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二十六章:临别的礼物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正文加载中…………

    …………

    ……

    虽然不知道岛津家久送来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明国海寇,不过这数十人确实有2/3都是明国人。就冲这点,织田义信也不能让岛津家白忙活。虽然岛津家久一直说这不过只是举手之劳。但织田义信一直认为,人情这东西,能够不欠,那还是不要欠的好。

    毕竟你今天欠下这么一个小小的人情,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得付出天大的代价去偿还。在前世,织田义信已经不知道见过多少这种例子了。

    所以,织田义信让人拿了500贯钱给岛津家久,当作帮忙的报酬。嘛,可别小看这500贯,看看岛津家久那激动的模样,就知道在这里,500贯钱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毕竟,在史上直到庆长时期,萨摩国的石高也不过才30多万而已,而那已经是3、40年后的事情了。如今的萨摩的石高虽然没有非常低,但毕竟去年岛津家不过才刚刚统一萨摩,而在之前,也是一直处在无尽的战乱之中。

    再加上岛津家虽然邻近朝鲜,但因为自身的实力原因,也很难和朝鲜进行贸易。实际上除了初期南蛮人在萨摩登陆以及汪直占据松浦津的时候,岛津家和外国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的联系的。

    毕竟对于那些海外商人来说,九州的博多町以及本州的界町还有如今的大坂町,都是更好的选择。

    当然了,岛津家久嘴巴上还是很客气的,只是他的眼神已经彻底的出卖了他。500贯,对岛津家来说也不算太少,更别说这钱似乎有很大的可能进入他自己的口袋里。

    随后,岛津家久热情的邀请织田义信在萨摩多呆两天,对此,织田义信倒也没有反对,因为平户那边还得去看一下的说。虽然得到了吴平等人,但毕竟曾经拜托了锅岛直茂,如果此次不去的话,就算以后他们再抓到什么人,实际上也没有什么用了。

    至于这一次为什么没有亲自去?理由很简单,织田义信忽然想起来他的行踪可是不能暴露的说。

    所以将吴平等人送上船关押起来后,织田义信就命丽璐前往带人前往平户,而自己则带着大军留在了松浦津。

    “对了家久,此次我的行踪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所以……”织田义信环视了一下周围说道。

    闻言,岛津家久立刻保证道,“还请修罗殿下放心,在下保证不会有一丝消息传出去的。”

    虽然岛津家久不知道织田义信此行的目的,不过这么多船队离开伊势国跑到这里来,总不能真的是路过吧?

    不过虽然答应隐瞒,但稍晚一些的时候,岛津家久还是带着岛津义久、义弘以及岁久前来拜会。对此,织田义信倒是没觉得奇怪,毕竟自己带着5000大军还有这么庞大的舰队,就算岛津家久是如今岛津家家督岛津义久的弟弟,也不可能做的了这个主。

    两人正式就岛津家和织田家之间的贸易做出了协定,同时对于织田义信要求帮忙保密的请求,很干脆的就答应了。

    岛津义久也没有任何怀疑吗?显然不可能!只不过不管织田义信率领船队想要去干嘛,只要和岛津家无关,岛津义久就不想去得罪织田义信。毕竟,实力相差太大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岛津家距离织田家太过遥远了。

    就算自己将织田义信离开近畿的消息放出去,也因此让织田家出现了危机,但那又和岛津家有什么关系呢?

    4天后,丽璐返回,言锅岛直茂并没有发现汪直余党,并代表龙造寺隆信向织田义信表示歉意。对此,织田义信倒也没有太在意,因为这所谓的余党,说白了也不过就是想要刷一下明国海防官兵的好感而已。有那么几个也就够了,难道还真能抓住什么大鱼?

    好吧,虽然岛津家久已经说那些海寇中,有一人乃是他们的头目吴平,不过很遗憾,织田义信对于明国的海寇头目,只听过汪直这位老兄而已。毕竟汪直死后,海寇群龙无首,自然而然会冒出很多所谓的头目了。这种人,又哪里有什么价值呢?

