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三十章:大阵仗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2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好吧,织田义信逛青楼的怨念是非常深的,因为在前世,他就一直很是神往这传说中的场所。当然了,他所指的,是那种高档的青楼,而不是那种单纯为了解决生理的场所。

    正所谓吟诗作对不在话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古代的青楼女子中,可是有太多可歌可泣的人物了。最出名的,可能就是那冲冠一怒的陈圆圆,而其他的,还有那巾帼不让须眉的梁红玉,以及才色双绝的秦淮八艳。

    而这种文雅的场所,在前世早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那什么东莞野鸡市场啊,海南家畜盛宴等等的三俗之地。这,不得不说是传统文化的流逝,人性道德的沦丧。

    咳咳……

    而且,除了感受一下这些风尘女子的才气之外,织田义信还希望阿国、望月千代女她们可以向这些女子学习一下。毕竟,织田义信可是打算在日本开设大量的神社、宿屋、酒馆之类的设施,如果能够学得一层半层,那简直不要赚太多哦。

    所以,当胡守仁无奈的决定待织田义信前往宁波最大的宜春楼时,愕然的现织田义信竟然带着阿国、望月千代女两女准备一同前去。

    “这……使者大人,您这是不是……”胡守仁一脸懵逼的看着织田义信。没办法,谁见过上青楼还带着女人的?而且不是一个而是两个!更是拥有风华绝貌的两名女子。

    这是去逛青楼的?虽然胡守仁对于宜春楼的花魁听过很多的传闻,但最少在他看来,那花魁的美貌很难比的上望月千代女两女。如此一来,天晓得到那里会生什么事情,反正胡守仁单单想一想,都觉得很丢人的说。

    看到胡守仁的表情,织田义信想了想就猜到了他的想法,顿时好笑的说道,“没事的,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会和钱过不去呢?”啧啧,好一副老子就是有钱的牛逼样。不过不得不说,织田义信现在是真的好有好有钱……

    “对了,守仁你先去帮我们准备一下服装,这是买衣服的钱。”织田义信说着,又掏出一个袋子递了过去。

    木纳的接过,胡守仁悲催的现竟然和织田义信之前给自己的袋子一模一样,而且重量也都差不多。再仔细回想一下,织田义信给戚继光和孙宏轼的袋子,似乎也是那么一个颜色。

    “原来,真的只是给我们的跑道钱……”胡守仁心中充满悲愤的想着,因为堂堂的明朝官员,竟然被外国人在自己的地头上炫富了。

    只是很遗憾,他的心情织田义信并不懂,因为虽然在明国1oo两银子很多,但在日本,5两银子才能换1贯钱。这1oo两银子,只不过等于日本2o贯钱而已。

    这么一点钱,对于一直都很有钱的织田义信来说,哪里会在意呢?哪怕织田义信一直知道明国的银子很值钱,但毕竟在日本已经生活了2o多年了,有些习惯,真的很难改。

    就在胡守仁准备离去的时候,织田义信又叫住了他,“对了,干脆把戚大人还有你那帮兄弟都叫来吧~大家见面既是有缘,一起喝喝酒热闹热闹。之前和俞大人他们也是天天开酒宴,可惜只能呆在南澳岛上,无聊死了。”

    “……”胡守仁闻言沉默了,他现在是真的搞不懂这位来自日本的使者了。或者说,他真的很怀疑眼前这个人,真的是来出使的吗?

    戚继光的府邸。

    “织田义信……他到底想干嘛?!”戚继光有些头痛的自语着。

    “都督……您说该怎么办?”胡守仁沉声问道,他算是被织田义信给整蒙了,因为他实在太没有使者应该有的样子了。

    想了想,“把大伙都叫上!既然他要请,那就让他请!再把孙大人也叫上!如果他们像你们打听什么事情,你们就只管推说不知道或者让他们问我。”戚继光有些泄式的说道,“我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想搞什么鬼!”

    “是!”

