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七十四章:女大名逝世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天下间,风起云涌,不多时就会有某个小势力灭亡,同时,又会有某个小势力向真正的战国大名重重的迈出一步。不过对于织田义信来说,外界的变化几乎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只是每天例行公事一般的检查一下各方面的发展情况,更多的时间,却是沉迷在他那诸多女人的温柔乡中。

    虽然听起来织田义信似乎走上了沉迷女色的堕落之路,不过这小子天性如此,在没有耽误什么事情之前,别人也很难说他什么。更何况,不管是阿市这些织田义信的女人或者前田庆次这些家臣们,也早就习惯了这位好色的主公。

    2月,织田义信和阿市一同为於大举行了非常热闹的生日宴会。参加宴会的人不但包含了阿市等织田义信的妻妾,还特意从三河将松平家康以及他的妻妾儿女都请了过来。

    说起来,这个时代其实并没有什么生日不生日的,一般有的,都是比如什么60岁时的寿宴,更别说是一个女人做主角来举办宴会了。

    只是对此,於大却非常激动的想要劝阻织田义信。

    “主人,这等宴会,就算要开也应该为市夫人召开才对。奴只是您的女奴,实在当不得主人您如此厚爱。而且奴的身份过于敏感,如果传出去的话……”

    闻言,织田义信轻抚着她那虽然已经开始有了些许皱纹,却依然楚楚动人的俏脸温柔的说道,“於大,你是我这辈子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最让我疼惜的女人。所以,你不用担忧什么的,因为那些事情,我会帮你解决的。”

    说着,织田义信轻轻在她的芳唇上亲了一下,看着她已然布满水雾的双眼笑道,“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伺候我。只是最近你似乎开始躲着主人我了?难道是因为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不过主人我告诉你,如今的你,反而更有一番滋味呢~”

    “主人……”於大娇躯微颤,强忍着泪水看着织田义信,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正如织田义信所言,随着年纪的增大,虽然织田义信没说什么,他新收的那些女人也都对自己恭敬有加,但於大还是忍不住有些自觉形秽。毕竟在这个年代,40岁已经是奶奶辈的人了,毫无争议的老女人,又怎么可能比得上那些正当风化的绝色呢?

    第一个发现於大异状的,自然是她的女儿多却,只是面对母亲的坚持,身为女儿的多却也只能将这件事情埋藏在心底。不过没过多久,还是被心细如发的阿市察觉了。于是,她找到织田义信和他商议了一下,最终有了这么一个生日宴会。

    说起来,於大在织田义信家中的身份可说是非常的尴尬,虽然她自认是织田义信的女奴,不过这件事情毕竟只是她和织田义信自己的事情。在外人的眼中,她依然还是松平家康的母亲。

    那么,问题来了,松平家康的母亲为啥一直住在织田义信的家中?原先或许可以用人质这种解释来囊赛,但显然,如今松平家康对织田家的忠心已经不需要怀疑,那么还住在这里,难免会让人有些猜疑,尤其松平家康还认了织田义信为父。

    当然了,以织田义信的名声,猜到真相的织田家家臣并不在少数,只是织田义信没有挑明,他们自然也乐的装糊涂,可如今……他们也只能继续装糊涂了。毕竟织田义信如今的声威,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去质疑的,只要织田信长没意见,松平家康不说话,他们这些外人又何必去搀和呢?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引来了另外一个让织田义信无奈的结果,那就是诸女吃醋了,也纷纷嚷着要过生日宴会。无奈,织田义信只得一个个答应下来,才将诸女安抚下去。

    织田义信为於大举行的生日宴会,很快就传了开去,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织田义信也没有丝毫打算隐瞒。不过,宁宁自然不可能让平民们胡思乱想,虽然不会对织田义信造成什么影响,但有些话,听起来可不是那么入耳。

    所以宁宁直接在最新一期的安土月报上,把织田义信和於大之间的事情变成了一个唯美动人的爱情故事。故事内容就不详细说明了,反正织田义信看了之后,也忍不住老脸一红。“当初我和於大的事情有这么浪漫吗?”织田义信心中古怪的想着。

    为此,织田信长甚至是前田利家等人,都特意抽空跑来取笑着织田义信,民间关于织田义信和於大之间的故事更是有了各种匪夷所思的展开。不过当畿内民众乐此不疲的不断谈论着织田义信和於大的故事时,骏河的今川家,却处在一种哀伤的情绪中。

    骏府城,寿桂尼那平时没有多少人来此的宅邸,在今天,却迎来了几乎今川家所有能够排得上号的重臣。他们神色悲伤的站在庭院之中,眼神之中透露着无奈、悲切以及对未来的恐慌。

    而在宅邸内,今川氏真和早川两人跪坐在寿桂尼的床边,神色哀伤的看着躺在床铺上,满脸潮红不断说着各种事情的寿桂尼。

    寿桂尼在年初的时候生病了,从此之后就一直没能离开床铺。为此,今川氏真特意派人前往伊势请来了曲直濑道三为其诊治,得到的结果却只是曲直濑道三无奈的摇头。

    虽然曲直濑道三什么都没有说,但不管是今川氏真还是早川都非常的清楚,寿桂尼的生命旅途已经走到了终点站。

    算一算,寿桂尼今年已经80岁了,在这个平均年纪不到50岁的乱世之中,已经算是超高龄了。严格来说,今川氏真等人不应该如此难过才是,只是想想如今今川家面临的局势,北边武田家虎视眈眈,西边织田家更是如同富士山一般耸立在今川家的面前。在这种情况下,寿桂尼这位在家中德高望重的老人却即将逝去,他们又怎么可能不难过?

