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四十七章:苦恼的张居正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bsp;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烟锁池塘柳,桃燃锦江堤。

    这上联最早见于明朝万历时期陈子升的《中洲草堂遗集》,不过究竟是不是他想出来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句烟锁池塘柳乃是一个千古绝对,哪怕到了21世纪,也没有谁能够想出完美的下联。而这桃燃锦江提,算是一个相对完美的下联,不过出处已经不可考。

    不过织田义信自然是不明白这些,而实际上如果张居正解释,他都不知道这个下联和上联有什么关系。不过织田义信也不会在乎这些,他唯一在乎的,就是这个对子对出来了。

    “哈哈~不愧是张大人,既然对出来了,那我们就去见见那盈盈姑娘吧~”织田义信大笑着,也不管张居正同没同意,直接抓着张居正的手就往外走。

    张居正被抓后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他可不想跟织田义信去见那什么盈盈。要知道他可是当朝大员,堂堂的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在内阁参政的实权大臣。如果逛青楼的事情被现了,天晓得朝中那些看他不顺眼的人,会不会借此机会參他一本。

    虽然他在朝中自认为并没有什么敌人,不过有些大臣他可不管你有没有得罪过他,只要有机会,他们是谁都敢参上一本。所以张居正在进来的时候,那是相当的小心谨慎,生怕被别人现。

    而如今,织田义信竟然还要拉他去那盈盈姑娘的房间?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要知道此时在房门口可是还有许多的文人骚客,保不准那个人把自己认出来的说。

    “6公子!6公子!下官就不便去了~而且等下下官还有要事在身,这就告辞了……”张居正说着就打算离开,只是织田义信又哪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呵呵,张大人说笑了,您刚才的样子可一点都像有要事在身啊~”织田义信看着张居正笑道,随后不等张居正开口,又改口说道,“对哦,你这么出去确实不太好,这样,我让那盈盈姑娘过来见你吧~”

    “这……不太好吧……”张居正闻言顿时有些犹豫了。

    “啧,你小子怎么那么墨迹?就这么定了!你们三个给我把张大人看住了,他如果想溜你们就直接大叫。”织田义信戏虐的说道。

    “这……”三位姑娘闻言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从刚才织田义信和张居正的谈话中,她们已然得知这位张大人就是当朝尚书,好吧,虽然她们不知道是什么尚书,但那也不是她们这些红尘女子能够担待的起的。

    见状,张居正连忙说道,“6公子,本官算是怕了你了,本官就在这里,哪里都不去,这下你安心了吧?”张居正的表情很是无奈,或许是因为搞不懂织田义信为什么一副和他很熟的样子,而且一点都不懂得避嫌。“难道日本国的人都是这样的?”张居正心中暗想着。

    闻言,织田义信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这就对了嘛~我去找盈盈姑娘了~”说着,就直接转身出了雅间。

    一路走过人群,织田义信看着门口那名丫鬟,随口将下联报了出来。一瞬间,刚才还在议论纷纷的文人骚客们顿时安静了下来。他们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看着织田义信,显然无法相信这么一个面生的人,竟然将这个被他们称为绝对的对子给对了上来。

    “公子请稍等。”门口的丫鬟惊诧的看着织田义信说着,就准备去通报给盈盈姑娘。

    “不必了,请这位公子进来吧……”房间内传来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

    不过织田义信自然是不能进去了,张居正还在那边的雅间等着呢。而且就他一个人进去,万一这盈盈姑娘又开始和他吟诗作对怎么办?

    “盈盈姑娘,这个对子却是我的一个朋友做的,不过他到不便于过来,不知道盈盈姑娘能去我那边不?”织田义信笑道。

    “你这人……”门口那小丫鬟闻言顿时来了脾气,要知道盈盈可是整个京师都出名的淸倌儿,一般人想见都见不到。

    “秀儿,不得无礼。”房间内再次传来声音,随后就看到一名女子走了出来。

    不得不说,就算是织田义信这种见惯绝色的人,也必须得承认这名叫做盈盈的姑娘确实是个级大美人,尤其是她身上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气质,更是让男人忍不住升起一丝征服的。

    “劳烦公子带路……”盈盈走出来后淡淡的说道,眼神只在织田义信的脸上扫了两眼,身旁那一脸迷醉的文人骚客们她更是连看都没看。

    “啧,这小骚娘们,竟然还挺傲的。”织田义信心中不爽的想着,他最反感这种女人了。因为在他看来,你既然是出来卖的,甭管卖艺还是卖身,怎么也得笑脸相迎吧?

