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五十三章:莫愁还是唐英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bsp;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会同馆中,张居正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织田义信,“贤弟,你难道不知道她的身份吗?!她可是白莲教领唐赛儿的后人,本朝通缉的重犯!如果你饶了她,本朝……”张居正以为织田义信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连忙为织田义信解释起来。

    嘛,白莲教乃是一个民间宗教团体,不过昔日唐赛儿起义后,白莲教就被明朝朝廷给禁止了。同时,明朝朝廷派人追查唐赛儿的后人,同时打压起白莲教来。

    “那现在还有白莲教吗?”织田义信听完之后问道。

    “这……明面上自然没有,不过民间宗教团体那么多,那些白莲教余孽也不可能傻到还沿用那个名字。”张居正想了想说道。

    “那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唐赛儿这个人?”织田义信再次问道。

    闻言,张居正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虽然没有多少人记得这件事情,但如今人就在这里,为兄又怎能……”

    不等张居正说完,织田义信就打断了他的话,“大哥,话不能这么说嘛~我说我帮莫愁赎身可是花了足足3ooo两银子,这连小嘴都没亲过就要被抓去杀头,那我不是亏大了吗?”

    闻言,别说张居正了,就算是一旁的莫愁也一脸无奈的看着织田义信,显然对于这个能把如此胡话说得义正言辞的人,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说着,织田义信一把搂住张居正笑道,“大哥,不如你就装作没有这件事情如何?届时我带莫愁回日本,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情的。”

    “你这……”张居正目瞪口呆的看着织田义信,看来他到现在都不是很明白织田义信为什么能将如此严重的事情说得这么轻描淡写。要知道这完全就是包庇朝廷要犯的罪名,如果传出去的话,杀头都是轻的。

    “嘿嘿,张大哥莫非不知道怎么掩饰这件事情吗?其实很简单啦,你只要说这莫愁乃是我买来的女奴,想要伺机逃跑就行了~”织田义信轻笑道。

    摇了摇头,张居正无奈的说道,“想要掩饰这件事情很容易,只是为兄实在想不通贤弟为何要包庇她。”说着,张居正在莫愁的脸上扫了一眼后古怪的说道,“难道贤弟真的只是因为她的长相?”

    闻言,织田义信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道,“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吗?美女啊,总是值得让人做出一些违背规矩的事情。”

    “唉,既然如此,为兄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相信以贤弟你的本事,也不会让她逃走。不过为兄还是不得不劝贤弟一句,贤弟乃是人中之龙,万万不可沉迷于女色之中。”张居正叹息道。

    虽然莫愁是唐赛儿之女,不过对于张居正来说,这种功劳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而已。毕竟唐赛儿以及白莲教起义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百多年,不说,又有谁还记得呢?

    “哈哈~多谢大哥关心,小弟谨记于心!”织田义信闻言大笑道,随后转头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莫愁笑道,“那么大美人,现在你该如何感谢我呢?”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莫愁沉默了片刻后,幽幽的说道,“我并没有求大人您替我求情,而且在我准备刺杀张大人时,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如今刺杀失败,只求使者大人能够给我一个痛快。”

    “哈……”听到莫愁的话,一旁的张居正顿时没有忍住,失声笑了起来。“嘿嘿,贤弟啊,看来你刚才和为兄费尽了唇舌,却是白费功夫了,莫愁姑娘并不领情呢~”

    “嘿嘿,怎么会呢?”织田义信面不改色的说道,说着,他忽然伸手在莫愁的脑门上轻轻一弹,随即看着一脸懵然的莫愁笑道,“好了,为了给父亲报仇准备刺杀张大人的莫愁已经被我杀了,如今被我捆在这里,却是我花了3ooo两银子买来的小女奴,因为不听话想要逃跑,所以被我绑在这里教训着。”

    “……”此话一出,房间内顿时陷入了安静,半响之后,张居正才有些无奈的看着织田义信道,“贤弟,你这样有意思吗?”

