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七十二章:织田家的未来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大阪城,织田义信靠在案几上,缓缓翻阅着鹤千代和与吉的试卷,下方,阿松和秦葵一脸淡然的坐在一旁,而与吉和鹤千代跪在房间的中间,紧张的看着织田义信。因为他们知道,织田义信等下的决定,将决定自己之后的命运。

    是的,阿松和秦葵在批阅了试卷之后,虽然不想承认,但最终还是点头通过了鹤千代和与吉的元服请求。不过通过归通过,不管是阿松还是秦葵他们,可没有帮织田义信做主的权利。所以还得通过织田义信的审查,最终才能成为织田义信的家臣。

    哈?为啥是织田义信?理由也很简单,那就是安土学院中所有武士出身的学生,在入学之前就已经决定好了出仕的选择。嘛,这也很正常,柴田胜家的儿子不可能出仕织田义信吧?而鹤千代身为蒲生家的嫡子,自然是出仕……咳咳,织田义信了。毕竟这可是织田义信从织田信长手中强抢过来了。

    哈?蒲生家怎么办?嘛,反正蒲生贤秀又没有反对是不?当然了,他也不敢反对。而至于与吉……咳咳!阿松身为安土学院的院长,像与吉这种没有所属的人才怎么可能先推荐给别人呢?怎么说,身为院长还是稍微要有些特权的。

    良久之后,织田义信这才将试卷放下,一脸笑意的看着鹤千代和与吉说道,“呵呵,你们这两个小鬼啊……”闻言,鹤千代和与吉本来就紧张的情绪变得更加忐忑不安起来。只是虽然如此,但他们还是强自镇定的和织田义信对视着,因为他们不希望让织田义信看出自己的胆怯。

    见状,织田义信的笑意变得更浓了,虽然他不会对他们这种不过才12岁的小鬼要求太多,哪怕他们准备成为武士。毕竟以如今织田义信家臣团的构造,他们就算元服了,也不过只是跟着其他家臣屁股后面学习而已,最多处理一些简单的事情。

    不过很显然,如今的他们这种表现,织田义信是非常喜欢和欣赏的。就像之前阿松所说的那般,身为武士,如果没有勇气的话,或许并不妨碍其上阵杀敌,但绝对制约了其成为真正的名将。因为纵观历史,就没有那个名将是缺乏勇气的。

    而且,当织田义信看完试卷以及阿松收集的他们两人的资料时,织田义信就已经准备收下他们了。鹤千代自然不用说,就算是与吉,那也是未来的名将呢!

    虽然织田义信如今已经将安土学院作为提高全民教育水平的手段,只要交钱就会收。不过那只是针对普通班而已。在普通班,绝大部分的时间只是在教导汉字,还有一些在织田义信看来就算传出去也不会影响什么的基础知识。

    而精英班显然就不同了,这里教授的可都是真正能够纵横乱世的东西,不管是在剑宫学习武艺,还是秦葵等人传授的知识,显然都是不能够随便乱传的。所以能够进入精英班的人,无一不是拥有很明确的背景来历,除了织田家的家臣之外,就只有那些举族都在织田家领内的平民们。

    所以那一份资料中,除了鹤千代和与吉两人在学院中的表现,以及阿松等人对其的评价之外,还有他们的出身来历。当然了,鹤千代的来历不用多言,前面也提到了。

    而与吉呢?他今年12岁,出生于近江国犬上郡藤堂村,乃是当地豪族藤堂虎高之子。于去年年初搬到伊势国定居,并通过了安土学院的测试进入学院就读,并在分班的时候进入了精英班。

    当看到这份资料后,织田义信又哪里不知道是谁呢?藤堂虎高的儿子,不就是前世织田义信玩游戏的时候,非常喜欢的一位全能力80+的名将藤堂高虎嘛。虽然织田义信对于非名将从来不怎么会去浪费脑细胞,哪怕是名将的父亲,织田义信也只是知道那些牛逼的老爹。

    不过藤堂高虎的父亲藤堂虎高却是一个例外,没办法,父亲和儿子的名字只是颠倒过来,想不记住也是很难的说。

    片刻后,织田义信看着这两个紧张得快要晕过去,却还在强作镇定的小鬼们笑道,“那么,我同意了,从今天起,你们就正式作为我的家臣吧。”

    “多谢主公!”鹤千代和与吉闻言,顿时激动的拜伏在地大声说道。如果不是织田义信还在这里的话,恐怕他们会兴奋的跳起来吧?虽然鹤千代早早就已经确定要为织田义信效力,但被动元服和主动元服,显然有着非常大的差距。这证明着鹤千代能够成为织田义信的家臣,不单单是因为得到了织田义信的欣赏,更重要的是,他本身拥有这个能力。

    而对于与吉来说,这个结果就更加重要了。他的父亲藤堂虎高之所以举家搬到伊势,就是为了改变自身的命运。虽然藤堂虎高在近江也算是一个小豪族,但也只是一个小豪族而已,而且还不是直属于浅井长政的小豪族。

    这种豪族,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数之不尽,或者说,有多少个城砦村落,就有多少个这样的豪族。他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因为拥有领地而披上了武士的外衣,可如果没有转机的话,一辈子也不会有出头之日。

    尤其,浅井家在如今,几乎没有什么发展的机会了,所以藤堂虎高考虑再三,终于放弃了自己在近江的一切,举家搬到了伊势国,为的,就是能够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安土学院,最终成为织田家的家臣。不过他恐怕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能够成为织田义信的家臣吧?

