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八十九章:浅井长政的抉择
    在织田军抵达木芽城准备发起勐攻时,近江小谷城的浅井长政的宅邸中,浅井长政脸色阴沉的看着拜伏在下方的数十名家臣。顶点小说更新最快当先三人,正是浅井家的三位重臣,海北纲亲、赤尾清纲和雨森清贞。

    说起来,一般情况下家督是不会在自己的宅邸召见这么多家臣的,而实际上呢,这些人也不是被浅井长政招来的,而是强行闯进来的。

    逼宫……非常明显的逼宫!逼什么呢?自然是逼迫浅井长政在织田家和朝仓家之间,站在后者这边了。在织田信长正式宣布向朝仓家宣战后,浅井长政就躲在自己的宅邸中不允许任何人求见。

    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等到织田家攻下朝仓家,一切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后,他在出现。到时候随便找些理由也就推搡过去了,而他相信,在事实面前,就算浅井家的这些家臣不同意,他们也只能选择接受。

    不得不说他确实想的很美好,如果没有出任何意外的话,以织田家那绝对的优势和推进速度,可能用不了十天半个月,朝仓家就会变成史。可惜,他还是低估了那些家臣的决心。

    “你们就一定要我违背盟约?背叛我的兄长?!”浅井长政咬着牙关,一字一句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一般。显然,他已经被自己这些家臣的行为彻底激怒了。

    只是对于浅井长政的怒火,众人仿佛压根没有看到一般。“先违反盟约的是织田家!”海北纲亲大声说道。“昔日和织田家结盟之时,在盟约上可是清清楚楚写明了不得与朝仓家为敌!而如今织田家不顾盟约率先进攻朝仓家,那么自然就已经算不得本家的盟友了!”

    “胡说八道!”浅井长政闻言站起身来大声怒斥着,“本家和朝仓家为同盟不假,昔日盟约有这一条也不假!但你们必须知道!讨伐朝仓家是幕府的命令!是朝仓家违抗幕府的命令在先!本家世代都是幕府的忠臣,又岂能帮助叛逆之臣?不直接出兵讨伐,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幕府早已经被织田信长所操纵!”赤尾清纲大声说道!“主公您莫要自欺欺人了,整个天下谁人不知道将军殿下这两年一直被织田信长软禁在二条城中?!直到最近流言四起,才不得已解除软禁!”

    闻言,浅井长政正待解释什么,却被赤尾清纲直接打断,“主公!而且那位将军殿下又有谁能知道是真是假?!要知道昔日将军殿下和织田信长有那么多的仇怨,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态度?!加上织田信长已经掌控了伊贺、甲贺,谁知道会不会是让忍者冒充的?!”

    “主公!正如赤尾大人所言,那将军谁有知道是真是假?而且您莫要忘记,当初亮政公开创浅井家业时,是谁帮助本家击败了京极高广奠定了本家在江北的势力。又是谁在亮政公被六角定赖击败时收留了他,又是谁帮助亮政公恢复了领地,并帮助本家彻底掌控江北的领地!”赤尾清纲话音刚落,雨森清贞就紧接着附和道。

    “你……你们……”浅井长政被海北纲亲等人说得哑口无言,想要求助,举目看去却根本没人站在自己这边。就连他引以臂助的远藤直经都跪在海北纲亲等人的身后,他还能依靠谁呢?

    而似乎看到浅井长政看向自己这边,远藤直经开口说道,“主公!并非属下等人想要逼迫主公,实在是主公这种作法实在让家臣们寒心!当初我等不惜逼退久政公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希望能够摆脱六角家的控制,找回属于本家的荣光吗?!可如今呢?自从织田家上洛之后,本家虽然名义上是同盟,但和臣服织田家有什么区别?!而且一旦织田家击败朝仓家拿下越前和若狭,那本家就彻底被织田家围起来了。到时候,除了彻底降服之外,还能有什么其他选择吗?!”远藤直经大声说道,表情看起来非常的激动。

    “那怎么能一样?!”浅井长政怒吼着,“如今织田家已经能够看到统一天下的趋势,本家既然是其同盟,自然要尽心帮助其,让和平重新降临到世间!又怎能因为一己之私,而让和平的曙光再次消失?!”

    浅井长政的表情有些狰狞,看得出,他是真的怒了。不过也难怪,本来织田家和朝仓家开战这件事情就让他很是为难,而如今自己的家臣又开始逼宫,就算是老实人也有三分脾气的说,更何况浅井长政这位一代英主了。

    见状,海北纲亲等人原本气势汹汹的态度不由得一滞,不过随即,他们就再次准备反驳。好吧,毕竟合议制,家督的权利根本没办法和织田信长这种比拟。说起来,几乎所有崛起的大名,都是从合议制转变为真正的战国大名的。

    就好像昔日的织田家,在织田信长刚刚继位的时候,织田家其实也是合议制度。只不过织田信秀的能力太强,让许多豪族不得不依附在其麾下。但在他死后,这些人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这也是为什么织田信长和织田信行争夺家业时的兵力那么少的原因。

    而后来因为织田家的快速扩张以及织田义信的疯狂崛起,让织田家在诸多家臣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就已经彻底被织田信长掌控了大权。而诸如其他势力,比如毛利、武田,基本都是通过誓约书的方式来将权利集中在自己的手上。

    只是,海北纲亲等人还没等反驳,一个平静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你们不要逼迫长政了。”

    嘛,此时屋外可以说全是海北纲亲等人的手下,毕竟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如果传出去的话,先不说织田家会如何反应,但在浅井家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毕竟这些年来,浅井长政可是非常受到领地上的平民们,以及那些下级武士的追捧。

