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六十六章:暗流开始涌动 2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土佐国,冈丰城。

    长宗我部元亲正坐在案几前看着地图,目光死死的盯着瓜生野城,那里,是长宗我部家的世仇本山家的本城,也是其最后的一点领地。只要攻下那里,长宗我部元亲相信本山亲茂定然会选择降服。到时候,他就可以腾出手来对付土佐国最强的敌人安艺家和一条家了。

    而当拿下了安艺和一条两家,长宗我部家就将彻底的统一土佐,实现其父亲长宗我部国亲一生都没能实现的梦想。“到时候……”长宗我部元亲眼神闪烁,眼神在四国和近畿处不断徘徊着,有一丝不甘以及深深的畏惧。

    长宗我部元亲的野心从来不至于区区土佐一国,尤其在之前上洛参观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时候,被近畿繁华所彻底吸引的他,心中早已经下定了决心,有生之年一定要走出四国,进入本州岛。

    只是如今,织田义信用最简单的钱粮,告诉长宗我部元亲他的梦想和现实到底差距了多少。虽然长宗我部元亲不愿意承认,但却也只能接受,不然还能怎么样呢?乱世战国,最重要的就是看清现实。不然的话……因此而灭亡的家族还少吗?

    但接受归接受,长宗我部元亲却绝对不会放弃自己心中的梦想,因为他同样清楚,虽然织田家如今非常强大,但并非真的天下无敌。“但是,要怎么做呢?”长宗我部元亲心中暗想着。

    只要能够让织田家或者说让织田义信减缓出兵四国的脚步,那么长宗我部家才有机会。如果能够抢在织田家的前面一统四国,那么就算织田家一统天下的脚步依然无法被阻止,但最少长宗我部元亲也得到了足够了话语权。

    在这段时间里,长宗我部元亲派人调查过关于伊势豪族的现状。嘛,简单一句话,惨不忍睹。那些原来在伊势国叫得上名号的豪族,如今早已经彻底没落了。虽然看起来,他们依然管理着他们原有的领地,但早已经不是原来那么一回事了。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传来,惊醒了还在沉思的长宗我部元亲,抬头向门外看去,却看到他的两个弟弟,吉良亲贞和香宗我部亲泰缓缓走了进来。

    “兄长。”两人进来后恭声说道。

    “嗯,情况怎么样?”长宗我部元亲沉声问道。

    “一领具足的政令已经传达下去了,虽然领民有所怨言,不过在本家强硬的态度下,他们还是点头了。”吉良亲贞沉声说道。

    闻言,长宗我部元亲点了点头说道,“很好,我织田家的部队能够如此强大,就是因为他们实行了半农兵制度,通过统一训练和装备,让他们的部队既可以不耽误农活,同样也可以产生强大的战斗力。虽然本家没有织田家那么庞大的经济去支撑这种政令,但却也不能落后太多。”

    “是!”吉良亲贞应了一声后,一旁的香宗我部亲泰开口说道,“一条家和安艺家那边已经传来消息,并没有任何的异动。”

    “嗯……这样就好。”长宗我部元亲闻言笑道,“只要他们两家不准备参一脚,本山家定然不是本家的对手!”

    说着,长宗我部元亲看着两人沉声说道,“传我命令,加紧进行军备,11月正式出兵瓜生野城!”

    “是!”吉良亲贞和香宗我部亲泰两人大声应道。只是说完,两人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欲言又止的看着长宗我部元亲,显然有什么话想说又不敢说。

    见状,长宗我部元亲轻笑的看着两人说道,“亲贞、亲泰,你们虽然被父亲大人分别过继到了吉良家和香宗我部家,但你们要记住,我们永远是亲兄弟!只要我们兄弟同心协力,不管是本山家还是安艺家,都不会是本就爱的对手!”

    顿了顿,长宗我部元亲不等两人开口又再次说道,“我知道,安艺国虎那家伙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本家做大。”说着,长宗我部元亲走到一旁拿起了放在架子上的一把太刀,随即走过来将其交给香宗我部亲泰沉声说道,“这把太刀,乃是当年一条房家殿下赐予我父亲的太刀,你拿着前往一条家,相信有一条家的帮助,安艺国虎是不敢乱来的。”

    接过那把太刀,吉良亲贞看着长宗我部元亲那沉默的表情,愣了愣,这才高声说道,“绝对不会辜负兄长大人的期望!”

    随即,两人就离开了长宗我部元亲的宅邸,而长宗我部元亲,又坐回位置上看起了地图。

    另外一边,吉良亲贞和香宗我部亲泰离开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走到一处开阔地后小心的四下看了看,这才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各自离去。只是到了傍晚,香宗我部亲泰又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吉良亲贞的宅邸。

    一进门,香宗我部亲泰就用眼神询问着吉良亲贞,看到吉良亲贞点了点头,香宗我部亲泰才飞快的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一进门,香宗我部亲泰就急不可耐的询问道。

    “自己看!”吉良亲贞递给香宗我部亲泰一张纸条,语气古怪的说道。

    结果纸条,香宗我部亲泰扫了两眼,顿时就被震惊住了,以为纸条中写的不是别的,正是长宗我部元亲已经向织田义信称臣,并援助长宗我部家两万贯钱、一万石粮食,同时派四名忍者作为长宗我部元亲的侍卫的事情。

