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五十二章:白莲后人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会同馆,打斗声瞬间引来了馆内的侍卫,“尚书大人!使者大人!”之前带织田义信逛青楼的徐奇飞快的赶了过来,瞄了一眼正在缠斗的三女后,就飞快的跑了进来,直到看见张居正和织田义信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这才放下心来。

    “请两位大人稍带,小人这就将刺客拿下!”徐奇说着,就拔出佩刀准备加入战场,虽然他依然搞不清楚状况,不过怎么想,那莫愁也肯定是刺客。毕竟望月千代女和阿国都是织田义信从日本带来的,而如果她们是刺客,那织田义信还能和张居正像没事人一样的呆在那边?

    “呵呵,徐侍卫不用出手,这里就交给我的人就好了。另外,还希望徐侍卫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织田义信轻笑道。

    “这……”徐奇闻言,古怪的看了织田义信一眼,随后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张居正,毕竟他才是这里的主事人。

    “按照使者大人说得做!”张居正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同时是脸色非常的难看,显然刚才那一幕,到现在他还在后怕。

    闻言,徐奇又看了看还在缠斗的三女,犹豫了一下后,应了一声就告退了,顺便带走了其他赶来的侍卫。至于他怎么和那些侍卫解释,就不是织田义信两人需要操心的了。

    “让大哥受惊了~”织田义信看到张居正那难看的脸色,轻笑着安慰道,“先喝杯酒压压惊~”

    闻言,张居正也不多言,抓起酒杯就一饮而尽。喝完,张居正看着织田义信道,“贤弟,你身手如此了得,不如先将那刺客抓住,可别让她逃跑或者自杀了。”

    “对哦~”织田义信恍然道,随即就在张居正的注视下直接消失不见,惊疑的看向门口,却现织田义信已经出现在莫愁的身后,手一敲,毫无防备的莫愁就直接晕了过去。

    “带下去绑好,记得检查一下,别让她自杀了。”织田义信吩咐着。

    “是!”望月千代女和阿国齐声应道,随即就带着莫愁下去了。

    坐在位置上,张居正看着织田义信缓缓走了回来,好半响,他才摇头叹道,“想不到贤弟的武艺竟然如此的惊世骇俗,愚兄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你对于一统日本拥有那么大的自信了。”

    “呵呵,大哥谬赞了。”织田义信轻笑道,随后又有些抱歉的看着张居正说道,“大哥,小弟之前没和大哥你先通气,使得大哥受到惊吓,实在是对不住了。”说着,织田义信就将真相和张居正解释了一番。

    闻言,张居正脸色一阵变换,最终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看来贤弟对于自己的武艺实在是太自信了……如果换做是愚兄的话,遇到这种情况绝对有多远躲多远。”

    说着,张居正走到那根银针的旁边蹲了下来,瞅了瞅银针,又看了看那根筷子,顿时再次感叹道,“那莫愁抛出银针的手法非常自然,而且针头还带着剧毒,恐怕就算只是擦到一下,也会要了我的小命。可惜,这根银针却连我身前一米都没到就被贤弟你拦下了。”

    “嘿嘿,如果没有把握的话,小弟也不敢将大哥置于险境啊~”织田义信讪笑道。

    “唉,你这小子。”张居正闻言摇头苦笑着,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生气?他确实很生气,毕竟任谁被拿来当诱饵都肯定会很不爽。但不知道为何,他就是气不起来。或许,是因为织田义信那惊世骇俗的武艺?

    想了想,张居正无奈的说道,“走吧,一起去看看那位莫愁姑娘,我倒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刺杀我!”

