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五十一章:酒宴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会同馆中。

    听到张居正的话织田义信楞了一下,但还是很快应道,“自然知道,昔日那成吉思汗横扫欧亚大陆,虽然不过是一个野蛮的文明,但这份武功,古往今来也算得上是第一人了。”

    “就是那个蒙古,如今蒙古的诸多部落由鞑靼族统一了,一直在向本朝要求贡市。而本朝因为某些原因,一直不想答应。”张居正隐晦的说道。土木堡之变和庚戌之变乃是所有明国君臣的耻辱,能不说,他们自然是不想多说。

    闻言,织田义信倒也没有多想,毕竟他也稍微了解过庚戌之变还有土木堡之变的大概,虽然具体的前因经过他都不是很了解,但他却知道后果是明国吃了很大的亏。

    不过严格来说,他真的也不太了解此时的蒙古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情况,毕竟在织田义信的记忆中,那所谓的后金,才是明国最大的敌人。而之前织田义信所言未来出兵帮助明国对抗的北方游牧民族,指的也是后金。好吧,织田义信对于辫子朝实在是相当的无爱。

    “呵呵,他们本来就是一群喂不饱的狼群,就算答应了他们,到最后还不是一样?就好像几百年前的宋国~”织田义信轻笑道。

    “确实如此啊。”张居正闻言叹道。“算了,不说他们了,说说正事吧。”张居正说着,就将面见穆宗皇帝的一些礼仪和织田义信说了一遍。

    嘛,虽然贸易的事情定下来了,但自然不可能只是宣读一下圣旨就算了事了。实际上此次宣读的只不过是准许织田义信入宫面见穆宗皇帝而已,只不过张居正先给织田义信透了个底而已。

    “张大哥,贵国这礼仪真的是……”织田义信有些头晕的说道,他最怕就是这种繁琐的礼仪了,仿佛一个木头人一般被人摆布,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不爽。

    “哈哈~贤弟啊,这些都是规矩,麻烦是麻烦了一些,不过却是减少不了的。毕竟到时候朝中还有文武百官在,就算为了贵国,贤弟也得好好学习这些礼仪啊~”张居正看到织田义信那一脸悲催的表情大笑道。

    好不容易学习完,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见状,织田义信顿时笑道,“大哥,不如就在这里吃顿便饭如何?我前几天招了几名厨子,手艺可是非常不错的~”

    “哦?你把那些人都招募了?”张居正诧异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

    会同馆进了陌生人,身为礼部尚书的张居正怎么可能不知,不过在调查后发现他们只不过是一般的厨子后,就没有再去理会了。因为在他看来,不过只是织田义信想让他带来的那些女人也尝尝美食,所以将那些厨子请了过来而已。

    “哈哈,没办法,我这个人啊,平生就三大爱好,好色、好吃、好财~此次前来,我早就打算找些厨子带回去了。”织田义信大笑着说道。

    闻言,张居正顿时摇头苦笑道,“这世间能把这三大爱好如此大方说出来的,兄弟您可是为兄生平所见第一人啊!”

    “哈哈~事实如此,有什么好隐瞒的?难道大哥您不爱这三样?”织田义信看着张居正戏虐的问道。

    对此,张居正只能摇头以对,他能说啥呢?酒菜上来,两人一边饮酒,一边聊着军国大事,却也是相当的投机。虽然织田义信对于文才什么的一知半解,但军事方面的东西,他却已经能担任张居正的老师了。

    当然了,论起兵法,张居正是一套一套把织田义信听得一愣一愣的,但落到实处,张居正就不是织田义信的对手了。毕竟再怎么说,织田义信是从小打仗打到大的,而张居正从小到大,可没有参加过什么战争的说。

    “对了,贤弟你见过俞大人和戚大人两人吧?你觉得他们谁比较强?”张居正忽然问道。

    闻言织田义信愣了下,随后沉吟道,“应该是难分伯仲,我在南澳和宁波时,俞老哥的部队混得比较熟,确实算的上是天下少有的强军。而戚大哥麾下的部队虽然见得不多,但从那守仁、大成等人身上,却也能猜出一二。不过如果真要说谁比较强~”织田义信说着,忽然坏笑了一下。

