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六十三章:安土筑城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随着织田义信带回大量的财富被不断的填充到各个缺口,伊势国内开始飞速发展起来,一天一个样或许有些夸张,但整个领内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明显的……嗯,好吧,最明显的就是大阪港了,因为就在港口的最中间,那个大王乌贼的标本被悬挂在上面。任何来到这座港口的人,是绝对无法无视这个东西的说。

    说起来,按照织田义信本来的想法,是准备挂在大阪城天守阁上面的。因为在他看来,这么霸气威武的战利品,肯定是要挂在自家居住的地方,如此一来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到这么一个东西。

    而正好,大阪城的天守阁当初为了贯彻织田义信高、大、全的主张,足足建了50米高,为此织田义信之前还和织田信长扯过好久的皮,才让其答应下来。甚至织田义信都想好了,把大王乌贼的身躯挂在最上面,那些触手则以缠绕的形式把天守阁围起来。

    可惜,织田义信的这个想法刚刚提出来,就遭到了李华梅等家臣的强烈反对。嘛,其实还是有支持者的,比如前田庆次同学,可惜他的意见直接被所有人给无视了。

    更甚者,李华梅、宁宁等女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阿市,好吧,虽然阿市并没有正面反对这件事情,但那委屈的表情以及各种隐晦的暗示都在表明,她们真的不希望看到原本漂亮的天守阁外面,挂着大王乌贼那丑陋巨大的尸体。

    无奈,织田义信只能放弃这个在他看来相当不错的主意。并在好李华梅等人不断商议、争取下,最终将大王乌贼的标本挂在了大阪港的港口上方。结果倒也是皆大欢喜,那些经常出海的人们认为这个东西能够给他们带来运气,甚至丽璐还制作了不少大王乌贼的小饰品,销路异常火爆。

    而在其他地方,重新动工的大阪城,开始建设的新设施,大量人口涌进的荒地……一切的一切,都表示伊势国正在进入到一个高速发展的道路上,准备……

    咳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然钱是投进去了,但许多地方的改变是不可能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就看到成效的。不过当医院的大规模建立以及学院分院建设扩招的消息传出去后,着实让织田领内的平民们沸腾了。

    要知道在以前,知识这种东西可是牢牢被僧侣、公卿这些特权阶级把控着。哪怕是武士,也都是通过僧侣公卿学习到知识后,再一辈辈的传下来。而书籍……嘛,那东西在这个时代,可是绝对属于奢侈品的说。

    当然了,这里所说的奢侈品,指的是那些真正知识性的书籍,其他什么物语之类的故事书并不在此列。只是如果没有正统的文字教学,平民们就算购买了这些书籍,也不可能看得懂这些书籍。

    而那些真正有用的书籍,绝大部分都存放在朝廷、寺院当中。在许多时候,教学或者赠送书籍,甚至可以作为非常昂贵的礼物来送给某些大名。比如昔日山科言继前往尾张时,因为其对他不同于其他大名那般,不但热情而且还给朝廷献上不菲的献金,所以山科言继就教导他们和歌、蹴鞠等文化作为回报。

    正因为如此,织田义信之前提议开设学院时,才会遭到那么多的反对。就算最终在织田信长的力排众议下通过,也是打着武士学院的名头,真正的平民却是少之又少。

    而如今,织田义信认为已经到了扩大学院的好机会了。因为以织田家现在的实力,以及他这些年累计下来的威望,就算有公卿、僧侣或者武士们想要反对,他们也会先考虑一下自己有没有那个胆子和实力。

    再加上织田义信从明国带回来许多的书籍和财富,以及秦葵四人的出现,织田义信相信在这个时候扩大学院和招生范围,绝对不会引起太多的阻拦。理由也很简单,势力、财力以及人才,都掌控在织田义信的手上,其他又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呢?

    当然了,织田义信还是很聪明的选择了分班,这种做法不但能够节省宝贵的教师资源,也能够让其他阶层的人彻底闭嘴。毕竟只有在精英班,才能够学到真正有用的东西。

    而就在这个时候,织田信长也召集所有家臣在岐阜城召开了时隔已久的评定。

    内容和织田义信的差不多,扩军、加大对领地的建设,以及开荒和修路。不过和织田义信那几乎是盲目的砸钱一同发展的情况比起来,织田信长的各种措施无疑显得更加具有针对性和目标性。

    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织田义信从明国带回来的物资中,绝大部分可都进了织田义信的口袋,谁让这小子运气好找到了宝藏呢?当然更加关键的,还是织田家的领地太大了,就算把织田义信那一份也都砸进去,从整个领地上看,也只是浮起一个较大的水花而已。

    而当评定中所有军事内政方面的事情讨论结束后,织田信长看着诸人沉声说道,“诸位,我准备将近江琵琶湖附近建造新的居城,而这个名字……”织田信长说着,正打算装一回,就听到下面传来了织田义信那猥琐的声音。

    “不就是安土城吗?早就知道了……”

    “就你小子话多!”织田信长狠狠的瞪了一眼织田义信,显然对于这小子竟然直接把名字说出来这件事情很不爽。

    “切,安土月报、安土宝钞、安土学院、安土医学院……这名字还有什么悬念可言吗?”织田义信撇着嘴嘀咕着,不过在看到织田信长那恶狠狠的眼神后,还是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见状,织田信长这才干咳两声,有些无奈的说道,“正如宝钞、月报的名字一样,安土,既是平安乐土!我希望通过这座城堡的建立,让天下人都知道,和平将由本家为世人带来!”

