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六十八章:暗流开始涌动 4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久留里城,对于里见义尧的话,武藤昌幸只是轻笑道,“里见殿下,相信您也知道,本家意在骏河,对于关东并没有任何的兴趣。所以本家唯一会做的,就是帮忙联络关东群雄。不过当贵方出兵时,本家也会伺机进攻骏河,以帮助贵方减轻压力。”

    闻言,里见义尧心中长舒了一口气,虽然他非常希望能够击败北条家,但如果赶走了狮子却来了老虎,那可不是里见义尧希望看到的事情。尤其在他看来,这头老虎,可比那狮子难对付太多了。

    虽然单凭武藤昌幸一面之词,里见义尧也不会全盘相信,不过他也知道武田信玄的主要目标乃是骏河。毕竟为此,武田信玄还赔上了自己的长子武田义信,反正换做是里见义尧自己的话,没有拿下骏河是绝对不会甘心的。

    想了想,里见义尧轻轻的敲打着面前的案几,直视着武藤昌幸沉声问道,“既然武田家不会直接出兵关东,那么要如何帮助本家呢?联络关东群雄?恕我直言,以武田家如今的名声,恐怕没有多少大名会相信……”

    好吧,里见义尧如此直白的讽刺武田家没有信誉,是不是太过分了呢?不过这也不能怪里见义尧,毕竟武田家连三国同盟这等盟约都能说破就破,甚至赔上自己的长子都在所不惜。这种人,任何人与其同盟时,恐怕都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而听到里见义尧的话,武藤昌幸也没有动怒,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本家也知道仅凭三言两语,是无法让里见殿下相信。同样,如果由本家出面的话,恐怕也很难将关东群雄聚在一起。”

    闻言,里见义尧楞了一下,虽然他刚才说的也是事实,不过他心中确实也有些想要激一下武藤昌幸。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不过20出头的年轻人竟然如此沉得住气。这一刻,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似乎……也是这般模样?

    里见义尧的沉默并没有让武藤昌幸有什么猜想,他只是继续说道,“本家主公的意思是,由本家来牵线,使得贵方和常陆佐竹家达成同盟,甚至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够达成房常甲三国同盟!然后以同盟的影响力,来号召关东群雄共讨北条家!”

    “佐竹家嘛……”里见义尧闻言,不置可否的淡淡应了一声。

    “不错!本家主公也知道贵方和佐竹家之间因为下总国产生了很多矛盾,不过本家主公认为,在北条家这个共同的敌人面前,下总国的矛盾并不是不可调和的!而本家主公,愿意做这位调和人!”武藤昌幸沉声说道。

    “贵方的意思是让本家损失自身利益,以结成这个不知道能不能值得信任的同盟吗?”里见义尧不动声色的问道。

    “自然不是!”武藤昌幸闻言连忙说道,“按照本家的意思是,希望贵方和佐竹家的家督能够坐下来商谈一下关于下总国的问题。而且我们都知道,目前下总国最强的势力乃是倾向北条家的结城家。本家主公认为,这件事情,并非没有调和的可能。”

    听到武藤昌幸的话,里见义尧沉吟道,“那么既然如此,阁下可以先行前往常陆,如果佐竹殿下没有什么疑问的话,我愿意和其商谈这件事情!”

    “如此,在下就先行告退了!”武藤昌幸闻言拜伏着恭声说道。

    待武藤昌幸走后,里见义尧缓缓走到了屋外,抬头看天,却是晴朗无云。“要变天了啊……”里见义尧喃喃自语着。

    与此同时,越后,春日山城。

    上杉谦信坐在庭院的走道上,懒洋洋的看着庭院之中已经7岁的与六练习武艺。不知道过了多久,上杉谦信缓缓站起身来走到了与六的身边,“与六,剑要这么用才对。”说着,从身后握住与六的双手,手把手教他如何挥剑。

    “多谢殿下……”与六小脸通红的说到,可能是练得太久累的?或者是因为都已经七岁了,却连剑术的基本功都没有练好而感到羞愧?

    就在这时,河田长亲匆匆走了过来,“主公……”他刚喊出声,就看到了庭院中的画面,顿时将剩下的话都憋进了嘴里。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庭院中的两人,眼神中充满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不要分神,如果是在战场上的话,刚才你的愣神,就足以要了你的命……”上杉谦信轻声在与六的耳边说道。

    “是!”与六闻言,连忙再次凝神看着手中的太刀,只是……他的心思似乎很难集中在剑术上面。

    见状,上杉谦信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放开与六笑着说道,“回去之后好好练习,我……可是对你充满期待呢~”

    “是!”闻言,与六如蒙大赦一般的应道,随后恭敬的向上杉谦信以及河田长亲施了一礼后,就退了出去。

    注视着与六离去的背影,上杉谦信轻轻舔了舔嘴唇,一脸可惜的低喃着,“还是太小了呢~”只是说着,他的脸上又浮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不过等待果实成熟的过程,也是一个很有趣的游戏啊~”

    一旁,河田长亲静静的站在上杉谦信的身旁,一声不吭,直到上杉谦信转身看着他询问,他才连忙说道,“主公,武田家的真田大人来了。”

    闻言,上杉谦信楞了一下,随后古怪的看着河田长亲惊疑道,“真田幸隆?真的是他?他怎么会来?!”