    对于今川氏真来说,寿桂尼是他最坚固的城堡。自他继承家督开始,这位老尼就用她单薄的身躯为今川氏真挡风遮雨,更以一己之力,压下了因为今川义元战死后而变得骚动不已的人心。

    而对于早川,寿桂尼更等同于她的母亲一般。她和今川氏真没有任何感情,是寿桂尼,让早川对今川家有了家一般的感受。同时也是这位老人,将她从一名今川氏真的正室夫人,变成了如今足智多谋的女军师。

    至于那些今川家的重臣们,他们的想法就更加简单了,如果没有寿桂尼的话,今川家是否还能够在织田、武田、北条这三大势力的夹缝中求得一条生路呢?虽然这些年来今川氏真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们认同了这位家督,但显然,今川氏真的分量还是不能够和寿桂尼相提并论。

    “彦五郎啊……”寿桂尼忽然轻声喊着今川氏真的幼名。

    “孙儿在。”今川氏真闻言连忙应道。

    “你们不要这么难过,我这一生,送走了氏亲殿下,又相继送走了氏辉和义元,如今终于能够去见他们了,你们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是。”寿桂尼笑着说道。她的脸色依然是那么的红润,但任谁都知道,这不过只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而已。

    闻言,今川氏真正想要说些什么,寿桂尼却再次说道,“只是啊……我实在是不放心啊!如今本家的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天下早已经不是义元那时候的天下了。”

    “孙儿定然会誓死保卫本家!”今川氏真连忙说道。

    只是听到今川氏真的话,寿桂尼却轻轻的摇了摇头,“保不住了……本家在织田家上洛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转机。这一点,你、早川、我都很明白。”

    “老师,虽然织田家势大,但相信天下间那些强大的势力不可能坐视其继续如此发展下去的。等到出现转机的时候……”早川闻言连忙说道。

    只是,听到早川的话,寿桂尼却又摇了摇头,“时代不一样了……本家也早已经没有了下棋的资格。就算出现转机,那也不过是对于那些有资格下棋的大名们来说。本家如今……我只希望哪怕是作为棋子,最少也要留在棋盘上。”

    “祖母……”

    “老师……”

    听到寿桂尼的话,今川氏真和早川同时沉默了。寿桂尼的话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清楚?只是一直以来,他们从来就不会去想这件事情,因为他们生怕如果细想的话,他们会放弃最后的希望。

    只是如今,寿桂尼却将这一切都挑明了,一时之间,他们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不用如此。”寿桂尼看到两人的表情笑着摇了摇头,“这段日子以来,我也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到了现在,我有些想明白了。”

    闻言,今川氏真和早川安静的看着寿桂尼,等待着这位即将离世的老人,最后贡献给今川家的智慧。

    “本家最早不过只是得到祖宗庇护,得到了骏河一国的领地。虽然后来因为乱世降临,本家在历代明君的率领下阔土开疆,占据了远江。但乱世之中,一时的兴衰都只是过眼云烟而已。百年之后,究竟哪个家族能够真正的兴盛起来?看得可不是如今……”寿桂尼看着两人淡淡的说道。

    “祖母大人您的意思是……”今川氏真听出了寿桂尼话中的意思,可他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寿桂尼话中的潜意思,实在太过于骇人听闻,如果传出去的话,恐怕今川家瞬间就会崩溃。

    “你们也不用装糊涂,我的话,就是话中的意思。”寿桂尼闻言摇了摇头,看着两人沉声说道,“织田家势大,武田、毛利、上杉、北条等豪雄不可能看不出来,他们为了对抗织田家必然会有所行动。而本家如今,已经没有实力参与到其中,既然如此,不如早些准备好后路。”

    “本家的先祖范国公在昔日的乱世之中,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支持足利尊氏开创室町幕府,最终得到了如今的领地。那么如今,我希望氏真你遇到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千万不要做出错误的选择,那样的话,今川氏恐怕就会葬于你手啊!”寿桂尼说道最后,语气忽然变得严厉起来。

    闻言,今川氏真虽然不甘,却也只能连声劝道,“祖母不用担忧,孙儿定然不会让今川氏灭亡的!如果真的需要我做出选择,孙儿一定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看着今川氏真,寿桂尼轻轻的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有所不甘,不过这就是乱世。没有实力进取的话,那么就老老实实的保住家族。匹夫之勇只不过是一时的痛快,家族的延续才是一名家督睿智的表现。”

    “孙儿明白!”今川氏真连忙拜伏在寿桂尼的面前恭声说道。

    点了点头,寿桂尼喘了口气后,这才对他说道,“你先下去吧,我和早川说些贴心话……”

    “是……”

    今川氏真闻言虽然不愿,但也不敢反对,老老实实的走出屋外等待。只是过了不久,屋内就传出了早川的哭声,今川氏真立刻冲了进来,却只看到寿桂尼安详着闭着眼,再也没有了生息。

    3天之后,今川氏真为寿桂尼举行了盛大的葬礼,埋葬的地点,是骏河龙云寺。在那里,还埋葬着今川氏辉和今川义元这两位今川家家督。虽然寿桂尼只是一个女人,但对于将其和本家的两位家督合葬在一起,却没有任何一名今川家家臣有异议。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寿桂尼虽然没有实名,但却是今川家最重要的家督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