    “是!”诸家臣闻言连忙高声应道,神色中满是兴奋之情。和平?他虽然有所期待,但也不怎么在意。他们真正在意的,是在和平之前,那一系列的战争!

    一将功成万骨枯,身为武士,如果没有战争的话,他们又拿什么来换取功勋呢?治理领地?好吧,如果那样的话,评定间百分之五十的人只能回家种田了。

    看到众人的神情,织田信长满意的点了点头,因为他看到了麾下家臣们的进取心。虽然如今织田家已经拿下了近畿,而且对近畿的统治也日渐牢固,但他可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家臣们因此而产生什么懈怠的想法。

    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远的不说,三好家毫无疑问就是其中的代表,不过才拿下近畿而已,就开始各种的内斗。

    不过这显然是织田信长想太多了,毕竟如今的织田家,可是有着织田义信这位功劳收集狂的说,有他站在织田信长的边上,其他人恐怕刚生出懈怠之心,就瞬间会被抛到九霄云外。毕竟和织田义信这些年建立的功劳比起来,所有人如今的那些功勋,几乎是惨不忍睹的说。

    “那么,你们谁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安土城建在琵琶湖一带吗?”织田信长看着诸人笑道,随后又转头看向织田义信,“义信,你来说~”他的语气充满了期待,不过当然不是期待织田义信回答出来了,而是期待织田义信回答不出来好出糗。

    可惜,他还是失望了,虽然织田义信不明白一个势力都城的选择都要具备那些要素,不过前世玩太阁的时候,安土筑城的剧情他打了几乎快100遍了。

    “琵琶湖一带邻近京都,在那里筑城,前往京都非常方便,如果将其建在山顶,那么甚至在安土城就可以监视京都的一举一动。而且近江国属于东海、东山、北陆三道上洛的必经要道,在这里建造一座坚固的城砦,也可以作为以防万一的准备。”织田义信侃侃而谈着。

    “而且近江邻近京都、奈良、伊势三国,文化、商业等都很容易发展。最后……近江国从地图上来看,算是日本的中心一带吧~居城嘛~建在版图的中间怎么也好看点~”织田义信说到最后,不怀好意的看着织田信长笑道。

    而这幅笑容织田信长自然不会没看懂,“小样,怎么样?失望了吧?!”可惜,织田信长虽然想要否认,但织田义信说得还真没错。

    当然了,在历史上织田信长选在琵琶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训练水军以对付毛利家。不过如今有了织田义信在,织田信长根本就懒得理会水军的问题。

    “哼!算你小子没有白长这么大的岁数!”织田信长不爽的哼哧着,随后看向织田义信的身旁,“胜家、长秀,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两个了!我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安土城建造成整个日本最宏伟最坚固的城砦!”

    只是话刚说完,丹羽长秀和柴田胜家就露出了一副古怪的神情,“主公,虽然您的这个要求很正确,但……”丹羽长秀有些无奈的看着不远处的织田义信。嘛,虽然丹羽长秀什么都没说,但他的眼神已经告诉所有人了。

    而当事人织田义信呢?自然也很清楚,“兄长大人,这可不赖臣弟啊,当初建造大阪的时候……”织田义信连忙准备辩解。他如此焦急自然不是因为不想背上安土城难以成为日本最宏伟最坚固的城砦这个大锅,他只是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让织田信长有理由让他把大阪城的规划缩小。

    好吧,当初织田信长对于织田义信想要建设中日合并的城砦并没有在意,但如今在粗具规模之后,他的心里可就不是那么舒服了。毕竟和大阪城比起来,如今的岐阜城简直就是乡下的城砦嘛。而这也是织田信长为什么这么早就想要搞新居城的最大原因。身为主公,怎么能住在比自己家臣丑陋的居城呢?尤其这个家臣还是织田义信这个混蛋。

    “兄长大人啊~你想想,大阪城虽然看起来大,但那是因为将城下町、港口什么都包含进去了。臣弟的天守阁,可既不宏伟也不坚固的说,而且一点艺术气息都没有。”织田义信焦急的说道。

    说到最后,织田义信忽然发现了救命稻草,更加飞快的说了起来,“对!兄长大人您完全可以动员京都、奈良那些艺术大师们帮忙装饰安土城嘛~而且你只要将其建在山上,外面弄一圈圈的围墙,看起来不就很大了吗?”

    看到织田义信如此焦急的辩解着,织田信长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而其他家臣见状,也终于憋不住狂笑着。没办法,他们实在是受不了明明是受人尊崇的修罗织田义信,却如同市侩的商人一般在这边扯淡的模样。

    见状,织田义信反应再慢也知道自己被耍了,可想要报复,他又找不到什么点子,难不成加盖大阪城?好吧,织田信长会如何反应不清楚,但柴田胜家和丹羽长秀绝对会来找他的麻烦。

    良久之后,织田信长这才干咳了两声说道,“就这么办吧~长秀,胜家,我可是很期待你们的表现哦~”

    “是!”丹羽长秀和柴田胜家这才恭声应道。

    “那么诸位!”织田信长站起身来看着诸人大声说道,“这段时间,就按照刚才的讨论,努力发展领地!一年!一年之后,我希望本家将以无可抗衡的姿态,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