    好吧,也不怪上杉谦信对此有所疑惑,毕竟上杉家和武田家虽然议和了,但那都只是私底下的事情,双方从来没有将这件事真正摆上过台面。从武田家减少在越中的支持,到上杉家在北条家和武田家交战的时候,不但没有出兵帮忙,反而转向攻打越中,一切都只是双方的默契而已。

    正如一句俗话所言,最了解你的人,绝对是你的宿敌。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打了十多年的仗,就算只凭借自家部队的调动,他们也同样能够猜到对方的意图。

    可如今,武田家不但遣使前来,而且这名使者还是武田家在山本勘助死后的第一谋臣。如此一来,上杉谦信不得不仔细斟酌一番真田幸隆的来意了。

    沉默了片刻,上杉谦信忽然转头看着河田长亲问道,“说起来,前段时间似乎有关于织田家的情报,上面说织田家忽然开始加大对领地的建设?”

    闻言,河田长亲连忙应道,“不错!不单单只是领地设施的建设,还大面积的开垦荒田,进行军备。尤其是织田义信的伊势国,更是开始在各国开设安土学院、安土医学院……”

    闻言,上杉谦信露出了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看来那头老虎是得知了这个情报后,着急了呢~”上杉谦信嘀咕着,随后也不理会河田长亲的疑惑,径直向房间内走去,“带他来见我吧……”

    “不用召集直江……”河田长亲愣了下,正想要说些什么,却看到上杉谦信忽然转头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瞬时间,河田长亲就感觉仿佛被什么远古巨兽盯上了一般,如果自己再继续说下去,死,将是自己的唯一结局。

    “遵命!”河田长亲大声应道,随后就飞快的退了出去,连头上密布的汗珠都不敢擦去。

    看着河田长亲逃也似的消失,上杉谦信轻轻的摇了摇头,“为什么我的麾下,没有像义信那样强大的人呢?”只是嘀咕完,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个问题,“如果有的话,那我和他,谁才会是那个被征服的人呢?”想到这里,他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摇头晃脑的走入了宅邸,等候着真田幸隆的到来。

    不一会,真田幸隆就跟着河田长亲缓缓走了进来。进来之后,河田长亲就向上杉谦信施了一礼,随后飞快的退了出去。看来刚才那一下,着实把这小子吓得够呛啊。

    “武田家真田幸隆,见过上杉殿下!”真田幸隆恭声说道。

    “呵呵~大名鼎鼎的攻弹正,我可是想见你想了很久呢~想不到今天你到是自己来了。”上杉谦信闻言笑道。

    闻言,真田幸隆同样笑道,“往日在下却是不敢拜会上杉殿下,不过如今,贵方和本家都已经来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在下虽然怕死,却也不得不冒死前来。”

    “呵呵,说那些东西没有什么意义,织田家的情况,本家了解的不会比你们少多少。”上杉谦信淡淡的说道。

    闻言,真田幸隆也没有生气,只是沉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在下就直奔主题了。本家主公希望能够贵方达成攻守同盟协议,本家愿意彻底退出越中国,同时帮助贵方进驻关东!”

    “哦?”上杉谦信闻言轻咦着,随后就忍不住笑道,“看来那头老虎是打定主意要拿下骏河了吗?不过如果贵方出兵骏河的同时本家进兵关东,那只狮子肯定是弃今川而保关东。如此一来,本家可没有什么便宜可占啊。”

    对于上杉谦信的话,真田幸隆似乎早有准备,听闻之后立刻应道,“虽然本家不会直接出兵帮助贵方,不过本家主公已经派人去联系里见、佐竹两家,只要他们愿意帮助笼络关东群雄,想必贵方就算无法一战击败北条家,拿下大半个关东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而且如果贵方能够和本家达成同盟,原本那些降服北条家的关东群雄也定然会望风归降。届时贵方只要保持住优势,相信拿下关东对上杉殿下来说,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真田幸隆沉声说道。

    闻言,上杉谦信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得倒是不错,不过佐竹、里见两家是否能够达成协议尚未知晓,而且万一贵方在本家出兵北条时又故技重施怎么办?另外本家昔日收留了许多信浓的遗臣,如果直接和贵方结盟,我可不好和他们交代啊~”

    “那殿下的意思是……”真田幸隆闻言沉声问道,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贵方不如先放弃对越中的支持,让本家先行拿下越中。与此同时,抓紧联络关东群雄共抗北条。同时,让他们主动派人联络本家,请求本家出兵关东。那么,等到贵方出兵骏河的时候,本家自然会出兵关东。”上杉谦信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番话,饶是真田幸隆早有准备,也不禁被气的七窍生烟。这算是谈判吗?明明是上杉家要巧取豪夺啊!听听他说得那些内容,所有事情全部都是武田家去办,上杉家只是捡现成的而已。

    可真田幸隆想要反驳时,脑中却浮出了武田信玄临走时交代的一番话,“幸隆,那上杉谦信虽然表面上高举正义大旗,实际上却只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奸诈之人。所以你此去,不管他提出任何的无理要求,只要大方向没错,就尽管答应下来!记住!我只要一个结果,拿下骏河!”

    想到此,真田幸隆无奈的看着上杉谦信说道,“看来殿下您是吃定本家了。”

    闻言,上杉谦信顿时大笑道,“哈哈!如果那头老虎没有做好这个准备的话,也不会派你来了。”

    听到上杉谦信这番话,真田幸隆还能说什么呢?“既如此,那么在下就如此向主公回报了。”说着,真田幸隆就直接离开了。

    目送真田幸隆离去,上杉谦信缓缓走到了屋外,看着晴朗的天空,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这边老虎已经行动了,西国那个老不死的又会怎么做呢?呵呵~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