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八十五章:准备出征
    岐阜城。天籁小说

    “这样啊……辛苦你了。”织田信长淡淡的说道。

    “兄长大人……”浅井长政看着织田信长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话还没有出口,就被织田信长打断了。

    “长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知道浅井家和朝仓家有着很深的渊源,不过我已经给朝仓家太多机会了。自从上洛时,朝仓义景就无视了将军的诏令,而随后将军继位时他依然拒绝前来,如今,他又再次拒绝。所谓事不过三,如果到现在本家还不替幕府讨伐这等不忠不义之臣,那幕府的权威何在?本家的威严又何在?!”织田信长看着浅井长政沉声说道。

    “臣弟知道了……”闻言,浅井长政有些无奈的低下了头,他早就知道,织田家讨伐朝仓家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了,只不过他依然还想尽自己的最后一份努力。

    点了点头,织田信长看着有些失落的浅井长政温和的说道,“长政,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舒服,所以此次进攻朝仓家的战争,浅井家就不用出阵了。”

    对此,浅井长政自然不会反对,因为就算织田信长不提,浅井长政也会主动提出来。

    待浅井长政离去后,织田信长就立刻招来了细川藤孝。

    “藤孝,这段时间还习惯吗?”织田信长笑着问道。

    “多谢主公关心,属下已经完全习惯了。”细川藤孝恭声说道。对于细川藤孝,织田信长可是非常看好的说,不但在其加入织田家后就给了他家老的身份,更是赏赐了许多钱财家宝。

    之所以如此,理由也很简单,细川藤孝乃是有大才之人,不管是政务、外交、谋略还是和歌茶道,他都是上上之选。而对于人才,尤其是真正的人才,织田信长是绝对不会吝啬赏赐的。

    闻言,织田信长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现在给你一个任务,去一趟二条城,请求将军殿下布对朝仓家的讨伐令。”

    说起来,自从足利义昭服软示好之后,织田信长虽然暗地里依然没有放松对他的监视,但表面上,却仿佛双方真的回归到一开始的蜜月期一般。只要和幕府有关的事情,织田信长定然会主动告知并询问足利义昭的意见再行处理。当然了,这也是因为足利义昭完全一路绿灯,完全配合织田信长的请求才会如此。

    “是!”细川藤孝闻言并没有询问理由,而实际上他也没有什么好问的。毕竟朝仓家和织田家之间的恩怨,细川藤孝可以说是相当的了解。而且说起来,他本人对于朝仓家也是非常的不满,因为朝仓家可是无视多次幕府的命令。而且如果当年朝仓家能够奉足利义昭上洛的话,虽然未必能够阻止织田家上洛,但最少,不会让足利义昭落入这般田地的说。

    而对于织田信长的这个请求,足利义昭并没有任何的疑问,只是飞快的写了一份讨伐令交给了细川藤孝。如此顺利,却是让细川藤孝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不过他也没有多问什么,而是自己帮足利义昭找了一个理由。嘛,和细川藤孝不满朝仓家的理由差不多,而实际上足利义昭也确实很不满朝仓家。

    在得到了讨伐令后,织田信长立刻召集所有家臣于岐阜城内。

    “诸位!朝仓家多次无视幕府的传唤,实为不忠不义的逆贼。如今,将军殿下已经下达了对朝仓家的讨伐令,所以我决定,向朝仓家正式宣战!我要让全天下的大名都知道,违背幕府,反抗本家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织田信长站起来大声说道。

    “喔喔喔!!”织田家的诸多家臣兴奋的大喊着,尤其是柴田胜家等人,他们等待这一天已经非常非常久了。毕竟身为纯粹的武士,在没有战争的时候,他们真的没有太多的机会去获取功勋。尤其像是泷川一益这些人,眼看着擅长政务的木下秀吉等人唰唰唰的往上爬,心中可是焦急的很啊。

    满意的点了点头,织田信长转头看着木下秀吉沉声问道,“猴子,过去了这么久,你想到如何拿下播磨的办法了吗?”

    闻言,众人顿时一阵惊疑,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直到现在,才知道织田信长的目标竟然已经开始打起播磨的主意来了。

    “是!属下认为,借赤松政秀的兵力对抗赤松义佑,同时拉拢播磨的其他豪族,尤其是那些臣服于赤松义佑的豪族。如果顺利的话,就算没有一兵一卒,属下也能拿下播磨!”木下秀吉沉声说道。

    这几天来,他几乎天天都在考虑着播磨的事情,对于什么朝仓家他是压根没有理会。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以如今织田家的实力,进攻一个小小的朝仓家还不是手到擒来?为此,他还特意拜托森可成调查一番播磨的具体形势,并前往安土学院请教了一番秦葵等人。

    听到木下秀吉的话,众人不禁侧目看去,就算是织田信长也诧异的看着木下秀吉。没办法,任谁听到这番话,也会觉得他是在吹牛皮吧?

    不过织田信长却丝毫没有在意木下秀吉是不是在吹牛皮,“很好!猴子,如果能够拿下播磨,那么你就是播磨国的主人了!不过如果拿不下来,记得当初我对你说得话吗?”织田信长轻笑着问道。

    “是!如果拿不下播磨,猴子会自己走到海边切腹自尽!”木下秀吉大声说道。

    “想不到没有竹中重治,又被我抢了一堆的功劳,但这只猴子还是要崛起了啊……”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他不知道木下秀吉到底有什么办法搞定播磨,不过他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在历史上就算没有这么一茬,赤松家也会在不久后臣服织田家。所以,织田义信的唯一疑问是,“为啥要去海边呢?”织田义信好想这么问,不过看到木下秀吉那严肃的表情,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织田义信只是想着木下秀吉终究还是崛起了,可其他人就不这么想了。不管是柴田胜家还是泷川一益等人,都用充满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木下秀吉。没办法,虽然听起来织田信长并不打算给木下秀吉什么支援,而木下秀吉本身也没有太多兵力,但毕竟是播磨一国的许诺啊!

