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二十五章:吴平的宝藏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bsp;   书友群:255648654

    正文加载中…………

    …………

    ……

    隔天,织田义信主动邀请俞大猷等人过来开宴会,虽然俞大猷有心拒绝,但架不住织田义信的盛情邀约。好吧,有些时候身份高一些还是很好用的,最少俞大猷就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引来织田义信的记恨。

    嘛,织田义信的身份对于俞大猷来说自然算不了什么,因为就算他是日本国天皇,对于俞大猷来说也没什么区别。但毕竟他们是来朝贡的,虽然朝廷如今上下确实很仇视日本,但万一朝廷接见了织田义信一行,同时他又顺嘴将这件事说道一下……

    那个时候朝廷会如何反应俞大猷不清楚,但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被弹劾。毕竟,他这一生因为官场上的事情,伤心太多次了。第一次,是因为倭寇刚开始作乱时,身为千户的他上书给提刑按察使司,结果呢?按察使将俞大猷一阵乱杖打出,顺便剥夺了他千户的官职。

    而接下来的这些年,虽然他履历战功,但被贬、降职什么的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当然了,主要是因为他为人过于耿直的原因,但也因此,作为他后辈的戚继光,已然后来居上了。

    虽然俞大猷也不在乎这些,只是希望自己一身所学能够继续为朝廷出力,但也不代表他原因因为不吃一顿酒而被贬或者降职。如果那样的话,那他也太冤了点。

    不过俞大猷等人都是武将,而织田义信这边又有前田庆次这个大酒桶,更有织田义信这千杯不醉。再加上众人都很想通过酒桌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于是很快,众人就开始拼起了酒。

    日本清酒、红酒还有俞大猷那些将官们搬来的各种黄酒、白酒,一碗碗,一坛坛,没一会的功夫,一个个的就趴了下去。

    “哈哈,想不到节下不但武艺了得,酒量更是深不见底啊!”俞大猷看着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的织田义信大笑道。

    “哈哈~俞大人不要如此客气,你我虽然初次相识,但我感觉和你可是非常的投缘,而且这里也不是什么正式场合,直接叫我义信或者织田老弟就可以啦~”织田义信同样笑道。

    闻言,俞大猷大笑道,“哈哈!如此的话,那我就厚颜叫你一声老弟了!”

    “哈哈!就是如此!老哥,再来!”织田义信说着,举起酒坛向俞大猷示意着,随即就往嘴里倒去。见状,俞大猷自然也不愿意被织田义信比了下去,有样学样,提起酒坛就往嘴里倒。

    好吧,织田义信就不用说了,但俞大猷你可已经是64岁的老头子了,这么喝真的好吗?

    不过显然,这么一顿酒喝下去,俞大猷一边对织田义信好感那是唰唰唰的往上涨,虽然不会因此就彻底信任织田义信,但也不会像防贼似的去防着他。

    当晚,俞大猷又邀请织田义信等人赴宴,这一来二去,感情又加深了一些。

    又过了一天,酒宴继续,不过此次除了拼酒之外,还让阿国为俞大猷等人献舞。

    “老弟啊,老哥我可真是服了你,别人出使本朝,带的都是学者、技师、商人,而老弟你除了船上的那些东西之外,老哥可是半点看不出你像是来出使的~”俞大猷大笑道。

    “是啊,是啊,以往那些来本朝或是朝贡或是出使的使者,要不就是战战兢兢等待陛下下旨进京,不然就是恪守礼节一点情趣都没有,哪像织田大人您……”之前那大汉附和道。

    此人乃是广东总兵官,名为郭成,也算是俞大猷目前的左右手,一个相当自来熟的家伙。看到织田义信一点官架子都没有,一来二去,就熟络上了。

    “哈哈~郭将军此言可是错怪我了,其实我此次带其前来,主要是想让她学习一下贵国那诗词歌赋还有舞蹈什么的。”织田义信轻笑道,随后看向俞大人等人问道,“不知道各位可有什么推荐的地方?”

