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二十九章:大方的织田义信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当戚继光来此将其和宁波知府孙宏轼商讨的方案告知织田义信后,织田义信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也只好如此了,就是劳烦戚大人和孙大人两位了。”

    “不麻烦~节下既是俞大人的朋友,下官帮点忙也是理所应当的。只是可惜下官官微言轻,能帮的也只是如此而已了。”戚继光恭声说道。

    “戚大人客气了,如果没有您的帮助,本使如今除了打道回府之外,恐怕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织田义信笑着,随手拿过桌上的两个袋子,“这里百两银,分别是请戚大人您和孙大人喝酒的,还望不要推辞啊~”

    “这……”戚继光见状顿时就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接还是不接。接吧,万一被别人现了,参他一本勾结外国的罪名,那戚继光可是冤到不能再冤了。而且他压根也没帮织田义信做什么事情,拿了,实在也是受之有愧。

    而不接……好吧,别人送上门来的钱又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而且对方压根也没求他办什么事情,只不过是请他们喝酒而已。

    嘛,这里得稍微说一下明朝的官员俸禄,明朝官员的俸禄制度只朱元璋定下来的。朱元璋此人呢,祖宗八代皆是贫农,小时候也给地主家放过牛,还当过和尚,可以说小半辈子,这位明朝的开国皇帝都在过苦日子。

    也因此,这位皇帝就制定了一个看起来似乎很低的俸禄体制。当然了,也不能说低的离谱,最起码过日子是没什么太大问题。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朱元璋同学不但给官员的俸禄低,他自己也同样很是节俭。

    所谓的以身作则就是这样,皇帝都这样了,官员们还能说什么呢?只是话又说回来了,相比起其他朝代来说,明朝的俸禄确实是有些低了。

    比如戚继光同学,从一品的都督同知,月俸只有那么区区的72石。嗯……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这个时代的明朝粮食,一石约为156斤,市价大概一石是半两银子。而同时期的日本呢?一石粮食斤,约83贯钱。

    而在俸禄方面,戚继光的年俸不过8oo多石,而织田义信的麾下,一个足轻大将就有5oo石了。

    当然了,不同国家的物价很难做对比,尤其还是日本这种处于乱世中的国家。但这种比对,多少还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的。那就是明朝大部分的官员,如果光吃俸禄的话,都是非常穷的。

    1oo两银子,相对于戚继光来说,快达到他三个月的俸禄了。而且要知道,戚继光本来也是一个很会花钱的主。为什么他比俞大猷晚了那么多年才从军,却这么快就爬到了和他一样的位置上呢?自然是因为比俞大猷会做人了。

    看到戚继光有些为难的样子,织田义信好笑的说道,“拿着吧,一点喝酒钱而已,不用露出这种表情。毕竟我也没有让你帮忙办什么事情,你就当作我钱太多了,想接济一下你吧~”说着,就直接将钱袋塞给了戚继光。

    “……节下,您这话实在让下官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啊……”戚继光看着织田义信无奈的说道。

    “哈哈,如果你哭着走出去的话,别人可要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了~”织田义信大笑道。

    “……”好吧,戚继光和他身边的胡守仁此时此刻,真的好像痛扁织田义信一顿的说。

    “节下,那么下官就先行告辞了。有什么事情,您就直接吩咐守仁即可。”戚继光恭声说道。

    “呵呵,那就先多谢戚大人了~”织田义信笑道。

    待戚继光离开后,胡守仁就恭声说道,“使者大人,此时市舶司处还在打扫,如果使者大人没什么事情的话,在下就先行到隔壁的船舱等待传唤。”

    闻言,织田义信笑道,“倒是真有些事情要麻烦胡大人呢~”

    “使者大人请讲,另外您直接叫在下守仁就可以了,在下只是戚大人的副官,当不起大人这个称呼。”胡守仁表情严肃的说道。

    “好吧~”织田义信无所谓的笑了笑,“其实我的事情也不难,就是船队在南澳的时候,就没有怎么补给,所以需要去购买一些粮食什么的。”

    说到这里,看到胡守仁的表情变得有些为难,又再次笑道,“当然了,我知道贵国对本国有些偏见,所以我会让人写个清单,就劳烦胡大人带人去采购了。”

    “如此的话,自然是没有问题!”胡守仁闻言连忙说道。随后,织田义信就让大祝鹤写了一份清单交给了胡守仁。

    “这……使者大人还需要武器?”胡守仁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以前来明国的那些使者,也并非没有窥视明国先进武器的人,不过那基本都是偷偷摸摸的进行。可织田义信呢?竟然直接让胡守仁帮忙去买?