    要知道织田信长麾下当中,只有织田义信才得到了赏赐一国的领土。嗯?松平家康、松永久秀他们?嘛,他们严格来说在加入织田家的时候,就已经拥有这些领地了。

    众人的表情织田信长自然不会没看到,但他只是点了点头,随后对明智光秀说道,“光秀,丹波那边的形势不比播磨,不过我希望你可不要被猴子比了下去。”

    “是!”明智光秀沉声应道,“属下定然不会辜负主公的信任!”虽然他并没有说太多,但谁都能够感受到他语气中的自信。毕竟他本来就是相当有才能之人,还是被斋藤道三看好的武士。虽然丹波那边的形势确实很难搞定,但明智光秀相信,以他的本事一定不会输给木下秀吉的。

    “长秀,若狭武田家的旧臣给你,你带领他们给我拿下若狭国!拿下后,若狭就是你的了!”织田信长又对丹羽长秀说道。

    “是!”丹羽长秀恭声应道。

    说起来,以丹羽长秀的资历,如此划分似乎不太对。毕竟木下秀吉负责的播磨国快5o万石,明智光秀的丹波国也有快3o万石。可若狭呢?只有区区的8万石左右。

    单以石高来算的话,丹羽长秀的封地似乎太少了一些。不过有些时候,这种分封是不能这么计算的。最简单的一个道理,不管是明智光秀还是木下秀吉,他们负责的目标地方势力都非常的强,想要拿下天晓得要多久。而若狭呢?如今是朝仓家的领地,而织田家正要攻略朝仓家呢。

    也就是说,这仗还没打,丹羽长秀就得了八万石的领地,而且还不算他在近江佐和山城的领地呢。

    而这时,织田诸家臣已经不是羡慕嫉妒恨了,他们全都眼睛散着精光,目光炯炯的看着织田信长,希望从他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

    可惜,织田信长并没有如他们所愿,只是沉声说道,“其他人立刻返回领内进行动员,四月八日于京都集结!”

    “是!”众人恭声应道。

    随后,看着诸人织田信长再次说道,“你们都可以放心!只要你们能够表现出相应的才能,我织田信长是不会辜负任何人的!胜家!信盛!可成!到时候你们三人为先阵!”

    “是!”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众人又羡慕的看向柴田胜家等人,先阵啊,面对已经没落的朝仓家,那简直就是去刷功勋的。只是虽然羡慕,但他们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不管是柴田胜家、佐久间信盛还是森可成,那可都是织田家的老臣。于情于理,他们担任这个位置也不会有谁不开眼的有意见。呃……好吧,有一个人例外。

    “兄长大人!臣弟也要当先阵!”织田义信跳出来大声说道。“臣弟觉得,冲锋陷阵这种事情,本家没有人比臣弟更加合适了!”说着,还转头看着柴田胜家爱三人笑道,“柴田大人,你们就把机会让给我呗~毕竟我是小字辈嘛~前辈应该多让让后辈。”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柴田胜家等人差点没拔刀砍死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可偏偏,他们还真没有什么话能够反驳。倒不是他们真的觉得应该把机会让给小辈,而是因为在织田家,要说行军打仗,又有谁敢说自己比织田义信强呢?

    只是对于织田义信的毛推自荐,织田信长只是冷笑着说道,“义信啊,这些年你为本家建立了多少功劳你还记得不?”

    “哈?”闻言织田义信楞了一下,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织田信长说道,“臣弟不记得了。”

    “哼!你当然不记得了!本家崛起至今,你小子几乎抢走了绝大部分的功劳,现在竟然还要抢功?!”织田信长冷哼着说道,“亏你小子还有脸说把机会让给你,最应该把机会让出来的,就是你这个贪婪的家伙!此战你小子就负责后阵吧!你们说可以不?”

    最后一句话,织田信长却是看着诸人问的,而对于这个问题,织田家诸家臣显然没有任何意见,全票通过。

    “你们这些混蛋!”织田义信见状,咬牙切齿的咒骂道,可惜却只得到诸人的大笑声。

    好吧,看来从织田信长到下面的诸多家臣,没有一个人将朝仓家放在眼里。不过这也很正常,虽然朝仓家也是6o多万石的强大势力,但和如今的织田家相比……嗯,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比的。毕竟如今的织田家,不管是美浓、尾张还是伊势,都不比越前的石高低多少。更别说织田家坐拥全日本最为富裕同时也是人口最多的近畿了。钱、人口、粮食甚至是武士数量和武器装备等,织田家全都远远过朝仓家,试问,朝仓家凭什么和织田家打呢?

    看着群情激昂的诸人,织田义信表面上各种不爽,不过心中却还是充满了自豪。毕竟织田家能有如今这个地步,他可是出力甚多的说。好吧,其实织田义信也不过只是口头上说一说而已,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封地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毕竟如今的他,坐拥6o万石的伊势国,还有虾夷、佐渡、琉球和高山国的金瓜石一带。虽然除了伊势国之外,其他基本都属于待开的地区,但单论收益的话,织田家的家臣中根本没有人能够和他比拟。

    “话说回来,这一次,浅井长政那小子会反叛吗?”忽然,织田义信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过随即他就懒得理会了。理由?很简单,“如果那小子真的敢反,我一定要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天下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