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六十九章:奇妙丸元服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永禄11年,公元1568年,1月,岐阜城。刚过完年的织田信长,还没有因为之前的年宴以及领地发展的速度高兴两天,一件让他无比头痛的事情就发生了。

    织田信长无奈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一脸坚定的奇妙丸,心中已经不知道跑过几百万头*了。旁边,浓姬面露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看着这对父子。说起来,这已经是这个月奇妙丸第4次找自己谈论这件事情了,之前他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脱,可如今,自己好不容易在浓姬这边偷偷懒,就又被奇妙丸给堵住了。

    “奇妙丸啊,你今年才11岁而已,元服的事情还早呢~要知道就算是父亲我……”织田信长话说到一半,忽然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因为他元服的时候,也才12岁而已。再仔细想想,织田义信那小子也是12岁就元服了。

    好吧,既然12岁能够元服,那年仅11岁的奇妙丸为什么不能元服呢?只不过差一岁而已。如果要说差一岁就差很多的话,那织田信长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

    只是显然,织田信长是完全不希望奇妙丸这么早元服的。要知道这个时代可是乱世,而元服之后,就是真正的武士了。一旦需要上战场的时候,没有元服的孩子可以逃离被人保护着,但元服后的武士可却只能冲杀在前。

    当初织田信长之所以那么早元服,完全就只是单纯的因为小时候太浪了,实在受不了的织田信秀和平手政秀合计了一番,就为织田信长举办了元服仪式。在他们看来,元服之后织田信长就是武士了,怎么也会稍微有个正形。

    至于织田义信,嘛,那小子纯粹就是一个怪胎,武艺从小就强的吓死人,别说12岁,就算是8、9岁的时候,以他的武艺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也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一般来说,正常的武士之子,都会等到15、16岁左右才正式元服。理由也很简单,当15、16岁的时候,他们在力量、思维等方面已经不逊于成年人了,到了战场上,自保的几率也更大一些。毕竟对于绝大部分的家族来说,任何一名武士的孩子都是非常宝贵的,人才越是稀少,越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孩子推入这个乱世。

    而如今,奇妙丸不过11岁,就跑来一脸坚决的要求元服,织田信长怎么会不蛋疼呢?虽然以如今织田家的势力,也不至于发生什么不测,但问题是一名11岁个小鬼会干吗?更别说奇妙丸还是织田信长的嫡长子,如今织田家的少主了。

    “孩儿元服的想法绝非为了好玩,也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只是因为孩儿觉得已经足以成为一名优秀的武士了!”奇妙丸恭声说道。

    奇妙丸说得时候,眼神坚定不移的看着织田信长,那副模样,不由得让织田信长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我小时候也是这样固执?真不知道父亲大人和爷爷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织田信长无奈的想着。

    就在这时,一声满是不爽的声音穿了过来,“兄长啊,你这么急着让我过来有啥事啊?别说你只是想我了啊,我最近可是忙死了呢!”一阵牢骚还没有落地,织田义信就出现在了门口。

    见状,织田信长顿时大喜道,“义信,快点来帮我劝劝你这侄儿!”

    闻言,织田义信这才发现眼下的气氛似乎有些古怪,不过却也没有多想,一下坐在了奇妙丸的身边,拦着他的肩膀笑道,“怎么了奇妙丸?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用不用做叔父的帮你出谋划策啊?保证不用三天,就帮你……哎呀!”

    织田义信的话还没有说完,头上忽然传来一阵剧痛,抬头看去,却发现织田信长正一脸怒色的看着自己,“你这混蛋不准给我儿子灌输这种思想!”

    闻言,织田义信揉了揉脑袋,低头不爽的嘀咕着,“不晓得以前带着只有6岁的我跑去偷看女人洗澡……”

    “……”织田信长咬牙切齿的看着织田义信,此时此刻,他真的后悔之前派人去找织田义信过来了。看看奇妙丸一脸诧异的表情就知道,他一直保持的严父形象已经破灭了。

    不过,他还不能沉默,因为如今除了织田义信之外,织田信长还真的不知道谁能够劝得了奇妙丸打消这个想法了。这倒不是织田信长有多么相信织田义信的口才,主要是因为他这个当爹的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可言,而浓姬和吉乃呢?好吧,吉乃是耳根子软,织田信长说了她听,奇妙丸说了她也听。至于浓姬?这不都已经泡上茶准备看戏了吗?

    所以说,选择织田义信完全是织田信长无奈之下的选择。毕竟除了他之外,织田信长也实在想不出其他人选了。而且话说回来,织田义信在织田信长的心目中,可一直都是忽悠小鬼头的超级高手。

    要知道在他们还是小的时候,织田义信那绝对是织田信长的跟班中地位最低的,年纪最小,又是忍者的养子,在织田信长那群小弟中可是毫无人权可言。毕竟在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尊老爱幼的美德。呃……说起来,现在好多老人都为老不尊呢……咳咳!跑题了。

    可就在这种情况下,织田义信用他的嘴皮子,愣是让前田利家他们接受了织田义信这个兄弟。这可不是因为织田义信长得可爱或者武艺高超,毕竟犬千代他们可都是眼高于顶的人,如果单凭暴力的话,只会惹来他们的怒火。

    而随后,阿市、前田庆次、白木行久……织田义信的那些家臣,绝大部分可都是织田义信忽悠过来的小鬼头。所以当被奇妙丸烦得不行的时候,织田信长立刻就想起了织田义信这个大忽悠,最终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派人连夜赶往伊势将他招了过来。

    “奇妙丸想要元服……”织田信长狠狠的瞪了织田义信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元服?那……”织田义信一听,立刻就准备赞同,可话还没有出口,就看到一股杀气从正前方直射过来,顿时就让织田义信打了一个激灵,顺便将后面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是奇妙丸想要元服!!”织田信长用充满杀气的目光看着织田义信,语气再次加重了三个八度。手中折扇更是不断挥动,似乎随时都可能冲着织田义信的脑袋飞过来。

    见状,织田义信哪里还猜不到怎么回事?连忙改口说道,“那怎么行呢?!奇妙丸你才多大?这么急着元服做什么呢?”

