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三十四章:隔天再聚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织田义信的宅邸内,“那么莫愁姑娘,你先下去休息吧~”说着,织田义信转头对望月千代女示意了一下,她顿时走到了莫愁的身边,用有些生硬的汉语说道,“这边请。”

    嘛,织田义信汉字普及了也有段时间,而且每个汉字也都有标注读音,再加上织田义信的有意引导,所以他的那些女人和家臣们,虽然大段的汉语还讲不明白,但几个简单的词汇,还是难不倒她们的。

    “多谢使者大人。”莫愁恭敬的说道,她的情绪似乎并不高,完全不应该是一名刚刚被赎身的倌儿该有的表情。不过只要想到刚才还被送于戚继光,如今这事情似乎很难达成,她的情绪有所失落似乎也是很正常的。

    待莫愁离去后,织田义信就坏笑的看着从宜春楼带回来的四女笑道,“那么四位,我们也走吧~”

    “是~”四女娇滴滴的应道。

    跟着织田义信来到了浴室后,一场一男四女的好戏就正式上演。面对织田义信,四女毫不吝啬的使出了生平所有学到的手段伺候着,她们的想法很简单,如此多金、俊俏又年轻的男人,如果他能够替自己赎身的话,那她们后半生就不用担忧了。

    毕竟,之前织田义信对莫愁说得那些话,她们可是听得真真切切。而且就算其中有夸大的成分,织田义信包下正坐宜春楼的大手笔,可是一点都做不得假的。

    嗯?难道她们就没有因为织田义信是日本人而有什么其他情绪吗?嘛,所谓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虽然在史上的那些青楼女子大多都是可歌可泣的奇女子,但千年来那么多的青楼女子,怎么可能都是这般呢?

    绝大部分的青楼女子,唯一的愿望也不过就是早日被赎身,过上幸福稳定的生活罢了。

    只可惜,对于这四个女人,织田义信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她们长得确实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加之对于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等都只是略懂,织田义信虽然钱多,但也不至于投在这些女人的身上。

    所以在隔天,织田义信给那四女每人50两银子作为小费后,就让胡守仁派人将她们送回去了。

    “守仁,你去买一些酒菜来,都要最好了!”织田义信依然丢给了胡守仁一个钱袋说道。

    “在下这就去办!”胡守仁恭声应道,对于织田义信的大方,他算是已经麻木了。

    待胡守仁离去不久,望月千代女忽然出现在织田义信的身边,“主公,莫愁姑娘昨夜并没有任何异状。”

    “呵呵,应该是还没有想好下一步的行动吧~毕竟我们的出现以及为她赎身都不可能在她的预料之中。只是我很好奇,一名武艺、文采、相貌都上上等的女子,为何会呆在那种烟花之地,又为什么想要接近戚继光呢?”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对于织田义信的话,望月千代女并没有回答,只是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而织田义信显然也没有打算让望月千代女回答,只是自顾自的想着。“说起来,这种剧情可是很熟悉呢~只是她和戚继光能有什么仇呢?”

    嘛,在昨天刚看到莫愁的时候,织田义信就看出其的实力很强。说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就是能够很轻易的感觉到别人的实力。在苦思无果之后,织田义信只能将这种感觉,归到自己的实力实在太强了,所以才会如此的坑爹理由上面。

    所以昨天,他半真半假的试探了几次莫愁,不过之所以这样,也只是因为觉得有趣而已。不过在看到她在听到自己要为其赎身时,露出的那副表情,以及后面看向戚继光的眼神时,织田义信顿时就来了兴趣。

    所以他昨天才直接邀请戚继光夫妇来此再聚,就是向加快进度的发展,这才不会错过一场好戏。好吧,他这是不是也属于看出殡的不怕殡大呢?

