言震惊的站了起来。“能够确定吗?!”李华梅焦急的问道,长岛城可是号称拥有十万一向信徒,如果真的爆发了一向一揆,那事情可就非常严峻了。

    “千真万确!”宁宁飞快的应道。

    “立刻请前田大人、大祝大人等人前来!”李华梅闻言立刻说道。

    话音刚落,前田庆次等人的声音就在门口响起,“不用了,我们已经来了。”却是宁宁在得到消息后,直接派其他人去请前田庆次等人,自己则赶来这里通知李华梅三人。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李华梅立刻就开始下起了命令,“前田大人,您和白木大人、岛大人三人立刻率领城内所有部队前往长岛城。大祝大人,您立刻统帅海军从海路进攻长岛城!井伊大人……你们立刻去动员部队,准备包围长岛城……”

    说完,李华梅又转头看向宁宁说道,“宁宁大人,你把手下所有忍军都派出去,尽量拖延一下敌人的行动。记住,绝对不能让他们在领内肆虐。”

    “是!”

    李华梅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将那些一揆的暴民压制在长岛城内。虽然长岛城易守难攻,又有近十万的一向信徒,但不管如何,肯定比任由他们在伊势肆虐强多了。

    不过除此之外,李华梅还连夜命人送信给周围的诸多织田家臣,要求他们小心提防领内的一向宗势力。虽然,这看起来似乎已经有些迟了。

    当天,前田庆次等人紧急聚集了6000人的部队,飞速向长岛城杀了过去。与此同时,大祝鹤统帅海军3000人,战船6艘也向长岛城进发。

    木芽峠城外。

    巨大的喊杀声在城内外不断响起,夹杂着各种惨叫声。距离织田军开始进攻木芽峠城已经过去了将近4天,但木芽峠却依然耸立在织田军的面前。独特的地形,让织田军在兵力方面的巨大优势根本无法发挥出来,而守城战,也让织田军那些勇猛的武士没有太多的用武之地。可以说,如果这么打下去的话,朝仓家再守个个把月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过很可惜,织田信长并不打算给朝仓家这个机会。在仔细研究了一番后,织田信长当机立断改变了攻城的办法,将除去织田义信的一万人之外部队分成五批,分别由柴田胜家、佐久间信盛、泷川一益、森可成以及松永久秀统帅,轮流对木芽峠发动进攻。

    而如今,织田军这种不停歇的攻势已经持续了一天多了。虽然朝仓家那边也开始分批进行守城,不过人数上的劣势让朝仓家的士兵们根本得不到太好的休息。渐渐的,朝仓军越来越多的士兵们开始出现了疲态。

    “估计最多再过2、3天,本家就可以突破这座城砦,直接进攻一乘谷城了。”织田信长看着前方的战事轻笑着说道。

    “是啊,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织田义信随口附和着。说起来,事到如今,他已经不觉得浅井长政会谋反了,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要反的话,应该早就反了。而且织田义信压根也不相信浅井长政会那么傻,要知道如今的织田家根本不是历史上的织田家能够比拟的。如果说历史上浅井长政反叛还有机会获胜的话,那么如今,浅井家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

    只是人啊,有些时候就是不能乱立flag,当这个想法还在织田义信的脑中徘徊时,就看到一名传令兵飞快的冲了进来。周围的侍卫正准备拦截,却被他口中的话直接给吓住了。

    “不好了!殿下!浅井长政反叛,此时已经攻下了金崎三城!”

    “什么?!”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震惊的站了起来,其他人都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那传令兵,显然对于这个消息他们一时间还有些接受不能。尤其是织田义信,嘛,他倒不是不相信浅井长政反叛,他震惊的是为什么没有收到阿犬的提示,虽然历史上是阿市,但不管怎么说,浅井长政既然反叛了,阿犬肯定会想法设法来提醒他们才对啊。

    而在这个时候,织田信长却已经直接冲了上去,一把抓着那名传令兵的衣襟爆喝道,“怎么可能?!浅井长政可是我的妹婿!他怎么可能背叛我?!”

    对此,那传令兵又哪能回答的上来?而此时织田义信也回过神来,连忙劝阻道,“兄长,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还是快些准备撤军吧。”

    “撤军?”织田信长疑惑的看着织田义信,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不错!必须立刻撤兵!”织田信长嘀咕着,虽然他不知道浅井长政为什么反叛,但他却能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的话,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

    “主公,可如今我军退路被切断,面前还有朝仓家的三万大军……”柴田胜家沉声说道,撤军自然是要撤军,但浅井、朝仓两家显然不会这么简单让织田军退去。

    “浅井军有多少人?”织田信长面请凝重的问道。

    “大概有一万多人,在其攻破金崎三城之后,聚集了不少之前溃逃的朝仓军。”那传令兵连忙说道。

    闻言,织田信长和其他人陷入了沉默,一万多人,说多不多,但如果只是拦住被朝仓军追击的织田军,并非不能办到。而一旦织田军被包围,那么情况只会一天天的变得更糟。

    首先就是近畿的情况,虽然织田信长并不知道如今近畿任何,但用脚指头想他也能猜得出,一旦浅井长政背叛织田家的消息传出去,定然会有许多近畿势力紧跟着反叛织田家。

    就在这个时候,织田义信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笑道,“行了,兄长,不要说这么多了,殿后的事情就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