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四十五章:都不急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隔天,从皇宫中出来的张居正,立刻动身前往首辅徐阶的宅邸。一番寒暄后,张居正就直接进入了正题。

    “恩师,就在昨天,日本国的使者抵达的京师,现已被学生安排在了会同馆住下。”张居正恭声说道。

    “哦?日本国的使者?呵呵,他们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徐阶闻言轻笑道,“那么,那日本国的使者都是怎么说的?”

    “他说希望能够和本朝进行稳定长久的贸易,同时表示对昔日海寇之乱感到很遗憾,并承诺只要能够达成贸易协定,一定会尽全力消灭那些在日本海域内的海寇。”张居正恭声说道,“而且他还表示,虽然本朝基本用不上,但如果未来本朝在对付北方游牧民族时需要帮助的话,他们也会出兵帮助。”

    “哦?那日本使者真的这么说?”徐阶闻言顿时忍不住笑着问道。

    “却是他亲口所言!”张居正沉声说道。

    “嗯,那说说你的想法吧~”徐阶闻言,随手拿起一旁的茶杯品尝着,似乎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太往心里去。毕竟对于明国来说,日本什么的,实在是不值一提。

    虽然说倭寇之乱骚扰了明国沿海城镇持续了数十年,但严格来说,这种程度的骚扰对于明国来说根本就无关痛痒。毕竟,不管怎么去强调倭寇的强大,他们终究只是少数在日本乱世之中混不下去的浪人、农民,再加上大量因为无法进行海贸的商贾联合起来的乌合之众罢了。

    所以不管那些倭寇再怎么闹挺,明国的注意力也从来没有真的放在上面过。毕竟比起倭寇来说,明国的周边,可还有一个更加让明国头痛的敌人。

    听到徐阶的话,张居正连忙说道,“恩师,学生以为这件事情倒是值得仔细思考一下。虽然海寇侵扰本朝沿海多年,但实际上他们从来没有得到过日本真正政权的支持。支持他们的,只不过是日本国的一些地方势力而已。恩师您也知道,此时日本国正处于内乱之中,那日本国王根本没办法掌控天下。”

    说完,看到徐阶并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张居正继续说道。“所以学生以为,不如同意这件事情。这么做的好处有三,其一,本朝通过和其贸易,可以获得大量的金银,恩师您也知道,日本盛产黄金白银。如果能够进行稳定的贸易,对于朝廷来说可是一笔巨大的收入。”

    听到这话,徐阶那一直放在茶杯上的注意力,终于转移到了张居正的身上,“这确实算是一个理由,其他两个呢?”徐阶轻笑着说道。

    闻言,张居正连忙说道,“其二,虽然海寇之乱已经逐渐平息,不过难保不会死灰复燃,毕竟持续了这么多年,不可能立刻消灭的干干净净。但如何和日本国进行通商,那么他们肯定不希望看到海面上不太平。如此一来,本朝就不用在沿海一带留下太多的部队了。”

    听到这番话,徐阶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你的意思是……”

    “不错!第三点,就是借此机会,本朝可以将沿海一带的部队转移到北方!”张居正表情严肃的说道。“庚戌之变乃是本朝奇耻大辱,先皇仙逝前依然耿耿于怀,虽然如今本朝和鞑靼族已经议和,但鞑靼族那反复无常的秉性却不得不防。”

    闻言,徐阶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老夫也一直有这么一个想法,海寇终究只是小疾,那鞑靼族才是大患。那依你之见,如果要从南边调人,应该调谁前来?”

    “学生推荐戚继光和俞大猷!恩师,俞大猷乃是本朝名将,戚继光在这些年消灭海寇的战争中,也展现出了他的军事才能!如果能够将他二人调到北方,再派遣一名知人善用的大将统帅,定然不会让庚戌之变再现!”张居正看着徐阶沉声说道。

    “戚继光嘛~嗯,他倒是一个人才。”徐阶沉吟着,“不过那俞大猷据说已经60多岁了,能行吗?”徐阶有些疑惑的问道。行军打仗不比在朝为官,年纪大了,总是会让人不放心的。

    “恩师忘了廉颇黄忠?俞大猷虽然年纪大了,但仍然杀得海寇望风而逃,而且就算他精力有限,作为辅佐也是搓搓有余了。”张居正闻言连忙说道。

    “嗯……这倒是个办法。”徐阶沉吟着,手指轻轻敲打着旁边的桌子,见状,张居正恭敬的坐在一旁等待着。

    良久之后,徐阶看着张居正沉声问道,“你说那日本使者是属于日本的某个势力?”

