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六十章:分赃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大阪城的仓库中,兴奋的织田信长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捧着生丝不断抚摸着,或者拿起一个瓷器看了又看。那摸样,简直就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

    一旁,织田义信自然是不断的嘲笑着,完全不记得他当初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那嘴巴一天都没有合过的穷酸相。不过对于织田义信的嘲讽,织田信长是完全没有理会,或许此时他的眼中脑中心中,就只有眼前这不晓得到底有多少的惊人财富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织田信长忽然转身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这些物资真的是那些财物换来了?”

    兴奋的情绪逐渐平息后,织田信长很轻易的就发现了一个很难忽视的问题,那就是相对于织田义信带去的那黄金5万两,白银50万两,这里的东西似乎多太多了。

    虽然织田义信只和织田信长说过明国金银铜钱的兑换比例,但对于金钱极度敏感的织田信长,很轻松就能算出来这些东西的价值绝对不是织田义信带去的那些钱能够换来的。

    别的不说,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是那点钱财能够搞来的话,等下织田信长就把领地内所有值钱的玩意全部兑换成金银,来回几趟,就能够赚到足够织田家打几十年仗的物资了。

    闻言,织田义信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相当欠揍的表情,他就是在等织田信长这句话呢!“嘿嘿,想知道吗?求我啊~如果你诚心诚意的求我,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哎哟!”织田义信还没有得瑟完,脑袋就遭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伤害。

    捂着脑袋苦着脸看过去,却发现织田信长不晓得从哪里掏出来了一把折扇,正一脸不善的瞪着自己呢。那样子,显然织田义信再敢说这些废话的话,那织田信长是绝对不会建议让这小子尝尝自己苦练多年的爆头绝技的。

    见状,织田义信只得无奈的将南澳宝藏以及戚继光、张居正等人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小子真是……”织田信长听完之后,看着织田义信无奈的直摇头,眼神中充满着羡慕嫉妒。没办法,随便跑出去溜一圈,竟然就弄了10万两的黄金还有许多的奇珍异宝,这种运气,织田信长还能说啥呢?

    看到织田信长的模样,虽然织田义信没有得瑟过,但织田信长的这幅表情还是给了织田义信无限的满足感。“怎么样?羡慕吧?嫉妒吧?嘿嘿~这就是我的运气!知道一个人最强大的能力是什么吗?就是运气!好运无敌!”织田义信得意的大笑道。

    只是看到织田义信如此模样,织田信长忽然说了一句话,直接让织田义信噤声了,“不对!这是因为本家的武运昌隆!所以你才能得到那意外之财!而且也是因为本家的强大,才会让岛津家帮你抓住吴平。所以……”织田信长指着那些东西大声说道,“这些东西最少要分我一半!”

    “不可能!”织田义信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一蹦三丈高,气急败坏的看着织田信长大声争辩道,“那宝藏是我发现的!这些东西理应都是我的……”

    织田义信不断说着各种理由,好半响,他才看到织田义信那坏笑的表情,顿时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就不能让我得意一下?非得这么泼我冷水?”

    “哼哼,你小子,如果没有我天天这么泼你冷水,天晓得你会得意成什么样?”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

    好吧,织田信长说要分一半自然是说笑的。虽然织田义信是他的家臣,又是他的兄弟,同时如果织田信长真的开口要的话,织田义信也不会不给。但对于织田信长来说,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那财宝是你自己发现的,如果不是你提前布置的话,怎么可能得到这个宝藏呢?更何况我身为主君,所有的收入都必须按照领地内的法度行事,不然的话岂不是乱了套?我麾下的诸多家臣们又如何安心?”织田信长如此义正言辞的说道。

    只是织田义信的感动还没有持续半秒钟,就看到织田信长那原本严肃的表情瞬间变得猥琐欠打起来,“不过虽然我作为英明神武的主君,不能主动管你要,但如果你这位忠心耿耿的家臣,同时又是我的妹婿主动贡献出来的话,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你的一片心意不是?”

