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三十三章:戚夫人王氏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当楼下陈大成的声音传来后,戚继光的脸色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那又是愤怒又是惧怕还有点无奈外加尴尬的神情,实在让织田义信觉得,这小子不去学川剧变脸实在太可惜了。

    正想出言取笑一番,却发现不单单是戚继光,就算是孙宏轼和莫愁她们,也纷纷都变了脸。

    “这戚继光的老婆有没有这么夸张?!”织田义信古怪想着,与此同时,他不知道为何,忽然想到了昔日浓姬把他和织田信长堵在吉乃的小屋里的情景。那个时候,他和织田信长似乎也是这么一番模样,仿佛即将要发生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一样。

    织田义信正想着,就听到戚继光一脸焦急的站了起来,三两步并一步就来到了窗前,一推窗,还没等织田义信等人作何反应,他忽然又飞快的蹲下了身子,猫着腰又飞快的走了回来。

    “这小子想跳楼?!”织田义信古怪的想着,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蹬蹬蹬蹬!”的上楼声,同时还有春娘那焦急的劝阻声,“我的姑奶奶,戚大人真的没有来这里啊!您这样硬闯进去,如果看到什么不该……哎哟!”

    “好家伙,这脾气挺爆的啊~”织田义信心中想着,就听到“砰!”的一声,门被重重的踹了开来。“戚继光!”一声娇喝传来,声音中充斥着愤怒。

    循声看去,就看到一名面色娇好的女人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她身穿一身红色劲装,手上拿着一把宝剑,一双丹凤眼死死的瞪着戚继光,那架势……

    “原来戚继光的老婆竟然这么凶残啊……”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不禁为这位可怜的男人感到同情。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阿市也是这样一副母老虎的样子……

    “我也会把她调教成小猫咪!”织田义信想了想后,非常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想着。

    而这时,那女人也看清了屋内的情况,在看到屋内众人依然衣衫完好后,脸色顿时就好了许多。又看到戚继光身边并没有姑娘的陪伴,怒气终于没有那么大了。

    好吧,就在下面传来骚动后,莫愁就已经飞快的走到一旁的凳子上,还顺手拿起了琵琶一副在唱小曲的模样。不得不说,这女人的反应也是够快的。看看另外那四名女人,早就已经被吓傻了。

    说实话,如今这种情况应该让那个女人非常尴尬才对,因为这里不单单是青楼,而且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织田义信在。可偏偏,那女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尴尬,反而大大方方的向织田义信拱了拱手,“小女子乃是戚大人的夫人王氏,因为一些家务事惊扰了您的雅兴,倒是让您见笑了。”

    在王氏说话的时候,戚继光依然坐在一旁,脸色涨得通红,又是尴尬又是愤怒,可就算如此,他依然坐在凳子上,一句话也没坑,看来他已经不能用单纯的妻管严来形容了呢。而旁边的孙宏轼呢?也早就没有了之前看戏的模样,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完全没有刚才那和两女不断调笑的浪荡模样。

    见状,织田义信知道自己不开口是不行了,“呵呵,本使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戚大人的夫人。戚大人,你有如此貌美又关心你的夫人,可实在是让人羡慕啊~”

    说着,织田义信手一伸,看着那女子笑道,“既然夫人来了,不如一起喝喝酒听听小曲,然后再和戚大人一同回去休息如何?”

    “那……不太合适吧?”好吧,王氏现在倒是扭捏起来了。不过拥有那么多女人的织田义信哪能看不出她不过是在口是心非?

    “哈哈~有什么不合适的?今天这里已经被本使包下了,戚夫人倒也不用有所顾忌。”织田义信大笑道。

    闻言,王氏顿时就笑道,“既如此,就打扰了!”说着,毫不客气的就坐在了戚继光的身边。而戚继光呢?此时却长舒了一口气,暗暗给了织田义信一个歉意和感激的眼神。

    嘛,如果不是织田义信开口的话,他可真的不知道刚才那局面该怎么收场呢。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被织田义信宴请的客人,结果却闹了这么一出。

    落座后,气氛依然很是尴尬,孙宏轼眼观鼻鼻观心放入入定了一般,而戚继光虽然没有再低着脑袋,但却也是一声不吭的坐在那边。至于莫愁和那四位姑娘,更是不知道此时应该如何是好了。唯有望月千代女和阿国依然仿佛木头人一样的坐在那边。

    见状,织田义信摇了摇折扇,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看戚夫人这身打扮,莫非也是习武之人?”