    临近黄昏,许多人已经准备回家吃饭休息了,但对于有些人来说,美好时光才刚刚开始。虽然宁波府比不上大名鼎鼎的苏杭、秦淮,但同样位处浙江,而且又是明朝三大港之一,这里的各种青楼赌场那也是数不胜数。

    而这其中,宜春楼就是最有名的那一个。这里有整个宁波府最貌美的姑娘,同样也是消费最贵的场所。

    往常,这里是宁波府达官贵人们聚会找乐子的地方,不过在今天,这里却迎来数十名士兵,而这支部队所有宁波人都认识,浙江都督同知戚继光的亲军,每个都是以一当十悍不畏死的猛士。

    “哎唷~这不是王大人和陈大人吗?今天这是怎么了?带了这么多兄弟过来,不会是来给小店捧场的吧?”宜春楼内走出了一名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小腰一扭一扭的走到了陈大成和王如龙两人的面前娇嗔着。

    能在宁波府这种多豪商权贵的地方将青楼做到最好,背后不可能没有什么后台。实际上绝大部分地方的著名青楼,后面都有着那么一个人。只不过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敢去打探,也同样没有人会主动提及。毕竟,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

    而这位半老徐娘,就是这里昔日的花魁,如今宜春楼的老鸨春娘。原来的名字,她不说,也没有人问。风月之所,又何必那么当真?

    春娘此言自然只是戏言,在宁波经营多年,她也算这里的地头蛇了,这些文武官员豪商地主她完全是如数家珍。而陈大成和王如龙来这里潇洒?嘛,先不提这两位老兄有没有那个钱财,但春娘可是很清楚,一旦被戚继光知道,这两个家伙不死也得脱成皮。

    只是听到春娘的话,陈大成和王如龙两人却露出了古怪的神色。见状,春娘顿时一阵莫名,“难道他们真的是来找乐子的?可也没道理到这么多官兵啊!又难道有什么江洋大盗混进来了?可里面现在也没什么客人啊!”

    就在春娘不断猜测着两人的来历时,就听到王如龙有些扭捏的说道,“春娘,把里面的客人都请走吧,今天有老爷要包场!”

    一句话,差点把春娘吓得跌坐在地上,“陈大人,不是奴家有什么别的意思,但要包下整个宜春楼……”

    闻言,陈大成顿时恼羞成怒的喊道,“废什么话!快点清场!等下老爷来了如果不满意,你自己看着办!”

    见状,春娘只能无奈的进去劝说客人离开了。虽然陈大成两人不是能够包场的人,但春娘却也不怕他们赖账,实在不行,去找戚继光呗~

    劝说这些人离开并没有费什么力气,因为在他们看到官兵来了之后,就已经准备闪人了。毕竟自古民不与官斗,更何况是戚继光的部队。尤其当他们刚踏出大门,就看到不远处宁波知府孙宏轼也带着十来人走了过来,顿时就溜得更快了。

    “知府大人!”陈大成和王如龙两人看到孙宏轼,连忙上前失礼。

    “咳咳,这里并非什么正式场合,不用多礼。”孙宏轼略显尴尬的说道。说起来,他这辈子还没有来过这里呢,毕竟他为官清廉,哪有那么多的钱财来这里潇洒?而且他本身也不怎么喜欢来这种烟花之地。只不过戚继光愣是强拉他来,抹不开面子,也只能来了。

    “戚大人和财神爷呢?”孙宏轼没好气的问道,“强把本官拉来,还让本官多带人?现在他们人呢?!”孙宏轼越说越不爽,可惜陈大成和王如龙两人又哪里知道?他们只不过是接到了戚继光的命令行事而已。

    顺带一提,在接到命令后,王如龙和陈大成两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再三确认后,才挑了几十名和他们关系最好,而且都是从义乌一路跟随戚继光到现在的老兄弟。

    又过了一会,戚继光也缓缓走了过来,不过脸色似乎也不是很好看。

    “哼哼,戚大人啊,下官还以为您出不来了呢!”孙宏轼看到戚继光后,顿时阴阳怪气的嘲讽着。

    闻言,戚继光顿时没好气的反击道,“哼!我戚继光堂堂七尺男儿,难道会像你一样怕老婆吗?!”

    “嘿!有本事的话,你今天别回去啊!”

    “你敢不回去,我就陪你到天亮!”

    一个宁波知府,一个浙江都督同知,就这样在宜春楼前不断低声问候着对方。

    可惜,一旁的春娘压根没有吐槽的,因为此时的她早已经被惊呆了,“到底是那位大官人来了,竟然能让这二位作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