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四十六章:再逛青楼
    第五百四十六章:再逛青楼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是的,织田义信有跑去逛青楼了,这次则是带着竹中重治。嘛,毕竟此次前来顺天府,织田义信身边的高手只剩下阿国和望月千代女,而带来的东西,显然不可能没人看守。最少那些忍者和死神众,织田义信是肯定不会放心的。

    其实说起来,织田义信本来还想拉上曲直濑道三的,可惜这老头只想研究他从李时珍手中得到的心得,被织田义信劝说烦了,顿时拉着织田义信就开始墨迹起来,“主公,虽然您的身体比寻常人不知道强多少倍,但过于沉迷女色总是有伤身体的……”

    一阵唠叨,顿时将织田义信吓得落荒而逃,而曲直濑道三得意了笑了笑了,继续研究起来。

    “使者大人,这里就是迎春路了。”一名男子有些犹豫的指了指面前一座装修华丽的楼阁说道。他乃是会同馆的侍卫长,名叫徐奇。织田义信要离开会同馆跑去逛青楼,虽然自古以来都没有这种情况发生,但毕竟,人家是外国使臣,张居正又不在此,他小小的一个侍卫长哪里敢拦阻呢?

    无奈,他只得一边命人去通知张居正,一边为织田义信带路,如此一来,也顺便监视了嘛。只是如今到了地方,他就有些尴尬了,走?自然是不行。可留下……他又以什么理由留下呢?

    “呵呵,徐侍卫,相识即是有缘,不如一起进去看看?”织田义信见状笑道,他又如何不知道徐奇的想法?

    闻言,徐奇连忙说道,“使者大人,这不合适吧?小人不过只是一名小小的侍卫……”

    “行了!哪来那么多的废话!”织田义信听到徐奇口不对心的一通废话,顿时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你要走的话,就不怕张大人回来怪罪你?”

    “使者大人?!”闻言,徐奇顿时惊疑不定的看着织田义信,他派人去找张居正的时候,可是背着织田义信的。可看织田义信的样子,似乎他全都知道了?

    “好了好了,我们进去吧~”织田义信也懒得解释,当先往迎春楼走去。而那徐奇想了想,最终还是跟了上去。正如织田义信所言,走了,他如何向张居正交代?而如果织田义信真的闹出点什么幺蛾子,那他的脑袋显然就得搬家了。

    “哟~这不是徐侍卫吗?今天怎么有闲钱来捧场了?”一名花枝招展的半老徐娘扭着小腰走了出来,一般调笑着徐奇,一边小心的打量着织田义信。她就是迎春路的老鸨慧娘。

    说起来,作为京城最大的民营青楼,慧娘根本不必每个客人都亲自出来迎接。就好像在宁波的宜春楼,春娘也只有看到那些达官贵人才会亲自出来迎接一下。

    不过慧娘却非常清楚,在这京城脚下经营这种生意,需要有多么的小心谨慎才行。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进来的某位公子哥打扮的人,是哪家王公大臣的子嗣亲戚。

    虽然宜春楼同样拥有后台背景,但有后台,也不代表谁都能得罪,而且万一得罪了一个不能得罪的,那可就不是被打骂一顿那么简单了。

    闻言,徐奇连忙说道,“大人,这位是慧娘,是这迎春楼的妈妈。”说着,又转头对慧娘说道,“慧娘,这位是……”说到一半,徐奇忽然停住了,转头用询问的眼光看着织田义信。

    好吧,虽然说京师之地,对于日本并没有像沿海地区那般的敌视,但显然,织田义信身为外国使者却跑来逛青楼,怎么想也不可能太过于光明正大吧?

    “呵呵~我乃陆仁贾,什么大人不大人的?慧娘,不知道您这里的淸倌儿有客吗?”织田义信轻笑着问道。

    “这……”慧娘闻言顿时就无语了,陆仁贾?路人甲!用这么一个一听就知道是假名的名字,而且上来就问淸倌儿有没有客,用不用这么直接啊?

