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五十四章:进宫面圣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会同馆中,唐英死死的看着织田义信,仿佛要将眼前这个人看穿一般。她并不明白织田义信的话,但她却明白,自己并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死并不可怕,很多时候人在面对生死选择的时候都可以做到无惧生死。

    但是,如果你的选择只有生不如死以及苟且偷生这两个选项呢?或许绝大部分的人就会开始纠结、犹豫、彷徨……那如果这两个选项所产生的结果只会对你一个人有影响呢?无关什么国家利益民族大义,无论选择哪一个倒霉的都只会是你自己。那么可以想象,这个选项并不是太难选择。

    不得不说,织田义信玩的这一手很漂亮,如果他只是用酷刑来让唐英屈服,那么或许根本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但如今……

    在织田义信的雪茄即将抽完的时候,唐英做出了选择,“我选前者。”唐英低声说道。

    闻言,织田义信缓缓站起身来走到了唐英的面前蹲下,一手轻佻的挑起唐英的下巴,用一种古怪又带着一丝诡异的眼神看着她,语气舒缓的说道,“那么,从今天起,你就是莫愁了,而不是那什么唐英。你的身份,只是我买来的小女奴,而不是那唐赛儿的后人。你以后的人生,只是为了满足我的一切需要而存在,而不是为你的父母祖辈复仇。”

    “从今天起,奴就不再是唐英,只是主人的女奴。唐英的一切都和奴无关,以后的奴只为满足主人的一切需要而存在。”唐英看着织田义信,随着他的话低喃着,语气中带着不甘、迷茫、羞愤、怨恨,还有一丝如负释重一般的解脱。

    好吧,织田义信很不地道的使用了忍术中的催眠术,当然了,织田义信更加喜欢称唿为幻术。这个幻术其实很坑爹,不但前决条件各种麻烦,而且对于内心坚定的人屁用都没有。所以织田义信只是在学习式神的时候顺道学习了一下而已,因为这是学习式神的先决条件。

    不过如今,效果似乎很不错,最少看莫愁的表情,织田义信知道幻术成功了。当然了,这东西并没有办法像火影忍者里面的那么夸张和实用,顶多只是加强一下莫愁心中的潜意识而已。好吧,说白了就和前世的那些催眠术没什么两样,嗯,或许效果会更好一些。

    听到莫愁的话,织田义信满意的笑了笑,随后低下头,肆意的品尝着莫愁的芳唇和香舌。而对此,莫愁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就任由织田义信施为了。

    唇分,织田义信看着莫愁怪笑道,“那么,接下来,我会让千代女好好的惩罚你,顺便教你一名优秀的女奴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哦~”

    “是……奴愿意接受一切惩罚,并会努力学习如何做好一名优秀的女奴……”莫愁喃喃低语着,眼神依然迷茫。却也不知道是因为抛弃了自己的过往才变得如此,还是因为织田义信刚才的幻术导致,又或者,只不过是她的演技?

    不过对此织田义信并不在意,因为他相信,只要经过调教,那么无论以前如何,以后莫愁都只会是她优秀的女奴而已。对于望月千代女的手段,织田义信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那么千代女,她就交给你了~”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请主公放心。”望月千代女给了织田义信一个妩媚的笑容。

    与此同时,张居正已经搞定了徐奇。说词正是织田义信之前的那一套说词,一个想要逃跑的女奴。虽然徐奇疑惑为什么一个从青楼赎出来的妓女会拥有如此高强的武艺,但他能混到会同馆侍卫长这个位置,自然不是愚笨之人,该说什么、做什么,他可是非常清楚的。

    不过离开会同馆,张居正却没有直接返回自己的府邸,而是跑去了东厂找他的一位好友,同时也是掌管东厂的大太监冯保。

    “冯公公,那日本使者异常宠爱那莫愁姑娘,所以就拜托我帮其查一下她还有没有什么亲戚在世。”张居正一脸无奈的说道,同时摸出了一个小袋子递了过去,“我实在是推脱不过,可我也不知道如何查起,就只能拜托冯公公您了。”

