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四十章:入京之行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2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一切事情安排好后,织田义信就率人启程前往顺天府。他们并不是走6路,而是乘船从长江进入京杭大运河。船上除了那1o万两黄金、5万两白银之外,就只带了送给明国皇帝的礼物。所以这一艘船倒也是够用了,毕竟织田义信的旗舰也是很大的说。

    唯一比较无奈的是,旗舰上的火炮全都被搬了下来。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然万一织田义信突然疯,在某个地方开上一炮,那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要知道京杭大运河所经过的城镇所在,绝大部分当地的繁华区域。

    随行者,除了阿国、望月千代女、莫愁、竹中重治以及曲直濑道三之外,还有1o名女性死神众和1o名女性忍者,再有就是海员5o人了。毕竟不是去打仗,随行人员差不多也就行了。

    而除了这些人之外,戚继光特意把胡守仁派给了织田义信,或许是担心织田义信在张居正面前说错话,又或者担心其他的事情。谁知道呢?反正织田义信是很开心的说,毕竟有这么一个人在,许多事情可就方便多了。

    一路上,阿国和望月千代女不断和莫愁学习着诗词歌赋音律舞蹈,为此,织田义信还特意找了两个翻译。毕竟他总不能一直跟着他们吧?不过让他很欣慰的是,阿国她们的汉语以及莫愁的日语都提升的很快,可能半年之后,她们就能很正常的进行交流了。

    “主公,那莫愁姑娘依然没有任何的异状,或许她真的只是因为某种事情而流落在那种地方呢?”望月千代女恭声汇报着。

    “呵呵~或许吧~”织田义信轻笑着,他自然不会就这么相信莫愁,毕竟这女人实在太过于古怪了。

    不过他倒也不在意,因为他很清楚莫愁的实力,只要自己严加防范,她根本不可能做出任何织田义信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不日,船只就抵达了杭州,在拥有戚继光、孙宏轼和庞尚鹏的联合作保下,船只入港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天上天堂,地上苏杭,来了杭州,怎么能不转转呢?”织田义信站在港口处笑道。

    “这……”胡守仁无奈的看着织田义信,却也只能问道,“那不知道大人您要去哪里呢?”

    “哈哈~随便转转,我可是答应了我那些夫人们,要为她们买些礼物呢。”织田义信大笑道。

    织田义信的话自然半真半假,买礼物是真,但他想要逛一逛杭州,却也是有着别的目的。

    “莫愁,届时你帮我看看~这老师也不能只有你一个人吧~嗯……顺便有什么好胚子也带走~”待入夜后,织田义信终于露出了狼子野心。

    好吧,他这是干嘛?想要凑出一个组合吗?还是又想玩什么幼女养成了?不过严格来说,前面那什么名妓组合未必好弄,但如果要买孩子的话,实在是太过容易了。

    虽然这个时期的明国还算是不错,但终究还是有不少穷人,他们自己无法养育孩子,就会上街卖子。而一般来说,卖女孩子的基本都会卖给青楼,因为价格高嘛。

    所以一路从杭州到苏州,在莫愁和望月千代女的帮助下,愣是买了四个女孩,分别取名春兰秋菊夏荷冬梅。呃……好吧,这小子也是够恶俗的。

    而到了南京之后,织田义信忽然决定诸人分开行动,莫愁、阿国和望月千代女继续去寻找女童,而竹中重治和曲直濑道三自己去瞎晃悠,而织田义信却带着胡守仁一路直奔秦淮河,要知道在前世,秦淮八艳可是各个都是相当出名的角呢。只是非常可惜的是,秦淮八艳他只见到了已经独立出来开设幽兰馆的马湘兰。

    “大人,这里就是那湘兰姑娘开设的幽兰馆。”胡守仁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楼阁说道。此时的他,对于如何在最短的时间获取当地名妓的信息资料,已经是炉火纯青了。

    啧啧,从杭州到苏州到在南京,鬼知道胡守仁同学到底经历了什么。不知道回去之后,他会不会依然还是戚继光那可靠的左膀右臂呢?嘛,反正织田义信是压根没有考虑过这个。

    “走~进去看看!”织田义信一挥折扇豪气的说道。一路走来,他算是过足了土豪的瘾,那挥金如土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当然,织田义信也没有真的乱来,最少计划需要的资金,却也没有被他花光。呃……

