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零九章:逼问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您的支持,是在下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2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您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正文加载中…………

    …………

    ……

    宝藏这种东西,除非你已经猜到那宝藏大概是些什么,而这些正好对你毫无吸引力。不然的话,绝大部分人都会对宝藏产生绝大的兴趣。之所以这样,除了宝藏本身蕴含的价值之外,寻找宝藏本身,也是相当吸引人的一件事情。

    就好像从古至今经久不衰的游戏捉迷藏一样,游戏本身有什么特别的吗?没有,无非是寻找本身带给人的乐趣罢了。尤其当别人越不想让你找到时,你就越想去找。

    只是对于吴平来说,毫无疑问,宝藏的所在地点是他换取活命机会的唯一筹码,所以他肯定不可能告诉织田义信的。但他不说,织田义信就没办法了吗?显然不会,因为前世织田义信可是看了好几百集的名侦探柯南!

    “真相只有一个!宝藏埋藏的地点也只会有一个!”织田义信一脸兴奋的说道。

    “那在哪里呢?”李华梅等人无奈的看着织田义信,完全不明白自己的这位主公忽然的哪门子疯。

    “咳咳……这个嘛,所以才将你们召集过来啊。”织田义信干咳了两声,看着诸人说道。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竹中重治摇头晃到的轻笑道,“主公,属下认为那吴平既然将宝藏作为谈判的筹码,那埋藏地点他是绝对不可能说出来的。所以属下觉得,我们不如从他身边的那些人下手。”

    “不错,就算吴平再怎么小心,如果真是大量的财宝,那么肯定需要其他人帮他去藏。”李华梅接着说道。

    听到两人的话,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随即转头看向大祝鹤问道,“鹤,你曾经是大祝水军的头目,如果是你想要埋藏宝藏的话,会藏在哪里?”

    “海底!”大祝鹤想都没想就直接说道。“对于生活在大海之上的子民来说,将宝藏藏在海底是最安全的手段了。”

    “海底啊……”织田义信低喃着,这个结果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因为在前世看过的各种书籍、影视中,基本上也都是沉在海底。

    想了想,织田义信沉声说道,“根据家久和吴平两人的话,我想吴平在被围剿败逃的最后地点,应该距离埋藏宝藏的地方不远。因为如果是我遇到危机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宝藏在,我也会跑去那里试图取出来,然后再找机会东山再起。”

    “不可能的,如果没有本人指出具体的方位,就算知道了大概的地方,基本不可能找得到。”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大祝鹤摇了摇头说道,“就算知道对方大概的埋藏地点,但那肯定也是相当大的一个范围,比如伊势湾下有宝藏,但仅凭这么一个线索,可能找几十年也未必找得到。”

    “不错,属下在欧罗巴的时候,就曾经听说过很多关于海底宝藏的传闻,但如果没有具体的地点,想要找到完全是天方夜谭。”丽璐附和着。

    闻言,织田义信想了想后,转头对望月千代女和阿国说道,“那么,就从他身边的人下手吧。千代女、阿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两个去办吧。”

    “是!”

    接下来的几天,望月千代女和阿国充分的向吴平等人展示了日本逼供的方式。说起来,其实这些刑罚手段也同样是从明国传过来的,然后经过本土化……呃,好吧,这玩意也没有什么本土不本土化的。

    当然了,因为有织田义信这位老兄的存在,所以加入了许多不曾有或者最少日本刑罚中没有的酷刑。毕竟当初织田义信可是看过不少类似的书籍呢。呃……这小子前世到底都看过什么鬼东西啊。

    吴平的手下总共有54人,没两天,就审了一圈过去……很遗憾,这其中没有一个人知道吴平宝藏的所在位置。

    “这小子……”织田义信看着四肢被锁住的吴平心中颇为无奈。如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吴平口中的宝藏要不就是压根不存在,要不就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也不打算说吗?”织田义信看着吴平淡淡的问道。

    “呵呵,说出来不就被你杀了吗?如果你想要讨好明国朝廷的话,只要我的脑袋也足够了~不是吗?”吴平看着织田义信肆意嘲讽着。既然事情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自然不会对织田义信有多客气了。

    “那不一样。”织田义信闻言摇了摇头,“你说出来,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甚至可以等你睡着了我再杀你,保证无痛无感觉。但如果你不说……虽然你也会死,但这段时间,我却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但那样的话,我就更加不会说了。”吴平脸色狰狞的看着织田义信厉声说道“当初我和你说出宝藏的事情时,就已经做好了你会这么做的准备。虽然我吴平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汉,但却也不是孬种!想要用严刑逼供让我说出宝藏的埋藏地点,做梦!”

