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四十一章:礼部尚书张居正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李时珍,织田义信记忆中最牛逼的四个神医之一,其他人分别是扁鹊、华佗、张仲景。好吧,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织田义信对于史的了解有多么的狭隘了,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后世人所知道的史,绝大部分都是从游戏、网络或者漫画、等渠道中间接了解的。真要捧一本史记或者什么xxxx传,又有谁真的能够看下去呢?嗯……怎么感觉这xxxx传和本书的名字差不多呢?

    不过很遗憾的是,虽然织田义信知道这一位大神,但终究还是和其擦肩而过了,不过对此,他也只是稍微遗憾了一下而已,毕竟李时珍再牛逼也不过只是医生而已,又不是什么划时代的名将。对于医术什么的,织田义信真的是兴趣缺缺。

    而且最重要的是,曲直濑道三不也得到了许多的指点吗?“那李神医不愧是医者父母心,虽然本国和明国之间拥有各种的仇怨,但依然倾囊相授。”织田义信在知道事情始末后,感叹的说道。

    闻言,曲直濑道三笑道,“主公建立医学院,更准备在天下开设诸多的医院来为平民治病,这才是真正的慈悲之心。那李医师也是听到这件事情,才将他的许多心得和属下分享的。”

    “哈哈~曲直濑医师你这么说,我可是会得意的哦~”织田义信大笑道。

    再次,进入京杭大运河启程继续前往顺天府。说起来,此次前来南京,根本就不顺路,完全是织田义信一意孤行,让船只特意转道去的南京。对此,胡守仁可是没少碎碎念。毕竟,胡守仁可是戚继光身边的左膀右臂,总不能一直跟着织田义信到处乱跑吧?

    6月中旬,织田义信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明国的京都顺天府。

    “使者大人,在这里,您任何的行事请一定要万分小心。”胡守仁在上岸之前一脸严肃的提醒道。

    “放心~我明白的~我这个人一向都非常小心的。”织田义信闻言,拍了拍胡守仁的肩膀笑道。可惜,迎来的只是胡守仁那充满不信任的目光。

    “唉,我知道的,这里是明国的京城,丢个石头砸到十个人,里面可能有3个高官2个王爷4个和他们有关系的人。所以你放心,我不会没事找事的~”织田义信见状,只能无奈的叹息道。

    听到这话,胡守仁才点了点头,“虽然没有使者大人说得那般夸张,但这里做任何事情确实需要稍微谨慎一点,尤其是在烟花之地更需要注意。”

    “放心吧,我也不想在这种容易出事的地方多呆,早办完事早回家。”织田义信笑道。

    靠了岸,给码头的官员送上了文书,顿时就引来了一阵阵诧异的眼神,显然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在刚刚开放海禁的时候,就会有日本使者前来,而且还会一路来到京师。

    不过虽然心中对日本有这敌意,但人家正规的文书摆在这里,他小小的一个负责码头的官员显然也不敢多说什么。

    “使者大人请稍后,下官这就派人前去通知礼部。”那官员恭声说道。

    说来也是凑巧,派出去的那人刚走出不远,就碰到了礼部尚书张居正。

    “哦?日本国的使者?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此时日本国应该正处于内乱之中吧?”张居正闻言古怪的自语着。想了想,他还是带人直奔码头而来。不管这名使者的来意如何,也不论日本和明国之间的仇怨怎样,来者就是客,最少得先见一见招待一番才是。

    来到码头处,入眼就看到了一座巨大的葡萄牙风格的船只,“呵,这船倒是挺像模像样的。”

    上了船,张居正一眼就认出了戚继光的左右手胡守仁,因为昔日他曾经和此人有过数面之缘,文韬武略均给张居正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守仁你怎么会在此?”张居正好奇的问道。

    “下官奉命跟随日本使臣前来京师。”胡守仁恭声说道,随后就将早就编好的理由说了一番。

    好吧,戚继光让胡守仁跟随织田义信,名义上用的是监视。可问题是整艘船上就他一个人,真的出点什么事情,胡守仁一人哪里能够搞得定?对此张居正自然不可能不知,而且对于戚继光,他可是非常的熟悉。