    闻言,织田义信自然不会不同意,因为他也非常想知道的说。

    很快,两人就在舞和千手的带领下来到了关押莫愁的地方,而当两女出现的时候,张居正才现自己的身边不远处,竟然还隐藏着两名忍者。这种情况,让他心中不由得有了一丝恐惧,“如果这种人在京师进行刺杀的话……”

    想到此,张居正打定主意回去一定要去询问一下戚继光,看看他到底怎么评价织田义信等人的武艺。

    走入房间,张居正看到被绑起来的莫愁,顿时一脸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贤弟,你这……”

    见状,织田义信虽然脸皮堪比城墙,但还是忍不住老脸一红,讪笑着说道,“这不是为了让她无法自杀嘛……”

    好吧,此时的莫愁背面朝上被吊在了半空中,牙齿套上了一个木质牙套防止其咬舌,四肢反向被捆绑在了一起,身上的绳子更是以一种只能意会的线路捆绑着。怎么说呢?让男人很难不兴奋的一个画面。

    闻言,张居正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他也得承认,这种模样,莫愁想要自杀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时莫愁早就被弄醒了,正脸色复杂的看着织田义信,没等两人问,她就主动问道,“你什么时候现的?我觉得我并没有露出任何破绽才是。”

    莫愁确实非常疑惑,要知道为了能够彻底隐藏自己会武的事实,她可是经过非常残酷的训练的,所以之前织田义信如此戏弄她,她也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可从刚才的情况来看,织田义信早就知道自己懂得武艺了。

    闻言,织田义信轻笑道,“其实说来你未必信,我有一种直觉,能够知道对方的实力大概是什么样子的。”

    好吧,一个相当扯淡的解释,但莫愁却相信了。“天下之大,果然有无数的能人异士,只是可惜,却让我碰上了。”莫愁有些无奈的说道。

    “好了,你的疑惑解开了,那么是否可以为本官解惑呢?”张居正淡淡的说道,似乎并没有什么怒气。不过这也没办法,虽然莫愁是要刺杀他的人,但实际上直到一切都结束了,张居正才反应过来。所以除了刚开始有些后怕外,不久后就已经彻底平复心情了。

    闻言,莫愁冷笑一声,“告诉你也没什么,我的目的很简单,想来聪明如张大人您,应该也多少猜到了一点。不错!我就是希望通过你的死,引起朝廷和日本之间的仇恨甚至是战争!”

    “理由!”张居正闻言脸色严肃的问道。而一旁,织田义信的脸色也同样不好看,因为如果真的如此的话,那事情可就大了。

    “知道唐赛儿这个名字吗?”莫愁看着张居正冷声问道。

    “谁啊?”织田义信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莫愁,随后转头看向张居正,却现张居正却是一脸的震惊。

    “你是她的后人?!”张居正震惊的问道,语气似乎不太相信。

    “不错!”莫愁冷声说道。

    “谁啊?”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

    “唐赛儿,乃是本朝永乐年间的反贼领。”张居正脸色严肃的说道。

    “呃……”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无语了。他还以为是什么传奇故事,结果却没想到是一滩狗血剧。

    后面的剧情,就如织田义信所想的那般狗血,唐赛儿落败后虽然逃离,但最终还是伤重致死。临死前,嘱咐孩子一定要为其复仇。而这条遗嘱,也就这么祖祖辈辈传了下来直到如今。

    而那莫愁的父亲,就是为了复仇,结果联合倭人攻打明朝沿海城镇。嘛,结果被戚继光率兵消灭,其父也死于戚继光之手。

    “原来如此,难怪当初你选择了戚大哥,我还奇怪我哪里比不上他呢!”织田义信恍然道,只是……莫愁和张居正无奈的看着这名破坏气氛的混蛋,真是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出去。

    干咳了两声,张居正重新将气氛拉回到严肃之中,“莫愁姑娘,当初白莲教祸国殃民,你……”张居正正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名女刺客,结果织田义信又不识时务的跳了出来。

    “大哥啊,你没听清楚她刚才的话吗?她的父亲死于戚大哥的手里。说白了,她的父母、祖先其实都只是为先辈们复仇而已,和那白莲教一点关系都没有了。”织田义信没好气的说道。

    “呃……”张居正闻言愣了下,随后更加义正言辞的说道,“那为了这等私仇却勾结外国人,更加是……”

    话没说完,又被织田义信给拦住了,“大哥,别这么说嘛~”

    “你小子什么意思?!”张居正不爽的看着织田义信,几次想开口都被织田义信打断,他心里憋火啊。

    “嘿嘿,小弟只是觉得,如今案也破了,是不是……”织田义信看着张居正怪笑道。

    “你想留着她?!”张居正见状,惊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