    闻言,王氏笑道,“正是,家父也是武将,所以从小妾身就随父亲习武,倒是教使者大人您笑话了。”在听到织田义信自称本使时,王氏就已经猜到了织田义信的身份了。

    “哈?有什么可笑话的,习武好啊!本使的妻妾中,如今许多可都已经变成了本使的得力助手,出谋划策的,统兵打仗的,照样不比男儿差多少~”织田义信笑道。

    “哦?使者大人的夫人们竟然都是这等奇女子?不知道妾身是否有那个荣幸,可以和她们见上一见呢?”王氏听到织田义信的话,眼神顿时就亮了起来。

    “那有何不可?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约在明天?尊夫妇一同来本使的住处小聚一下~”织田义信说着,转头看向戚继光。

    见状,戚继光飞快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夫人,却看到她正用一种非常热切的眼神看着自己,连忙点头答应道,“如此,就打扰使者大人了!”

    随后在织田义信的带动下,气氛总算再次活跃了起来。而那莫愁也在织田义信的示意下,又唱了几个小曲。当然了,因为王氏在场,那四位姑娘就只能由织田义信自己享受了,谁让那孙宏轼到现在还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打坐模样呢?

    至于他为何会如此,却也不难猜,戚继光和孙宏轼交好,他们的夫人自然也互相认识。而看戚继光和孙宏轼两人的态度,显然也都是惧内之人,届时如果王氏将这里的事情和孙宏轼的夫人那么一说……

    不得不说,织田义信对付女人的手段可比戚继光和孙宏轼强太多了,嗯……或许用这两人和织田义信比,那完全是侮辱了织田义信!虽然织田义信得到的那些女人,大多却都是因为各种原因,几乎就没有真正因为他的追求而得到手的。但在追到后,织田义信能让这些女人从利益关系慢慢转为爱恋,那也是一种本事的说。

    于是,戚继光和孙宏轼默默的坐在一边,看着刚才还仿佛要砍人一样的王氏,被织田义信逗得娇笑连连。没多时,就仿佛变成了多年的好友一般。

    “必须要找机会让这位使者大人教我两手!”戚继光和孙宏轼两人同时暗想着。

    而且最让戚继光两人开心或者说兴奋的,是织田义信并没有忘记帮他们二人一把,在不经意之间,就将宴请戚继光两人的事情,变成了一场答谢宴。而那四名姑娘,也都是织田义信一个人叫来的。用他的话就是,在日本习惯了。

    听到这番话,王氏的怒气算是彻底的消了,看着戚继光娇嗔道,“既然是这样,夫君您直接让大成他们告诉妾身嘛~”

    “我也倒是敢才行啊?!”戚继光心中怒吼着,嘴上也只能连连致歉,表示再有下次,一定会通知她的。

    众人又饮了一会,戚继光忽然一脸歉意的对织田义信说道,“节下,在下有些不胜酒力,不如……”

    见状,织田义信轻笑道,“既然如此,那么就改日再聚吧,想来本使在宁波还要呆上一段时日。”

    点了点头,戚继光就直接站了起来,向织田义信拱了拱手说道,“那么,下官告辞了!”

    说着,拉着王氏就离开了。见状,孙宏轼也连忙告辞离去。

    三人离去后不久,就听到楼下也传来了一阵桌椅移动的声音,不多时,春娘和脸色微红的胡守仁缓缓走了进来,看着织田义信,春娘有些怯生生的说道,“大人,他们都走了。”

    “嗯……那我们也走吧~”说着,织田义信就站了起来,忽然指了指身边那四女笑道,“春娘,莫愁姑娘已经被我赎身了,我就带走了。至于这四位姑娘,我让她们跟我回去陪我一夜,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春娘闻言连忙说道。

    这时代虽然很少有打包外带的人,但也并不是没有。而织田义信刚才付给春娘的钱,同样也只多不少,再加上织田义信和戚继光以及孙宏轼的关系,春娘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