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九十一章:佛敌和讨伐令
    石山本愿寺。

    本愿寺显如跪坐在一尊金色大佛前,口中不断低声念着什么。看起来,似乎和他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但如果是熟悉他的人就会知道,此时的本愿寺显如和他平时的样子可是完全不同。怎么说呢?平时的本愿寺显如,可绝对不会独自一人念诵经文的说。

    而之所以他如此反常,理由也很简单,自从织田信长出兵越前后,他的心就一直无法平定。理由很简单,昔日毛利元就亲自撒下的网,现在要开始收网了。本愿寺显如相信,只要这张网将织田家彻底困在网内,就绝对逃不了灭亡的命运。

    好吧,本愿寺显如非常的仇恨织田信长,不过这也是显而易见的。毕竟身为天下一向宗的法主,曾几何时,他被人如此对待过呢?不但没有对他恭敬有加,而且还要本愿寺贡献军费,更让他们撤出石山本愿寺据点。

    只是,虽然网开始收了,可本愿寺显如的心情却越来越紧张,因为控制这张网的人并不是他本愿寺显如,而是由一群势力共同掌控的。就好像十来人分别抓着一张网的一角,如果不能齐心协力的话,那么根本不可能捕得到织田家这条大鱼。而且,织田家也不可能想鱼那样乖乖的被捕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名和尚快步走了进来,却是本愿寺的坊官下间赖照。只见下间赖照丝毫没有平时的稳重模样,甚至已经有些失礼了。因为他不等本愿寺显如召唤,就径直走到了本愿寺显如的身边。

    不过显然,本愿寺显如并不会因此而生气,因为下间赖照为他带来了他最想听到的消息。“法主,足利将军来了。”

    “真的吗?!”本愿寺显如听到这个消息后直接站了起来,语气激动的问道。不过不等下间赖照回答,他就大步向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飞快的说道,“快带我去见他!”

    好吧,也难怪他如此激动,毕竟在这张网之中,足利义昭乃是重中之重的一环。如果没有足利义昭,那么这张网顶多只是一张破烂的渔网。但如果多了足利义昭,那么这张网将变得无比的结实,而且还带着锋利的倒钩。

    在下间赖照的带领下,不多时本愿寺显如就在一间密室之中见到了和尚打扮的足利义昭。“将军殿下受苦了!”本愿寺显如震惊的看着足利义昭那颗大光头说道。

    “呵呵,只要能够消灭织田家这个逆贼,剃个光头又算得了什么呢?”足利义昭闻言轻笑道。说着,足利义昭话锋一转,面色严肃的说道,“客套的话就留在以后再说吧,现在这个时间,估计浅井家已经出兵越前,准备和朝仓家一同夹击织田家了。”

    闻言,本愿寺显如连忙问道,“那将军殿下的意思是……”虽然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这件事情毕竟事关重大,他不得不多问两句。

    “我立刻去写对织田家的讨伐令,以及织田信长这些年所做的恶事,还有取消讨伐朝仓家的诏书!”足利义昭沉声说道。

    闻言,本愿寺显如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请将军殿下放心,本愿寺定然会追随幕府行事的!小僧这就号召天下一向宗的门徒对抗织田信长!”他并没有丝毫的犹豫,因为该有的犹豫,早在安国寺惠琼劝说他的时候就已经犹豫完了。

    “如此最好!”足利义昭沉声说道。

    随即,两人就分开行动,足利义昭暂且不提,那边本愿寺显如和足利义昭分开之后,立刻召集石山本愿寺所有的僧官。

    “织田家自从上洛以来,不但一直在推行南蛮异教,更大力打压我等佛宗门徒!尤其是那织田义信,更是将伊势10万信徒全都赶到了长岛附近。所以我决意,联合幕府将军殿下,一同对抗佛祖的敌人织田家!”本愿寺显如朗声说道。

    说着,本愿寺显如就下令让织田家领内的一向宗门徒准备发动一揆,“通知近江、若狭、越前的本宗门徒,让他们帮助朝仓家一同进攻织田家!另外,派人前往纪伊国,让铃木、根来等佣兵势力参战!要多少钱都给他们!至于织田家领内的一揆,就按照之前定下来的计划实施!”本愿寺显如沉声说道。

    关于如何对抗织田家的计划,本愿寺显如已经研究了非常非常久,包括各地一揆的负责人,一揆之后如何进攻,如何支援等等,都已经做了非常完善的安排。因为对于本愿寺显如来说,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抗织田家。

    严格来说,本愿寺和织田家之间,是一种根本就无法调和的关系。织田信长希望本愿寺老老实实的念经诵佛,但显然,希望将本愿寺转变为战国大名的本愿寺显如是不会屈服的。

    而另外一边,足利义昭也在本愿寺和尚的帮助下,不断将一份有一份诏书送了出去。在诏书中,他将织田信长形容得仿佛是十恶不赦的魔王一般,打压佛徒、软禁将军、操控朝廷、霸占土地、破坏旧制等等。

    好吧,严格说来,足利义昭说得这些也并没有什么错,织田信长确实是一个不拉的都干了,所以在诏书里足利义昭用的语气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声嘶力竭,似乎想将这些年所受到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一般。

    京都。

    村井贞胜的宅邸中,村井贞胜和明智光秀正频频向木下秀吉劝酒,“秀吉,此去之后,恐怕就很难再见到你了呢~”

    “不是很难见到,是恐怕再也见不到了呢~”明智光秀一脸坏笑的说道。

    俗话说得好,学好三年,学坏三天,当织田义信把生死加入玩笑话中说出来后,很快就在织田家里流行了开来。

    在以前,死这种字眼是绝大不稳的人相当避讳的一个字。基本上,只有那些真的快要死的人才会提及起来。

    织田义信自然不是不懂这些避讳,只是有一次脱口而出后,他给了一个看起来很完美的解释。“敢拿生死开玩笑的人,才是真正不怕死的武士。连死这个字都不敢提,那又有谁会相信你真的不畏生死呢?!”

