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七十章:信奈、信忠带来的影响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岐阜城天守阁外,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并肩而立,满带笑意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的织田信奈和织田信忠,此时,作为已经成为武士一段时间的信奈,正以前辈和姐姐的身份,给织田信忠讲解着各种需要注意的地方。

    虽然说织田信忠是因为不想被织田信奈比下去才决定提前元服的,但如今,却也老老实实的站在那边低着脑袋,一副恭顺的模样虚心听讲。

    “啧啧,信奈现在越来越像是一名真正的武士了~”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呵呵,那是,也不看看她是谁的女儿~”织田信长闻言得意的笑道。

    闻言,织田义信不屑的应道,“也是,毕竟是阿浓的女儿。”

    “你小子故意的是不?”织田信长一脸不爽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

    “恭喜你答对了~不过没有奖励~”织田义信笑道。

    “切!”织田信长闻言不爽的嘀咕了一声,转头再次看向两人,忽然,他喃喃自语道,“你说他们两个会不会重演我和勘十郎之间的悲剧呢?”

    闻言织田义信楞了一下,随后一脸无语的看着织田信长说道,“当然不会了,因为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让他们这么做的。”

    “哈?为啥我死了你还活着?”织田信长一脸不满的看着织田义信。

    “废话。”织田义信白了织田信长一眼,一副懒得和你解释的模样,顿时将织田信长气得牙痒痒的。

    半响,他才憋出一句,“也对,祸害遗千年嘛,你就是一个大祸害!”

    “我……”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就想反驳,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又一脸无奈的闭上了嘴巴,因为他似乎有些无言以对呢。

    不多时,织田义信就带着织田信奈启程返回伊势。

    “信奈啊……”织田义信转头看着织田信奈,张嘴就想问问刚才的事情,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织田信奈给打断了。

    “主公!您现在要叫属下信奈才对!属下已经是真正的武士了!不要还把属下当作是小孩子。”织田信奈板着脸一副生气的模样说道,显然对于织田义信的称呼很是不满。

    闻言,织田义信有些无奈的搔了搔头,“抱歉啦~这不是喊习惯了嘛~”织田义信讪笑的道歉着,随后再次问道,“你刚才都是怎么教训信忠的?看起来好威风呢~”

    “人……属下哪里是在耍威风,更没有教训他什么啊!属下只是在教导他怎么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而已……”织田信奈闻言,顿时满脸通红的辩解着。

    “哈哈~是吗?”织田义信闻言大笑道。

    “当然是了!主公您不能怀疑属下的!不然就不是好主公!”织田信奈不满的说道,随后看到织田义信还想说些什么,连忙再次说道,“我要告诉叔母大人你欺负我!”

    “你这丫头刚才还不是说什么武士的吗?”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织田信奈。

    看来这小子似乎忘记了这么一句话,“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嗯,这么说会不会得罪谁呢?

    织田信忠元服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近畿,在许多人的口中,自然不会说什么织田信忠是因为要证明自己才急着元服,所有的声音总结起来,基本就是织田信忠天纵奇才,不愧是织田信长的接班人云云。

    虽然织田信长并没有任命织田信忠为家督继承人,但对于其他人来说,织田信忠毫无疑问,就是织田家继承人的唯一人选。毕竟,他可是织田信长的嫡长子,他不继承织田家?还能是谁呢?织田信奈?

    好吧,虽然织田信奈这位织田信长的长女11岁元服,并且还成为了织田义信的家臣这件事情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不过在绝大多数的人眼中,这不过只是因为织田信长太过于溺爱这个孩子的结果而已。

    不然的话,为什么不让她在织田信长自己的麾下效力,而是交给织田义信呢?还不是因为织田义信对于家臣非常的宽松,而且其本来就有任命女人为家臣的习惯,织田信奈去了那里,也不会天天面对一群臭老爷们。

    而且话说回来,虽然织田信长没有明说,但其任命织田信忠为那古野城的城主,就足以说明许多问题了。正如织田信长所言,那里,是织田信秀曾经的居城,是织田信长曾经的居城,如今又成为了织田信忠的居城。

    不过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压根就不在乎织田信忠是不是织田家的继承人,他们唯一在乎的,只是织田信忠元服这件事情本身而已。

    伊势国大阪城,安土学院。

    课间自由讨论时间,嗯,这个自由讨论时间本来是没有的,而是之前由课间休息时间转化而来。当时是织田义信闲的没事干,跑去安土学院视察,结果发现学生上课时间实在太久了。顿时就心有感触,想起了自己前世的悲催学生时代,于是照搬前世的模式,弄出了一个所谓的课间休息时间。

    对于这个提议,阿松和其他老师很是不解,因为在他们看来,那些学生根本没必要休息。甚至还有一名从学院出来的新老师用自己做例子,表示他还是学生的时候,巴不得一天所有的时间都拿来学习。

    对此,织田义信一开始还以为只是老师的通病,结果当他跑去询问那些学生的意见时,那群学生完全出乎了织田义信的预料,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同意织田义信这个提议。就像之前那位老师所说的一样,他们只会觉得学习时间不够,哪会觉得学习时间太久了呢?

