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二十八章:头痛的戚继光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织田义信打量着戚继光,在前世的时候,从很小织田义信就已经听说过戚继光的大名。就好像言抗金必有岳飞,反清必提郑成功,说到抗倭英雄,戚继光的名字随处可见。

    而又因为二战时期的各种原因,使得戚继光更是成了古代抗日的代名词。在那个时候,织田义信以为倭寇之乱之所以平定,完全是戚继光一个人的功劳。

    不过如今,在有了南澳之行后,他发现之前的想法是大错特错了。别的不说,单单俞大猷此人,除了年纪大点之外,武艺、谋略、军阵之法,没有哪一点称不上名将的。

    可就这么一个人,在前世他几乎都没有听说过,只有在看到关于戚继光的事迹时,某个角落谈到了俞大猷这么一个人,但也几乎都是一笔带过。

    所以在来之前,织田义信就一直在想象着这位能够将同时代的其他名将压制着几无光泽的名将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而真正见到了,着实让织田义信有些小失望。

    怎么说呢?完全没有织田义信想象中的那副英明神武高大帅气的样子。当然了,也不难看,但也只能称得上长相不错的大叔而已。嘛,就是30多岁的大叔。唯一能够让织田义信满意的,就是从戚继光身上散发的那一股属于强者的气势了。

    而在织田义信打量戚继光的同时,戚继光同样也在打量着这位日本使者。嗯?为啥他能够确定织田义信就是使者呢?嘛,因为在他们上来后,就只有织田义信迎了上来,其他人都在不远处乖乖的站着吗?

    不得不说,织田义信那长相,真的可以说是全人类通杀了。记得有这么一个比喻,美女或者帅哥在出生时,均被天使吻过他们的脸庞,所以他们才会那么漂亮或者帅气。如果这么说的话,那织田义信可能就是被上帝本人亲吻过吗?好吧,织田义信并没有信什么神灵,虽然他并不是无神论者。

    织田义信那比女人还要美貌的颜值,让戚继光也不免产生一瞬间的失神。而在回过神后,他就发现眼前这名使者绝非一般人。那带着笑意的眼神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但如果细看的话,就能从他的眼神深处,看到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慢和自信。

    而且从他那轻松的表情以及不远处桌子上的麻将来看,港口被百姓堵住无法入港的事情根本没有被他放在心上。这种从容,让戚继光佩服的同时,心中也暗生警惕。

    “下官乃是本朝浙江都督同知戚继光,这位是下官的副手胡守仁。”戚继光施了一礼后恭声说道。

    闻言,戚继光带来的翻译还没有开口,织田义信拱了拱手笑道,“本使乃是日本国暨明太政大臣、暨明管领,同时也是织田家第一重臣。此次前来贵国,是希望能够和贵国建立友好邦交,同时商谈海贸一事。”

    说着,织田义信就摆了摆手,一旁的死神众立刻将文书、印绶拿了过来。

    “想不到节下竟然能够将本朝官话说得如此流利?!”戚继光惊叹道。他也见过不少懂得汉语的倭人,但就算说得再好,口中那古怪的腔调也无法改变。可织田义信说来,嘛,如果换一身衣服的话,戚继光根本无法相信他是日本人。

    检查完文书和印绶,戚继光就对织田义信带着一丝歉意说道,“港口之事,还请节下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好吧,他没有说什么理由,也没有解释什么,因为……他确实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解释的。

    闻言,织田义信也没在乎,只是随意的笑道,“本使此次先到的南澳,从俞老哥那边已经听说了海寇的事情,对此,本使对于发生这种事情表示遗憾,同时本使也保证,待本国乱世结束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好吧,对于织田义信的保证,戚继光也就只当作一个屁,放也就放了。毕竟这种空口的保证谁又不会说呢?不过让他在意的却是织田义信口中的那句俞老哥。南澳岛姓俞的人,而且还能和日本国使者搭上话,这种人似乎……只有俞大猷而已。

    “节下,冒昧的问一句,您口中的那位俞老哥……”戚继光不敢相信的问道。在他的心中,俞大猷可是非常憎恨倭国人。可听织田义信的语气,似乎和他关系不错?

