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八十四章:劝说
    京都町外的大路上,浅井长政骑着马,表情很是凝重,理由也很简单,他对于劝说朝仓义景实在没有太大的把握。

    就在刚才,织田信长同意了他的提议,允许先由其前往朝仓家劝说,如果朝仓义景愿意前来,那么过往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

    其实从明智光秀的口中得知织田信长还邀请了朝仓义景之后,浅井长政就已经做好了这个打算,但他之所以会提出这么一个提议,并不是他真的担心朝仓家,而只不过为了浅井家而已。

    朝仓家与浅井家自浅井亮政时代,如今已经结盟三代了。但实际上对于这个同盟,浅井长政一直都不怎么在意,甚至于有些敌视。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昔日浅井久政被六角家击败并臣服前,以及浅井长政继承家督之后,浅井家向朝仓家求援就没有一次得到回应的。

    虽然朝仓家也有着各种的理由,但在浅井长政眼中,这完全就是不义的证明。毕竟你有再多的理由,你的同盟都被打的被逼降服了都不伸出援手,这又如何算的上同盟呢?

    而且更加让浅井长政不满的是,昔日他继承家督之后,曾经写信送往越前,可惜得到的回应只是一些不咸不淡的话语,尤其那字里行间中无时无刻不带有的傲慢,让浅井长政对于这从未见过的朝仓义景充满了不爽。

    所以,他之所以前往越前,不过只是担忧一旦织田、朝仓开战,会引来浅井家的动乱。

    这么说似乎看起来有些骇人听闻,浅井长政不是非常受家臣们的爱戴吗?嘛,这也没错,但那只不过是在织田信长上洛之前而已。在其上洛之后,家中的重臣们对于浅井长政的不满开始慢慢滋生起来,虽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并没有表露出来,但并不代表浅井长政不知道。

    而那不满的原因,基本上可以归为一种,利益。织田家上洛后,占据了大片的领地,可对于浅井家,织田信长只不过赏赐了一些金钱,同时将江北全都划给了浅井家。不过本来江北基本上都已经被浅井长政拿下来了,这么一来就等于浅井家出兵帮助织田家上洛根本没有捞到什么好处。

    这个封赏浅井长政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因为在他看来浅井家本来也只是带兵出去晃悠了一圈,但对于浅井家的那些家臣们来说,显然就不会这么想了。他们只会觉得自己出兵了,但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报酬。

    不过,因为当时织田家和浅井家的关系正处于蜜月期,而且织田家上洛时那十万大军着实惊住了浅井家的家臣们,所以直到现在,他们依然将这些不满压在心底。可再怎么压抑,得不到发泄的不满终究还是会爆发的。而在浅井长政看来,一旦朝仓家和织田家开战,这些人的不满就会彻底的爆发出来。

    当然了,除了不满之外,浅井长政也知道他们一直敌视织田家的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威胁。身为武士,哪有不想扩大领地壮大家族的呢?可如今浅井家上有朝仓下是织田,所有发展的道路全都被堵死了。而如果想要打开这个缺口的话,就只能和其中一方开战,而这个选择……嘛,在浅井家支持织田家的人真没有多少。

    但在浅井长政看来,和织田家为敌根本就是自找死路。因为崇拜织田信长,这些年浅井长政可是不少研究织田家崛起的原因,研究的越多,对于织田家的强大就理解的越深。浅井家的那些家臣们只看到了织田家表面的实力,比如优秀的武士强大的兵力,但浅井长政却看到了更多。

    只是很遗憾,这些话他根本不可能对那些家臣们说,不然的话,肯定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惧怕了织田家。

    话说回来,浅井长政既然是浅井家的家督,那么他如果执意要站在织田家这边,那些重臣们又能如何呢?只是很遗憾,浅井家的制度乃是合议制,家督只不过相当于一个盟主而已,不然的话,昔日浅井久政也不会这么简单就被家臣们逼退。而实际上,这个时代包括织田、松平等绝大部分的家族都是这么一个制度,因为这个制度可以让一个小家族飞速的成长为一个大名。

    京都,明智光秀的宅邸。

    “明智大人,您之前在朝仓家呆过,对于朝仓义景那人肯定比我们熟悉,您觉得浅井殿下此行能够成功吗?”木下秀吉一杯饮尽之后好奇的问道。

    闻言,明智光秀微微摇了摇头,“难,朝仓义景此人非常的高傲,自诩名门世家,根本看不起本家。想要让他向主公低头,我是觉得不可能。”

    “那如此一来,本家和朝仓家岂不是要开战?!”木下秀吉双目放光的问道。

    “哈哈~木下大人,怎么您有了播磨一国还不满足,还想在征讨朝仓家的战事上立功吗?”明智光秀闻言大笑道,

    闻言,木下秀吉的表情顿时就蔫吧了,“明智大人您就别再说了,猴子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该怎么去拿下播磨呢。”

    “你小子就装吧!如果没有把握的话,你敢答应下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自从被主公任命为了京都守护之后,嗓门是越来越大了,但胆子可是越来越小了~”明智光秀坏笑的看着木下秀吉调侃着。在明智光秀和木下秀吉一同做为京都守护的这段日子里,他们两个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听到明智光秀这番话,木下秀吉顿时就不爽了,“好你个金柑头!我木下秀吉什么时候胆子越来越小了?!哼!我不过就只是想要考考你而已,小小的播磨国算个什么?!”

