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五十七章:返航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宁波府,回来后的织田义信再次包下整座宜春楼,宴请随行而来的前往日本宣旨的李公公,宁波知府孙宏轼,浙江都督同知戚继光、还没有返回京师的浙江巡按庞尚鹏,以及宁波府上上下下所有的官员。

    结束后,织田义信拉着戚继光笑道,“此行可是多亏的兄长你了,如果没有您帮忙引荐张大哥,此行也没有那么容易成功。”

    “哈哈~兄弟你言重了,此行能够成功,靠的是你的诚心和能力,就算没有愚兄的介绍,以你的手腕,依然还是能和张大人结识的。”戚继光闻言笑道。

    说起来,戚继光是真的相当佩服织田义信的说,最少把织田义信换成是戚继光,他就不晓得怎么和张居正成为兄弟。嗯……其实和当时戚继光的遭遇一样,都是被逼的呗。

    “呵呵,一码归一码,没有大哥你的帮助,此行肯定不会有这么顺利。”织田义信说着,随手拿起一旁的一个盒子递给了戚继光,“大哥,这里是1000两白银,大哥可不要拒绝哦~兄弟我临行前可是从张大哥那边得到了消息,用不了多久戚大哥就要被调去蓟州了。想必到那个时候,可少不了用钱的地方。虽然这点钱不多,但应该还是能够派上用场的。”

    闻言,戚继光的表情变了数变,随后向织田义信拱了拱手道谢道,“如此,那愚兄就不客气了!”

    “哈哈~大哥你如果和兄弟我客气的话,可别兄弟我翻脸啊~”织田义信大笑道。

    戚继光离去后,织田义信又招来了丽璐两女,询问了一下商馆的建立以及货物收购的情况。

    “主公,商馆现已经开始营业,另外粮食换算成本国的石数大概有60万石,其他生丝、瓷器、茶叶等物品也已经收购完毕。”丽璐恭声说道。

    “雇佣的掌柜是之前宁波的一名落魄商人,为人老实稳重,还有原来阿歌特商会带来的伙计帮忙。”李华梅附和道。

    闻言,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那铜钱呢?”织田义信随口问道。虽然通过丽璐的计算,换铜钱并没有换取其他的物资利润来得大,不过织田义信还是让丽璐换了20万贯。

    没办法,便宜啊,20万贯才2万两白银,不换的话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啊。

    “那么,大家准备一下吧,过些时日就准备启程。”织田义信吩咐道。

    随后在7月初,织田义信的旗舰并李公公的三艘大船,满载着奇珍异宝绫罗绸缎以及值钱的玩意正式,经琉球前往日本。而丽璐等人则在隔一天后,率领剩余的船只离开了宁波。7月中旬,织田义信的船队终于抵达了大阪港。

    “李公公这边请,下官这就去安排宣旨的事情。”织田义信对李公公恭敬的说道。

    “呵呵,织田大人千万不要客气,您乃是日本国的第一重臣,咱家不过只是司礼监的小人物。”李公公客气道。

    两人客气了一番,织田义信就安排李公公等人在大阪城的一处宅邸内住下,随后又吩咐了一番李华梅等人,就骑着黑丸飞速前往岐阜城。

    岐阜城内。

    “你说义信那小子怎么去这么久?不会是被明国的女人给迷住了,不舍得回来了吧?”织田信长躺在浓姬的大腿上不爽的嘟囔着。

    自从织田义信前往明国后,织田信长不知道为何,那是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用浓姬的话来说,就好像一个深闺怨妇一般,那是好一阵嘲笑。可偏偏,织田信长还找不到什么理由来回击,因为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了。

    这些日子来,织田信长那是没事就去大阪港转一转,就是希望第一时间得到织田义信的消息。可偏偏,除了织田义信抵达琉球时传来了他一个不小心宰了琉球国王,最终将其变为傀儡政权之外,织田义信就再也没有任何音讯传回来了。

    嗯?织田义信被封在伊势也没见到织田信长如此思念啊。嘛,人在伊势和人在明国能一样吗?在伊势,那是想见就能见得到的说。

    “吉法师,你这话实在让我好嫉妒呢~”浓姬打趣的说道。好吧,她这话倒也不全是打趣,因为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之间的感情,浓姬实在是有些不明白。