    所以,对于吴平等数十人,织田义信压根就没有在意,只是很随意的将他们关在同一个房间里。只是再次出海没几天,织田义信却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小看了这位叫做吴平的海寇头领。

    “什么,那个叫做吴平的想要见我?”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前来汇报的死神众问道。

    “是,他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殿下您说。”死神众恭声说道。

    “呵呵,那倒是有点意思,把他带上来吧,嗯,顺便把华梅和鹤叫来。”织田义信闻言笑道。

    “是!”死神众闻言就下去了,不多时,李华梅和大祝鹤就赶了过来,“主公!”

    “那个吴平说有事情和我说,你们也跟着听听。”织田义信随意的说道。

    “是!”

    两人入座后不久,那名死神众就带着吴平走到了门口。“跪下!”那名死神众厉声喊道,同时压了压吴平的身子。见状,吴平自然不会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毕竟这种情况下,就算语言不通,也能够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但正当吴平准备跪下时,织田义信开口了,“不用了,把他身上的枷具去了。”

    “是!”闻言,那名死神众也没多问,直接动手就将吴平身上的枷具全给去了。毕竟在他心中,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人能够伤害的了织田义信,去不去掉枷具,根本就无所谓。

    吴平站在那边,任由身旁的死神众将他身上的枷具去掉。他面无表情,但心中却非常的疑惑。虽然之前见过织田义信,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这名比女人还要漂亮的人,真的是这支庞大舰队的主人。

    只是待枷具去掉走进房间后,他忽然愣在那边不知道如何开口了。没办法,他压根就不懂日语。之前让死神众帮忙传话,还是手下的日本人帮忙翻译的。

    不过就在这时,织田义信开口了,“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好吧,在标准不过的明国官话,顿时就让吴平惊呆了,因为在他生平所见过的那些懂得官话的日本人,可没有任何人有织田义信这么标准的说。

    不过他毕竟也是一号人物,只是微一愣神,他就向织田义信抱了抱拳朗声说道,“我叫做吴平,乃是闽广一带的海商总头目!此次拜会大人您,是想和您做一笔买卖。”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而一旁的李华梅也是面带笑意的和丽璐解释着,解释完,两女顿时笑做了一团。

    “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吴平见状,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显然对织田义信这种态度很是不满。

    “什么意思?”织田义信无语的看着吴平,随手掏出一根雪茄抽了一口,随后向吴平的方向吐出烟雾,这才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我只是觉得你废话太多了。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这一点我想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所以你现在唯一要说的,就是你打算用什么来换你以及你那些手下的性命。”

    “我也不瞒你,我此次是代表日本去见明国皇帝的,而你们,则算是我的见面礼吧,毕竟你们这些海寇的事迹,我也是多有耳闻。”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

    “什么?!你们这群倭……日本人不是最喜欢和我们合作的吗?!”吴平闻言顿时傻眼了。

    好吧,在他心中,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毕竟昔日的汪直为什么能够发展出那么庞大的规模?吴平可是非常清楚的说。而在他的手下,可也是有不少从日本过来的海寇。

    所以他才会说出刚才那一番话,而且还用着颇为高姿态的态度。因为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说出自己的身份,自然而然就会被奉为座上之宾。

    对于吴平的话,织田义信还没有开口,那边的李华梅就恼了,“谁喜欢和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畜生合作?!”

    好吧,虽然过了这么久的时间,李华梅的仇人汪直也已经伏法,但显然她对于这些海寇依然没有任何的好感。

    而听到李华梅的话,吴平再次震惊了,因为他从李华梅的话中,听到了异常熟悉的浙江腔调。这种地方腔调,如果不是在明国生活很久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学得会。

    不过,反应过来的吴平并没有理会李华梅,而是咬牙看着织田义信沉声说道,“大人,在下确实是带着诚意而来!虽然在下不知道您去明国做什么,不过依在下看来,天下间应该没有任何人会和钱过不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