    “哈哈~说得好!到时候可不要找援军啊!”明智光秀闻言大笑道,一句话,又让木下秀吉蔫吧了,他还真的打算找援军的说。毕竟织田信长也没说不让他找援军是不?河内国的前田利家和他关系可是相当不错的说。

    一阵嬉笑之后,两人渐渐又将话题转回到了朝仓家的身上。

    “如果本家进攻朝仓家的话,可能其他势力也会伺机而动啊。”明智光秀沉声说道。

    “不错,之前还不知道那流言的意义是什么,不过如今看来,那流言唯一的目的就是把朝仓家拉进来。使出这等计谋的人当真是好算计,把主公和那朝仓义景的性格都算计了进来。”木下秀吉点头附和着。

    “那你说这个施计的人会是谁?接下来又会有什么后手呢?单凭朝仓家,根本不可能撼动本家。”明智光秀有些疑惑的说着,不过说到最后,语气却变得颇为感慨。

    昔日他劝说足利义昭放弃朝仓家转投织田家时,完全只是因为当时的织田家是唯一能够帮助足利义昭的势力,根本没有想过其会这么快就平定近畿,并在数年之内就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就算到了现在,有些时候他依然觉得仿若在梦中一般,因为一切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而那边的木下秀吉却没有听出明智光秀的感慨,他只是沉吟道,“谁知道呢?如今本家的实力摆在这里,所有志在天下的大名都不可能无视。不过最有可能的,恐怕只有甲斐武田家了。”

    五天后,浅井长政抵达了一乘谷城。按照速度来算,浅井长政似乎有点慢了,不过他却希望速度能够再慢一些,因为他实在没有太多的把握说服朝仓义景。而一旦失败,他也没有把握搞定家中那些重臣们。

    “哦?浅井长政那小子来了?他来干嘛?”朝仓义景随口问道,语气充满了不屑。实际上对于整个浅井家他都是相当看不起的说,因为在他的眼中,浅井家只是近江的一个小豪族而已,只不过得到了自己先祖的帮助,才能够有如今的浅井家。

    而在没有了朝仓家的帮助,浅井久政没多久就被六角家击败被迫降服的事情,更加让朝仓义景看不起浅井家了。

    “想来是因为本家没有前往京都拜见将军之事吧。”一旁的朝仓景纪淡淡的说道。他乃是朝仓宗滴的养子,朝仓家第九代家督朝仓贞景之子,在朝仓家的地位相当的高。

    “哦?是为那个乡巴佬跑腿的吗?哼!浅井家也就只是如此罢了。”朝仓义景不屑的说道。

    “主公,属下以为对于浅井家还是应该以招揽为主,毕竟如果能够在和织田家作战的时候,将浅井家拉拢过来的话……”朝仓景隆恭声说道。在朝仓宗滴死后,对加贺一向宗的战役均是由他担任总大将,在朝仓家的地位也非常的高。

    “不错,虽然安国寺大师已经拉拢了许多势力,但如今浅井家基本上已经被视为织田家的家臣,如果其能够被本家拉拢过来,畿内那些迫于织田家威势而降服的势力,恐怕也会紧随在后。”朝仓景纪附和道。

    闻言,朝仓义景点了点头,“嗯,这倒是不错。那么,就请浅井殿下进来吧。”

    说起来,这还是两位同盟的势力家督第一次见面,只不过这种见面的情况,实在让人有些尴尬。好半响,两人都只是在各种无谓的奉承上闲扯着,谁也没有主动提及此事。直到最后,浅井长政终于忍受不住开口说道。

    “朝仓殿下,此次足利将军试图解释流传在畿内的流言,因此下诏书要求各地大名前往二条城拜见。虽然在下也知朝仓殿下贵人事多,但殿下您连一名家臣也不派,实在是……”浅井长政沉声说道。

    路上浅井长政想了很多如何劝说朝仓义景,到最后他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搬出足利义昭,不提织田信长。虽然浅井长政对于朝仓义景和织田信长之前的关系不是很了解,但以他对朝仓义景的了解,以及足利义昭和朝仓、织田两家的关系,他也能猜到一二。

    闻言,朝仓义景淡淡的笑道,“唉,这不是加贺那些一向宗又派侵扰越前嘛,实在是腾不出身来啦。不过浅井殿下您放心,待俗事处理好了,我定然亲自前往二条城向将军殿下谢罪。”

    “可是……”浅井长政闻言正要说些什么,可惜朝仓义景压根就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不如举行个小型酒宴庆祝一下如何?”朝仓义景笑道,“昔日叔公和我经常讲起和贵方亮政公一同与六角家作战的往事,并总言道天下间唯一能够相信的势力,就只有浅井家……”

    一番话,让浅井长政拒绝的话完全说不出口,无奈,只得应了下来。而在酒宴上,朝仓义景丝毫不提上洛之事,所有话题全都围绕在朝仓浅井两家的情谊上。

    好吧,不得不说朝仓义景如果去演戏的话,绝对是影帝级别的。明明之前那么瞧不起浅井家,可如今却一副和浅井长政哥俩好的模样,就差杀鸡拜把子了。好吧,这里也没这习俗。

    从浅井亮政和朝仓宗滴的战友情,到后来两家的各种交流往来,那各种事情仿佛每一件朝仓义景都如同亲临一般。

    “浅井殿下,昔日六角家进攻贵方时,本家恰逢一向一揆,实在是抽调不出兵力支援。等到平定了一揆后……”朝仓义景顿了顿,满怀歉意的向浅井长政郑重道歉道,“这件事情,实在让我惭愧的很。”说着,就站起身来向浅井长政躬身施了一礼。

    “朝仓殿下万万不要如此……”浅井长政慌忙说道,他千算万算,却怎么都没有算到朝仓义景竟然会来这么一出,说好的傲慢呢?

    只到浅井长政离开一乘谷城,他的脑海中还有些晕乎乎的,所想的,全是朝仓家和浅井家多年来的情谊以及朝仓义景那温文儒雅的态度。

    不过半响之后,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唉,看来终究是无法阻止了,那我又应该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