    胡守仁上前敲门,很快就有一名侍女模样的人探出头来,待胡守仁和她交流了一阵子之后,胡守仁转头对织田义信点了点头。

    进了幽兰馆,很快两人就被引入了一个房间之中。和织田义信之前去的那些青楼不同,这里的装饰更加的素雅,怎么说呢?一股文艺气息扑面而来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名女子缓缓走了过来,“小女马湘兰,见过公子。”

    织田义信望着这名前世秦淮八艳之一,心中不免有些失望。因为论样貌,她比起莫愁、望月千代女等女相差甚远,甚至还比不上他之前去的那些青楼的头牌。看起来,似乎和普通女子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算不上丑,但也漂亮不到哪里去。

    但如果细看之后,织田义信又看出了不一样的东西,那就是气质。和寻常青楼那些头牌比起来,马湘兰的气质甚为出众,几乎可以让人完全无视她那略显平庸的相貌。再加上她能诗善画,自然是能够吸引无数文人骚客慕名而来。

    要知道根据胡守仁得到的情报,此时的马湘兰不过才19岁而已。这等年纪的女子,能够依靠自身的才学为自己赎身,更盖了这么一间幽兰馆,必定有其独到的地方。

    “马姑娘客气了,在下虽是俗人一个,不懂得诗词歌赋,不过听闻姑娘的大名,还是忍不住前来见上一见。”织田义信挥着扇子笑道。

    “公子说笑了。”马湘兰闻言掩嘴轻笑道。

    “哈哈~我这人向来有话直说,只希望等下马姑娘能够看在钱的份上,不要直接将我二人赶出去才是。”织田义信大笑道。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马湘兰的秀眉微皱,显然对于织田义信这么粗俗的话有些不满。不过她却也没有表现出来,依然还是客气的和织田义信闲聊着。

    不得不说,马湘兰除了那过人的气质之外,过人的谈吐以及惹人喜欢的性格也是她如此受欢迎的武器。虽然织田义信在诗词歌赋等地方和马湘兰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但马湘兰却没有再露出任何不悦的神色。

    反而不断引导着织田义信,最终做出了一勉强说得过去的三流歪诗。“唉,看来我确实是没有吟诗作对的天赋啊。守仁,你来?”

    闻言,胡守仁连忙摇头苦笑到,“大人,下官一生除了舞刀弄剑,就只看过兵书,这等风雅之事,却实在是学不来啊。”

    “诶,学不来就要继续学嘛~我以前也就是一个乡下土包子,你看现在,不开口的话不也是人模人样的?”织田义信闻言调侃着。

    “公子说话真有趣,哪有人这么形容自己的?”马湘兰看着织田义信娇笑道。

    好吧,她之所以和织田义信能聊这么久,自然不是看在钱的份上了,而是因为她现和织田义信聊天非常非常的轻松。一般上这来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慕名而来的才子,剩下的,不是想要攀附风雅的俗人,就是想要和她共度的财主。

    可织田义信呢,他既不是为了自己的才学,看起来也不像想和自己一度的色狼,“怎么感觉这个人来此,是专门为了和我聊天的?”马湘兰心中古怪的想着。

    直到在幽兰馆吃过晚饭,织田义信才带着胡守仁哼着和马湘兰学到的小曲离开。

    “真是一个怪人……”马湘兰从二楼看着渐渐行远的织田义信,摇头暗想着。

    回到船上,心情本来就很好的织田义信又收到了一份大惊喜。

    “主公,今天属下在街上碰到了一位名医!和其交流了一番,感觉受益良多啊!”曲直濑道三看到织田义信后,立刻兴奋的禀报着。

    说着,他还拿出了一个书本,看墨迹,应该是刚刚写好不久的。“这是属下根据那位名医所言整理的东西,回国之后,定然可以拯救更多人的性命!”

    “很好,那他叫什么啊?”织田义信随口问道,对于医术,他是安全不懂,但也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性。

    “他叫做李时珍。”曲直濑道三想了想后,带着一丝敬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