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四十四章:张居正的打算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2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当现代人穿越到古代后,到底会不会有一种凌驾于所有人的想法呢?恐怕绝大部分的人都会有。不用是什么特殊人才,只拿普罗大众的现代都市人来说,18-3o岁内,绝大部分都是生活在网络大爆炸的时代里。他们每天接受到的信息,可能是古人的百倍甚至千倍。

    这就造成了许多现代人,你不管问他什么,他似乎都知道那么一点。当然了,也只是知道一点,不说精通,可能了解都未必谈得上。可就算如此,也比绝大部分的古代人要强得多。

    这种博闻的属性,再加上如果恰巧穿越到熟悉的朝代,很难不升起一种浓烈的自信或者自大,当然了,称作为优越感更好。

    只是……就织田义信所了解的情况来说,这种人,除非有什么逆天的外挂或者直接从小长起来,不然的话,他们很快就会被无数人教做人,甚至不多时就惨死街头了。

    理由也很简单,现代人的博闻,在古代绝大部分的地方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因为在古代,他们更加讲究专业性。种地扛个锄头就能种吗?当然了,绝大部分的现代人可能扛起锄头也挥不动几下。

    不过,这种优越感在织田义信的身上却得到了完全的体现。他生来就拥有逆天的武勇,也就是所谓的穿越大礼包。这种强大的武勇,让他融入这个以武为尊的时代时,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力气。

    而后,因为和织田信长的关系,他更是一路顺顺当当,扶摇直上成为了织田家的头号重臣。简单来说,他穿越之后就完全没有经历过失败,也从来没有被人打脸过,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不会优越感爆棚呢?用这个时代的话来说,就是完全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

    没有失败过的人,行为处事一般会分为两种,其一,行事越谨慎,所谓不败即是胜。其二,就是像织田义信这种,很多时候都是随性而为,真要有什么岔子,他也会相信以自己的实力完全能够搞得定。只是……这种念头却也是非常危险的。因为站得越高,往往也会摔得越重,而且很可能会直接摔死。

    “主公,您的想法属下虽然不支持,但也能理解。所以属下并不会劝说主公您改变想法,不过属下希望主公不要忘记昔日的木曾义仲。”竹中重治看着织田义信恭声说道。

    “木曾义仲?”织田义信闻言一愣,完全没有想到竹中重治会突然提起这个人。

    木曾义仲乃是平安时代的武士,自起兵一来几乎百战百胜,后来更是成为了天下第一人。可惜,后来他在宇治川和濑田这两场合战中败给了源赖朝,死的时候,年仅31岁。

    想了想,织田义信就明白竹中重治的意思了,昔日木曾义仲之所以败亡,就是因为太过于相信自己的实力,所以到最后导致众叛亲离。而这,也是织田义信前世了解木曾义仲的原因,因为看起来和项羽很像。

    “放心吧重治,我可不会是第二个木曾义仲。毕竟,我可是很信任你们的~而且,我还有兄长可以依靠呢~”织田义信看着竹中重治笑道。

    “可依属下看来,殿下肯定不会愿意帮主公您收拾这个烂摊子。”竹中重治怪笑着说道。

    “喂喂,别说出来嘛~”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大糗,没好气的抱怨着。

    好吧,竹中重治这就接受了织田义信这么干了?或许这像织田义信所言,他很信任自己的这些家臣,也因此,让竹中重治原因违背自己的想法来支持织田义信。毕竟对于一名真正的家臣来说,劝导主公做正确的选择是一方面,但如果主公执意而行,那么身为家臣的,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将后续可能生的一切都考虑到。

    织田义信这边搞定了竹中重治,那边,张居正在回到自己的府邸后不久,却也迎来了一名客人,却是刚刚离开织田义信的胡守仁。

    “尚书大人,那日本使者的事情,小人只知道这些了。”胡守仁恭敬的说道。

    “守仁你辛苦……呵呵,按照你刚才的说法,这一路上你小子不但不辛苦,还应该是很开心才对~”张居正看着胡守仁轻笑道。

    闻言胡守仁连忙跪在地上有些惶恐的说道,“小人只是奉戚大人的命令行事,绝对没……”

    胡守仁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居正打断了,“行了,起来吧~你和你家大人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吗?”张居正摆了摆手说道。随后,表情又变得古怪起来,“如果真的照你这么说,那日本使者看来是完全不在乎这件事情能不能成功?难道他只是听到本朝取消了海禁,所以想要来碰碰运气?”