    不过织田义信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他原本只是想要凑凑对对子的热闹而已。“这种女人,就交给张居正那小子吧~”织田义信如此想着。

    回到房间后,盈盈姑娘和众人闲聊了两句,就一直在说着诗词歌赋等话题,好吧,完全是织田义信插不上嘴的话题。“这小娘们绝对是故意的!”织田义信不爽的想着。

    可再不爽,他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和竹中重治一起喝着闷酒,顺便和身旁的两位美女调笑着。嗯?徐奇呢?自然早就溜了。

    不过不得不说,那盈盈姑娘确实有傲的资本,最少在才学上,张居正可是连夸了好几次的说。嘛,虽然织田义信听不懂这些诗词有啥好不好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织田义信腻味了,“张大人,你和这盈盈姑娘继续聊吧~我们先告辞了~”

    “6公子这就要离开吗?”闻言,张居正诧异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

    “妈的,刚才还有脸说你有要事在身?!”织田义信不爽的看着张居正,口中却说道,“呵呵,我和我这属下都是大老粗,不懂得这些文雅事,一直呆在这里,反而扰了两位的兴致了。”

    说着,织田义信就丢下了一个袋子再次笑道,“就劳烦张大人帮忙结账喽~告辞!”

    织田义信离去后,张居正拿起那袋子扫了一眼里面的东西,心中顿时惊疑不定。好吧,袋子里面自然是百两黄金,毕竟张居正的身份摆在那,银子哪里拿得出手?

    只是织田义信只不过是习惯性的大手大脚,可张居正显然误会了。“他这是什么意思呢?是在暗示我只要事情能够办成,就有更多的好处吗?还是……”张居正有些头痛的想着。

    没一会,张居正站起身来,看着盈盈歉意的说道,“今天看来不能和盈盈姑娘你彻夜长谈了。”

    闻言,盈盈连忙站起来应道,“张大人如有要事,还请随意。不过还望张大人日后还能记得小女子。”好吧,这态度,完全和对其他人是两种模样嘛。或许这就是有才华的好处吧?谁知道呢?反正织田义信是不知道。

    张居正点了点头,随即就小心的离开了迎春楼。他要快些回到自己的家中,好好想想今天织田义信这番举动的意思。啧啧,如果织田义信知道自己随手的举动会让张居正变得如此,不知道会不会很得意呢?

    随后的粮田,织田义信没有再去逛青楼了,因为他忽然觉得古代的青楼似乎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于是,他白天开始穿梭于顺天府各个著名酒楼之中。而这段时间,徐奇充分代替了之前胡守仁的角色,嗯,据他说,胖了好几斤呢。而到了晚上,则继续作为翻译让莫愁教导阿国和望月千代女两女。

    嘛,小日子过得倒也是有滋有味,可那边的张居正就蛋疼了,因为他完全无法理解织田义信如今的行为。“难道他真的就一点都不急?他不是说他是自家的第一重臣吗?怎么会如此悠哉呢?”张居正头痛的想着。

    他没办法不头痛,他之所以晾着织田义信,就是希望织田义信能够主动来找他,如此一来,主动权就彻底掌握在了张居正的手中。有了主动权,张居正自然可以帮助明朝这边拿到更多的好处,更加重要的是,他自己也能因此获得许多好处。毕竟你主动来求,是不是得有所表示?

    而更加要命的是,张居正不可能真的将织田义信一直晾在这边,毕竟京城里的事情,又能瞒皇帝多久呢?要知道明朝可是有东厂的存在。晾几天还说得过去,但时间久了,那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