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八十六章:又到了开战的季节
    在历史上,织田家进攻朝仓家时追求的是速度,而且采用的还是类似偷袭的手段。先是织田信长在京都瞎晃悠麻痹朝仓家,然后飞快的杀进了越前,几乎在朝仓家没有反应过来时,就打开了前往越前的道路。

    但如今,织田信长并没有这么做,他先是将对朝仓家的讨伐令通传天下,同时又派人向朝仓家正式送去了战书,完全没有任何赶时间的意思。

    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在历史上讨伐朝仓家的前一年,织田信长才刚刚拿下伊势国,而且其在近畿的统治也并不稳定。不但有一直图谋反攻近畿的三好家,还有与其已经彻底对立的足利义昭。

    而现在,织田家已经上洛数年,凭借着强大的军力彻底将所有敌对势力都赶出了近畿,综合实力更可以算的上是日本之冠。如此一来,他又何必偷偷摸摸的呢?正如他所言,他要通过这场战争让全天下的人知道,反抗他织田信长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此讯传出,天下震动,无数吃瓜群众议论纷纷,讨论着织田家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够击败朝仓家。好吧,似乎没人看好朝仓家呢~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不管是经济、人口还是军事,朝仓家怎么看都不是织田家的对手。

    不过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他们太多的关注。

    西国周防国长府城。

    毛利元就站在瞭望台上远眺着大海对岸,一旁,是一张九州的地图,上面画了很多的线条和标志,显然毛利元就研究这张地图已经很久很久了。

    就在织田信长召见近畿的诸多势力时,毛利元就也没有闲着。他先是通过来岛通康之子继承河野家,彻底掌控了伊予国最强的势力,随后拉拢了伊予国另一个势力西园寺家,同时联系龙造寺家的家督龙造寺隆信以及筑前的诸多势力。而就在不久前,完成布局的他下达了进攻九州的命令。

    集结了出云、备后、安芸、石见、周防、长门、伊予七国六万大军,除了少数留守领地的部队之外,就只有伯耆、备中两国没有征调任何部队,以用来防备东边的山名家以及浦上家。如果说不是织田信长这边几乎同时下达了讨伐令并开始动员部队的话,毛利家此举必定会震惊天下。

    不过虽然近畿那边几乎全都注视着织田家的行动,但对于被攻击的大友家,显然就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现如今,六万大军已然通过关门海峡登陆了九州,由毛利元就的两个儿子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分别负责,几乎不到一天的功夫,就攻下了三岳城,直奔博多而去。与此同时,去年因为大友家的进攻而降服的秋月种实、高桥鉴种再次反叛,肥前的龙造寺家也统帅肥前诸多豪族出兵共一万人攻向筑后。而在这种形式下,大友家在肥前的前哨站,本来就是被逼降服的筑紫家家督筑紫惟门立刻就叛到了毛利军这一边。

    一时间,整个九州都为之震动,尤其是筑前、丰前那些本来臣属大内家的豪族们,心中更是开始飞速判断着大友、毛利两家的实力,以便尽快做出选择。但对于大友家来说,却是没有一点的选择。

    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就集结了尚未陷入战火的丰前、丰后、筑后、肥后四国共计三万人,并邀请来了肥后的盟友阿苏家援军5000人,直奔博多而去。

    只是这一切,和毛利元就似乎都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他能做的已经都做了,如今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有等待前线传来的消息,以及相信自己的两个儿子。第一次,毛利元就恨自己生早了,“如果能够年轻20岁的话……”毛利元就心中暗想着。

    不过这个念头在浮出来没多久,就被他驱散了,“看来真的是老了,连这么无聊的念头都会冒出来。”毛利元就轻声叹息着。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不久就看到安国寺惠琼匆匆走了进来。

    “是惠琼啊,一路辛苦了,事情怎么样?”毛利元就转身坐了下来,冲安国寺惠琼比了一个坐的手势,随后轻笑着问道。

    “一切顺利,武田家已经联合了佐竹、里见两家,并由他们邀请上杉谦信出面对抗北条家,而其则出兵骏河。近畿方面,三好、本愿寺、朝仓、浅井以及丹波的赤井、波多野两家,属下也都去拜访过了。”安国寺惠琼沉声说道。

    仔细听着安国寺惠琼的汇报,每一个细节毛利元就都没有错过,半响后,毛利元就轻声笑道,“如此一来,就看武田信玄是不是真的名副其实了。”

    虽然这个计策是毛利元就策划的,但让他很无奈的是,此时的毛利家和织田家并没有任何接壤的地方。如此一来,作为主力的只能是本愿寺以及武田家。但如果武田家没能快速拿下骏河的话,恐怕本愿寺也不会举旗。而本愿寺不动,三好、赤井等势力恐怕也不会行动。

    “真是让人想不到啊,昨日尾张的小豪族,今日却变成了如此强大的势力……”毛利元就想着,微微摇头叹息着。好吧,人老了,难免喜欢感叹一下。

    而在另外一边,在得知织田家以将军名义发布了对朝仓家的讨伐令,同时正式向朝仓家宣战的消息后,武田信玄立刻下令进行总动员。

    “此战!一定要洗刷本家的耻辱!”武田信玄如此对家臣们说道。

    与此同时,他再次派遣使者前往上杉、里见、佐竹三家进行最后的确认。因为这一战,他和武田家真的输不起了。如果还不能拿下骏河,那么在武田信玄看来,武田家将彻底失去了争霸天下的机会。