    听到张居正的话,胡守仁连忙应道,“戚大人也是如此认为的,日本的船只技术一向十分的落后,此次也是随着一支夷人商船前来。”好吧,一句话,就将宁波港口那些织田义信的船队全都划到了阿歌特商会的麾下,如此一来,就算日后有什么事情,戚继光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这样啊……”张居正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即就不说话了。见状,胡守仁恭敬的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良久之后,张居正忽然问道,“你在其身边这些日子,觉得他们的实力如何?”

    “这……”胡守仁闻言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回答道,“很强!那日本使者所带的随从中,貌似都是他自己的亲卫队和忍者,而他本人,也是非常强大的武士。”

    “和戚大人比起来如何?”张居正闻言好奇的问道。

    “没有比试过。”胡守仁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据戚大人所言,可能是那日本使者更强一些……”

    “哦?”张居正听到胡守仁这话楞了一下,随即再次沉思起来。良久之后,他摆了摆手示意胡守仁可以离开了。见状,胡守仁顿时如蒙大赦,快步离开了张居正的府邸。

    “织田大人,小人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胡守仁心中暗想着。

    而在胡守仁离去后,张居正依然还在思考织田义信的事情。不过,他倒不是在考虑开放对日本的贸易对本朝到底有利还是有弊,因为对他来说,那种事情究竟如何根本就无关紧要。

    毕竟不管和不和日本通商,对于明朝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张居正唯一关心的,只是这件事情能够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他今年不过42岁,却已经官居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如内阁参政。可以说,以他的年纪和资历来说,已经是相当高的位置了。不过对张居正来说,想要实现他的理想和抱负,如今这个位置还远远的不够。

    而且他非常清楚,自己的位置并不是那么的稳当,因为之所以他能够当上如今这个职位,绝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因为当今辅徐阶的提携,以及当今皇帝昔日的侍讲侍读这个身份。

    而且除此之外,张居正很清楚,在背地里还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他,或者说盯着他的恩师徐阶的位置呢。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原来对张居正很是欣赏,如今却变成亦敌亦友的内阁大臣高拱。

    张居正早年同时得到了徐阶和高拱的欣赏,在那个时候,徐阶和高拱就已经开始了明争暗斗。但后来在嘉靖帝朱厚熜逝世后,徐阶连同张居正一同起草遗诏,彻底将张居正绑在了他的战车上。也是在那个时候,高拱彻底将张居正视为了徐阶的人。

    官场之中,站位总是很重要的,虽然知道高拱对自己的敌意,但张居正已经上了徐阶的战车,而且徐阶既是他的恩师,也是当今的内阁辅,自然不可能跳到高拱那一边了。

    所以后来,在徐阶和高拱的斗争中,他一直都对高拱冷眼旁观,直到其被徐阶所败,辞去了官职。

    按道理来说,张居正根本不需要再去理会高拱了,但张居正却知道,高拱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击败的人,其在朝中的朋党依然在等待机会让高拱回到朝堂上来。

    更加重要的是,自从击败了高拱之后,徐阶虽然没有变得盲目自大,但却也难免做出一些让当今皇帝不满的事情。再加上徐阶年事已高,所以张居正也不得不为日后做些打算了。最少,待日后高拱回来之时,他不至于束手就擒。

    “只是,该怎么利用这件事情呢?”张居正看着外面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喃喃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