    “嘿嘿,当然有意思了~”织田义信怪笑的看着张居正说道,“大哥你连这都不懂的话,未免过的也太无趣了,不如找个时间,小弟我好好教教你这方面的事情?”

    “算了,我对这方面……”张居正刚想说什么,却忽然想到什么,连忙改口说道,“虽然我也好女色,不过却也没有贤弟你这般夸张。”说着,张居正拱了拱手道,“那么,为兄就先去处理其他事情了,至于这女人……唉,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

    “放心吧大哥,在我的手心里,她是翻不了天的。”织田义信毫不避讳莫愁就在这里,还特意捏了捏她的下巴看着她笑道。只是对此,莫愁并没有太多的愤怒,只是静静的看着织田义信,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居正离开后,莫愁看着织田义信幽幽的说道,“使者大人,您身边娇妻美妾无数,又何必为难……”

    话没说完,织田义信就打断了莫愁的话。“嘿嘿,我花了3ooo两银子为你赎身,如今你又给我闯下如此大的祸事,虽然张大人答应不予追究,但后面肯定还得破财消灾。那么,你觉得我是应该杀了你呢?还是应该留着你给我创造一些价值呢?”

    闻言,莫愁沉默着,而织田义信似乎也没有真想得到什么答案,而是再次开口问道,“对了,你的本名叫做什么呢?不可能真叫做莫愁吧?”

    又是一阵沉默,不过最终,莫愁还是在织田义信的注视下屈服了,“唐英。”莫愁低声喃喃说道。

    “原来如此。”织田义信恍然道,随后伸手轻轻抚摸着唐英的俏脸,织田义信看着她轻笑道,“那么,你现在想好了吗?是老老实实的接受惩罚,以后乖乖当我的小女奴呢?还是抵死不从呢?”

    说着,不等唐英开口,织田义信就再次说道,“你可要想好哦~我虽然对待女人很温柔,但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我就只能用药了呢~毕竟,我不喜欢用强。”说着,织田义信耸了耸肩,一脸他也很无奈的模样。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唐英顿时被气乐了,“使者大人,您这样对我而言,又有什么区别呢?不都是要被你侮辱吗?!”

    “当然有区别了~”织田义信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颊,仿佛在逗弄小孩子一般,“前者我依然会给你自由,同时还会让你继续帮我训练女忍。并且,我依然会给你一些俸禄,甚至允许你在日本建立你的家族。”

    “只是,如果你选择后者的话,那么就很遗憾了,你这一生就只能作为一名xing奴活着了~直到我玩腻了,再把你送到地方当ji女,或者送到部队中当军ji。”织田义信笑道。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唐英愣住了,她并不是愤怒也非恐惧,而是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不敢置信的说道,“你……那第一个选择和使者大人之前您和我说得有什么区别?”

    说着,唐英惊疑不定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使者大人难道在戏耍我吗?还是你在可怜我?!”说完,唐英的脸色有些潮红的瞪着织田义信,似乎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导致的。

    不过也难怪她会如此,因为织田义信说得那个第一个选择,似乎真的和之前他和唐英说得并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不是了~第一个呢~是我对我的小女奴莫愁说的,她在今天想要逃跑,自然要接受惩罚了。而第二个,则是对试图刺杀明国大臣张居正,破坏中日友好,以及本家大计的刺客唐英说的,对于这种人,自然是要严肃处理了。我可以给你一点时间想想~不过,不要考验我的耐心哦~”织田义信说着,走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伸手掏出一根雪茄点燃吸了起来。

    看着织田义信的样子,唐英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后,她才幽幽的问道,“能给我一个理由吗?我不相信你真的是因为贪恋美色才会帮我。你也不用否认,如果没有今天这个机会的话,或者你之前稍微强硬一点的话,为了继续留在你身边,我肯定会委身于你。”

    说完,唐英抬头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我见过你身边的女人,容貌不下于我的就有4人,而就算是你带来的那些女性护卫,容貌身材也都是中上之资……”

    闻言,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唐英摇头说道,“女人啊~你永远不要自以为是的去猜测男人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