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七十六章:海上孤船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阳光撒在海面上,蔚蓝的大海仿佛宝石一般,闪烁着动人的光泽。海风吹拂,不知名的海鸟在天空中自由的翱翔着。不时,一只海豚从海水中跳跃而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一艘帆船航行在大海之中,那是一艘巨大的帆船,和织田义信拥有的卡拉维尔船或者卡拉克帆船完全不同。这艘船的体型比那两艘船都更加的巨大,拥有四个巨大的桅杆。前面两个桅杆挂着栏帆,后面两个桅杆则挂着三角帆。两边的船帮处,一排排的火炮让它看起来似乎相当的不好惹。

    只是看起来,这艘海上巨舰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帆布、甲板以及船身上到处都是修补的痕迹,似乎曾经经历过一场相当惨烈的战斗。

    甲板上,百多名海员正聚集在船帮边钓着鱼,他们身上有许多的伤痕,有些已经包扎了起来,但有一些小伤口却直接暴露在潮湿的空气中,已经开始溃烂了。可他们却仿佛压根没有感觉到一般,只是静静的坐在那边注视着海面,仿佛身上的伤口只不过是一些疤痕一样,丝毫不会给他们带去伤痛。

    不多时,一名海员钓起了一条大鱼,顿时引来了诸人羡慕的目光,却完全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他们只是继续安静的注视着海面,期望自己也能够钓上这么一条大鱼。而那名钓起大鱼的海员则直接抓去那条鱼,掏出刀子一把刺穿了鱼身,贪婪的吸允了鱼身体内的液体,最后,简单的切了两下,就将鱼肉给直接生吃了。

    而在船头处,一个肤色有些黝黑的男人安静的站在那边。他的左眼带着一个黑色的眼罩,上下一道颇深的刀痕表示这个眼罩并不是一个装饰物。身上穿着一身红色的大衣,看起来像是某个民族的特殊服饰。不时,一阵海风吹起了他的衣角,吹乱了他的头发。可他却仿佛没有丝毫的察觉,只是呆呆的站在船头,双手杵着船帮,身子微微探出,仅剩的一只右眼死死的盯着前方那似乎没有尽头的大海。仿佛在那大海的尽头,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一般。

    在他的身上,时间仿佛定格了一般,和另外一边的船帮处那热闹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有些沉重的脚步声在他的身后由远及近,随后就听到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老大,艾马尔死了……”

    “是吗?”男人闻言并没有回头,语气也很是平淡,仿佛艾马尔的死根本没有什么好值得他去关注一般。

    而另外一边的船帮,那群依然还在钓鱼的海员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回头看了看这边,随后又安静的继续钓着鱼,仿佛这件事情根本不值得他们去过多关注一般。

    见状,汇报的那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男人的身边,跟着他一起看着大海远处。“根据老大您画的海图,我们已经快要接近目的地了。”

    闻言,男人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过了一会才幽幽的问道,“费德纳多,船上的食物和水还剩下多少?”

    “食物已经吃光了,不过老大您到不用担心,凭借族人们的钓鱼技术,在这大海之上是饿不死的。至于水……”费德纳多说到这里,再次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转头看着另外一边还在钓鱼的那些人说道,“水已经喝光了,虽然依靠煮海水以及从鱼肉身上能够获取一些淡水,但这么下去,恐怕族人们撑不了太久。”

    “嗯……”男人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又陷入了沉默。

    见状,费德纳多连忙说道,“老大,其实你不用太自责,我们这些族人自从答应和老大您出海,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毕竟不出来的话,我们永远都只能生活在那些侵略者的奴役之下,而出来,最少我们还拥有复国的希望!”

