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九十章:天要变了
    小谷城。

    阿犬不敢置信的看着浅井长政,她怎么也想不到浅井长政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一瞬间,本来就通红的眼眶再次浮现出了水雾。不过也不能怪她,毕竟浅井长政这番话简直就是要休了她一般。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休妻可不是向后世离婚那般普遍的说,当然了,这里指的是武士世界的休妻。因为在武士的世界里,结婚往往是伴随着政治利益的,就好像阿犬嫁给浅井长政,代表的并不单单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而是浅井家和织田家的联合。

    而一旦被休,那么不单单是女人会因此而蒙受羞辱,就连带着女方的家族也会跟着受到羞辱。

    所以看到阿犬的模样,浅井长政就知道她误会了,连忙解释道,“阿犬你放心,我并不是因为和兄长大人破盟所以要休了你,只是希望你能带着我们的孩子返回织田家,毕竟……这是本家,也是我们的血脉。”

    “我和父亲都已经决定帮助朝仓家,如此一来,一旦失败必然会被处死。你也知道,乱世之中为了保全家族的话,总是会做出许多难以让人接受的事情……”浅井长政搂着阿犬柔声说道。

    只是听到浅井长政的话,阿犬非但没有答应,反而看着浅井长政柔声说道,“夫君,战争还没有开打,您又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呢?既然选择了和织田家破盟,那么您应该有的是战胜织田家的信心,而不是保存家族血脉的后路……”

    闻言,浅井长政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潮红起来,不是气的,而是尴尬的。确实,虽然他为了自己的父亲、家臣而选择了和织田信长为敌的道路,但在他的心中,却压根没有战胜织田家的信念,因为在他的心中,织田家实在是太强太强了,强到让他完全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夫君,你以兄长大人为崇拜的目标,又岂能说出如此丧气的话来?昔日信行谋反、今川入侵,哪一次不是让兄长大人几乎陷入绝境?可不管任何时候,兄长永远都充满着自信!”阿犬闻言摇头说道。“而且义信姐夫曾经也说过,如果一开始就放弃的话,那么战争在打响之前就已经输了。”

    闻言,浅井长政沉默了,但搂着阿犬的手却变得颤抖起来,半响之后,他才放开阿犬,看着她轻声笑道,“你说得没错,如果现在我就没有取胜的信念,那么战争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打的了。”

    说着,浅井长政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连忙对阿犬说道,“对了,你派人给兄长大人送个信吧,将本家已经背叛织田家的事情告诉他。如此一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好吧,在历史上,浅井长政也是这么干的,将自己反叛的消息告诉当时他的夫人阿市,让其送信给织田信长。历史上,阿市答应了,但如今,阿犬却摇头拒绝了。理由,也很简单。“夫君,如果兄长有所准备的话,你们此去又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我……”浅井长政闻言楞了一下,正准备说些什么时,却被阿犬直接打断了。

    “朝仓家的部队再多也不过3、4万人,而本家短短的一个晚上,就算再怎么动员,最多也不过万人,但织田家那边却有足足8万人。就算被两头夹击,织田家依然占据了兵力的绝对上风,甚至兄长大人完全可以一边抵挡本家的进攻,一边继续进攻朝仓家。”阿犬娓娓道来,让浅井长政听得大汗淋漓。

    确实,一开始他只想到自己所作所为实在太不仁义,所以才有所愧疚的想要通知一声织田信长,可听到阿犬的话后,他才反应了过来。“看来我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要战胜兄长呢。”浅井长政心中自嘲着,随即冲阿犬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你说得对,从现在开始,我会抛弃一切情感,只为了战胜织田家而努力。”

    “嗯,夫君,你要相信,你是全天下最棒的武士!”阿犬温柔的看着浅井长政笑道。

    “嗯!”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在得到了浅井长政的承诺之后,浅井家诸多家臣们纷纷赶回领地动员部队。他们非常清楚,现在是分秒必争的时刻!一旦织田家击败了朝仓家,那么仅凭浅井家,还不够织田家塞牙缝的。

    不过海赤雨三人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将远藤直经叫到身边低声吩咐着,“现在你就派人前往京都找他汇报此事,让他尽快通知足利将军。虽然主公已经答应了帮助朝仓家,但只有我们两家,很难对织田家构成威胁。”

    “是!请大人放心!”远藤直经应了一声后,就飞快的离去了。

    看着远藤直经离开的背影,海北纲亲忽然感叹道,“再过两天,就要变天了啊!”

    “呵呵,这也是织田信长咎由自取的。如果不是他强硬的不断推行新政,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反对势力?”赤尾清纲冷笑道。

    “说那么多干什么,还是先来研究一下进军路线吧。目前织田家估计已经在攻打木芽峠了,如果我们速度太慢的话,恐怕还没有到越前,织田军就已经将木芽峠攻下来了。”雨森清贞沉声说道。

    “也是。”另外两人附和了一声后,随即就一同离去了。

    二条城。

    已经是深夜了,足利义昭却依然没有入睡,此时的他,正坐在案几面前仔细的看着一份地图。在上面,有数个地方用圈圈画了起来,放眼看去,那些圈圈似乎正好将处于近畿的织田家包围了起来。

    “按照之前那人所言,应该差不多快要到时候了。”足利义昭轻声自语着。

    就在这时,一名忍者忽然出现在足利义昭的面前不远处。对此,足利义昭却没有丝毫的慌乱,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而那人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掏出一物轻轻抛了过去。

    接过来,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足利义昭这才一脸期待的问道,“时机到了?!”