    或许这一点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有浅井长政和没有浅井长政,浅井家的战斗力绝对是两回事,尤其是面对织田家这种恐怖的敌人时更是如此。

    所以,当外面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时,顿时就将屋中众人给吓到了,但随即他们就看清了来人,连忙拜伏在地恭声说道,“老主公……”来人却是浅井久政。

    “父亲大人,您怎么来了?!”浅井长政看到浅井久政出现,连忙迎了上去问道,同时心中生出了一个极其不妙的预感。

    “呵呵~我再不来的话,本家就真的完了。”浅井久政轻笑着说道,随即缓缓走了进去。见状,浅井长政不知道浅井久政想要干嘛,也只得跟了过去。

    来到浅井长政左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浅井久政比了比首位,“长政,坐下吧,大家都是为了本家,何必动真火呢?”最后一番话,却是对众人说的。

    闻言,海北纲亲等人羞愧的低下了头,而浅井长政也是一脸的惭愧。只是就在这时,却听浅井久政轻声说道,“其实长政的话也不无道理,织田家如今的实力远远超过天下间任何一个势力,或许,他们确实有统一天下的可能。”

    听到浅井久政的话,浅井长政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在这个最为关键的时刻出面帮助自己。如果他们父子两人联合,就算海北纲亲等人再如何有想法,恐怕也不得不区服吧?毕竟,江北的主人叫做浅井家!

    远藤直经闻言顿时就想开口反驳,但还没有开口,就被雨森清贞用眼神制止了。而海北纲亲和赤尾清纲也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浅井久政。

    果然,浅井久政又再次说道,“但是!织田家毕竟也只是可能统一天下而已!昔日的细川家不也有统一天下的希望吗?!但昔日父亲大人留下的话语我永远都铭刻于心,那就是朝仓家永远都是本家的盟友!”

    “明国有句话,叫做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如今朝仓家蒙受灭族之危,本家又岂能坐视不理?!虽然织田家的实力不是本家能够抗衡的,但本家从来就没有怕死的武士!”浅井久政大声说道,说完,转头看着井长政慈祥的笑道,“不过长政啊,你是能够比拟父亲大人的武士,而且你还年轻,就不要跟着我们这些老骨头赴死了……”

    “父亲大人?!”浅井长政闻言惊恐的想要制止浅井久政,可话还没有出口,就直接被浅井久政打断了。“去吧,带着你的人马前往美浓。如此一来,不管织田家和朝仓家最后谁赢了,本家都能够继续存活下去。”

    浅井久政轻笑着说道,而听到浅井久政的话,海北纲亲他们全都低下了头。父子分开站队,在这个时代并不是什么太稀罕的事情。因为这个乱世就是如此,每天都有家族崛起,每天都有家族被灭。为了生存,许多时候父子之间不得不为了家族而成为敌人,最出名的,恐怕就是后来的真田昌幸和真田信幸吧?

    只是听到浅井久政的话,浅井长政立刻站了起来,看着浅井久政大声说道,“孩儿怎能让父亲大人和家臣们前去赴死,而自己却苟活于世?!”

    “长政……”浅井久政闻言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浅井长政直接打断了,“父亲大人不用再说了!孩儿愿意同父亲大人以及诸位家臣共存亡!”说完这句话,浅井长政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是的,就是快感,浅井长政也知道这些家臣不可能都是为了朝仓、浅井家之间的情谊,虽然嘴上说得好听,但最重要的终究还是利益。如果降服了织田家,浅井长政或许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可能还会因为织田信长的赏识获取更大的领地,但他们这些家臣,可就未必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最少他们可没有几个认同织田家那领内法度的说。

    但他还是答应了,虽然他并不喜欢朝仓家,但正如浅井久政所言,朝仓家对浅井家有大恩,甚至可以说没有朝仓家的帮助,根本就不会有浅井家的出现。这种恩情,是浅井长政不管找多少理由都无法无视的,更别说家臣们几乎都站在朝仓家这一边了。

    这些人,可是他的父亲以及和效力浅井家不知道多少年的老臣了,他们要和织田家决一死战,浅井长政又如何能够撒手不管?

    “所有人!立刻返回领地,动员领地所有可以动员的部队!一旦部队集结完毕立刻出兵越前!”浅井长政大声说道。既然做出了决断,浅井长政也不是犹豫之人,立刻就做出了当下最为合理的行动。立刻出兵,和朝仓家前后夹击织田家。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从兵力远远超过他们的织田家手中偷到胜利的果实。

    “是!”

    众人散去,浅井长政缓缓返回房间,只是走到门口,他却止步不前了,因为他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阿犬。

    虽然是政治婚姻,但自从结婚以来,浅井长政和阿犬的感情一直都非常的好。可如今,浅井长政就要和他最为尊敬的兄长,同时也是阿犬的兄长开战了,而且是以非常卑鄙无耻的方式……

    “是殿下吗?快进来休息吧~”阿犬那温柔的声音传进了浅井长政的耳中,但浅井长政却从中听出了一丝颤抖。

    快步走进去,浅井长政就看到阿犬那通红的眼眶,显然,她刚刚有哭过。

    “你都听到了?”浅井长政愧疚的问道。

    “殿下请放心,阿犬身为武士之女,非常明白这个时代的无奈。所以阿犬会坚定的站在殿下的身边,哪怕要与娘家为敌!”阿犬目光坚定的看着浅井长政说道。

    闻言,浅井长政更为感动,他看得出来,阿犬说得话是真心的,但浅井长政却不得不做出让他无比痛心的事情,“阿犬,你必须返回织田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