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零一章:准备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以下正文

    第一届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结束了,不过随之而来的,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等待着处理。第一批认证的流派、剑客以及相应的排行榜都得迅推出,领地的事情,在比武大会期间和其他势力商谈的事情等等等等……

    在剑宫正式成立后,织田义信全票当选了剑宫的宫主,不过实际上,真正负责剑宫事宜的,只有上泉信纲、北田具教以及户田势源。

    对于北田具教和户田势源能够留下来,织田义信还是很开心的。毕竟冢原卜传毕竟年纪大了,此时看到剑宫成立,可以说最后一点的心愿已经达成。所以他很惬意的留在了伊势,静静的等待着最后的一天到来。

    而只靠上泉信纲一个人的话,天晓得剑宫的许多杂事什么时候才能够搞定。虽然织田义信才是剑宫的宫主,但毕竟他真正的身份是织田家的重臣,还有许多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呢。

    岐阜城。

    “呵呵,一次比武大会,许多本来需要很久才能够达成的事情,竟然得到了完美的结局。这一点,实在让我没有想到啊~”织田信长看着手中的情报笑道。

    因为比武大会,安土月报已经彻底深入到了织田家领内平民的心中,成为了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安土宝钞也同样成为了织田家领内流通性最广的货币,虽然没有彻底取代金银铜钱,但已经占据了5o%以上了。这个比例,在这种乱世之中,那可是非常恐怖的说。

    “哼哼……你没想到?我可是早就想到了~”织田义信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得瑟道。

    “呸!你小子就装吧!我敢保证,你当初想要开天下第一比武大会时,绝对是除了这个名字之外,什么都没有想!”织田信长毫不客气的拆穿了织田义信的虚伪。

    两人嬉闹了一阵,织田信长忽然从一顿书信中抽出了一份丢给了织田义信。织田义信随意的翻开,但看到第一行时,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朝仓义景那家伙傻了吗?”

    “哼哼,谁知道呢?或许他真的以为朝仓家是万众敬仰的名门望族呢?”织田信长冷哼道。

    此封书信,却是织田信长邀请朝仓义景上洛拜会新任将军的邀请函。说起来,第一个邀请朝仓家的人并不是织田信长,而是足利义昭。当时他刚刚上洛,和织田信长正处于蜜月期,出邀请,无非只是想要恶心一下朝仓义景。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当初你对我爱理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很显然,朝仓义景不可能不知道足利义昭的意思,所以很自然的没有理会。

    本来吧,这种破事织田信长也懒得理会,毕竟是足利义昭和朝仓义景之间的过去式了。不过在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召开时,织田信长又去了一封书信给朝仓义景。

    他的想法也简单,朝仓家是织田家盟友也是姻亲的浅井家的世代盟友。而且其领地就在织田家边上,本身也是名门之后,所以织田信长就想趁此机会,和其拉拢拉拢感情。毕竟严格说来,两家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可惜,朝仓义景不但没有答应,反而回复了一封充满讥讽的书信过来。内容嘛,无非就是织田家这种乡巴佬也想和高贵的朝仓家做朋友?

    “那兄长您打算怎么办?”织田义信沉声问道。这封书信,让他想起了历史上的金崎大撤退,那一战,严格说来织田家损失的并不大,不过却是相当丢脸的一件事情。不过如今的织田家,早已经不是历史上的织田家能够比拟的来了,而且还有他在。“就算浅井长政那小子真的敢背叛,我也会让他有来无回!”织田义信心中恶狠狠的想着。

    只是,织田信长却没有如织田义信想象中的那般,暴怒而起大骂朝仓义景给脸不要脸之后,率大军直奔越前而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畿内刚刚归心,正是彻底将畿内掌控在手中的好机会!”织田信长说着,脸色又变得凝重起来,“而且武田家和本家的盟约已经不值得信任了,破盟只是早晚的事情。”

    说到这里,织田信长忽然没好气的看着织田义信抱怨道,“而且你这小子不是还要去明国?我可不希望你小子不在的时候,本家忽然被一大堆势力围着打!”