    中午,戚继光带着她的夫人来到了织田义信的住处,在为两人介绍了自己的夫人兼属下李华梅、大祝鹤和丽璐后,酒宴正式开始。

    或许是因为昨天和织田义信聊得很开心,再加上织田义信的三位夫人也在,而且李华梅三人也不是传统的那种小家碧玉,所以王氏的表现完全不同于昨日入席之后的拘谨。

    那豪爽的模样,简直和男子无二,看得戚继光不得不用眼神向织田义信致歉。不过对此,织田义信自然是不会在乎,毕竟前世什么样的女人都有,比王氏夸张无数倍的更是比比皆是。而且在场的,还有一向活泼的丽璐和水军出身的大祝鹤在呢。

    很快,王氏就已经和三女打成一片,四女喝着酒,聊着武艺、谋略、兵法还有各种女儿家的事情,到最后,四人已经姐姐长妹妹短的叫开了。

    “织田大人,夫君,妾身带三位妹妹到街上逛逛,你们慢慢喝~”王氏笑着,也不理会织田义信两人,直接就带着三女离去了。

    待四女离去后,戚继光这才苦笑着向织田义信致歉着说道,“节下,实在抱歉了,下官的内人……”

    没等戚继光说完,织田义信就笑着打断道,“无妨,本使昨日也说了,本使很是欣赏尊夫人这样的女中豪杰。”说着,织田义信再次笑道,“话说回来,现在你我之间还这样客气,是不是显得太生分了?你比我年纪大,我就叫你戚大哥,而大哥你直接就叫我义信吧~”

    “这如何使得?”戚继光闻言连忙说道。

    “如何使不得?莫不是戚大人您看不起本使?!”织田义信佯装怒状的问道。

    见状,戚继光无法,只能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依节……老弟你了!”好吧,戚继光还是不想直唿织田义信的名字,最终用老弟来代替了。

    “哈哈~这才对嘛~我这人啊,最讨厌这种烦人的礼仪了。正式场合或者不熟的时候没办法,但你我之间再如此,那也太做作了。”织田义信闻言大笑道。

    随后,两人就一句老弟,我一句大哥的叫了开来,气氛也变得随意起来。很多时候,限制人与人之间距离的,就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称唿而已。对此,织田义信可是深有体会。

    “大哥,我之前在南澳的时候听俞老哥说,你曾经和他切磋过?而且……”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不过说到最后,却又有些不好明说。

    不过就算如此,戚继光自然也知道织田义信想问什么,顿时大笑道,“哈哈!俞大哥真是不厚道,竟然到处夸耀此事!”顿了顿,戚继光颇为感叹的说道,“不错,当时我和俞大哥比试了一次,确实以些微之差输给了俞大哥。”

    紧接着戚继光就再次说道,“俞老哥最擅长的是棍法,但那一次我们比试时,他用的却是长枪。所以虽然看上去我只是棋差一招,但实际上俞老哥的实力远远在我之上啊。”

    说完,戚继光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难道俞大哥没有缠着和老弟比试一番?”

    闻言,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俞老哥倒是和信纲比试了一下,可能是因为和其不分胜负,所以就没有再和我提及比试一事。”说着,织田义信简单将上泉信纲的事情介绍了一下。

    “想不到这等强大的剑客,竟然也不是老弟你的对手。果然天下之大,高手无数,我昔日却是坐井观天了!”戚继光感叹道。

    “呵呵,大哥你之前和俞老哥比武时,那可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以我看来,如今你的实力可完全不输给信纲呢。”织田义信笑道。

    “哈哈~你这话也太不谦虚了,不输给他,岂不是还弱于你?”戚继光闻言大笑道。

    “唉,没办法,老弟我自出生以来,确实没有见过能战胜我的对手。”织田义信感叹道,脸上更是露出了有些落寞的神情,同时口中轻唱着,“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噗!”织田义信刚唱了两句,戚继光就忍不住一口酒喷了出来。无语的看着织田义信,戚继光好半响才摇头说道,“我现在才发现,老弟你挺无耻的呢。”

    “哈哈~无耻的男人才能降得住女人啊!”织田义信大笑道,却也没有太多说什么,因为他忽然想起来,织田信长让自己在明国这边低调一点的警告了。

    嗯……装完逼才想起来要低调吗?果然无耻啊。

    只是很遗憾,织田义信岔开话题的本事太了得了,只见戚继光听到织田义信的话,顿时露出了渴望的眼神,“老弟,你有什么降服女人的绝招?快教教大哥!”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