    此言一出,郭成等人立刻露出了只有男人才懂的表情,不过却碍于俞大猷在场,不敢多言。

    看到自己属下那想说又不敢说的表情,俞大猷顿时苦笑道,“如果老弟你真想去见识一下的话,等到吴大人来了之后,老哥肯定会让吴大人邀请两广最有名的花魁来为老弟唱曲。”

    “那就拜托老哥了!”织田义信见状大喜,看得俞大猷顿时就无语了。他也算是开了眼界了,出使他国的使者还没有得到皇帝的召见呢,倒是先琢磨起什么时候去逛青楼了。

    不过郭成他们显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看到俞大猷开口之后,他们纷纷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这边说潮州府有个xx名角,那边说广东有个xx花魁。

    而在织田义信他们不断进行酒宴时,望月千代女等人已经开始准备行动了。这两天来,对于织田义信这边,俞大猷等人基本已经没有怎么特别监视了,只有几批普通士兵轮流站岗而已。

    倒也不是俞大猷真的放心织田义信,却是因为在他看来,实在没有什么好监视的了。虽然织田义信带了5ooo部队不像是一般的使者,但他船上那么多的货物却怎么都做不了假,毕竟哪有海寇会带着数万两黄金白银跑去抢劫的?

    这就方便了望月千代女等人的行动,他们在深夜时悄悄潜入海中,按照吴平提供的线索寻找了一天一夜,终于找到了那海底洞穴的入口。说起来也是织田义信运气好,这个海底洞穴非常的诡异,却是只有在涨潮的时候,洞穴中的海水才会退去。而织田义信来的这几天,正是涨潮的时候。

    洞穴里面,足足九个瓮外加十八个大缸,装满了吴平这些年来掠夺的金银。虽然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但这些东西足足让1oo多名忍者直到第二天将近天明才得以搬完。

    “你小子……究竟抢了多少啊?”织田义信看着吴平叹服的说道,一个海寇能够抢这么多的金银,说实话,真的很难让他不佩服。

    “大概有那么十多万两黄金吧,其实也不都是我抢的,在我找到那个地方的时候,那里就已经有许多金银了,从上面的文字看来,可能是宋朝时期留下的。”吴平淡淡的说道。

    宝藏已经被织田义信拿出来了,他答应的事情已经办到了,却也是懒得在对织田义信那么客气了。毕竟如今不管可不客气,生死都在织田义信的一念之间。

    好吧,这小子算是看开了吗?不过也是,自己的命掌控在别人的手里,自己留下的宝藏也给别人做了嫁衣,此时的吴平,说是万念俱灰也不为过。

    看到他这副样子,织田义信顿时笑道,“呵呵,你小子啊~早这么配合的话多好~”他倒是没有在意吴平的态度,反正好处他也都拿了,吴平又是将死之人,在意那么多干嘛?

    “说吧,临死之前,你有什么愿望没有?毕竟拿了你这么多钱。”织田义信看着吴平淡淡的问道。

    吴平摇了摇头,“我自从出海之后,每天都是将脑袋挂在腰间过日子,又哪里会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

    “这样啊……”织田义信闻言点了点头,缓缓拔出了八岐,“那么,就让我送你上路吧,放心,一眨眼的功夫都不用。”

    吴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刀光划落,从少年时期加入海寇之后,叱咤闽广海域的大海寇吴平,在一个小小的船舱之中,给他的生涯画上了句点。

    “主公!”望月千代女缓缓走了过来。

    “命人打扫一下,吴平的那些余党,也给他们一个痛快。另外,将他们的级处理一下,别让人看出来是刚死不久。”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

    “是!”

    抵达南澳岛的第五天。

    来寻织田义信的俞大猷看到了正在晨练的上泉信纲,只一眼,他就现此人的实力非常的强。于是,手痒的他硬是突破了语言的障碍,和上泉信纲完成了一次简单的切磋。

    “俞老哥,想不到你的剑术竟然如此迅疾简练,莫非是在战场上领悟出来的?”织田义信走过来笑道。

    “哈哈!确实如此,不过老弟你这么一个下属竟然已经能够和我打成平手,实在是让老哥我羡慕啊!”俞大猷同样大笑着。虽然刚才他没有用全力,但他也清楚,上泉信纲也肯定没有用尽全力。

    织田义信大笑着解释了一下上泉信纲的身份,俞大猷顿时对织田义信的兴趣更浓了。只是就在他想法子劝说织田义信和他比一场时,他派去给两广总督吴桂芳的信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