    闻言,织田义信你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这是俞老哥让我给你的书信。”

    接过书信,戚继光飞快的拆开看了起来,只一眼,他就认出了这封书信的字迹确是俞大猷亲笔书写的。如此一来,他心中更是奇怪。而在看完之后,他更是惊疑不定。

    怎么说呢?在俞大猷的心中,不断提到织田义信是一个可以深交的朋友,但又不断提醒织田义信是一个日本人。而在书信的最后,俞大猷表示希望戚继光能够帮助织田义信。但又再次提及,如果织田家壮大之后,可能带来的危害性。

    “俞老大啊,您老人家这是让我帮还是不帮啊?!”戚继光翻来覆去的看着,心中连连苦笑。他真的怀疑俞大猷是不是老糊涂了,不然怎么会写出如此矛盾的书信?

    看着戚继光一直拿着信看起来没完,织田义信古怪的问道,“怎么?难道俞老哥在信上写了本使什么坏话吗?”

    戚继光闻言,顿时就无语了,显然他有些接受不了织田义信这副自来熟的样子。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恭声说道,“俞大人信中说,让下官尽可能的帮助节下,并没有提及其他事情。”

    听到戚继光的话,织田义信点了点头低声嘟囔着,“我就说嘛,我那么小心,那个老抠门怎么可能知道他心爱的女儿红都被我顺走了?”

    “……”戚继光和胡守仁无语的看着织田义信,好半响,心中才郁闷的想着,“这种自言自语你就不能用你们国家的语言来嘀咕?”

    不过不管怎么说,从俞大猷的书信中以及织田义信的态度来看,两人之间的感情似乎很不错。虽然戚继光不解,但最少,俞大猷的面子他还是得给的,毕竟那是他的老上司。

    所以在港口那些百姓已经驱散完毕,织田义信又带戚继光两人看了看带来的货物后,戚继光就立刻决定放织田义信的船队进港。

    进港之后,戚继光直接命胡守仁亲率3000部队守护织田义信的船队,以防有百姓做出不智之举。当然了,也有监视他们的意思,毕竟织田义信并没有隐瞒他带了5000部队的意思。

    随后,他立刻前去拜访了宁波知府孙宏轼。

    “孙大人,事情就是如此,你有什么想法?”戚继光沉声问道。他和孙宏轼是老交情了,一同对抗海寇多年。

    “戚大人,此事下官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啊。接待日本国使者的事情,一直都是市舶司来负责,可现如今此地的市舶司自从废除之后,直到现在再未启用,这……下官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啊!”孙宏轼有些无奈的说道。

    闻言,戚继光傻了,这没有了接待的官员,那他怎么去回复织田义信?

    “孙大人!您可得帮我想想办法啊!那日本使者不知道如何,和俞大人结上了交情,让他写了一封书信给我。您也知道,俞大人那是我们的老上司,他的面子可不能不给啊!”戚继光连忙说道。

    “这……”孙宏轼为难的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不如显然那日本使者在市舶司住下,反正如今也是空着。你我再写书一封,快马送去给庞大人,让其来定夺!按照以往的规矩,如果市舶司确定之后,就要依次呈给提督、市舶司的公公及巡按大人过目后,再送往朝廷。如今您身为都督同知既然已经过目,市舶司又已经废止,理应有巡按大人出面才是。”

    闻言,戚继光想了想后说道,“那就这么办吧!不过那日本使者的船上既有大量的财宝货物,又有5000人的部队。恐怕短时间内,这里很难平静了。”

    “哈哈~那就是戚大人您的事情了~可别想麻烦下官我啊!”孙宏轼闻言大笑道。

    “你这人啊!”戚继光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就和孙宏轼起笔给浙江巡按庞尚鹏写了一封书信。信中将事情经过详细的写了出来,同时标注织田义信不但带来了大量的金银货物,还有5000人的部队,希望其能速速赶回宁波处理此事。

    写完信后,戚继光就派人快马将信给庞尚鹏送去,而自己又返回了港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