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六十五章:暗流开始涌动 1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安土学院的精英班坐落于大阪城内靠近内城的地方,是一个颇为素雅的大院子,完全按照明国风格建造。之所以如此,却是织田义信希望通过这种建筑风格,能够给秦葵四人家乡的感觉。甚至织田义信还将从明国带回来的厨子派到了这里专门给四人做菜。

    另外,织田义信还特意给每人送了两名美貌的侍女,好吧,她们其实都是经过望月千代女训练的女忍,但作为侍女却也没什么不适应,毕竟在望月千代女的训练中,服侍男人的技巧,可是和其他技巧同样重要的训练科目。

    当然了,最为重要的,是她们曾经跟随宁宁负责安土月报的制作,汉语虽然说不上多么流利,但日积月累,绝大部分的日常词汇倒也没多大问题。

    嗯?对他们这么好真的没问题吗?当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了,前面就已经说过知识在这个时代的重要性和稀有性,而这四位来自明国国子监的监生,或许他们的学问在明国算不上多么的顶尖。但在日本,在这个时代,他们恐怕比起绝大部分的人都要博学。

    当然了,懂得多不一定能力就强,就好像后世那些学霸一样,考试牛逼不一定进了社会还牛逼。不过显然,他们作为教师是绝对非常优秀的。

    就好像在开课之后,不单单是奇妙丸这些尚未元服的孩子,很多时候,那些没有任务的织田家武士们也会跑来旁听,甚至明智光秀、木下秀吉、松平家康这等家中重臣,也会抽出时间过来学习。

    知识,没有任何人会嫌多,尤其是在乱世当中更是如此。而且在织田家,织田信长一直都在强调能者上位的思想,更是让他们对于知识充满了渴望。

    也因此,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特意和秦葵四人研究了一番教课的内容。虽说四书五经没有一个是无用之书,但显然,对于处于乱世之中的日本,这些武士想要学习的知识,肯定更加偏向于实用性。

    “秦老师,你们在这里生活的还习惯吗?”织田义信关心的问道。虽然有些许功利在内,但对于秦葵四人织田义信是真的非常关心。因为这段时间的相处,织田义信发现他们四人虽然是因为穆宗皇帝的命令才跟随前来,那是各种的不情愿。但在教书的时候,他们可没有一点应付了事的模样。

    但就这一点,就足以让织田义信对他们生出敬意了。毕竟如此负责的老师,织田义信可一直都是非常尊敬的,因为之前的平手政秀就是这个样子。

    平手政秀最开始真的喜欢教导织田信长吗?恐怕织田信长都不敢这么说。可就算如此,平手政秀一开始依然是尽心尽责的教导着织田信长,理由很简单,虽然是织田信秀的命令,但既然成为了织田信长的老师,那么他就要负起这个责任来。哪怕后来作为伴读的织田义信,平手政秀也是非常的尽心去教导他。

    “多谢织田大人关心,我等四人一切都好,另外还要多谢织田大人对我们四人家庭的照料。”秦葵恭声说道。秦葵乃是他们四人之中学问最高年纪也最大的人,俨然已经变成了他们四人的代表。

    而秦葵之所以这么说,除了上面提到那些织田义信对他们的照顾,织田义信还特意给了他们每人500石的俸禄。倒不是织田义信小气,本来织田义信是想每人给他们两千石的俸禄。老实说就算是这些俸禄,在织田义信眼中也着实少的很。

    可惜,秦葵四人谢绝了织田义信的厚赐,在他们看来,他们根本就没有做出什么贡献,而教书也是明国皇帝的命令,在他们离开国子监时,也得到了不菲的赏赐。不过最终,在织田义信的强烈要求下,才让他们四人勉强接受了每人500石的俸禄。

    对此,他们可是非常的感激,要知道他们此次前来日本,可是连妻女一起都带了过来。而织田义信在衣食住行方面,几乎让他们找不到一丝一毫可以挑刺的地方,如今还给他们如此之高的俸禄。虽然算不上鞠躬尽瘁,但他们以后的教书,恐怕会更加的尽心尽责。

    点了点头,织田义信轻笑道,“有什么需求,可千万不要不好意思开口。虽然这么说太过于实际,但我还是希望你们知道,你们的知识,对于本家乃是本国,都拥有巨大的意义。所以你们不用觉得受之有愧,我可只担心你们觉得哪里不满意呢~”

    “请织田大人放心,虽然我等四人是奉皇命而来,但织田大人如此厚待我等,我等又岂敢不鞠躬尽瘁?”秦葵连忙恭声说道。

    他们的这个态度,正是织田义信想要的。织田义信非常清楚,想要让秦葵他们彻底为其所用,安安心心的在日本教书,仅凭穆宗皇帝的命令是不够了,还需要让他们觉得在这里住的很舒服。

    精神上的需求,织田义信很难满足他们,但在物质上,织田义信可以很轻松让他们过上他们在明国也过不上的生活。尤其,是他们的家人。要知道他们在明国的时候,家境可都算不上很好的说。

    不过这也很正常,如果他们的家境很好的话,又哪里可能被张居正挑中送给织田义信?就算张居正和织田义信关系很好,也不可能挑选那些大族子弟。

    与此同时,织田义信也打定主意,待这四人的孩子年纪大了,就将他们收为家臣。秦葵四人因皇命而不得出仕只能教书,可他们的孩子显然不在此列。或许他们的孩子未必是什么人才,但织田义信也不过知识为了拉拢他们而已。他相信只要这么做的话,秦葵四人定然会为了安土学院,做到真正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8月底,安土学院的11家分院在织田家领内各国纷纷建成,之所以是11家,是因为织田义信要求每个分国必须有一间安土学院分院。建成之后,不过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招满了名额。

