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三十一章:姗姗来迟的织田义信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2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宜春楼中,戚继光和孙宏轼这两位宁波府的大能,一脸不爽的坐在大厅之中,面前虽然摆了一壶酒,却没有一个人有喝的。而在他们的身后,6o多人围聚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两个帮派的大佬在谈判呢。

    楼上,一群姑娘们好奇的望着下面,低声细语着,显然对于这种情况很是好奇。“怎么了?今天这么安静?”一个温柔的声音从二楼的一个房间中传出,随后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走了出来。

    虽然二楼此时站在十来名姑娘,每一个都是美艳之人,但她的出现,却瞬间就将这些姑娘们全都比了下去。那绝美的外貌,眼神中带着仿佛散不去的忧愁,婀娜的身段玲珑有致,却完全被那淡雅的白衣遮掩着。

    “莫愁妹妹,是你最为敬佩的戚继光戚大人来了呢!说不定今晚你就能得偿所愿了~”一名姑娘冲着她娇笑道。

    “哦?”莫愁闻言,转头看着楼下,随后古怪的自语着,“戚大人和孙大人竟然都来了?”

    “是啊,听说是某位财神爷要请客呢~只是到现在那位财神爷都没有出现,会不会……”一名姑娘掩嘴娇笑着,眼神中满满看好戏的神情。

    “不会吧,在宁波这个地界,有谁敢如此戏耍戚大人和孙大人?”莫愁摇了摇头说道,随后就转身向房间走去,“姐姐们也都快去打扮一下吧,既然是财神,可不能堕了宜春楼的名头。”

    “嘻嘻,那是当然了!”诸多姑娘娇笑着就返回了房内。

    楼下,戚继光和孙宏轼依然干坐在凳子上,手指不断敲打着桌面,脸色也是越来越黑。显然,他们已经有些等得不耐烦了。

    而恭敬的站在桌子旁边的春娘,心里更是早就骂开了。因为放在平时,这个时间宜春楼早就贵客云集了,而如今呢?她却只能站在这边看着两个木头人呆。

    可就算如此,她又能说啥呢?毕竟这两位大神她谁也得罪不起。虽然宜春楼是有后台,但人家来这里又没有闹事,只不过是被另外一个人耍了而已,就算上报上去,那后台也不可能多说什么。

    忽然,“砰!”的一声响,却是戚继光黑着脸一掌拍在了这张八仙桌上。“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的是戏耍我二人?!”

    “哼!是戏耍你!而我,则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孙宏轼哼哼的瞪着戚继光,不过才说了两句,他就闭上了嘴巴。因为他看得出,自己这位好兄弟是真的怒了。

    也难怪,他们来这里都快枯等了两柱香了,可别说织田义信了,就连报信的人都没有。

    “哼!胡守仁那个混蛋!看我回去之后怎么收拾他!”戚继光恨恨的骂道,但还是坐了下来。织田义信可以不来,但他不相信胡守仁敢不来,他倒是想看看,自己这位最为看重的左膀右臂,要让他等多久。

    就在这时,一阵大笑声从屋外传来,“哎呀,你们都来了啊~实在抱歉,让两位大人久等了~”笑声刚落,就看到一位穿着一身白色华服,手拿折扇,完全一副公子哥打扮的织田义信缓缓走了进来。而在他的身边,却是女扮男装的望月千代女和阿国。

    “节下!您可来得好早啊!”戚继光一脸不善的瞪着织田义信,显然如果织田义信不能给他一个合理解释的话,他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而一旁,孙宏轼虽然震惊织田义信的相貌,但却还是怒目相视,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闻言,织田义信摇头晃脑的挥了挥扇子,颇为无奈的说道,“两位大人莫要怪我啊,这都是守仁的错!是他买衣服买的太慢了。”

    “使者大人您?!”躲在织田义信身后的胡守仁惊恐的喊着,显然他完全没想到织田义信竟然这么直截了当的把他给卖了。

    而这时,戚继光才看到躲在织田义信身后的胡守仁,顿时没好气的说道,“守仁!到底怎么回事?!”