    “哈哈~我觉得这些都不是什么高档货吧?如果守仁你觉得为难,可以让打铁铺帮忙弄一些来。”织田义信大笑道。

    闻言,胡守仁又仔细的看了一下清单,确实,上面并没有什么明国禁止贩卖的兵器,无非就是一些长枪、箭矢之类的,唯一难弄的,也就只有火药了。不过对于胡守仁来说,他也不是没有办法。

    正在他思考的时候,忽然手中多了一个钱袋,惊讶的抬头,就看到织田义信的笑脸,“这点钱,就当做是给守仁你的跑腿费了,可不是什么贿赂哦~”

    “……”胡守仁无语的看着织田义信,虽然他没有打开来看,但仅凭这钱袋的大小和重量,他就觉得和之前织田义信给戚继光和孙宏轼两人的酒钱少不了多少。

    “日本国的使者就这么有钱吗?”胡守仁摇着头走了出去,虽然他看到了船内的金银,但在他看来,那也是给朝廷的贡品以及用来交易的钱财而已,可没有当作是织田义信自己的钱。

    而另外一边,戚继光离开了港口后,就再次前往孙宏轼的府邸。

    “这……”孙宏轼傻眼的看着戚继光递过来的钱袋,已经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戚大人,难道您没说写信通知巡按之事,乃是我们份内之事吗?”孙宏轼震惊的问道。

    “说了啊,不过那日本使者只是说让我们拿这些钱去喝酒,而且也没有再求我们其他的事情……”戚继光说完,又补充着说道,“他是硬塞给我的……”

    “……硬塞给你你就要啊?!”孙宏轼心中无奈的想着,不过仔细想了想,他还是将那钱袋收了下来。毕竟人家都说了,只是给自己的喝酒钱,而且……就算真的传出去了,他们装作没这事不就好了?难道还会有人帮那日本使者说话?、

    只是就在两人商议着晚上去哪里喝酒时,下人却来报胡守仁求见。

    “我不是让他监视那日本使者吗?怎么自己过来了?”戚继光有些恼怒。虽然有俞大猷的推荐,但俞大猷那模棱两可的书信又怎能让戚继光放得下心来?

    只是待胡守仁进来后,没等戚继光开口,胡守仁就已经抢先将织田义信的请求说了一遍,顺便将那百两银子拿了出来。

    “就为了这么点事他就给你这么多银子?”戚继光不敢置信的问道。虽然织田义信的采购清单中有武器,但那些武器中除了火药之外,其他市面上也有在卖,所以戚继光实在有些难以理解织田义信的意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孙宏轼沉声说道。

    闻言,戚继光古怪的说道,“但只要我等小心,他就算再怎么献殷勤,也得不到什么啊。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他给我们再多钱,我们也说不上话啊!”

    听到戚继光的话,孙宏轼沉默了。织田义信的请求一早就说明了,而且带了那么一大船的货物来,想来也做不了假。可开市通商之事,正如戚继光所言,他们根本做不了主,也说不上话,哪怕是庞尚鹏亲来,能做的也只是帮忙禀报朝廷而已。

    沉思良久,戚继光沉声说道,“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守仁!这些清单你去负责,尽快给那日本国使者送去。另外这两天如果他有任何古怪的要求,你都要立刻禀报于我!”

    “是!”

    好吧,戚继光这么做显然是很正确的选择,如果对方真的是有所图谋的话……可惜,织田义信却完全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所以戚继光这么做的唯一结果,就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好大的麻烦。

    入夜,胡守仁一脸无奈的敲开了戚继光府邸的大门。

    “什么?!那日本国的使者要逛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