    “不错!据他所言,其乃是织田家的第一重臣,而织田家则是如今日本最强大的势力。从他的语气上来看,似乎其统一日本,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张居正沉声说道。

    “嗯……”徐阶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对张居正说道,“既然如此,你去和他谈判吧,不过有一点是没得商量的,那就是想要贸易,必须向本朝称臣纳贡!而且必须保证不会再发生海寇侵扰本朝沿海的事情。至于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徐阶忽然轻笑的看着张居正意有所指的说道,“等到谈成之后,我再去禀报圣上让其定夺,不过记得,是他们在求我们……”

    “学生明白!”张居正会意的点了点头。

    “嗯,下去吧……”徐阶摆了摆手说道。

    待张居正离去后,徐阶伸手去摸茶杯,却发现茶早已经凉了。摇了摇头,并没有让下人再端一杯上来,而是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厅堂之外的天色,轻笑着自语道,“年轻人啊,就是有拼尽呢~看来我不服老是不行了呢~”

    只是随即,他的脸色就变的阴沉起来,“只是如今圣上……唉,希望我这把老骨头能够功成身退啊……”徐阶有些无奈的叹息到。

    回到自己的府中,张居正并没有立刻前往会同馆,而是直接将织田义信晾在了那边。一连三天,张居正都没有去理会织田义信,甚至都没有派人去和他说些什么,看起来,似乎完全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主公,那张居正此举,显然是想告诉我们,他们并不在乎这件事情,如果主公着急的话,那么他们自然能够将条件变得对他们有利。”竹中重治沉声说道。

    “有利?什么样的条件才对他们有利?”织田义信闻言好奇的问道。

    “属下认为,估计还是称臣之事。”竹中重治沉声说道。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有些不屑的说道,“真是死要面子,就算称了臣,明国又能得到什么呢?”他这辈子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这么注重面子。好吧,他和织田信长都是唯结果论的主,面子什么的,压根就无所谓。

    “明国自诩天朝上国,对于面子上的事情,总是比较注重的。”竹中重治轻笑着说道,“不过属下觉得,他们如此做可能是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一些好处。”

    “呵呵,要钱吗?这些王公大臣们,在哪里都是一个德行啊~”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想起之前他和织田信长和那些公卿之间的事情。怎么说呢?那几乎是任何的请求都要给钱。

    想了想,织田义信轻笑道,“那就暂时不要管他们了,他们不急,难道我们就很急吗?丽璐那边怎么也得1、2个月才能够彻底扎根在宁波。到时候,明国同不同意开放贸易,已经无所谓了。”

    “主公英明!”竹中重治恭声说道。

    “哈哈~走,陪我去见识一下京师的繁华~我希望在多年以后,大阪也能够有这等规模!”织田义信大笑道。

    “这……”竹中重治闻言顿时苦笑道,“主公,想要建到这等规模,那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啊。”

    “嘿嘿,那就看你们的啦~我只管发布命令,等待结果~”织田义信一副无赖的模样说道。

    “主公您……”竹中重治闻言顿时就无语了,除了哀叹摊上这么一位甩手掌柜之外,还能有啥想法呢?

    当天夜里,张居正府。

    “什么?他们离开会同馆了?!去哪里了?!”张居正闻言顿时大惊,倒不是他担心织田义信他们离开,而是担心他们别有居心。

    “这……”前来禀报的是会同馆的一名侍卫,听到张居正的质问,顿时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问你呢!到底去哪里了?!”张居正见状,厉声追问道。

    “回大人,那日本使者带着手下去迎春楼了。”那侍卫看到张居正发怒,连忙飞快的说道。

    “去逛青楼了?!”张居正闻言,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