    见状,胡守仁悲催的走了出来,不过没等开口,却听织田义信笑道,“戚大人,其实这件事倒也不全怪守仁,主要也是我想要的衣服不是太好买~”

    闻言,戚继光和胡守仁都莫名其妙的看着织田义信,显然不晓得已经把锅丢给胡守仁的织田义信,为什么又把锅拿了回来。

    这时,织田义信就再次说道,“两位大人,我们去楼上包厢内如何?这里就留给兄弟们吧~”随后,不待两人开口,织田义信就随手丢给春娘一个袋子,“把姑娘们都叫下来服侍兄弟们,另外,酒菜什么的都要最好的!”

    说着,又转头看向同样懵逼的胡守仁、陈大成等人,“你们想要什么就尽快开口,不用客气~”

    春娘目瞪口呆的看着织田义信,随后飞快的打量了一下袋中之物,顿时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嘞~姑娘们,都快下来哟~”说着,又对织田义信恭声说道,“三位大人,楼上请~”

    “走吧~”织田义信冲着戚继光和孙宏轼笑道。

    “这架势……怎么感觉他比我们还熟?”戚继光和孙宏轼一脸懵逼的跟着织田义信上了楼,心中同时古怪的想着。

    “愁儿~快出来见过三位大人~”春娘一上楼就吆喝着。

    “来了~”之前那白衣女子闻言缓缓走了出来,施了一礼后轻声说道,“莫愁见过三位大人……”

    “三位大人,这位莫愁姑娘可是咱宁波最出名的淸倌儿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那是样样精通,还会剑舞呢~”春娘凑在织田义信的右侧恭声说道。

    “哦?那可是甚好!甚好!我就喜欢这种文采了得的美人~”织田义信看了看莫愁,顿时将扇子一收,一边在手上敲打着一边笑道。

    随后,他又转头看着春娘说道,“再给戚大人和孙大人各找两个,要最好的!”

    “那是那是!”春娘笑嘻嘻的应着,随后给莫愁打了个眼色,就弓着腰退了下去。

    “三位大人,里面请……”莫愁轻笑着说道,

    “戚大人、孙大人,你们请吧~”织田义信转头对戚继光两人笑道。

    “请!”到了这时,戚继光和孙宏轼虽然心中对织田义信刚才的那个理由依然无法接受,但怒气也算是消了下去。

    众人入座,可莫愁却面露疑惑之色的看着跟进来的阿国和望月千代女。以她的眼光,自然看得出这两人乃是女扮男装,而且还是两名绝色。好吧,实际上两人压根就没有怎么化妆,基本上不瞎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在外面春娘没有说,那是因为织田义信都已经包场了,那她还有什么好说的?毕竟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客人。可问题是进了屋,按照道理来说,莫愁是肯定要坐在织田义信的身边,可现在两个大美人也跟了进来,她又该坐哪里呢?

    “过来坐啊?戚大人,今天本使请客,这头牌应该就归本使了吧?”织田义信看着戚继光两人问道。

    “呃……那是自然~”戚继光闻言应道,同时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望月千代女和阿国。好吧,包括孙宏轼在内,他们都非常好奇织田义信带着两个女人过来到底是想干嘛。

    众人落座,他们诧异的现跟织田义信来的两个女人竟然只是站在角落。“节下……”戚继光有些犹豫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随即眼神示意了一下。

    见状织田义信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她们啊,不用理会,是我带古来学习的~”

    “学习?学习啥?”屋内三人同时愣住了。不过看到织田义信没有解释,三人也就没有多问,毕竟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就算情况古怪些,但也不至于让他们坐立不安。

    而这时,春娘带着四位貌美如花的姑娘走了进来,随即,在莫愁和那四名姑娘的带动下,气氛很快就热闹了起来。

    就在这种气氛下,莫愁拿着琵琶唱起了一织田义信不晓得叫啥的小曲,“确实很不错啊……”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好吧,最少这种小曲,织田义信还算是听得比较习惯。

    酒过三巡,戚继光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节下,您此次请我等前来,究竟是有什么事情呢?”

    此言一出,一旁的孙宏轼也看了过来。他们可不相信织田义信是真的只想逛逛青楼而已。

    “哈哈,戚大人多想了,本使只不过是听俞老哥经常提起你,所以想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已~”织田义信笑着说道,随后忽然转头看向坐在身旁的莫愁笑道,“如果说是有事的话,本使倒是有点事情要莫愁姑娘帮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