    要说玩伴,织田信长和前田利家他们也同样是从小一起玩起来的。可如今呢?双方虽然情谊尚在,但基本是彻底的隐藏在心底。

    可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就完全不同了,几乎在所有非正式的场合,都可以看到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互相打闹的情况,这种情况,可完全不符合君臣之礼的说。

    为此,浓姬甚至怀疑过织田义信是不是和织田信长有什么肉体上的关系,毕竟织田义信的相貌如果打扮一下,那几乎就是一名绝世美女。可惜,直到现在浓姬也没能找到证据。

    嗯?织田义信身边那么多的女人还不能证明他是直男吗?嗯……这个世界有一种人是男女通吃的说。

    就在这时,忽然从天守阁外面传来一声大喝,“我织田义信回来啦!”

    “是霸王丸?!”浓姬惊疑的看向织田信长,却发现本来躺在自己大腿上的织田信长早已经没了踪影。

    “混蛋!真不知道我离开一个多月吉法师会不会如此想念我。”浓姬低声不满的嘀咕着,不过很可惜,她显然没有这种机会的说。

    不过虽然嘴上不断抱怨着,但浓姬还是飞快的往外走去。虽然嘴上不说,但浓姬对于织田义信那也是相当的想念。好吧,看来织田义信倒是真的男女通杀啊。

    当织田信长刚走出天守阁,就看到一道黑影由远及近,转瞬间就来到了织田信长的面前。

    “嘶!”织田义信腿一夹,黑丸瞬间就停在了织田信长身前一米处。啧啧,这制动,简直无敌了。

    “兄长!”织田义信跳下马一边大喊着一边向织田信长走了过来。

    “义信!”织田信长同样激动的迎了上去。

    “啪!”的一声,两个大男人激动的拥抱在了一起,而这一幕,正好被刚走出来的浓姬看了个正着。“你们这两个混蛋!终于被我抓住了吧?!”浓姬咬牙切齿的看着两人怒吼着。

    “阿浓,你误会了!”两个大男人闻言,如同触电一般的跳了开来,随后焦急的看着浓姬试图辩解。可说完,他们又不爽的看着对方骂道,“别学我说话!”

    “……”一瞬间,场面忽然变得沉默起来,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对视良久,忽然仰天大笑起来,而一旁,浓姬一脸温柔的看着两个男人,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回来就好!”织田信长拍着织田义信的肩膀大声说道。

    “呵呵,不问问我此行的收获?”织田义信一脸得意的看着织田信长,那表情怎么说呢?就差写上几个大字,“快来问我!”

    只是织田信长可能让织田义信如愿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织田信长可是最见不得织田义信得意的人了。所以他直接转移了话题,“一路回来累了吧?走!陪我去喝一杯!”

    闻言,织田义信虽然被卡了一下,但还是忍了下来,毕竟等到了喝酒时,怎么也不可能扯不到这个话题吧?

    可偏偏,织田信长就有这个控场的实力,一个时辰,愣是全程在聊织田义信离去后织田家的情况,明明屁事没有全程种田的时间段,愣是被他扯出了无数的阴谋诡计明争暗斗,听得织田义信一愣一愣的。

    好不容易,织田信长终于扯完了领地上的那点屁事,又开始抱怨起来,先是说织田义信离开这么就也不给他传个信,随后又从浓姬开始,一路扯到了阿市、前田利家、松平家康等人,几乎所有和织田义信所有联系的人,都异常统一的抱怨着织田义信,仿佛织田义信完全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一般。

    “为啥这些话都能被你听到呢?”织田义信心中腹诽着,也算是看出织田信长就是想让他得意不起来。“哼哼!你不问,那最好都不问!看谁最后急!”织田义信心中不爽的想着。

    于是,织田义信在织田信长终于没话可说的时候,也开始扯起了明国的事情,风土人情啊,美食美女啊,各种繁荣昌盛的画面啊。总之一句话,贸易的事情那是提也不提。

    见状,织田信长又如何不明白织田义信的打算呢?两个男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好像没长大的小孩子一般,比试着彼此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