    甲斐那边的动静自然瞒不过今川家,为此,今川氏真连忙下令进行动员加强军备防御,同时派人前往北条家求援。

    “主公,情况似乎不太妙,北条家那边的消息,里见、佐竹为首的关东群雄都在进行军备,所以北条殿下虽然很想支援本家,但却是有心无力啊。”鹈殿长照沉声说道。

    “嗯……”今川氏真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希望,能够扛过这一次吧!”今川氏真无奈的叹息着。距离桶狭间合战已经过去了八年,按道理来说,今川家就算没能完全恢复到原来的势力,也应该差不了多少。

    严格来说,确实也是如此,如今今川家在经济等方面,已经无限接近于今川义元上洛之前了。但一个势力的实力,显然是不能这么计算的。虽然经济方面不错,但今川氏真对于今川家的统治力完全比不上他的父亲,骏河还好,远江那边不服的势力可是相当不少。而且最重要的是,桶狭间一战,今川家绝大部分的名将都战死了,这,可不是区区八年就能够补充回来的。

    今川氏真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太担心?嘛,这也很正常,毕竟北条家和关东群雄争斗了数十年,哪一次被击败过呢?在他心中,只要自己能够抗住武田家一段时间,北条家自然就能腾出手来支援自己了。因为北条家也很清楚,一旦武田家拿下骏河之后,他的处境会有多么的危险。

    虽然看起来武田家是准备上洛,但万一其转头继续联合关东诸多大名进攻北条呢?上杉家?嘛,不管是北条氏康还是北条氏政,可从来不觉得上杉家有多么的可信。

    石山本愿寺。

    “传我命令给七里主持,让其立刻加强对本宗信徒的掌控,并控制信徒们,让他们在这段时间不要给朝仓家找麻烦。”本愿寺显如淡淡的说道。

    整个四月初,西国、近畿、关东风起云涌,所有有识之士都明白,天下要大变样了。不过这些都不管朝仓家什么事情,因为此时的朝仓家,正疯了一般的往前线增兵。

    “派人告诉景纪他们,就算是死,也要给我守住越前的门户!”朝仓义景再次说道。

    所谓越前的门户,乃是敦贺、手筒山、金崎三城,也正式织田信长率先进攻的目标。这三座城如果没有攻破,织田家根本不可能攻入越后。

    “是!”

    “景隆,任命你为此次作战的总大将,记住!如果敦贺三城守不住,那就立刻退守木芽峠城!那里绝对绝对不能丢!”朝仓义景再次说道。

    如果说金崎三城是越前的门户,那么木芽峠就是越前的最后一道防线。因为只要过了木芽峠,那么织田军就可以随意的进攻越前任何一个地方。虽然朝仓义景并不怎么懂军事,但他也知道织田家的兵力绝对比自家要多。到时候如果织田军真的四面出击,朝仓家根本没有兵力去阻挡织田家的进攻。

    “请主公放心!”朝仓景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沉声应道。

    “景镜!此次大野郡最少要动员5000人!”朝仓义景转头对朝仓景镜沉声说道。

    “这……”朝仓景镜闻言顿时诧异的看着朝仓义景,5000,这几乎是大野郡的极限动员数目了。

    只是他正想找些理由的时候,就听到朝仓义景那充满冷意的声音,“此战!不许有任何人给本家拖后腿!不管是谁!”

    一句话,就把朝仓景镜所有想说的话都憋回去了。毕竟朝仓义景都已经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呢?而且朝仓景镜也听得出来,这一次,朝仓义景是真的打算拼命了。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织田家此次玩的这么正式,不可能只是率军过来绕一圈就算了的。只要输了,能够降服都是朝仓家最好的结果了。

    近畿,无数的部队不断向京都集结着,凭借着预备兵役的制度,织田家动员部队的速度绝对是全天下之冠,不过数天的功夫,就已经集结起了两万大军,还有无数的部队正在赶来的路上。而织田家的那些家臣们,也无不摩拳擦掌,等待着大战的到来。

    当然了,也不是近畿所有地方都这么忙碌,近江江北的浅井家将仿佛一潭死水一般的平静,仿佛织田家和朝仓家之间的战争和其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这只是表面而已,实际上在浅井家的内部,一场非常严重的分歧正在不断激化着,而分歧的双方,不是别人,正式浅井长政这位浅井家家督和海赤雨三重臣。

    而引来他们分歧的事情,正是织田家和朝仓家之间的战争。浅井长政选择支持织田家,而海赤雨三重臣则认为朝仓家才是浅井家真正的盟友。在他们的口中,如果浅井家坐视朝仓家的灭亡,那么下一个走向灭亡的,肯定是浅井家。

    只是对于这个论调,浅井长政却是极力的反驳,因为在他看来,织田家正在给这个天下带来和平,而当和平降临时,不管愿不愿意,所有的势力必将臣服织田家。

    可惜,支持浅井长政的家臣太少了,哪怕他视为左膀右臂的远藤直经也站在了海赤雨那边。这让本来就因为合议制而权利分散的浅井长政,逐渐压制不住这些家臣了。

    如果浅井长政是织田信长那种性格的话,恐怕此时绝对会大开杀戒,一举将这些反对他的重臣一窝端了。哪怕他自己不行,还有织田信长这位兄长呢~相信浅井长政这么做的话,织田信长绝对会出手帮他的,甚至完事后还会给浅井家一块大封地。只是很遗憾,他不是织田信长,而是浅井长政。

    “唉,如果就这么下去的话,恐怕本家将会走上灭亡的道路……”浅井长政躺在阿犬的大腿上叹息道。

    “无论殿下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阿犬都会支持您的!”阿犬抚摸着浅井长政的头发柔声说道。

    “希望……兄长大人能够尽快击败朝仓家吧……”浅井长政低声自语着。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有拖延时间而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