    “哟,这是豁出去了啊……”织田义信看着吴平这番态度,颇为无奈的说道,“那么,我就亲自陪你玩玩吧~希望到时候你能坚持住哦~”

    说着,织田义信就转头对一名忍者说道,“去,把他裤子扒了,然后找个东西将他那玩意固定住。”好吧,此次阿国和望月千代女两女并没有跟来,身旁也只有两名男性忍者,织田义信自然不用太顾忌什么。

    “你这个王八蛋!你想要做什么?!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你怎么……”看到自己的裤子被扒下,宝贝被固定住后,吴平顿时就慌了。

    硬汉模样还没有装多久,瞬间就变得惊慌失措了,不过这也怪不了吴平,毕竟面对这样的情况,又有那个男人能够淡定呢?毕竟看起来都快没了的说。

    见状,织田义信顿时得意的笑道,“我想干什么?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直接阉了你的,毕竟那样也太简单,也太无趣了。”

    说着,织田义信随手拿起一根银针坏笑的看着吴平,“你说,我这如果从你那宝贝的小口中刺进去,或者直接戳进你的那两个宝玉……”话还没有说完,织田义信自己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随即,才摇头晃脑的看着吴平再次笑道,“那感觉,真是想想就觉得酸爽啊……就是不知道结果会是一下次戳进去呢?还是会啵的一声爆开来?”

    “你这个狗娘养的!你不得好死!你……”看着织田义信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吴平惊恐的破口大骂着。

    当银针距离他的宝贝越来越近后,吴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死死地咬着牙,心中不断咒骂着织田义信。好吧,看来这小子确实是一条硬汉呢,面对这种情况,竟然依然打算硬抗。

    只是很遗憾,织田义信可不是那种直接硬来的莽夫,虽然这一招他只是从书中看到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将这一招运用的淋漓尽致。因为在后世,无数的影视、小说都告诉过他,最让人恐惧的并不是刑罚的执行,而是在那之前的心理恐惧。

    就在这时,织田义信那充满嫌弃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擦,真他妈臭!”睁开眼睛,就看到织田义信已经退到了远处,一脸恶心的看着自己这边。

    就在吴平准备出言取笑一番时,却看到织田义信将那名忍者唤来耳语了一番,随即就看到那名忍者默默的向自己走来。

    吴平见状,连忙再次紧闭起双眼,一边大声咒骂着织田义信祖宗十八代一边等待着那让他也不禁胆颤的一击。就在这时,一丝凉意从他的宝贝上传来,随后就感觉一个尖尖的东西扎在了他的宝贝上。那一瞬间,他仿佛整个人触电了一般,瞬间整个人都抽搐起来。

    只是……这种感觉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剧痛,睁开眼睛一看,却现那名忍者竟然只是拿着银针轻轻的戳在他的宝贝上。

    “你……”吴平想要问些什么,可话刚出口,他却现自己已经沙哑的说不出话来了。而就在这时,他才觉自己全身上下全是冷汗。可还没等他如何,“啊!!!!!”吴平突然凄惨的喊叫起来,却是那名忍者拿着银针的手忽然一动,银针就在吴平的宝玉处轻轻的点了一下。

    那一瞬间,吴平只感觉到整个身体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一般,一股强烈的麻痹感瞬间侵入到全身各个角落,与此同时,一种仿佛让他头脑炸裂一般的痛楚肆虐着他的脑神经。

    而这种感觉,转瞬即逝,然后一股恶臭就四散开来,却是吴平被这一下直接搞的屎尿失禁。

    “擦你妈的!你小子刚才还不是挺硬气吗?如今竟然是这副德行?!”织田义信破口大骂着,人却已经直接跳出了房间外头。没办法,船舱之内根本不能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