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六十四章:休养生息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岐阜城,在评定结束之后,织田信长将织田义信留了下来。

    “知道我留下你是为什么吗?”织田信长莫测高深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

    “不知道……”织田义信摇了摇头,随后一脸警惕的看着织田信长强调着,“不过想要让我缩小大阪城的规模是不可能的!反正近江地方那么大,实在不行你把琵琶湖包进去不就好了?现在你也不差钱~”

    “我……”听到织田义信的话,织田信长差点被织田义信给气死,难道他在织田义信的心目中,就是这种见不得别人好的人吗?嗯……好吧,织田信长真的有点见不得织田义信过得太滋润了,不然也不会没事就想给他找点麻烦。

    见状,织田义信这才嬉笑道,“好啦~耍你的~说吧,什么事情?是不是关于长宗我部元亲和最上义光的事情?”

    没好气的瞪了织田义信一眼后,织田信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算是有关,不过又没什么太大关系,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独独选择了他们,不过这都无所谓。毕竟本家早晚也要攻略那些地方,提前埋下一个棋子也好。虽然以他们的实力,到时候也未必能够帮上什么忙。”

    “不过,你要小心行事,虽然天下间许多势力都知道我让你去攻略四国,不过在本家正式行动之前,我可不希望他们知道你小子已经在四国钉了根钉子。”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放心吧~我只是给他们援助了一些资金,而且也告诉他们了,在本家大军到来前,不要透露他们和本家的关系。”织田义信沉声应道。

    “那就好~”织田信长点了点头,随后再次说道,“此次找你来,主要是关于另外一个势力的问题。”说着,织田信长向织田义信伸了伸手,两只手指比了一个夹的手势。

    见状,织田义信一脸鄙夷的看着织田信长,没好气的掏出雪茄递了过去,“你小子明明有不少存货,干嘛非得找我拿?”

    点燃雪茄抽了一口,织田信长一脸舒爽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拿你小子的东西,会让我有一种很爽的感觉,谁让你小子天天那么抠。”

    闻言,织田义信送给织田信长一根中指,这才没好气的问道,“说吧,到底有什么事?纪伊国?”

    “不错,确实是纪伊国。你之前不是和那铃木家家督之子会面过吗,进展得怎么样了?”织田信长点了点头问道。

    “还能怎么样?那铃木家的家督铃木佐太夫也不知道被本愿寺的那些和尚灌了什么迷汤,死活不答应降服本家。”织田义信摇头苦笑道,他可真的没有想到那铃木佐太夫能够这么硬气。

    “那你打算怎么办?”织田信长轻笑着问道。

    “又要考我?”织田义信闻言白了织田信长一眼说道,“你小子咋还是那么无聊。”

    “哈哈~你可是我最得力的家臣,不随时检查一下你的状态,万一那天你小子犯病了呢?我可拴不住你。”织田信长大笑道。

    “靠,我又不是狗。”织田义信送上两根中指,这才看着织田信沉声说道,“虽然我想直接把纪伊国那些雇佣兵都干掉,不过如今的形势却有些难办。”

    “说说。”织田信长不置可否的说道。

    “第一,本家之前为了积蓄资金,领地内所有的发展几乎全面停滞。虽然面对周边的势力依然拥有压倒性的力量,但和那些真正强大的势力比起来,本家的优势就没有那么明显了,毕竟如今本家不太可能只面对一个敌人了。”织田义信从一旁的书案上拿过地图摊了开来,一边说着,一边指向了甲斐的方向。

    “武田家无时无刻不在考虑吞并骏河,虽然如今有北条家和上杉家的牵制,不过显然武田家更多的还是忌惮本家。毕竟本家的态度武田信玄如果还没有发现的话,那本家也没有必要去担忧他了。”织田义信的表情很是严峻,对于武田信玄,哪怕以如今织田家的实力,织田义信和很难真正的不把武田家放在心上。

    因为不管是武田信玄以及其家臣团的强大,或者说他那冠绝天下的赤备,可都是如雷贯耳的说。虽然如今武田家没有像历史那般攻下骏河,而是被困在了甲信两国之中,但俗话说得好,进入城市的老虎可能会咬死人,但困在动物园中的老虎也不一定是安全的。

    尤其织田义信根本就不相信今川、北条真的能够牵制住武田家,唯一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上杉家,自从见过上杉谦信之后,织田义信就不会再去相信那家伙了。虽然历史上的名声很好听,但在织田义信的心中,这个人可是比武田信玄还不值得相信。嗯……这算是将个人情绪代入工作中的结果吗?

    “不错,而且虽然今川家和武田家保持敌对,但以武田信玄的手腕,很难说他会不会再将今川、北条拉拢过来。”织田信长表情严肃的说道,只是随后忽然一脸猥琐的看着织田义信调侃道。“嗯,之前你那个相好不是说今川氏真的态度比较偏向本家吗?用不用试探一下?”

