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七十五章:一个台阶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伊势国大阪城。

    “寿桂尼大师去世了?”织田义信听到宁宁的汇报后,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宁宁,不过随即又点了点头道,“也是,那么大的年纪了,随时离开都很正常。只是贺喜了,一代女杰,却在这种时候撒手人寰,想必她的内心深处,也是非常的不甘吧?”

    对于寿桂尼,织田义信是很钦佩的,一个女人,而且生于这个女人地位极其低下的时代,受到的也都是最为传统的教育,却能够在生命中凭借着自己薄弱的身躯,强撑起命运坎坷的家族,这可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在织田义信看来,如果没有寿桂尼的话,今川家就算没有灭亡,也绝对不会发展到今川义元时代那般强盛。

    想了想,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这样吧,派人询问一下兄长,可以的话,就派人过去祭奠一下老人家。”

    “是!”宁宁闻言应道,随后再次说道,“另外,潜入纪伊国的忍者回报,铃木一族确实拥有独特的制造硝石的办法,不过因为制造的地点保护十分严密,暂时还无法探知具体的制造手段。”

    “哦?他们竟然真的找到了替代品?”织田义信闻言有些惊疑的问道,不过仔细想想,却也在情理之中。前世在游戏中,铃木、本愿寺总是拥有很多的铁炮,那个时候,织田义信也没有细想,只不过是觉得他们本身就能够制造铁炮。

    但如今来到了这个时代,他才知道在织田家的制下,铃木以及本愿寺能够自己制造铁炮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前面也提到了,日本没有生产硝石,实际上就算是硫磺、铁矿这些也都很少。

    而这,也是为什么铁炮传入日本已经许多年了,却依然只有个别大名在有大量装备的原因,并不是技术不行,而是因为没有材料!没有材料又想拥有,那自然就要花高价去购买了。如此一来,自然不是什么势力都能够用得上了。

    所以不管是织田义信还是织田信长,都非常确定本愿寺和铃木家肯定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可以制作最昂贵同时也被织田家彻底垄断的硝石。

    “嗯……这样吧,让光俊和段藏一起去。不过记住,绝对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织田义信沉吟了片刻后说道。织田义信可不希望因为硝石的事情引起本愿寺的警觉,不然那群和尚真的被逼急了,进而如同历史那般发动一向一揆,那可不是织田义信想要看到的结果,最少现在,织田义信只希望织田家能够安稳的休养生息。

    虽然以织田义信的实力,亲自去的话绝对是万无一失。不过如今的织田义信已经不太喜欢做这种有辱身份的事情了。说白了,就是变矫情了。不过这也难怪,毕竟现在他的身份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就好像上洛之时真正作战的却是前田庆次他们一样,织田义信已经开始习惯了如今这种身份应该有的行为。

    其实这种转变并不是织田义信自己的想法,而是李华梅的建议。因为在她看来,如果织田义信每次作战就一马当先的话,那其终生也不过就只是一名猛将罢了。而且如此下去,前田庆次等人就算有什么大将之才,最终也会因为没有任何表现机会,慢慢的变成只懂得舞刀弄枪的猛将而已。

    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随着织田义信的领地越来越大,织田义信除非懂得分身术,不然又怎么可能忙得过来呢?而如果到时候才去培养能够镇守一方的大将,那显然是根本来不及的。

    对此,织田义信虽然有些不舍得冲锋陷阵犹如割草一般的快感,但也只能接受。毕竟李华梅说得这些,他完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是!”宁宁恭声应道。

    随后,织田义信也就没有再去理会这件事情了。毕竟虽然对寿桂尼颇为敬佩,但也只限于如此而已。真要他亲自跑过去,他却也没什么兴趣。

    另外一边,对于派人前往祭奠寿桂尼这件事情,织田信长并没有反对,因为他本来就有这个意思。以目前来讲,织田家和今川家已经不是生死大敌,而是处于一个互相需要的关系。织田家需要今川家这么一个屏障隔离武田和北条家,而今川家也同样需要织田家这么一个没有敌意的势力,保证自己只需要凝神应付武田家。

    三河,冈崎城。

    自从降服了织田家,并在织田义信的帮助下击败了三河一向一揆之后,松平家康此时早已经彻底统治了三河。而这,是昔日松平清康也不曾办到的。当然了,那个时候松平清康是在织田信秀和今川义元的包夹下完成西三河的统一。

    不过在这个只以结果论成败的乱世之中,是否降服其他势力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只有真正得到手的,才是最重要的。而结果就是,如今整个三河,都已经在松平家康的掌控之下。

    虽然织田信长如果要收回三河国,以松平家的实力根本无法反抗,但松平家康有那个信心,也一直都在往这方面努力,让织田信长不会收回三河,

    “让主公您去祭奠寿桂尼大师?”酒井忠次沉吟道。

    “不错,想来,主公是希望通过这种行为,向今川家散发善意。”松平家康淡淡的说道。

    “这么说,主公是想要让今川家降服?”

