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八十三章:幸或不幸的猴子
    时间缓缓过去,随着近畿的防备加强,使得流言立刻就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与此同时,安土月报紧急推出了新一期的报纸对这件事情进行抨击。不得不说,织田义信想出来的这一招是相当的好用,几乎没过多久,整个织田领内的平民们,就不再怀疑这件事情了。

    “这就叫做掌控舆论就能掌控民心~”织田义信得意的对家臣们炫耀道。可惜,深悉织田义信性格的诸人压根没有人理他。嗯……好吧,也不是没有,最少织田信奈正一脸崇拜的看着织田义信,眼神中散发着一种只要不瞎,就能看到的爱意。只是对此,织田义信却也只能装瞎了。

    三月底,昔日几乎连平民都会绕着走的二条城,第一次迎来了真正的拜访者。足利义昭面无表情的坐在上首,义正言辞的叱责了那番流言,同时对前来拜见的近畿大名们传达了自己的意思,“希望其继续为幕府效力”云云。对此,那些大名自然不会不答应了,毕竟这种话对他们来说,不过只是一个形式而已。

    真正重要的事情,是在拜见足利义昭之后。毕竟他们从领地赶来京都,却不是为了真的来确认足利义昭到底有没有被织田信长害死。

    妙觉寺。

    每次织田信长入京,总是喜欢在这里落脚,为的不是别的,只是因为这里是斋藤道三昔日出家的寺院。

    “主公,马上就要到会面的时间了。”木下秀吉缓缓走过来恭声说道。此次陪同织田信长在这里接待诸多大名的,分别是木下秀吉和明智光秀。虽然因为织田义信的出现,让木下秀吉少了非常多的功劳,但显然,织田信长依然对木下秀吉非常的赏识。

    “都有谁?”织田信长懒洋洋的问道,似乎并没有把等下的事情太放在心上。

    “畿内的大名如田山大人、三好担任、松永大人等,还有浅井殿下都已经到了。”木下秀吉恭声说道,“另外飞驒国的姊小路赖纲、播磨国的赤松政秀也来了。”

    “赤松政秀?”织田信长古怪的嘀咕着。

    “是,赤松政秀原来是如今赤松家家督赤松义佑的父亲赤松晴政的家臣,昔日赤松义佑流放其父亲夺取了家督之位后,赤松晴政就逃到了赤松政秀这边,之后也一直和赤松义佑对抗着。3年前赤松晴政病逝,赤松政秀就和赤松义佑和解了。”木下秀吉恭声解释着。

    “哦?”织田信长闻言冷笑着问道,“那猴子你怎么看?”

    闻言,木下秀吉连忙说道,“属下认为,那赤松政秀此次前来,肯定是希望得到本家的支持。如此一来,正是本家进入播磨的大好机会!”

    “嗯……”织田信长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表情很是兴奋的木下秀吉笑道,“你小子是不是想负责这件事情?”

    “属下……属下……”木下秀吉闻言激动的搔耳挠腮,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正应了那句话,当幸福突然降临时,大部分的人反应都是不知所以。

    只是没等木下秀吉回答,织田信长就再次问道,“那个姊小路赖纲呢?他来干嘛?”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木下秀吉瞬间就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整个人都蔫吧了。只见他有气无力的说道,“那姊小路赖纲希望能够得到幕府对其在飞驒国统治的承认,同时表明愿意臣服于本家。”

    仿佛没有看到木下秀吉的怨念一般,织田信长闻言冷笑道,“呵呵,姊小路赖纲看来是算准了本家对飞驒国完全没兴趣。”说着,织田信长突然表情狭促的看着木下秀吉问道,“猴子啊,不如我把飞驒国赏给你如何?”

    “属下……属下……”听到织田信长的话,木下秀吉差点没哭出来。当然,那绝对不是激动的,而是惊慌失措。没办法,虽然听起来一国之主很好听,但也要分地方啊。飞驒国是什么地方?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简单来说就是一块被遗忘的土地。

    昔日武田信玄是实在没有办法,才会想到借道飞驒国进攻越中。但就算如此,他对于飞驒国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哪怕他只要随便派支部队就能够搞定那里。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飞驒国实在是太贫瘠了。不过三万石左右的石高,仅比之前没有被并入伊势国的志摩国高出那么一万多石。可问题是志摩国靠海啊!就算石高低,也可以通过海上贸易来增加额外的收入。