    “我……”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张口结舌,好半天才尴尬的笑道,“嘿嘿……我都给忘……”话说到一半,就看到织田信长的脸色变得非常恐怖,连忙改口说道,“兄长您放心,我一定将这件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

    闻言,织田信长这才点了点头,“其实这件事情本来不该你去,不过此次携带的金钱实在太多了,除了你之外,任何人我都不放心。”

    “放心吧!”织田义信再次坚定的保证道。好吧,正如织田信长所言,此次涉及的金钱实在过于巨大,虽然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都还不知道准确的数目,但只用估计的,也足以让他们开始犹豫起到底要不要真的走这么一趟。

    因为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的话,织田家真的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什么都没了。可真的不去,他们又不甘心,富贵险中求,这一趟的利润,实在让他们无法放弃。因为只要成功了,织田家将瞬间成为真正的暴户。

    就这样,时间缓缓的过去,转眼间,就来到了1561年4月。明国那边传来了好消息,关于海禁是否废止的争论,似乎已经快出结果了。而且,是织田义信非常期待的结果。

    “主公,大船目前本家已经拥有17艘,其中战船4艘。”大祝鹤沉声说道。

    “17艘啊……差不多够了……”织田义信满意的点了点头,17艘卡拉克帆船,就算放在处于大航海鼎盛时期的欧罗巴,也算是一支相当不错的船队了。虽然火炮没有他们多,但单单前往明国进行贸易,那已经完全足够了。

    “主公,本国的特产也基本都收购完毕,属下认为这些特产并不适合太多,才能展现出珍贵来。毕竟……这些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丽璐沉声说道。

    收罗这些特产,是织田义信特意让丽璐进行的,因为之前的某一天,他忽然想到之前听到的一个笑话,就是高丽进贡时,总是喜欢用高丽非常多的人参换取华夏朝廷的大量金银珠宝等东西。

    要知道在古代,人参这玩意虽然算不上遍地都是,但也是多的不得了,根本没有后世那么珍贵。当然了,华夏王朝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自然比较少了。

    所以织田义信让丽璐准备了许多在日本并不是太稀奇,但非常有特色的东西。对,就是如此,绝对不是什么不值钱的破烂玩意。

    “你看着办就好了,不过除了伊势到虾夷,虾夷到佐渡之外,其他船我准备全部带去。所以,尽量填满它!这是最起码的诚意……”织田义信怪笑的说道。

    闻言,丽璐给了织田义信一个灿烂的笑容,身为商人的她,又如何不明白织田义信的话外之意呢?

    “主公,根据情报,纪伊国铃木家对于是否降服本家似乎还无法统一意见,铃木重秀和他的两个兄弟认为应该降服,不过他们的父亲铃木佐太夫却坚持不同意。”李华梅沉声说道。

    “嗯……算了,这件事情从明国回来再处理吧……”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

    随后,织田义信转头看向前田庆次等人,“部队要继续抓紧训练,虽然我们不是去打仗的,但却也不能让人小瞧了我们。尤其是庆次、忠胜,出之前,最少要给我训练出1oo人的精锐骑兵队!”

    “是!”众人闻言立刻应道。

    骑兵队是在年后正式创建的,使用的马匹,是虾夷那边现的普通马群,比起本州岛的马好非常多,但却不像天马那么夸张。而在组建了骑兵队后,前田庆次和本多忠胜立刻就展开了地狱式的训练。

    就好像当初他们训练死神众那般,作为要和死神众相提并论的部队,前田庆次怎么可能心慈手软?而且所有骑兵都是半路出家,不狠一些,他们又哪里可能成?

    所以虽然没有做到吃喝拉撒睡都在马上,但这些可怜虫也不得不天天吃喝睡在马上,就是为了尽快加强和马的适应性。可就算如此,1oo人的精锐骑兵……

    本站请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