    “叔父大人,侄儿认为自己已经算是一名合格的武士了,与其继续虚度光阴,不如直接元服,哪怕只是处理一些简单的政务,侄儿也觉得比死读书强上很多。”奇妙丸看着织田义信恭声说道。

    “这样啊……”织田义信闻言瞅了瞅织田信长,却看到他依然恶狠狠的瞪着自己,无奈,织田义信也只能看着奇妙丸劝道,“虽然你自己觉得如此,但你的老师也这么认为吗?去年叔父我刚刚从明国请来了四位大师,他们教授的知识你也都学会了吗?”

    闻言,奇妙丸摇了摇头,只是就在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觉得有戏的时候,奇妙丸却再次说道,“虽然秦老师他们教导的知识侄儿并未全部学会,不过这几个月侄儿一直都在努力学习明国的治国之道。只是知识终究只是知识,如果不能够真正使用学到的知识,就算学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处呢?”

    奇妙丸说着,表情严肃的看着织田信长、织田义信两人说道,“父亲大人以及叔父大人一直都是孩儿生命中最憧憬的武士,所以孩儿希望能够循着您们的道路前行。”

    闻言,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得,又绕回来了。”虽然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都很清楚,如果真的强行拒绝奇妙丸的提议,那奇妙丸也不会多言,只是不管是织田信长还是织田义信都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出现。

    因为如果那样做的话,奇妙丸还能够认真学习下去吗?而且话又说回来了,就算奇妙丸元服了,就不能继续学习了吗?

    就在两个男人无奈着对视的时候,一旁一直在看戏的浓姬开口了,“奇妙丸,你想要元服真正的目的是不是因为吉?”

    一句话,织田信长两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到了奇妙丸的身上。听到浓姬的话,虽然奇妙丸很想说不是,只是面对三人的目光,最终他还是低下了头喃喃说道,“是……姐姐11岁就元服,如今在叔父的麾下已经能够独立处理一些政务了。孩儿虽然比姐姐小一岁,但孩儿可是男人,又是家中嫡长子……”

    “都是你这个混蛋惹出来的麻烦!”听到奇妙丸的话,织田信长再次向织田义信投去了愤怒的目光。只是对此,织田义信也只能耸了耸肩,爱莫能助。毕竟当初织田信奈能够元服,还不是织田信长和浓姬都答应的结果?不然以织田义信那比老鼠还小的胆子,又哪里敢私自做主嘛。

    而另外一边,织田信长和浓姬在无奈的同时,却也有些欣慰。毕竟奇妙丸这位未来的家督继承人并没有因为如今织田家非常强大,而产生什么惰性或者依赖性,反而拥有强烈的竞争心里和自尊心。

    此时,他们也算是明白了,说了那么多,其实奇妙丸唯一的想法就只是不希望别人认为他比信奈差而已。好吧,这也很正常,毕竟虽然织田信奈是奇妙丸的姐姐,但也只不过打他一岁而已。尤其一直一来,织田信奈都是呆在织田义信的身边长大,而奇妙丸呢?则是在织田信长的身边接受着最严格的教育。两个基本没有太多相处的姐弟,却拥有着同样的血缘,如此一来,竞争的出现也就很正常了。

    三人对视了一眼,想法通过眼神瞬间交流了一下,随后织田信长看着奇妙丸沉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没有继续阻止你元服的理由了。不过奇妙丸啊,你可要记住了,从你元服的那一刻起,你就是一名真正的武士了。遇到的一切问题,你都只能依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而不是来找我寻求帮助……”

    “孩儿明白!”奇妙丸闻言大喜,连忙应了下来。

    点了点头,织田信长继续说道,“昔日你的爷爷将那古野城送给我作为居城,后来我又给了你的叔父,如今那里一直由我控制着。既然你要元服了,那么我就将那古野城送给你,好好表现给我们看看,也给你的姐姐看一看!”

    “是!”奇妙丸看着织田信长郑重的说道,“孩儿定然不会辜负父亲大人的期望!”

    1568年1月19日,织田信长在岐阜城为奇妙丸举行了盛大的元服仪式,取名信忠。而织田信忠的乌帽子亲,织田信长依然找了织田义信。虽然以如今织田家的势力,织田信长完全可以让山科言继这些身居高位的公卿作为织田信忠的乌帽子亲,不过显然,这些人根本无法和织田义信对于织田家来得重要。

    与此同时,织田信长将那古野城送给了织田信忠作为居城,同时派遣毛利新助、河尻秀隆、生驹胜助等人作为织田信忠的陪臣。

    不过让人费解的是,织田信长并没有顺便指明织田信忠为织田家的少主。

    “呵呵,既然你想和你姐姐竞争的话,那么直到你完全超过你的姐姐时,我才会正式任命你为本家的继承人!”织田信长看着织田信忠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