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八十二章:浅井家的分歧
    织田信长离去的当天,二条城一切的监视人员也全都撤了出去,包括贴身保护足利义昭的那两名侍卫,而之前对足利义昭执行的禁足令等等也全部撤销。同时,还赠送给足利义昭1000贯钱作为花销。

    但是,这不过只是表面而已,暗地里,织田信长派遣数名忍者严密监视着二条城的一举一动,任何离开或者进入二条城的人都会受到严密的监视。

    显然,织田信长并不相信足利义昭真的服软了,事实上他也不可能相信,毕竟这件事情实在是不合常理。虽然织田信长不懂得读心术,但以他这些年对足利义昭的了解,对足利义昭的评价基本上就是贪权、傻x、自大。

    这么样的一个人,忽然变成如今这样,织田信长怎么可能相信?孩子出生后的转变?那根本就是骗鬼的,最少在织田信长接触过这些已经有子嗣的家臣中,就没有一个因为孩子出生了就瞬间改变了自己的性格。

    更别说织田信长可是非常清楚足利义昭有多么憎恨自己的说,毕竟当初他可是狠狠的羞辱了足利义昭一番。

    “唉……都怪义信那小子,搞的我看到这些明明没实力还非得装逼的家伙就不爽……”织田信长一边抱怨着,一边挑选着需要发出邀请的大名。

    大阪城,正在处理政务的织田义信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主公?”李华梅等人惊疑的看着织田义信,这么多年来,她们可从来没有看到织田义信有生过什么病的说。

    “没事,肯定是兄长那个混蛋在说我坏话呢!”织田义信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顺便在心中各种咒骂织田信长一番。

    而在二条城内,足利义昭静静的站在庭院之中,一边感受着许久没有感受过的自由,一边心中暗想着,“看来第一步已经成功了,只是那张纸上中所说的时机又是什么时候呢?”

    没过几天,织田家以幕府名义的诏书很快就分发近畿各国那些并没有真正臣服于织田家的势力手上。对于这份诏书,诸多大名们均犹豫不决,而他们的家臣也各抒己见,完全无法统一意见。

    不过诸如田山、三好、池田、伊丹等畿内大名到还好,他们本来就已经半臣服于织田家,虽然没有正式臣服,但领地也已经执行起织田家领内法度了。但其他势力,显然就没有这么轻松了。而那些没有收到诏书却听到消息的势力,也开始打起了心思来。

    近江小谷城。

    这里是浅井家家督浅井长政的居城,此时,浅井家所有重臣全都聚集在小谷城的评定间中,为的只有一件事情,浅井长政到底要不要前往京都。

    按照道理来说,这件事情本来应该没有什么好讨论的才对,毕竟浅井家和织田家的关系可是相当不一般的说。既是同盟又是姻亲,如今织田家流言缠身,身为盟友浅井家应该毫不犹豫的站在织田家这边才对。

    但实际上最大的原因,正是织田家和浅井家的这个关系!

    “主公,此次流言明显是敌对势力想要陷害织田家,以本家和织田家的关系,完全可以派人过来说明一下即可,根本不需要特意让主公前往京都一趟。属下认为,织田家的目的恐怕并不是完全打算澄清流言……”远藤直经沉声说道。

    远藤直接的话音刚落,另外一人又开口说道,众人转头看去,却是浅井家“海赤雨”三大重臣之中的赤尾清纲。“老臣也是如此想的!本家和织田虽然是盟友和姻亲,但自从织田家攻占美浓之后,就从来没有将本家视作盟友。而且本家和织田家如今的实力相差巨大,难保织田家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

    “不错!”一声深沉的声音响起,却是“海赤雨”三重臣之首的海北纲亲。只见他环视了一眼评定间的诸人后,凝视着坐在首位上的浅井长政沉声说道,“主公!如今织田家的目标是统一天下,如此一来本家自然也同样是其的目标之一。那么属下猜想,织田家很有可能会趁这一次的机会要求畿内诸多势力正式降服。”

    海北纲亲说完,评定间内的重臣们齐声说道,“还请主公三思!”