    不过从织田义信的话中,慧娘还是得到了一个非常有用的消息,那就是织田义信对于京城不熟。不然的话,也不会问出这么无知的问题。

    想着,慧娘顿时妩媚的笑道,“陆公子来的正是时候,秀儿出的题如今还没有人能够解出来,陆公子只要解了这题,自然就能和秀儿见面了~”

    “哦?出题?嘿,这倒是有意思~”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来了兴趣,“走,过去瞧瞧~”说着,就带人走了进去。

    而在此时,那秀儿的门前已经挤满了文人骚客,一群人围在门口不断议论着什么。不过虽然如此,他们却也没有挡住织田义信的视线,所以他很轻松的就看到那秀儿的门前,贴的那张纸条的内容。

    “我擦,竟然是对联?”织田义信顿时无语了。

    好吧,对联这种东西呢,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流传起来的,但很快就成为了文人骚客们卖弄才学的手段之一。而此时门上的纸条上,写的正是一个上联,烟锁池塘柳。

    “重治,看你的了。”织田义信在竹中重治耳边低声解释了一番,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可惜,竹中重治虽然看过很多书,但那大多都是军学等书籍,对于日本的和歌汉诗等都不太明白,更别说这种对联了。

    “徐奇,你会不?”织田义信见状,又看向了徐奇。

    “大人说笑了,小人只会舞刀弄枪,这种文人的东西,小人哪里晓得。”徐奇闻言顿时窘迫的说道。

    “擦,这可麻烦了。”织田义信无语的想着。不过想不出来也没办法,织田义信只得要了一个雅间,叫上好酒好菜以及三名美女,一边饮酒作乐一边想着下联。

    只是织田义信这种虽然算不上文盲,但对于古诗能背下来的还超不过十首的人,又怎么可能对得出这种程度的对联呢?无奈,织田义信干脆就懒得理会了,搂着身旁的美女不断调戏起来。

    不多时,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随后一个声音就传了进来,“徐奇在里面吗?”

    “是尚书大人?!”徐奇闻言,顿时惊慌的离了座,连忙将门打开,却见那张居正一身便服,笑吟吟的站在门口。见门打开,也不理会边上恐慌的徐奇,直接走了进来做到了织田义信的边上。

    “陆公子,您可真是潇洒啊~”张居正语带不满的说道。好吧,他的语气又怎么可能好的起来?本来想晾晾织田义信,在他忍不住后,自然会达到张居正想要的结果。

    可如今呢?才不过三天,织田义信确实是忍不住了,可却不是去找张居正,而是跑来逛青楼了,这如何能让他开心?

    “哈哈~张大人不要板着脸嘛~来这里就是找乐子的~”织田义信闻言大笑道,“至于这事嘛~也不能怪徐奇他们,主要是本使看张大人公务繁忙,所以就自己找点乐子打发下时间而已。”

    说着,织田义信忽然看着张居正笑道,“张大人,本使一直听闻张大人您博学多闻,乃是出了名的才子,如今这有一个对子,你可能对得出来?”嘛,这个对子的称呼,确实织田义信从徐奇那边听来的。

    “对子?”张居正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年,转念一想就猜到了他的用意。顿时没好气的说道,“陆公子!难道你想让本官帮你解开对子后,去见那什么秀儿姑娘吗?”

    “嘿~张大人倒是挺懂的嘛~”织田义信似乎完全没有听出张居正的讽刺之意,自顾自的将对子说了出来,“烟锁池塘柳,就是这个对子了。”

    听到这个对子,本来还一脸不满的张居正顿时楞了一下,随后就沉思起来。虽然他对于这种烟花之地没什么兴趣,但对于诗词,他却从来不觉得自己比别人差多少。而如今这个对子,让他产生了兴趣。

    “这个对子虽然只有五个字,但却包含这金木水火土五行,意境上描绘了一个幽静的池塘、绿柳环绕、烟雾笼罩,倒是挺有意思的。”张居正喃喃自语着。

    而一旁,织田义信却完全没有理会张居正,只是自顾自的吃喝着。好吧,在他看来,有张居正这位大神在,还需要他担心什么吗?

    只是想了良久,张居正却忽然叹道,“真是个好对!好对!想要同时包含这种意境以及五行,确实是不容易。真不知道这对子是那秀儿姑娘想出来的,还是她无意间得到的。”

    “呵呵,只要张大人您对出来,我们不就可以直接去问问她本人吗?”织田义信闻言笑道。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张居正顿时没好气的瞪了织田义信一眼。没办法,他在这边苦思冥想,可正主却在那边大吃大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居正忽然兴奋的说道,“有了!烟锁池塘柳,桃燃锦江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