    “不错,浅井家的远藤直经派人送信过来,说浅井长政已经决意背叛织田信长。此时他们已经在动员部队,明日一早就出兵越前!”那人低声说道。

    “太好了!”足利义昭兴奋的说道,“毛利殿下的功劳,我一定不会忘记的!待织田家被消灭后,毛利家就是副将军了!”足利义昭慷慨的说道,好吧,副将军,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职位吗?当初也是想给织田信长这个职位。

    只是在听到足利义昭的话后,那名忍者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沉声说道,“在二条城的附近,小人发现有数名忍者潜伏在暗处。虽然小人能够进出,但想要待将军殿下您离开,却是不可能的。”

    闻言,足利义昭想了想说道,“无妨,明天一早我就前往京都,这一点织田家的人已经不会阻拦我了。你到时候在那边给我准备一个替身,然后我们直接前往石山本愿寺!”足利义昭的眼神中散发着一股火焰,那是足以烧毁一切的复仇之火。他要让织田信长知道,胆敢反抗他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是!”

    隔天一早,足利义昭就带着几名随从前往京都,正如足利义昭所言,此时织田家对于足利义昭完全没有任何的阻拦,只是依然有数名忍者全程监视而已。只是这种监视却只能远远的监视,这就给了足利义昭逃离的机会。

    不多时,足利义昭就在数名忍者的监视之下,进入了一间寺院,许久之后,又离开了这里返回二条城。那些监视的忍者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也跟着他们返回二条城。只是不久之后,两名僧侣就离开了寺院,匆匆向西方走去。他们的离去,并没有引来任何人的疑惑,因为僧侣离开寺院远行,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另外一边,浅井家这边已经集结好了部队,一共8000人,这是浅井家在一夜之间能够动员的最大兵力了。

    “出发!”浅井长政只是如此说道,就率领大军直接开拔了。他并没有说去哪里,又要去干什么,不过对于这个时代的士兵来说,他们也不需要知道这些。

    说起来,浅井家动员部队的消息会不会传到织田家呢?毕竟距离江北的织田家这么近。嘛,对于这一点,浅井长政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他必须尽快出发,以最快的速度抵达越前。

    而此时,越前木芽峠城外,织田军本阵。

    “不愧是被誉为近畿通往越前的门户,当真是难攻不落之城!”织田信长看着耸立在面前的木芽峠摇头叹道。

    木芽峠城建立在两座险峻的山群脚下,将通往越前的大路堵得严严实实。想要过去,只有攻下这座要塞,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可这么一来,就可以很简单猜出这座城砦到底有多么的坚固了。毕竟朝仓义景就算是傻子,他的那些先辈们也不可能都是傻子。可以说,这座城砦在整个越前乃至整个天下,都是可以排得上号的要塞。

    高耸的城墙,厚重的铁门,加上无数的防御工事,让这座城砦看上去就相当的难打。说起来,那铁门还是朝仓义景前一段时间在富田景政的建议下才更换的,原因?嘛,防备织田义信呗。其实不单单是朝仓家,许多将织田家当作敌人的势力,都开始有意识的开始升级城防,尤其是大门。毕竟织田义信直接暴力破门的事迹,虽然听起来离奇,但俗话说得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而如今,织田军的攻势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可看上去,那些攻势似乎只是在给木芽峠城瘙痒痒罢了。

    “其实可以从山上翻过去的……”织田义信瞅了瞅木芽峠城两边的山峰随口应道。

    闻言,织田信长没好气的瞪了织田义信一眼,“你小子肯定可以啊,但能待多少人呢?大军通不过的话,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

    “啧,那不然我带人上去冲一波?”织田义信撇了撇嘴再次说道。

    “算了,你小子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做好后阵的工作吧。如果一遇到稍微难打的战争就要你上场的话,本家统一天下得多少年?!”织田信长闻言虽然有些意动,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是的,让织田义信担任后阵的主要原因,就是要让检查一下这些家臣们到底有没有什么长进,毕竟如今织田家的地盘大了,不可能什么事情都由织田信长或者织田义信亲力亲为,其他家臣也必须拿出他们相应的实力才可以。

    就在两人不断讨论着如何攻下木芽峠城的时候,望月千代女忽然出现在两人的面前,“殿下,主公,刚收到消息,十天前,武田信玄亲率大军三万进攻今川家,上杉谦信也再次相应关东群雄的请求出兵关东,兵力将近十万人。”

    “嗯?!”闻言,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对视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担忧。

    “如此一来,北条家就无法再支援今川家,那么以今川家的实力,恐怕抵挡不了武田家多久……”织田义信低声说道。

    “不错!而且不久之前,毛利家也出兵九州了,看来这三家天下间最强大的大名,已经感受到了本家的威胁呢。”织田信长冷笑道,随后忽然大喊着,“把松平家康给我叫回来!”

    “怎么?你要让他回三河准备防备武田家?”织田义信闻言问道。

    “防备?呵呵,你忘了本家现在依然还是武田家的盟友呢?”织田信长闻言轻笑道。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织田义信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不过他却摇了摇头说道,“我倒是觉得,不如先劝降一下,如果能够和平接收远江,倒也是一份战斗力。”

    “也好。”织田信长闻言点了点头。

    不多时,松平家康就赶了回来,接到织田信长的命令后,就立刻率军返回三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