    “俞老哥~理由嘛~因为以前两人比武的时候,戚大哥输给了俞老哥。”织田义信大笑道,随即看着一脸诧异看着自己的张居正说道,“张大哥你可不要说是我说的哦~不然戚大哥说不准会来找我麻烦呢~”

    “听贤弟你的语气,似乎和俞大人、戚大人两人很熟悉呢?”张居正有些古怪的问道。

    闻言,织田义信看着张居正轻笑道,“大哥你也不用多想,我和他们不过只是气味相投罢了。武人嘛~有些时候是很单纯的~”

    “呵呵,我自然不会多想,不过这件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和太多人说,不然的话,会有人多想的~”张居正闻言笑道。

    “多谢大哥提醒!”织田义信闻言正色道。

    酒过三巡,织田义信兴起,将莫愁叫了出来给张居正献曲,曲罢,张居正感叹道,“贤弟,这位就是莫愁姑娘吗?啧啧,你的艳福不浅啊。”

    “嘿,大哥你倒是很清楚嘛~”织田义信怪笑道。

    “哈哈~那是自然了,不瞒贤弟,你身边每个人,愚兄可都拜托东厂的朋友们调查过一番呢。虽然你从日本带来的人没办法调查到什么,但这位莫愁姑娘显然不在此列。”张居正笑道。

    随即,不等织田义信开口,忽然坏笑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而且,还包括贤弟你利用阿歌特商会的名义……”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只是给了织田义信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无奈的看着张居正叹道,“竟然被发现了……唉,大哥你可得帮帮忙,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毁了贸易协议啊!”

    看到织田义信的表情,张居正轻笑道,“你小子到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慌乱嘛~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只是猜测而已,东厂的记录也只是戚大人的那番说词。”

    听到张居正的话,织田义信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竟然被耍了……”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不过,在看到张居正确实没有追究之意后,织田义信算是放下了心来,随即连忙让莫愁再次献上几个小曲,顺便又将阿国叫了过来,让张居正欣赏了一回日本的歌舞。

    阿国献了一段舞蹈后就下去了,而织田义信依然不断劝着酒,张居正似乎也心情很好,两人一杯一杯又一杯,已然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到最后,张居正和织田义信两人甚至开始互相吹起了牛。

    忽然,织田义信转头看着还在弹奏小曲助兴的莫愁笑道,“莫愁,你不如也来跳支舞如何?当时春娘说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这舞蹈懂不懂呢?”

    闻言,莫愁娇笑着说道,“奴倒是学过一些,不过和阿国姐姐比起来,却是贻笑大方了~”

    “哈哈~有什么的,你这么一个大美人,怎么跳肯定都好看!”织田义信大笑着,同时转头看向张居正说道,“大哥,你说对吧?”说着,还使了一个眼色。

    见状,张居正虽然不懂得织田义信想要干嘛,但还是笑道,“不错不错~莫愁姑娘如此天仙之姿,怎么跳,那都是仙女下凡,只会让我等凡夫俗子沉迷其中。”

    闻言,莫愁只得放下琵琶走到大厅的中央,看着两人娇笑道,“既然如此,那奴就献丑了。”说着,就直接舞了起来。

    不得不说,就是以织田义信那丝毫没有艺术水平的眼光来看,莫愁的舞也是非常好的,更不用说张居正了。很快,两个男人就沉迷在莫愁的美色……咳咳,美丽的舞姿之中不可自拔。

    就在这时,莫愁顺着舞蹈手一抖,就看到一道细小的银光转瞬即逝,与此同时,莫愁飞快的向门口退去。那身法,异常矫健,哪像是娇弱无力的小女子?

    下一瞬间,一道黑影闪过,随即就听到了啪的一声,就看到一根银针和一只筷子同时落在了之前莫愁所在位置的旁边不远处。而门口,莫愁刚冲出来,忽然两道人影闪过,随即望月千代女和阿国就出现在了莫愁的面前。

    三女之中,望月千代女和阿国都是忍者出身,手持短刀静静的看着莫愁。而那莫愁见此,手一抖,一支三寸左右的钢针就出现在了她的玉手之中。瞬间,三女身形不断闪动,已然交战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