    “既如此,那日本使臣在哪里?”张居正点了点头问道。

    “本使在这呢~”一个声音传来,张居正循声看去,顿时就惊艳住了。“好一个翩翩俏公子。”张居正心中暗想着。嘛,单论外形,能和织田义信比拟的却还没有出现呢。

    而在张居正大量织田义信的时候,织田义信也在打量着这位鼎鼎大名的明朝名臣。

    织田义信对张居正并不熟,因为他对于明史本身也不怎么熟悉。但就算如此,他依然知道张居正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

    怎么说呢?在织田义信看来,如果你对于某个名人所擅长的领域完全不了解,可偏偏却知道他这么一个人,那么就证明,这个人真的是非常不得了的大人物。比如什么居里夫人啊、亚里士多德啊之类的。

    张居正看上去也就30多岁,但根据从戚继光那边得到的情报,此人却已经42岁了。看得出,保养的还不错。他的长相并不显得威严,反而给人一种很是随和的感觉。但织田义信可非常清楚,这位老兄绝对不是什么好忽悠的角色。

    “本使乃是日本国暨明太政大臣、暨明管领,同时也是织田家的第一重臣,此次听闻贵国解除了海禁,特意前来出使,希望能够重新和贵国进行贸易。”织田义信恭声说道。

    闻言,张居正顿时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他身居礼部尚书,对于周边国家虽然不算是全部都非常了解,但几个主要的国家他却也研究过,这什么暨明太政大臣的官职,他可是闻所未闻。

    只是在看到织田义信命人呈上来的文书后,他就恍然了,“竟然是新封的,而且还是正一品。”张居正心中摇头暗想着,也不知道是在感叹日本国死要面子,还是在感叹织田义信的势力能量大。

    随后,张居正稍微清点了一下人数后贡品后,就带着织田义信一行人来到了会同馆。这里是所有朝贡贸易进行的地方,也是朝贡的使节居住的地方。

    到了地方,张居正就派人给织田义信等人安排地方,随后,将织田义信和胡守仁请入了内室之中。

    “张大人,这是戚大人写给您的书信……”织田义信一进门,就从怀中摸出了戚继光的书信。

    随手拆开看了起来,里面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是所说戚继光看到织田义信一行人很有诚意,同时也是日本国此时最强的势力,所以就写了这么一封引荐信。

    戚继光在信中完全没有提及织田义信其实是带了大量货物前来的,也没有说他和织田义信之间的关系如何如何,怎么看,似乎都是一封没有任何用处的书信。

    只是很显然,戚继光能写这封书信本身,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就好像之前浙江巡按庞尚鹏所言,按照流程,织田义信的事情应该是由他写奏章禀报朝廷,待到朝廷回信了,那么是入京还是原地返回再行处理。

    当然了,戚继光这封书信不过只是私信而已,倒也算不上是越权,但如此,就足以让张居正对织田义信另眼相看了。

    “既然有戚大人的引荐,那么倒也不算是外人。节下可以对本官明说,此次前来本朝,究竟有何贵干?”张居正随手将书信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看着织田义信淡淡的问道。

    闻言,织田义信立刻恭声应道,“此次前来,主要原因有三,一是向贵国解释一下那海寇的事情,二是想要和贵国进行长久稳定的贸易。三是代表本家向贵国送来友谊。”

    “呵呵,海寇之事暂且不提,不过这所谓的贸易和友谊?难道节下不知贵国之前就已经向本朝称臣纳贡了吗?就算是重开贸易,那也是叫做朝贡!至于那什么友谊,贵国目前还处于乱世之中吧?说句不好听的话,贵家真的能够代表贵国吗?”张居正看着织田义信冷笑道。

    闻言,织田义信摇了摇头,“确实,本国的足利幕府确实向贵国称臣国,还得到了贵国册封的日本国王之位。不过那已经是过往了,本国国王乃是天皇陛下,并不是那幕府征夷大将军。而且如今那室町幕府已经日落西山,恐怕不多日,就会彻底成为史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