    对此,织田义信在感慨这个时代的老师真好当的同时,还是觉得一直学习并不是什么好现象。因为在他看来,脑子是需要休息的,毕竟他本人如果连续看太久的书籍,绝对会晕过去。

    所以最终,在和师生进行讨论之后,定下了学习一个时辰休息一刻钟的制度,美其名曰,换换脑子。只是这个制度到现在,绝大部分时间成为了学生们讨论所学知识的时间,而对此,那些老师们也是颇为欣慰,认为这群学生并没有因为织田义信的无理要求而变得散漫起来。

    啧啧,可怜的织田义信,看来是被当作坏学生的代表了。

    话说回来,此时安土学院中,数十名学生四散在庭院中的各处,或是十来人,或是三五人,他们聚在一起不断讨论着。只是他们讨论的内容却不是之前学习到的内容,而是织田信忠元服这件事情。

    “想不到信忠学长真的元服了啊……”

    “是啊是啊……”

    “不过也很正常嘛,毕竟信奈学姐在11岁就元服了,身为弟弟的信忠学长,肯定也不希望被自己的姐姐给比下去吧??”

    顺带一提,学长学弟什么的,是织田义信这个无聊的家伙提出来的。因为他希望在学院之中,所有人不会因为出身而产生什么骄傲或者自卑的心里。所以他规定在学院之中,所有人必须以学长学弟来互相称呼。

    学生们不断讨论着,从他们的表情上来看,显然这件事情给他们的冲击是非常大的。只是这个冲击怎么说呢?倒不是让他们觉得有多震撼,而是让他们的心开始变得骚动起来了。

    毕竟,在学院中已经超过11岁却还没有元服出仕的学生可不少的说,本来大家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因为在他们看来,什么时候可以元服出仕,并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而是老师、院长认为可以了,才会帮他们推荐去仕官,或者说直接留在学院教书。

    比如昔日的堀直政、堀秀政兄弟,就是因为阿松的推荐,从此成为了织田义信的家臣。

    只是世间万事总是如此,绝大部分的人都只会去走已经开辟好的道路,鲜少有人会去斩荆披棘重开一条路。但如果这条新路真的有人走通了,那么后来人也不会介意,或者说还会跃跃欲试的去走这条新路。毕竟比起拥挤的老路,新路无疑畅通许多。

    众人不断讨论着,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瞬间所有声音全部都消失了。

    “鹤千代学长、与信奈学长,您们两个不然也去试试?”

    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鹤千代和与信奈的身上。

    “这……不太合适吧?虽然信奈学姐和信忠学长元服了,但他们可都是第一批的学生。而且不久之后,两人都参加了多年的政务实践,跟随本家诸位大人负责月报、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等事务。”鹤千代闻言,有些羞涩的说道,

    “不错,而且秦老师等人教导的知识,到现在我二人还是一知半解……”鹤千代说完,与信奈也跟着附和着。

    “诶,这话不能这么说,信奈学姐和信忠学姐不一样没怎么学习秦老师教授的知识吗?我估计他们肯定是觉得这些知识就算出仕了,也一样能够继续学习。”一名少年沉声说道。他叫做佐吉,虽然只有八岁,但性格却仿佛大人一般成熟。虽然在军事方面的成绩不怎么样,但政治、谋略方面的天赋非常之高。

    “不错,知识可以出去在学,但真正实践方面的东西,可不是在学院能够学得到的。”另外一名学生附和道,他叫做纪之介,比佐吉大一岁,在文武方面可是一个全才。

    “这……”听到两人的劝说,鹤千代和与吉顿时犹豫了起来。好吧,如果说他们听到织田信忠元服的消息还无动于衷的话,那绝对是骗人的。毕竟和织田信奈去年元服不同,织田信忠可是男生的说。

    见状,另外一名学生连忙劝道,“不如两位学长先去询问一下老师和院长如何?就算不行,也可以知道自己和真正的武士差距在哪里。”

    众人循声看去,却是织田义信的长子太郎。好吧,如果说佐吉和纪之介的劝说让鹤千代两人只是动心的话,那么太郎的这番话却让他们下定了决心。

    虽然织田义信要求学院内不准提出身什么的,但身为织田义信之子,太郎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被其他学生无视呢?尤其,太郎他们本身的才能丝毫不逊色于学院中的任何人。

    “既然如此!我们就去试试!如果成功了,也算是为学弟学妹们开了一条路!”鹤千代和与吉对视一眼齐声说道。他们又怎么会猜不到这些人的想法,无非是希望自己去打个头阵,如果成功,那么后来人自然可以按照这个模式继续申请元服和出仕。

    毕竟,能在精英班读书的学生们,就算只是平民,又有哪个不希望自己能够尽早元服呢?虽然元服之后就要面对残酷的乱世,但同样,他们也将得到建功立业的机会。织田义信12岁元服,13岁就在战场上连斩织田信友家数名大将,一举奠定了未来作为织田家战神的基础。这等事迹,如何不让这群学生们向往呢?

    “加油!”听到鹤千代两人的话,纪之介等人纷纷欣喜的大喊着,随后簇拥着两人就向老师所在的房间走去。

    “嗯?你们也要元服?”秦葵等老师古怪的看着鹤千代两人,又看了看外面一群满怀期盼的学生,顿时无奈的苦笑道,“你们怎么也想元服?虽然有信奈大人和信忠大人的先例,但你们这个年纪,最应该做的是好好学习,而不是整天想着要元服啊。”

    顺便一提,秦葵是用汉语加日语和鹤千代说的,鹤千代他们从进入安土学院开始,就一直在学习汉语,加上织田义信之前的帮忙,如今绝大部分不太复杂的汉语,倒也都能听得懂。而秦葵他们,倒也学了不少简单的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