    听到这番话,男人长叹了一声,“虽然你这么说,但你们毕竟是因为我而死。1500多名族人啊,抢船牺牲了500多人,在海上又牺牲了500多人,而如今剩下的这些人,又不知道能撑的了多久,我……”说到最后,男人的语气已经变得哽咽起来。

    “老大!您可千万要坚强!您是我们的主心骨,如果连您都坚持不下去了,我们……”费德纳多听到男人的话连忙劝道,只是说到最后,也带上了哭腔。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之前艾马尔的死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不在乎,只不过是因为已经伤心的麻木了。自从出海之后,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有人因为伤势得不到良好的治疗而死去。而出海之后,淡水、食物、暴风雨,种种的原因更是让他们不断的减员。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有着坚定的信念,恐怕已经开始有人自杀了。

    “唉……”男人闻言叹息着摇了摇头,正想要说些什么,忽然他震惊的抬起头,从那蔚蓝的天空中,一丝丝细小的雨点正洒落下来。

    “下雨了!下雨了!!”男人猛地大吼着,形似疯癫,只是他的这个反应却不过是最正常不过的反应了。因为那边还在钓鱼的海员们直接丢掉了鱼竿,飞也似的脱光了衣服,只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多的享受这突如其来的甘露。

    没多久,雨越来越大,甲板上的人却越来越多,他们丝毫没有顾及这么淋雨下去会让他们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变得更加不堪,因为此时他们唯一的想法,只是想要更多……更多的享受这美妙的雨水。

    “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啊……”男人激动的念叨着,这一场雨对他们而言实在太重要了。

    嘛,虽然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谁在保佑,但这一场雨足足下了一天,而他们也没有丝毫的浪费,几乎将船内所有能够装水的东西都搬了出来。

    “老大,这些水足够我们喝上一个多月的了!”费德纳多兴奋的说道。他们抢到这艘船的时候,船上其实有不少的货物。不过如今,只剩下一些对他们来说几乎毫无价值的黄金了。布被撕烂包扎伤口,各种香料等东西更是被缺少食物的他们拿来充饥。如果不是男人阻止的话,恐怕连种子都留不住。

    “呵呵,还是要节约使用,毕竟我们都不知道这场旅行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啊……”说着,男人看着此时正围坐在甲板上,一边享受着烤鱼,一边疯狂喝着雨水的族人们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不过现在,就让我们享受一下宴会吧~”

    三天后,甲板上忽然响起了一阵兴奋的大喊着,“陆地!是陆地!看到陆地了!”

    “什么?!”男人闻言顿时冲向了那人,一把抓住那个他焦急的问道,“真的吗?在哪里?!费迪南克!你知道这种玩笑在海上是不能乱开的!”

    “是真的!绝对是陆地!真正的陆地!肯定就是老大您说得虾夷!”费迪南克兴奋的大喊着。

    “在哪里?!”男人激动的看向四周,只是除了蔚蓝的大海之外,他完全看不到任何仿佛是陆地的景象。

    “在那边!”费迪南克兴奋的指了指右前方,男人连忙转头看去,只是依然没有看到除了大海之外的东西。疑惑的看向费迪南克,他连忙指了又指,男人再次凝神看去,终于,他看到了一抹淡淡的细长的黄色细线呈现在大海的边际上。

    那是什么?自然是陆地了!在大海之上,唯一可能呈现出这种形状的物体只有陆地!好吧,还有岛屿。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他们这个月以来第一次看到的陆地。

    “是陆地……真的是陆地……”费德纳多喃喃自语着,没办法,在长时间的远海航行后,没有任何事情比看到陆地更加让人兴奋的了。尤其看那线条的长度,绝对不会是什么小岛屿!

    “快!让默克立刻转向,向那片陆地前进!库隆呢?!快点让他确认方位!”男人回过神后立刻大喊着,随后才拍着费迪南克的肩膀大笑道,“干得好!如果不是你小子的话,恐怕我们就错过去了!”

    那片貌似陆地的黄色非常的小,如果不仔细瞅的话,根本就看不出什么异状。这也是为什么在没有望远镜的时代,出远海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了。因为如果没有陆地,补给终究有用完的一天。

    “嘿嘿~”费迪南克搔了搔脑袋咧嘴笑着,表情异常的得意。不过严格来说,这个功劳不管他再怎么得意,显然都不过分。

    不多时,无数的人出现在甲板上,他们看着那抹黄色大吼大嚷着,仿佛疯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