    好吧,有没有道理先放在一边,但这句话中,着实有好几个关键字引起了诸人的在意。于是,用生死来开玩笑莫名其妙变成了一种风尚,仿佛只要敢开这种玩笑,就能证明自己不惧生死一样。

    所以对于两人的话,木下秀吉并没有生气,只是得意洋洋的说道,“你们就趁现在好好得瑟吧~等过一段时间,我就不是木下秀吉了!而是木下秀吉大人!播磨国国主了!”

    “啧,真难听!”明智光秀闻言撇了撇嘴略带不屑的说道。

    “不错不错!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强大武士的名字!”村井贞胜也在一旁附和着。

    “哼!你们不用笑话我!等我拿下播磨国,自然会想一个好听响亮的名字!”木下秀吉显然对于名字的在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所以听到明智光秀两人的取笑就立刻说道。

    只是听到木下秀吉的话,明智光秀和村井贞胜却瞬间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秀吉,不如我帮你取一个如何?你也知道,我师从蝮蛇斋藤道三公,学问可是大大地!”明智光秀自荐道。

    而一旁村井贞胜也同样如此,两人不断向木下秀吉推荐着自己,仿佛他们真的会帮木下秀吉想出什么好名字一般。

    就在三人闹腾的正欢时,忽然有一人快步走了进来,三人转头看去,却是木下秀吉的弟弟木下秀长。

    “秀长?你怎么回来了?出什么事情了吗?!”木下秀吉见状顿时就紧张的问道。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了,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永远不会做出任何与任务无关的事情,除非遇到了让他哪怕放弃任务也必须要做的事情。

    而就在今天,木下秀吉安排木下秀长带人先行前往播磨去找赤松政秀,可现在他竟然出现在这里……

    “兄长大人,两位大人,我在经过石山本愿寺的时候发现了一件怪事,越想越放不下心来,所以这才连夜赶了回来。”,木下秀长说着,不等三人开口发问,就将自己所看到的东西说了一遍。

    “什么?!石山本愿寺有大量和尚离开?”三人同时疑惑的嘀咕着。

    好吧,和尚离开和尚庙,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毕竟织田信长对本愿寺的限制只有它的武装化,这也是为什么织田信长一直要求本愿寺退出石山的原因。并不是故意针对本愿寺,而是石山本愿寺比起寺院,更像是一座城砦,可是还是天下有数的坚城。

    而除了武装化之外,织田信长并没有限制本愿寺太多,所以石山本愿寺有和尚进进出出太正常不过了。但问题来了,能让木下秀长这位稳重的武士觉得有异常的,肯定不是一般的进出,尤其木下秀长口中提到的匆忙二字,更让三人怀疑。

    三人对视一眼,随即明智光秀轻笑着说道,“秀吉,看来你播磨是去不成了呢~”

    “呵呵,暂时就让播磨那些豪族们在蹦达一两天~”木下秀吉同样笑道,只是此时,他们三人的表情却非常的严肃,虽然笑出了声来,但从声音中却完全听不出一丝的笑意。

    看来,他们是怀疑本愿寺正在进行着针对织田家的阴谋,当然了,这也不是他们多疑,而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任何有可能的威胁,他们必须都得猜测道。要知道为了征战朝仓家,虽然织田信长并没有倾巢而出,但却几乎将所有能征善战的武士都带走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整个近畿能够率军抵抗的,似乎也就只有他们三个了。

    明智光秀飞快的拿出地图铺在了案几上,“两位,如果本愿寺想要趁主公出征越前时发动一揆,那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伊势、大和、摄津、和泉、河内等地。虽然主公一直在推行天主教,但一向宗在这几个国中早已经扎下了根,很难清除的了。”

    看着地图,木下秀吉歪着头说道,“伊势倒是不用去管,虽然长岛一向宗号称有十万信徒,但此次义信大人随军出征,只带了信奈等年轻的武士。有他们在,长岛一向宗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不错!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只需要防守山城、摄津、和泉、河内四地就好了。三好家一直在西国窥视着近畿,一旦本愿寺行动的话,他们绝对会参战的。”村井贞胜沉声说道。

    “不,摄津暂时放弃,摄津是本愿寺的大本营,麾下豪族多是一向宗信徒,如果本愿寺真的想开战,防守那里的意义不大。”明智光秀沉声说道,“我守山城,木下大人去和泉,村井大人去河内。如果他们确实有什么阴谋的话,只要我们守住这三个地方就可以了!”

    闻言,木下秀吉两人点了点头,随后又商量了一下细节,就匆匆离去了。同时,他们派遣忍者将这个消息带给织田信长。虽然一切都只是猜测,但明智光秀他们毕竟要开始做并不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不先讲一下的话,万一织田信长回来算账呢?

    两天后,一个消息印证了木下秀吉等人的猜疑,虽然内容和他们的猜疑并没有太多的关系,足利义昭发出对织田家的讨伐令了。不过,此时的他们显然没有时间去纠结足利义昭到底是怎么逃出去的,因为敌军的消息他们也打探到了。

    阿波淡路的三好家起兵两万杀向和泉国,目标直指岸和田城。而丹波国的赤井、波多野两家,也集齐了约1万人开赴摄津。当然了,还有那个他们最不想看到的消息,本愿寺显如正式宣布织田信长为佛敌,要求全天下的佛徒共讨之。

    只是,面对这种情况,木下秀吉和明智光秀却同时疑惑了起来,“总觉的,似乎还差了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