    “什么相好哦?说话这么难听!那叫红颜知己!”织田义信没好气的白了织田信长一眼辩解着。

    “红颜知己?你小子也好意思!肯定是你小子用什么不要脸的手段威胁利诱。”说到这里,织田信长忽然想起一件往事来。“对了,我记得你当初为了去营救濑名,似乎潜入过骏府城吧?是不是……”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涨红了脸,目瞪口呆的指着织田信长,嘴巴张了张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没办法,虽然他有心反驳,但织田信长这番话确实是……破案了呢。

    看到织田义信这副样子,织田信长顿时恍然道,“原来还真是这样啊,我就说嘛,早川看起来那么睿智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小子,原来是用强啊~”

    “放屁!”织田义信终于憋出了一句话,可要解释,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无奈之下,他只能转移起话题来。“我觉得可以以将军的名义召集畿内诸多大名前来,来或不来,本家都能知道他们的态度。”织田义信表情严肃的说道,仿佛刚才那些对话根本不曾出现过一般。

    “嗯……”织田信长闻言,倒也没有继续调侃,而是深吸了一口雪茄后说道,“确实可以,不过现在这么做有点早,本家如今最重要的,是全力发展领地。不然如果引起反效果,虽然本家不惧,但也多了许多无谓的战争。”

    “那是自然。”织田义信点头赞同道。正如织田信长所言,现在织田家最重要也是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用明国之行带来的钱财变为真正能够提升织田家实力的事务。而这些,却是需要时间的。

    “其二,就是本愿寺的问题了,本愿寺虽然向本家屈服,不过从其一直都没有扯出石山本愿寺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其的真正想法了。”织田义信表情严肃说道。

    随后,他在地图上指了四个地方,分别是石山本愿寺所在的摄津、铃木家所在的纪伊国、长岛寺所在的伊势、越前的朝仓家。“本愿寺的影响力我想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我真的强行消灭铃木家,本愿寺定然会出手,毕竟铃木家的铁炮队,对于本愿寺来说可是一支相当重要力量。”

    织田义信的表情很是严肃,“而且本家一旦和本愿寺交锋,恐怕立刻就会引起连锁反应。朝仓家一直看不惯本家,而且其虽然和本愿寺有世仇,不过在朝仓义景这一代已经和本愿寺议和了。一旦开战,朝仓家定然不会坐视不理。而长岛寺一带号称有10万信徒,这里也是我一直无法渗透进去的地方。”

    织田义信试过很多种办法,比如让该地的平民搬迁,又或者让费洛伊斯过去传教,不过效果非常的差。尤其是费洛伊斯过去的时候,差点被当作邪教徒给杀了。

    最终,织田义信只能无奈的放弃了,毕竟如果还真的激起这群人的反弹,织田义信也很难办的说。

    闻言,织田信长沉声接道,“如果纪伊国、摄津国、长岛三处暴乱,北边朝仓家又举兵进攻,那么武田家肯定会趁机发难。而届时,近畿周边那些势力的态度可就不好说了。”

    “正是如此!”织田义信沉声说道,“而且如今,铃木佐太夫的三个儿子都比较倾向于本家。如果我使用什么过激的手段,反而会将他们逼到本愿寺那一边。”

    “嗯……”织田信长闻言沉思着,良久后才抬头看着织田义信问道,“那你的想法是……”

    “我的想法嘛~”织田义信说着,忽然换成了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笑道,“等就好了,本家如今占据着天下间最繁华的地区,同时又可以通过和明国贸易赚取大量的财富。如此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本家早晚会凌驾所有势力之上!”

    “擦,这还用你说?!”织田信长没好气的瞪了织田义信一眼,“那除了等之外,本家难道就不用做别的了?”

    “那就是你考虑的事情了~”织田义信撇了撇嘴说道,“我在明国那边累得半死,如今只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这种麻烦的事情,你还是找别人吧~”

    “你这个混蛋!”织田信长咬牙切齿的看着织田义信,如果不是打不过他,织田信长真的好想将他按在地上一阵狂揍。

    好半响,织田信长才不爽的看着织田义信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交给你一个简单的任务吧。”

    “不准拒绝,而且这件事情对于你来说,应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看到织田义信准备开口,织田信长连忙说道。

    “啧,说吧,先说啊~我领地那边可是超级忙的。”织田义信提前打起了预防针,他是真的想好好偷偷懒。

    闻言,织田信长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才缓缓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国外进口的硝石都被本家垄断了,本愿寺、纪伊国那些雇佣军等势力依然能够拥有大量铁炮吗?”

    闻言,织田义信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不知道,不过我已经派人去纪伊国、加贺国那边调查了。”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织田信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就好,早点调查出来,如果他们真的能够制造出什么东西来代替硝石,就想办法学过来。毕竟进口才能够拥有的武器,我用起来实在是不放心。”

    “那是自然~”织田义信说着。

    随后两人又扯了一会,织田义信就起身离开了。只是回到伊势的织田义信,虽然很想休息,但显然这段时间他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休息。

    如今伊势国正在全力发展领地,许多事情织田义信就算不愿意,却也不得不亲自过问,比如学院的事情,李华梅忙着开发伊势,那翻译这个任务只能由织田义信亲自来做了。虽然阿松的汉语已经说得不错了,但那些四书五经什么的,就连织田义信自己都是一窍不通,阿松又怎么可能搞得明白?

    又比如大阪城的修建和规划、海军以及各种部队的扩充等等等等……

    “唉,你们说我什么时候才能过上真正舒服的日子呢?”躺在阿市的大腿上,一边享受着多却的按摩,一边欣赏着塞拉新研究出来的舞蹈,织田义信充满感慨的叹息道。

    嗯……这小子真的很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