    “那么,鹤千代,从今天起,你就叫做蒲生氏乡吧,而与吉,你就叫做藤堂高虎吧~”织田义信说完,看到藤堂高虎明显有些诧异的表情笑道,“虽然这个名字和你的父亲名字很像,不过我觉得这个名字相当不错呢,也希望你不要辱没了这个名字!”

    听到织田义信这么说,藤堂高虎这才恭声说道,“定然不会辜负主公的期望!”、

    点了点头,织田义信再次说道,“那么,你们就先担任足轻组头,俸禄100石。今天你们先回去给你们的家人报信,明天我会指派你们任务。”

    “是!”蒲生氏乡和藤堂高虎沉声说道,随后向织田义信施了一礼后,就缓缓退了下去。

    只是蒲生氏乡和藤堂高虎离开后,并没有直接返回家中,而是再次回到了学院。因为在那里,可是有着许多小伙伴们正在等待着他们的好消息。

    “真的成功了?!”佐吉一脸震惊的问道,随即表情就变成了羡慕嫉妒,“真好啊,能够为修罗殿下效力,搞得我都想立刻元服了。100石啊!高虎,你们家族在近江恐怕也就只有这么点的领地吧?”

    “嘿嘿,佐吉你不用着急,再过几年你也会成功的~”藤堂高虎乐滋滋的笑道,如今的他,那是看什么都非常的顺眼。不过一旁的一个小鬼听到佐吉的话,可就不怎么乐意了。

    “啧,佐吉你就做梦吧,要也是我先元服啊!”纪之介插嘴嘲讽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和佐吉碰到一起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吵嘴。

    “哼!就你这个笨蛋也能比我先元服?!”佐吉闻言,立刻反唇相讥道。

    “什么?!你说谁是笨蛋?!”纪之介不满的嚷嚷着。

    佐吉和纪之介不断争吵着,却没有任何人过来劝架,因为他们早已经懒得理会这一对任何事情都能吵在一起的家伙了。而且比起这两个吵起来没完的家伙,他们对于蒲生氏乡和藤堂高虎见到织田义信之后的情况更感兴趣。

    尤其是太郎、次郎这些织田义信的子女们,对于元服这件事情更加的关注。身为织田义信的孩子,他们从进入学院,或者说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受到了所有人的瞩目。理由很简单,所有人都希望知道织田义信如此强大的武士的孩子,和其他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可以说从小,虽然织田义信没有给他们什么压力,但他们的母亲,教导他们的老师,无时无刻都在透露着一个讯息,不要给你的父亲丢人。

    而进入学院之后,这种情况更是比比皆是,他们不得不努力进行修业,争取在所有方面都领先同龄人。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给他们的父亲丢人。

    只是虽然如此,但他们的眼神中依然充满着坚定。因为在他们看来,如果他们连这么一点难关都无法度过的话,也不配成为织田义信的孩子。

    而对于太郎等人的询问,蒲生氏乡和藤堂高虎自然不敢怠慢,立刻详细的将整个过程都说了一遍。

    “不过,还要好几年啊……”太郎等人心中有些无奈的想着,他们毕竟才只有7岁而已。

    另外一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直在和纪之介的佐吉将话题扯到了一名叫做小次郎的学生身上。“小次郎,我觉得以你的剑术,恐怕可以很轻松就元服吧?”小次郎是当初跟着钟卷自斋一同前来京都的弟子之一,在伊势被上泉信纲指点时,被织田义信忽悠了过来后,就被安排进入安土学院读书。

    闻言,不甘寂寞的纪之介立刻看着佐吉嘲讽道,“小次郎如果只想凭借武勇出仕,那就一直在剑宫呆着了。”

    “不错,除非有修罗殿下那般恐怖的身体,不然剑术练到再强,也不过和上泉大人、冢原大人那般,虽然能够以一敌百,但也就只是如此而已。在真正的大战面前,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小次郎淡淡的说道。

    “就是,而且修罗殿下麾下武勇超群之人太多了,更加缺少的是治国之才。所以当初宁宁大人在发现我拥有这方面的才能后,才会将我送到这里来。”纪之介附和道。

    听到纪之介这话,佐吉摇了摇头说道,“你小子命是真好,我父亲为了让我能够进入安土学院,可是花费了好多的钱财。你小子倒好,凭借母亲是宁宁大人的侍女,直接就成为了忍军的忍者,现在更是轻轻松松进入了学院。”

    说着,佐吉忽然露出了一副色迷迷的模样看着纪之介问道,“听说忍军中有好多漂亮的女忍者,是不是真的吗?”

    闻言,小次郎直接转头离去,而纪之介虽然也想走,却被佐吉直接给拉住了。无奈,他只能没好气的说道,“男忍和女忍的训练都是分开的,而且漂亮的女忍都是专门为修罗殿下准备的,就算看到又能怎样?”

    “真的假的?修罗殿下那么多夫人,再加上这些女忍,他应付的过来吗?”佐吉震惊的自语着,却丝毫没有看到纪之介脸色大变的飞快溜走了。

    所以当他回过神来时,却看到面前空无一人的情况后,顿时就愣住了。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

    “佐吉,你刚才似乎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话哦~”一声冷笑从佐吉的身后传来,惊恐的转头看去,却看到阿松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院……院长……”佐吉讪笑着看着阿松,脑中急转,可惜,自诩多智的他此时此刻却想不出任何脱身之计。

    “挥刀一千次,完不成不准回家!”

    “院长!”

    “一万次!”

    “是……”悲催的佐吉,只得拿起训练用的木刀,在众人的嬉笑声中,一脸苦逼的开始挥刀大业。

    而看到此情此景,阿松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些人,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定然会成为本家的得力家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