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四十三章:不称臣的理由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2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胡守仁离开了,毕竟戚继光的命令他已经达成了,而且还大捞了一笔。嘛,要知道在他陪伴织田义信逛遍苏杭秦淮的青楼画舫的这段日子里,织田义信不晓得赏给他多少钱的说。

    唉,说起来,织田义信真的是完全不知道赚钱的辛苦啊,要知道当初织田家为了给织田义信凑出大量的黄金白银,那是缩衣节食各种凑的说。而且最后还祭出了安土宝钞这么一个大招,外加和上杉、毛利等许多势力进行交易,最终才凑了5万两的黄金,5o万两的白银。

    而其中,丽璐更是绞尽脑汁不断通过各种手段捞钱。可对于织田义信的大手大脚她却没有丝毫的不满,看起来,似乎和她热爱金钱的性格不符合。不过仔细想想,织田义信花的这些钱,还不是为了交好明国的这些人?最少丽璐还是很清楚这么做的用处和必要性的。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南澳岛得到的吴平宝藏,整整1o多万两的黄金让所有人都无语了。完全不知道是该说织田义信运气好,还是织田家武运昌隆。但反正,织田义信那些看起来颇为吓人的花销,是没有人会在意了。毕竟,不差钱!

    不过就算如此,织田义信结束了和张居正的会面后,还是立刻将竹中重治召了过来,将之前其和张居正谈论的内容原原本本的和竹中重治说了一遍。

    “主公,是否向明国称臣根本无关紧要,您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竹中重治闻言,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在他看来,如果只是向明国称臣就能够获取和明国的贸易甚至是资助,那简直是不要太划算的说。毕竟那种口头上的称臣,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只是听到竹中重治的话,织田义信却摇了摇头,脸色严肃的说道,“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有些后悔,不过如今想来,却也没有什么错。甚至,我都觉得自己疯了,竟然会在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上和其唱反调。”

    闻言,竹中重治并没有应声,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织田义信的下文。这些年来的相处,竹中重治自认为已经是非常了解自己的这位主公了。在他心中,虽然织田义信不时会做出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但确是世间少有的名主。

    当然了,如果真的要争霸天下,织田义信的性格还有很多的缺陷,就好像如今这种莫名其妙的行为,如果换做是织田信长的话,是绝对不会生的。

    看到竹中重治沉默,织田义信心中颇感欣慰,随即站起身来看着竹中重治笑道,“重治啊,你觉得背信弃义这种事情好吗?”

    闻言,竹中重治顿时就想直接说,“那要看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利益了。”只是话到嘴边,看到织田义信那严肃的表情,他却忽然说不出来了。

    见状,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本家身处尔虞我诈的乱世之中,盟约不过一张废纸,协议也只是随口说出的屁话,一名忠诚的武士竟然就值得大家去称颂,你不觉得这样很悲哀吗?”

    “可……可如果不这样的话,多少强大的势力根本就不可能有出头之时。”竹中重治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有些犹豫的说道。显然他还没有想明白织田义信说这件事情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错,就好像毛利、武田、北条甚至你的旧主斋藤家,都是靠着这些手段最终成长起来的。我不会说这种手段是错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些手段,他们根本不可能崛起,但问题是,本家如今还需要这些手段吗?”织田义信看着竹中重治沉声说道。

    “本家如今已经一统近畿,势力也俨然成为了天下第一家。虽然不知道真正一统天下要到何时,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竖立一个言而有信的形象。因为只有这样,其他势力才会相信本家,让本家在后面的道路上好走很多。”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

    对于织田义信所言,竹中重治并没有反驳,因为他也知道这么做的好处。一个势力如果有了信誉,那么很多事情都会是事半功倍的。

    别的不说,就好像那安土宝钞,如果换做是武田家的话,根本不可能行的了。

    只是,他还是忍不住认为,“可这……和向明国称臣有什么关系?”是啊,有什么关系呢?历史已经证明,不管什么时候,日本向明国称臣都只是一种表面功夫而已,日本人不在意,华夏王朝也同样如此。这么一来,称个臣又能有什么关系呢?

    摇了摇头,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虽然暂时是没什么关系,但日后本家如果出兵海外的话,顶着一个明国臣属国的名头,许多事情可就不那么好办了……”

    “这……”竹中重治闻言,顿时就惊得长大了嘴巴。好吧,虽然从他一直很清楚织田义信非常热衷于建设海军,但在他的心中,织田义信这么做不过只是想通过制霸近海来更轻松的统一天下,同时阿歌特商会的暴利他也非常的清楚。

    而就算织田义信在虾夷建设据点,不久前又傀儡了琉球,准备在高山国建立据点,竹中重治也都没有想太多,哪怕织田义信以前也提到过他想要出兵外海的想法。

    “主公,您是说真的?!”竹中重治不敢置信的问道。他相信,整个日本包括织田信长在内,一生想过最夸张的念头,也不过是一统日本而已。可看织田义信的意思,日本,似乎只是一个而已。

    “自然是真的!”织田义信笑道,“重治你也看过之前路易斯带来的那个世界地图,你不觉得……区区一个日本,实在是太小了吗?”

    说这番话的时候,织田义信浑身上下散着浓烈的王霸之气,如果是一般人,早就直接拜倒在织田义信的面前高呼主公万岁了。

    只是很可惜,竹中重治终究不是一般人,身为和李华梅、费南德并列为织田义信麾下三军师的他,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被织田义信说服呢?

    竹中重治就这么安静的看着织田义信,而织田义信呢?依然站在那边保持着散王霸之气的姿势。只是良久之后……织田义信扛不住了。

    “怎么回事?没道理失灵啊,还是说重治这小子看出什么来了?唉,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带这小子来。”织田义信心中焦急的想着。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竹中重治轻笑着问着他,“主公,您现在是不是在后悔待属下一起过来了?”

    “是……”织田义信闻言,差点就顺嘴把心里话说出来,还好,他那非人的反应度起了作用,在那个啊字没有说出口时,飞快的换上了别的字。“不可能的!重治你是我麾下的三军师之一,如今华梅在宁波脱不开身,也就只能靠你来达成和明国的贸易协定了。”

    织田义信看着竹中重治强装镇定的说道,单看模样,还是颇能忽悠人的。可惜,在他面前的是跟他许多年的老臣了,又岂能瞒得住他呢?

    “主公,难道您不知道刚才您的样子,完全只是在模仿殿下而已吗?”竹中重治怪笑道。

    “模仿他有什么不对?”织田义信古怪的问道,话说完后,顿时一脸悲催的看着竹中重治,“你什么时候现的?”织田义信无奈的问道。

    “在主公您解释理由的时候……”竹中重治没好气的白了织田义信一眼说道,“以主公您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古怪的想法呢?”

    听到竹中重治这话,织田义信顿时来了兴趣,“那你觉得,我之所以不同意向明国称臣,究竟是为了什么?”

    “自信!”竹中重治看着织田义信严肃的说道,“主公身上的自信,属下就算在道三公和殿下的身上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因为就算是他们两位,在许多事情上也只是不断追求着五五之数,可像主公您如此笃定本家一定能够取得天下的人,属下从未见过。”

    “而且主公您……”竹中重治说到这里,忍不住摇了摇头,“老实说属下也不知道主公您到底是真的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还是因为对自己太过于自信,或者两者皆有……”

    “呃……”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就无语了,因为……竹中重治说对了。之所以不愿意向明国称臣,完全就是织田义信自己的问题。

    因为在他看来,拥有自己的织田家,凭啥要向明国称臣呢?除了地盘、国力什么的比不上明国,其他哪里比它差了?更别说还有他这位穿越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