    “……”沉默,织田义信无语的看着织田信长,在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绝大部分的时候,都无法占到织田信长便宜了,因为这个人真的比自己还要无耻。而且自己甚至连他的车尾灯都看不到。

    随后,在丽璐的帮助下,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正式开始了分赃大业。这个时候,两人哪里还是君臣或者兄弟?那简直就是再抠门不过的商人了。怎么说呢?那绝对是一个铜钱都要算清楚的主,看得一旁的丽璐真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行了啊,你就出了那么一点钱,给你的已经够多了!”织田义信警惕的看着织田信长,双手平伸护在物资的身前,仿佛护犊子一般的看着织田信长。

    “我说你小子,亏我平时对你那么好,难道你的忠心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吗?”织田信长见状,鼻子差点没气歪。因为除了织田信长应得的那一份之外,以赠送名义被织田信长拿走的物资,顶多只值一万两白银。

    闻言,织田义信撇了撇嘴,又在物资的记录簿上勾了两笔,“这样总行了吧?”

    随后,看到织田信长又想开口,织田义信连忙岔开了话题,“对了,那明国皇帝赏赐了不少好东西,那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就都给你了~有你最喜欢的茶器哦~”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织田信长顿时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混蛋!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说?!”说着,他又露出了狐疑的表情,“难道我不这么一直逼你,你就准备私吞了吗?”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讪笑道,“哈哈~怎么可能呢?我只是准备再最后再拿出来嘛~”说着,织田义信就迫不及待的拉着织田信长往外走。

    “诶诶,你小子就打算这么把我打发了?”织田信长不断喊着,可惜他的力量哪有织田义信大?直接就被织田义信给拉出了仓库。

    “砰!”的一声,仓库大门关上了,而在这时,织田义信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他的财富算是保住了。

    “哼!哼哼!义信啊,看不出来啊,你小子比我还要财迷!”一旁的织田信长不断哼哧着,显然对于没从织田义信的手中抠出更多的好处很是不爽。

    “那些奇珍异宝还要不?!”织田义信郁闷的白了织田信长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他实在看不爽织田信长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如果织田信长真的想要,织田义信能把他拉出来?无非就是让膈应织田义信一下而已。

    “哼!如果那些东西不能让我满意的话,你自己看着办!”织田信长看到织田义信识破了自己的想法,冷哼了一声,随即就向大阪城天守阁走去。

    良久之后……

    “不愧是明国皇帝给的宝物,果然都是稀世之宝啊……”织田信长手拿着一个茶器不断翻看着,那爱不释手的模样,自然让织田义信好一阵鄙视。

    可惜这一次织田义信的鄙视,只换来织田信长双倍的奉还,“你小子不懂艺术就别说话,这宝物在我们懂艺术人的手里,那可是千金不换的!”

    “啧,那万金呢?”织田义信闻言嘟囔着,再看到织田信长那恶狠狠的眼神后,总算是闭上了嘴巴。好吧,他还是搞不懂这些所谓的宝物到底好在哪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织田信长才一脸不舍的将手中的茶器放下,又转头看起其他事物来。除了穆宗皇帝赏赐的东西外,还有织田义信给浓姬买的一些礼物。对此,织田信长自然又是一阵笑骂,“你小子,我的礼物呢?”好吧,两根中指算吗?

    许久之后,织田义信这才拿出明国皇帝赏赐的两个印绶递给了织田信长,“这两个,就是日本国王的金印以及民间对明贸易许可证的印绶。”

    随手把玩了两下,织田信长又将那两个印绶丢还给了织田义信,“贸易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那东西你比我熟悉。至于那什么日本国王的金印?呵呵~自己拿着玩吧~”

    好吧,这件事情正亲町天皇压根就不知道,自然金印不可能交给他了。而织田信长本人,嘛,留着这玩意似乎也不怎么好,所以最好的选择,自然是由背锅侠织田义信保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