    闻言,浅井长政无奈的说道,“诸位所说自然有理,但如果此番不去,岂不是给了织田家更好的借口?”说着,不等海北纲亲等人开口,又再次说道,“诸位还请放心,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情况,我心中已然有数,诸位就不必再劝了。”

    说完,浅井长政就径直离开了。虽然这么做太过于武断,但浅井长政却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不走的话,这些家臣们一定会说出更多让他为难的话来。

    看着浅井长政消失的背影,海北纲亲等人面面相觑,他们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浅井长政竟然会如此坚决的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海北大人……”赤尾清纲面色有些难堪的看着海北纲亲,却发现他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不过也难怪,毕竟不管是海北纲亲还是赤尾清纲,都是从浅井亮政时期就侍奉浅井家的老臣。而浅井长政那么做,着实有些让他们没面子。

    “雏鸟长大了,翅膀终归会硬的……”海北纲亲摇了摇头叹道。

    “但如此一来……”远藤直经有些焦急的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却被海北纲亲用眼神制止了。

    “主公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们都看在眼里,就暂且相信他吧。如果……”海北纲亲说道这里摇了摇头,“到时候再说吧。”

    “唉……”闻言,赤尾清纲叹了口气,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而另外一边,浅井长政离开之后,就直接返回了自己的居所。

    “殿下……”一名绝色少女或者说少妇跪坐在门口柔声说道。

    走入屋内,浅井长政脸色复杂的看着自己这位娇妻欲言又止,见状,阿犬柔声问道,“殿下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和阿犬说?”

    闻言,浅井长政张了张嘴,最后无奈的叹息道,“兄长让我前往京都拜会将军,以此澄清流言。”

    “流言?关于织田家的流言吗?”阿犬闻言轻声问道。

    “不错!”浅井长政点了点头应道。“纲亲他们都不想让我前去,说是兄长大人会趁机要求本家向织田家降服。”

    闻言,阿犬点了点头道,“确实很像是兄长大人的作风呢~”

    听到阿犬的话浅井长政愣了下,随后才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去吗?”

    “自然要去!”阿犬沉声说道,“虽然兄长大人可能确实有这种意思,但如果不去,不单单会因此得罪织田家,而且还会让兄长大人对您有一些猜疑。兄长大人很重情义,只要殿下您找个合适的理由,相信兄长大人是不会为难您的。”

    闻言,浅井长政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说着,忽然好奇的问道,“如果本家真的和织田家交战,阿犬你会站在那一边?”

    “身为武家之女,阿犬既然嫁给了殿下您,就是浅井家的人,无论如何,都会站在殿下您这边的……”阿犬看着浅井长政语气坚定的说道。不过话锋一转,阿犬又再次说道,“不过如今的局势,阿犬并不建议殿下和织田家为敌,实力相差太大了。单单义信大人的伊势部队,就不是本家能够抗衡的。”说到织田义信,阿犬的神色变得有些奇怪,不过浅井长政并没有留意到这一点。

    “呃……”浅井长政怎么都没有想到阿犬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一下子就不知道怎么回应了。本来,他不过只是想看看自己娇妻为难的样子而已,结果却得到了这么一个答案。

    好半响后,他才搔着脑袋讪笑着说道,“想不到阿犬你还懂得这些呢?”

    “以前小时候,义信大人很喜欢给我和阿市讲故事,有时候就会有一些类似三国的故事。”阿犬闻言轻笑道。

    闻言,浅井长政这才恍然,“原来义信大人那个时候就已经有培养姬武士的想法了。”

    最终,浅井长政还是下定决心前往京都,正如阿犬所说的那般,以如今浅井家的实力,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而且浅井长政相信,织田信长其实是和他一样的人。呃……他怎么会有这种错觉的?

    而对于这个决定,海北纲亲等人虽然不满,但还是被浅井长政说服了。简单来说,如果现在让他们和织田家翻脸,他们也实在没有那个胆子。不过显然,和浅井长政相比,他们并没有那么相信织田信长。所以虽然表面上同意了浅井长政的决定,但暗地里他们又会怎么想怎么做呢?

    另外一边,远藤直经的宅邸。

    “这么下去可不行啊……”远藤直经有些苦恼的想着,只是和海北纲亲等人一样,他也没有太多破局的办法,因为织田家的优势实在是太明显了。

    就在这时,来人禀报,“大人,外面有一位自称西国前来的大师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