    “这……”香宗我部亲泰看完之后,目瞪口呆的看着吉良亲贞,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而吉良亲贞的表情也不是很好看,两兄弟对视了半响,香宗我部亲泰这才古怪的问道,“你觉得,这件事情对本家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闻言,吉良亲贞冷笑着说道,“表面上来看,自然是好事。有了织田义信的帮助,本家可以非常轻松的掌控土佐一国。毕竟就算是最强大的一条家,其势力也远远比不上织田义信,更别说整个织田家了。”

    “是啊,但兄长大人将这件事情通过如此隐晦的手段告诉我们,明显是不希望让织田义信知晓,如此一来……”香宗我部亲泰沉吟道。

    “兄长大人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统一四国,进军本州岛,但显然如果成为了织田义信的家臣,这个目标就很难达到。这里也说了,织田义信将土佐一国封给兄长大人,表面上看是不错,但也有另外一层意思,除了土佐,其他就别想了。”吉良亲贞沉声说道。

    “不错,不过本家的势力根本不可能和织田义信抗衡,但兄长大人如今的意思……”香宗我部亲泰的表情很是严峻,他忽然发现本家忽然陷入一个天大的麻烦之中了。

    “也不用着急。”吉良亲贞冷笑道,“比本家更不希望看到织田家变强的势力多着呢,我们只需要静观其变,同时做好准备就好了。我想这也是兄长大人为什么只告诉我们这件事情,而没有让我们去做什么的原因吧。”

    两兄弟对视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虽然刚才吉良亲贞说得很漂亮,但说白了,和没说一样。因为事实上,就算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情,也是什么都做不了。因为……如今的长宗我部家实在太过于弱小了。

    11月,长宗我部家正式出兵本山家,凭借织田义信的资助以及一领具足的制度,其终于击败了宿敌本山家,将领地扩大到了土佐国长冈、香美、土佐、吾川四郡近十万石。嗯……好吧,四国贫瘠嘛~

    或许也因为如此,这件事情除了土佐国仅剩的一条、安艺两家以及地方豪族相当关注之外,在其他地方没有引来任何的波澜,哪怕是就在边上的阿波国三好家,也完全没有理会这件事情。

    因为此时的三好家,唯一的念头就是反攻近畿,土佐那群乡巴佬如何闹挺,根本和他们无关。

    不过就在这时,阿波国胜幡城迎来了一位客人。

    胜幡城内,三好家如今的家督,三好义贤之子三好长治坐于首位,左手边,是被赶出近畿的三好三人众,右手边,却是一位和尚,却是毛利家的使者安国寺惠琼。

    “那么照大师您所言,毛利家愿意帮助本家反攻近畿?”三好长逸沉声问道。

    嘛,虽然如今三好家的家督是三好长治,不过显然,他的资历实在太浅了。而且严格说来,阿波的三好家不过只是分家而已,如果不是宗家的三好义继降服织田信长,哪里轮得到他来抗三好家的大旗?

    “不错,不单单是阿波三好家,还有赞岐的十河家、淡路的安宅家,只要你们同意,本家就会支持你们反攻近畿!”安国寺惠琼淡淡的说道。“你们也不用怀疑什么,本家虽然和织田家没有仇怨,但本家却也不愿意看到织田家继续坐大。”

    “哼!如此说来,我们不就变成被你们利用的……?”三好政康冷哼着想要说些什么,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三好长逸直接打断了。

    “大师,实在是不好意思……”三好长逸充满歉意的说道。

    闻言,安国寺惠琼只是笑笑,“其实政康大人说得也没错,本家主公的意思确实有利用贵方来牵制织田家的发展。”

    此言一出,三好三人众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只是没等他们开口,安国寺惠琼就接着说道,“不过就算不被本家利用,贵方还不是一样准备反攻近畿?所以什么原因,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本家支持贵方!而且本家还会联络其他势力一同对抗织田家!”

    闻言,三好三人众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情,“大师的意思是……”

    “呵呵,如今的近畿周围,没有哪个势力可以单独和织田家抗衡,所以想要击败织田家,就只能联合起来。”安国寺惠琼轻笑道,却也没有他准备去联系哪些势力。

    不过对此,三好三人众也不以为意,因为毛利元就的谋略,他们虽然没有见识过,但还是相当佩服的。“既然如此,那本家这就下令动员部队……”岩成友通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安国寺惠琼打断了。

    “不用着急,如今事情还没有定下来,你们进攻近畿也不过只是徒费兵力而已。”安国寺惠琼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三人齐声问道,对于近畿,他们几乎是日日夜夜都在思考着如何反攻回去。那里的繁华、权利的吸引以及和织田家的仇恨,都无时无刻才催促着他们。可惜织田家的强大让他们无可奈何,虽然不时会组织进攻近畿,但均被前田利家、佐佐成政和池田恒兴三人给击退了。

    “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了,不过在此之前,希望你们可以做好万全的准备。争取能够一举击败织田家!”安国寺惠琼轻声说道。

    闻言,三好三人众虽然无奈,但也没有多问。毕竟人家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说什么呢?因为他们也知道安国寺惠琼并没有骗他们,他们和织田家有着化不开的仇恨,毛利家显然也不希望看到织田家坐大。毕竟,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养精蓄锐,等待时机的到来。只是希望,大师您不要让本家等太久了!”三好长逸深深的看了一眼安国寺惠琼后,颇有不甘的说道。

    曾几何时,三好家还是天下最强大的势力,可如今,他们却不得不仰望西国一个乡巴佬的鼻息。

    “那是自然,本家也不愿意等太久的。”安国寺惠琼轻笑着说道,似乎并没有听出三好长逸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