    但飞驒国呢?领地内绝大部分的地方都是山脉,既不能耕种也没有什么矿产,人口更是少得可怜。如此一个国,木下秀吉又怎么看得上?更别说就在刚才,他还在幻想自己入主播磨的事情呢。

    看到木下秀吉那快哭出来的表情,织田信长顿时大笑起来,“好啦,不逗你了,收起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吧,接着往下说。”

    “是!”木下秀吉闻言顿时就精神了,连忙继续汇报着,“越前朝仓家,丹波赤井、波多野家都没有来,另外本愿寺以其并非武士势力婉拒了本家的邀请,纪伊国的铃木家则以他们只是雇佣兵为由,同样拒绝前来。”

    “呵呵……很好!很好!”织田信长冷笑着,锐利的目光露出了阵阵杀意,显然对于这几个势力,他已经起了杀心。

    而一旁,木下秀吉恭敬的站在那边,心中依然还在盘算着如何说服织田信长,让其将攻略播磨的事情交给他。哈?不是帮助赤松政秀吗?咳咳,难道是白帮的吗?

    就在这时,织田信长忽然站了起来,“既然人都来了,那么就走吧~”说着,就大步走了出去。见状,木下秀吉连忙跟了上去。

    集体的会面自然只是走一个流程,织田信长再次澄清了关于将军流言的事情,同时希望诸人继续努力为幕府效力云云,简单来说,就是一通废话。不过在结束之后,织田信长就命诸人单独来面见自己。

    三好义继等人正式表示愿意臣服于织田家,而姊小路赖纲和赤松政秀也分别表示了自己的请求。对于姊小路赖纲的请求,织田信长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了。就像之前木下秀吉嫌弃飞驒国一般,织田信长对于飞驒国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虽然说从地理上的位置而言,飞驒国看起来非常的重要。北连越中,东边信浓,南边则是美浓。可实际上,飞驒国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大路。虽然确实有连接,但那些路也并不好走。而且如果只是要借路而已的话,那么以如今这种形式就已经足够了。

    而对于赤松政秀,织田信长的回答很简单,“赤松大人,这位是我麾下的得力家臣木下秀吉,届时,我会让其帮助你击败赤松义佑的。”

    好吧,惊喜来的实在太快了,木下秀吉甚至都没能立刻反应过来,直到明智光秀悄悄的推了他一下,他才木纳的拜伏在地上领命。

    而等到赤松政秀退下后,木下秀吉才反应过来,激动的看着织田信长大声说道,“请主公放心!属下定然不会辜负您的期望!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播磨!”

    “猴子啊,你可记住你今天的话,如果做不到的话,你就自己找一块地方切腹吧~”织田信长一脸坏笑的说道。

    “是!”木下秀吉大声应道。说完,木下秀吉一脸期待的看着织田信长问道,“不知道主公您准备拨给猴子多少部队?”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就笑了,“什么部队啊?猴子,你刚才可是说了,你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拿下播磨的。那个时候,你可没说还要我给你什么部队啊?”

    “哈?”木下秀吉闻言顿时就呆住了,看得一旁的明智光秀忍不住笑了起来。

    反应过来的木下秀吉顿时可怜兮兮的看着织田信长求饶道,“主公啊,猴子如今连领地都没有,哪有什么部队可以调用啊?”

    他倒也没有胡说,虽然木下秀吉之前得到了蜂须贺正胜的效力,但在墨俣之后,他就已经遣散了绝大部分的部队。毕竟以当时他的俸禄,也根本养不起这么多人。

    只是对于木下秀吉的求饶,织田信长却压根没有理会,“猴子,我只给你5000贯钱,最迟年底,我要看到结果!”

    木下秀吉闻言张了张嘴巴,可看到织田信长那锐利的双眼,最终还是不敢拒绝。

    随后,织田信长又对明智光秀说道,“光秀,丹波就交给你了,同时给你坂本城以及两万石的领地,可别告诉我你办不到哦。”

    闻言,明智光秀相当的干脆,“属下定然不会辜负主公的期望!”说完,明智光秀还给了木下秀吉一个得意的眼神,气的木下秀吉牙痒痒的。

    随后,织田信长又接见了浅井长政,不过当浅井长政刚坐下,他就拜伏在地恭声说道,“兄长大人,请允许臣弟前往越前,劝说朝仓殿下前来拜会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