    “呵呵,那日本使者倒是个多情人呢~”冯保掂量了一下钱袋后笑道。“不过很遗憾,那莫愁姑娘并没有什么亲人在世。根据调查,她的父母早年间加入了倭寇,在她6岁时被杀,随后她就被其父的一个兄弟抚养。不过那人却因为赌博欠债,在她8岁时将她卖入了宜春楼。不久后那人再次欠债而被砍死,那人的妻儿也被赌场的人抓走了。”

    好吧,一个日本使团中却有一个本朝女子,东厂的人又怎么可能不仔细调查一番呢?而对于这个调查,虽然张居正心中有所怀疑,但想了想也没有想到什么破绽,最少如果张居正来设计的话,绝对不会让人调查出父母曾经加入倭寇。

    随后的日子里,织田义信一边跟着张居正继续学习各种礼法,一边欣赏着望月千代女对莫愁的调教。“莫愁莫愁,莫要忧愁,以后就安心做我的女奴吧~”织田义信轻抚着她的俏脸缓缓说道。

    “是……”

    不日,终于到了进宫面见穆宗皇帝的日子了。“啧啧,不知道为啥,突然觉得有些紧张呢~”织田义信一边跟着张居正派来的礼部官员走着,一边心中暗想着。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两辈子加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皇帝呢,嗯?之前那日本天皇?啧,那能一样吗?

    到了皇宫外,一名太监打扮的人把织田义信接入了皇宫。没办法,够资格入宫的礼部官员,早就已经在朝上候着呢。而这位既然在这,自然就是没有资格入宫的人了。

    入了皇宫,织田义信虽然牢记张居正的叮嘱,没有像个乡巴佬一样四处乱瞧,不过眼睛还是忍不住滴熘熘的四处打转着。没办法,虽然前世也去过故宫,但那毕竟只是单纯的旅游景点而已。而如今这里,可是真正的明朝皇宫!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在一个宫殿之前停了下来。“节下请稍后,等待圣上通传。”

    “有劳公公了。”织田义信恭声说道。

    点了点头,那太监就快步离开了。这下,织田义信终于忍不住四下看来看。抬头看去,宫殿上挂着一块大匾,上写三个大字,中极殿。

    不过以织田义信的学问,自然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因为在他的记忆里,皇帝上朝的地方应该叫做金銮殿才对。唉,无知就是这么可怕。

    四下瞧了瞧,持戟带甲的卫兵一排排的分散在宫殿外,也不知道是因为织田义信来了,还是平时就这个样子。不过对此,织田义信是一点都不关心,他只想知道自己啥时候能够去见皇帝。

    好吧,这小子这么快就失去耐心了,刚开始那新鲜劲呢?无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名太监走了出来,站在台阶最上面尖声喊道,“传,日本国使者入殿面圣!”

    “这孙子在和谁说话呢?”织田义信无语的看着上面的太监心中碎碎念着,因为自己明明站在下面,可这孙子却抬着脑袋喊着,也不知道是在看着哪里。

    不过织田义信也没时间去腹诽了,按照张居正的教导,带着死神众就上了台阶来到了殿前,然后独自一人就入了宫殿之内。

    正前方,一名30岁左右的皇帝正坐在龙椅之上,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这边。两边,文武百官分列两侧注视着自己。眼神中,有不屑、有好奇、有敌视、有思索、也有……闭着眼睛不知道在干嘛的。

    “日本国使者,暨明太政大臣、暨明管领、织田家第一重臣织田义信,见过明国皇帝陛下……”织田义信高声说道,随后,就按照张居正所言叩拜起来。好吧,这礼节虽然和日本的有些不同,不过却也差不了太多,只不过更加繁琐而已。所以织田义信这番做下来,却也没出什么差错。

    “呵呵~节下远来辛苦,看座~”穆宗皇帝轻笑着说道。

    “谢明国皇帝陛下!”织田义信恭声说道,随后就坐了下来。

    “节下从日本来到本朝,不知有何要事啊?”穆宗皇帝笑眯眯的问道,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你还不知道?”织田义信无语的想着,不过显然,今天就是一个过场,所以该说的还是得再说一遍。

    “本国天皇陛下派外臣带礼物前来,希望能够得到贵国的册封,同时允许本国向贵国进贡。”织田义信高声说道。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