    不得不说,日本平民们对于知识的渴望是非常饥渴的,哪怕这些分院只是基础班,学费也足足要10贯钱,但依然架不住平民们的疯狂。

    至于为什么收费?嘛,虽然织田义信不指着安土学院赚钱,但显然他也不希望安土学院需要自己一直去花钱。而且如果不弄一个金额的话,那每个分院区区100个名额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分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10贯钱对于如今织田家领内的那些平民来说,除了刚刚脱离贫困的三河以及忍者之乡伊贺之外,可真的算不上很多的说。

    10月,西国吉田郡山城,毛利元就的宅邸内。

    毛利元就靠在小板凳上,右手杵着脑袋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那满头的白发和苍老的面容,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般。可就是这位老人,将毛利家从一个安芸国小豪族,一步步走到了如今西国霸主的位置上。

    忽然,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随后就听到小姓压低着声音说道,“口羽大人,主公正在休息……”

    “让他进来吧……”毛利元就张开眼睛淡淡开口说道,看来之前只是在假寐而已。

    “哗啦……”门被缓缓的拉开,就看到口羽通良缓缓走了进来。

    “主公,九州那边,秋月种实已经正式向大友家降服,同时高桥鉴种也同样开城降服。”口羽通良低声说道。

    “呵呵,他们能够坚持这么久,也算对得起本家的那些援助了。”毛利元就淡淡的笑道,似乎对于这个消息没有丝毫的意外。

    想了想,毛利元就淡淡的说道,“让惠琼去一趟龙造寺家,试探了这么久,是时候和大友家玩些真格的了。另外,让元春和隆景做好准备。”

    “是!”口羽通良沉声应道。

    “另外,世鬼传来消息,织田家领内不知道为何,忽然开始在各地进行大范围的开发建设……”口羽通良说着,就将具体情况和毛利元就说了一番。

    织田家的一举一动,一直都是周围诸多势力以及那些志在天下的势力所关注的重点。而且从民生到军备,如此大范围的建设又怎么可能瞒得了别人呢?

    “哦?竟有这种事情?!”毛利元就轻咦着,原本那有些浑浊的眼神散发出摄人的精光。这个时候,你才会发现虽然毛利元就已经是70岁高龄的老人,但他依然还是那位叱咤乱世的绝世枭雄。

    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板凳,毛利元就低声自语着,“如此大规模的建设,需要有大量的钱财。虽然织田家非常的富裕,但也没有道理在平静了两个月后忽然开始这么大范围的建设。”

    沉思片刻,毛利元就忽然看着口羽通良古怪的问道,“我记得,之前织田家找本家大规模收购白银吧?”

    “是!”口羽通良古怪的应着,似乎没有明白毛利元就的意思。

    “安土宝钞、大规模收购白银……”毛利元就沉默半响,这才幽幽的说道,“或许,织田家已经和明国联系上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佩服和不甘。

    “这……不可能吧?!本家也才刚刚收到明国开放海禁的消息。”口羽通良不敢置信的低喃着。

    在幕府权威落败后,勘合贸易的权利就一直被西国的霸主大内家所把持,而在毛利家击败了大内家后,勘合贸易的许可状自然落在了毛利家的手上。所以一直以来,他们都在密切的关注着明国海禁的情况,希望能够重启勘合贸易。

    “通良,不要沉醉在往日的辉煌之中,那样会让你的双眼被假象所蒙蔽……”毛利元就看着口羽通良淡淡的说道。

    “属下知错!”口羽通良闻言,连忙拜伏在地惶恐的说道。

    微微摇了摇头,毛利元就淡淡的说道,“虽然本家的水军众在击败了大内家后,确实曾经是天下第一。不过织田家的水军在织田义信的大力发展下,这些年已经颇具规模了。”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织田义信发展的水军,全是南蛮船,虽然近海作战未必比得上关船,但远洋能力,却不是关船或者安宅船能够比拟的。”毛利元就轻笑着说道。

    “那明国那边……”口羽通良闻言小心翼翼的问道。

    “该做的,本家还是得去做。就算织田家已经和明国进行了贸易,也不代表本家不行。”毛利元就摇了摇头说道,随后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不过这些都只是小事情而已,我关心的是,织田家如此发展下去的话,再过一两年,天下间还有谁能够抵挡?”

    “主公的意思是……”口羽通良表情严肃的看着毛利元就,跟随毛利元就数十年,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位主公是从来不会和自己人说这等恭维敌人的话。而一旦说了,就代表敌人真的是非常的强大。

    “是时候,给织田家制造一点障碍了,不然的话,待我死后,本家又有谁能够抵挡的住织田家的攻势呢?”毛利元就淡淡的说道。

    好吧,一点障碍?嘛,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过看毛利元就眼神中闪烁的精光,恐怕这一点障碍,绝对会给织田家制造一个天大的麻烦。毕竟,这可是西国之雄毛利元就耶!

    与此同时,甲斐踯躅崎馆。

    “是吗?”听完武藤喜兵卫关于织田家的汇报后,武田信玄闭上眼睛陷入了沉默。

    良久之后,他猛地睁开眼睛淡淡的说道,“是时候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