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零三章:吉和坊丸元服
    第五百零三章:吉和坊丸元服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以下正文

    大阪城,坊丸以及吉,在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的见证下,正式元服了。

    说起来,本来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并不打算让坊丸这么早元服的,不过之前答应了吉之后,吉就一直吵着要元服。而且她给出的理由还很理所当然,“你们不让我元服是不是就是不想让我获取足够的功勋?!”

    无奈,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只得同意。而吉元服了,那比她大一岁而且基本是一同学艺的坊丸,似乎也应该元服了吧?

    “从今天起,你就叫做织田信重!希望你能够早日成为本家能够倚重的武士!”织田信长看着坊丸,哦,是织田信重表情复杂的说道。

    对于坊丸,织田信长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一方面他是曾经和自己为敌,而且是不死不休的敌人,织田信行之子。一方面,他是自己亲弟弟的儿子,而他这个亲弟弟,却是自己亲自下令让织田义信下毒而死的。

    虽然如同织田义信所言,这一切,已经随风逝去了。所有人都相信织田信行只是患病而死,毕竟他那个时候的状态,没有人会怀疑什么,但织田信长的内心却依然不好过!所以一直以来,织田信长总是在刻意回避着织田信重,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只是就在织田信长正在无限感慨的时候,一声戏虐的声音将他心中的复杂心情全部打碎,“兄长大人啊,您似乎搞错了~信重以后只会是臣弟所倚重的家臣,兄长大人您只需要倚重臣弟就好了~”织田义信一脸戏虐的笑道。

    “只能倚重你?为什么你这句话在我听来,似乎是在吃醋争宠呢?”织田信长闻言怪笑道,刚才那复杂的心情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露出仿佛吃了大便一样的表情,不过随后,两人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是的,织田义信自然不是真的嫉妒或者没事找事,他只不过是看出了织田信长那复杂的心情,所以出言缓解一下罢了。毕竟今天,可是一个值得开心的日子。

    “信重,你应该知道你的父亲信行曾经做过什么。”织田信长看着织田信重沉声说道。好吧,看来织田信长果然是不觉得今天是一个值得开心的日子啊。

    果然,听到织田信长的话,织田信重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虽然转瞬之间他就恢复了平静,但又岂能瞒得过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两人?要知道织田信长的武艺虽然不显山露水,但实际上可还要在佐佐成政等人之上的说。

    不过织田义信这一次并没有再出言打断,因为他知道,织田信长说出此话来,绝对不会只是为了警告一下织田信重。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织田信长根本不会默许织田义信对织田信重进行如此细心的培养。因为以织田信行的过错来说,只要活着,谁又会说织田信长什么呢?

    果然,织田信长紧接着说道,“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你的父亲是你的父亲,你则是你!我知道你一直都背负着一种压力,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偿还你父亲曾经犯下的错误,不过我想说的是,那些根本没有必要。”

    “你父亲曾经犯下的错误,在他离开的时候,我已经完全原谅他了。他是以本家一门众,我的弟弟的身份离开的,而不是那所谓的叛徒身份!”织田信长看着织田信重沉声说道。

    “在你的父亲临行时,他和我说让我将你交给义信,因为如果由我来抚养你,必定会让你经历许多的流言蜚语。而且他,也只希望你成为一名普通的武士,能够快乐的生活下去就足够了。不过,我还是默许了义信对你的培养,因为我不希望我弟弟的儿子,只能够苟活于世!”织田信长说到这里,情绪变得越来越激动了。

    对此,织田义信也只能无奈的叹息着。毕竟,这是织田信长心中的一根刺,扎了很久的刺。

    “所以侄儿啊!好好努力吧!不是为了给你父亲赎罪!而是为了让世人知道,我的弟弟!你的父亲织田信行!他拥有一名多么出色的儿子!”织田信长激动的说道。

    “请叔父大人……放心!……侄儿……一定不会辜负叔父大人和义父大人的期望!”织田信重哽咽的说道,眼泪在眼眶中不断打转,却被他强忍着没有流出来。

    “好了好了,本该高兴的日子干嘛搞成这样呢?”织田义信终于看不下去开口了,“信重啊,从今天起,你就不是小孩子了,我也不会因为你的身份而对你有什么照顾。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闻言,织田信重快速的抹了抹眼眶中的泪水,随后一脸严肃的看着织田义信沉声说道,“请义父大人放心!孩儿已经做好的觉悟,一定会成为不输于叔父大人和义父大人的武士!!”

    好吧,这番话可是相当不错的宣言呢~最起码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听起来非常的开心。只是很遗憾,有一个人不怎么开心。

    “哼!刚刚元服就开始吹牛皮了,天下间有哪个人能够比得上父亲大人和叔父大人的?”织田信奈有些酸溜溜的声音传了过来。三人看去,却发现织田信奈正嘟着小嘴一脸不满的坐在那边。

    “这小丫头……”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无语的想着,他们并没有觉得织田信奈真的是因为被冷落而觉得不满。因为敏锐的他们很早就发现,从刚才到现在,织田信奈一直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织田信重。怎么说呢?同伴之间的关心?似乎要更加亲密一些,恋人之间的关爱?似乎又算不上……

    “友达之上恋人未满?”织田义信心中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词汇,随即,心中就有那么一点小吃味了。好吧,虽然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自己对织田信奈绝对是只有叔父和侄女应有的感情,但忽然听到一直想要嫁给自己的小丫头,对自己一直细心培养的义子友达之上……

    咳咳……不对!或许全天下的父亲在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儿和别的男人关系有些紧密时,心中总会有些不爽吧?恩恩……这么解释就对了嘛~

    而一旁的织田信长的想法就简单多了,“难道信奈是为了信重才……如果是那样,倒是不错的结果呢~”

    好吧,织田信长一直对织田信重很是愧疚,如果织田信奈真的能够和织田信重成为一堆的话,那他绝对是乐见其成。毕竟两个人怎么瞅,似乎都比织田信奈和织田义信那个又老又花心的渣男般配无数倍!

    啧啧,如果织田义信知道此时织田信长在想什么的话,会不会在这里和他干起来呢?天晓得……

    有了织田信奈这一番打岔,刚才悲伤的气氛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从这一点上,织田信奈不愧是跟着织田义信学出来的。而织田信重此时也感激的看着织田信奈,只是眼中,似乎除了感激之外,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不过此时,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已经将注意力转到了织田信奈这边。

    “信奈,从今天起,你就再也不是我的女儿,织田家的小公主!而是织田义信这小子的家臣了!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才做出这个决定,但我必须告诉你!既然你下定了决心,那么就必须要做到最好!你必须知道,你是我织田信长和阿浓的女儿!就算是姬武士,也是全天下最出色的那一个!”织田信长大声说道。

    “请父亲大人放心!女儿绝对不会辱没父亲大人和叔父大人的名头!在女儿20岁之前,女儿一定会成为名动天下的姬武士!”织田信奈一脸严肃的保证道。

    仪式结束后,织田信长才对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那么信重和信奈两人,我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织田义信重重的点了点头。

    只是就在这时,两人听到正往外走的两个小家伙的对话,或者说,是织田信奈在教训织田信重。

    “哼!今天明明我才应该是主角的!结果竟然被你出了风头!罚你陪我去逛街!你出钱!”织田信奈那霸道的话语,顿时让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两个人无语了。

    “喂,你小子有没有不爽的感觉啊?”织田信长轻轻的撞了撞织田义信的肩膀问道。

    “废话!当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