    “还能有别的事情吗?如今的今川家,早已经不是昔日的今川家了。”松平家康淡淡的应道,不过随即大笑起来,“当初我降服织田家的时候,可从来没能想到织田家会崛起的如此迅速,实在是……”说到最后,松平家康连连摇头,因为他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了。

    对此,酒井忠次并没有在意,他想的确实另外一件事情。“主公,如果今川家降服了织田家,那本家可就就很难扩大领地了……”酒井忠次的眼神散发着精光。

    闻言,松平家康摇了摇头,“忠次,难道你对本家如今的情况还不满意吗?看看外面,原本贫瘠的三河如今已经开始变得富饶起来了,平民们不愁吃穿,我们这些武士也不用为了几十贯钱犯愁。”

    不过,话音刚落,松平家康话锋一转,又再次说道,“而且,你真的觉得如果今川家降服了织田家之后,本家就没办法继续扩大领地吗?”

    “主公的意思是……”酒井忠次闻言思索着,不一会一脸古怪的看着松平家康问道。

    “不错!不管是如今的足利幕府还是更早一些的镰仓幕府,他们在封赏那些功臣的时候,领地也不都是挨着的。”松平家康点了点头笑道。

    “原来如此。”酒井忠次闻言,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虽然如今足利幕府尚存,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如果如今的局势继续下去,那么织田幕府定然会取代足利幕府。

    “不错,而且主公如今让我前往骏河,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那就是借此让我和今川家的关系缓和一些。毕竟你也知道,昔日本家和今川家之间,可是有许多的矛盾。”

    松平家康并没有说太多,也没必要说太多,因为酒井忠次从在骏府城当人质的时候就一直跟随着自己,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全都知道。

    5天后,骏河骏府城。

    “什么?!松平家康那小子来了?!他亲自来的?!他怎么敢来?!”今川氏真听到松平家康只带了十来人就出现在骏府城外的消息后,顿时惊呆了,一脸问出数个疑惑,可惜鹈殿长照自己也是一脑子的问号。

    好吧,松平家康为什么敢来?自然是因为他如今是织田家的家臣的原因了。如果此时松平家是独立的大名,那给松平家康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可顶着织田家家臣的光环,除非今川家打算和织田家决一死战,不然今川家就算和松平家有天大的仇恨,也不敢动松平家康半根毫毛。甚至于今川氏真还得注意别让松平家康在今川家的领地上出现什么意外,免得到时候浑身长满嘴都讲不清。

    转息之间,今川氏真也就想明白其中的干系了,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昔日根本没被我放在眼里的松平家……”今川氏真的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显然是想起了今川家这些年的苦痛。

    不过并没有太久,今川氏真就稳了稳心神看着鹈殿长照说道,“既然松平大人乃是为了祭奠祖母而来,那本家自然不能将其拒之门外……”今川氏真淡淡的说道,顺便也将这件事情直接定了性。

    好吧,其实当初织田信长也是猜到了今川氏真的心思,才会起了派遣使者的心思。毕竟织田家和今川家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尴尬了,虽然双方都保持着一种默契,但今川家却从来没有和织田家真正的议和过。

    毕竟不管怎么说,今川家也是真正的名门,为了自保而和自己的死敌议和,这种事情今川氏真实在是干不出来,而不敢去干。毕竟有些事情是能够默默去做,但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不过就算如此,今川氏真也只是让鹈殿长照悄悄的带松平家康前往龙云寺祭奠,同时自己也隐秘的和他见了一面。两人见面的时间不会超过半个时辰,绝大部分的时候,也只是在叙旧而已。关于织田家和今川家或者松平家和今川家之间的事情,那是提也没提。

    而且,为了让今川氏真能够更容易的接受,松平家康此次祭奠寿桂尼用的身份,却是今川义元养女的丈夫,而不是松平家家督。好吧,虽然只是一个名份,但最少,一旁的今川氏真是舒服了许多。

    夜。

    今川氏真坐在书房之中,可原本只要一进入这里就能够静下心来的他,此时却怎么也无法平静。

    “唉……织田家的行动还真是快啊,难道真如祖母所言,本家已经没有成为棋手的资格了吗?”今川氏真摇头叹息着。虽然那天寿桂尼已经将所有话都说得很明白了,而今川氏真也不是不明白这些,但知道归知道,真的让他面对这个事实,最少如今,他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殿下……”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随后就看到早川缓缓走了进来。

    “早川,你说本家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今川氏真看着早川有些迷茫的问道。

    闻言,早川摇了摇头说道,“未来的事情,又有谁能够说的准呢?虽然如今织田家看起来无比的强大,但就像没人能够知道它能够如此快速的崛起一样,也同样没人知道它会不会以同样的速度衰落。”

    早川的话其实并没有回答今川氏真的问题,不过听到她的话,今川氏真却点了点头,“我明白了,确实,未来的事情,又有谁说的准呢?与其考虑那一些,不如想一想眼前的事情。”

    说完,今川氏真忽然有些犹豫的看着早川说道,“今晚……能留下来陪我吗?”

    好吧,一个家督竟然用商量的语气询问自己的正室夫人,不过这已经是这些年来今川氏真第一次主动和早川说这种话。

    看着今川氏真,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早川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隐藏在深处的迷茫、悲伤以及无奈。

    没有说话,早川只是缓缓走到了今川氏真的身边坐了下来。身体接触的时候,两人都禁不住微微的颤抖了一下,随后,今川氏真缓缓伸出手,将自己这位即熟悉又非常陌生的夫人搂入了怀中。

    “这些年来,苦了你了……”今川氏真喃喃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