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五百章:上杉谦信的第二次邀请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以下正文

    说起来,本来预定的其实是31日晚才开始篝火晚会的,而且给织田义信的颁奖什么的也是放在31日,但在织田信长看来,如此的话,中间的时间实在是太空了。所以在确定了一下酒食和金钱后,干脆直接从30日下午一直开到了新年的早晨。

    哪怕到了后来进入了真正的和平时代,这种盛大的跨年狂欢变成了常态。但所有经历过这两天狂欢的人,都无法忘记那一天。因为对于那些人来说,这时他们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和平幸福的滋味。

    跨年晚会结束了,但在1月1日这一天的晚上,织田信长邀请天皇再次召开了更加盛大的宴会。不过此次参加的,就只有幕府以及上杉谦信等诸多势力的代表了。

    宴会上,大家其乐融融,不过这种不过只是一种虚伪的假象罢了,因为这种正式的场合,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他们各自的势力和家族,所以哪怕是武田胜赖,也完全闭上了嘴巴只是闷头喝酒,所有事情都交给了武藤喜兵卫。

    不久,正亲町天皇不胜酒力先行离开,而代表幕府的细川藤孝也随后离去后,武田胜赖等人就随意的找了个理由告辞了。毕竟他们就算和织田家要商议什么,在之前也都商议好了。继续留下来,也不过只有尴尬而已。

    织田信长不断送着诸人离去,到最后上杉谦信准备离去时,上杉谦信却忽然看着织田义信怪笑道,“哈哈~织田殿下,在下想和义信讨教一下武艺,不知道……是否能够得到织田殿下的允许呢?”

    “我擦!这个死基佬又想干什么?”织田义信闻言大惊。说起来自从知道上杉谦信不但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双性恋后,织田义信那真是看到上杉谦信都会绕路走的说。他一脸恳求的看着织田信长,显然是让他拒绝。

    只是他似乎因为惊慌而忘记了自己之前是多么的出风头了吧?有这种能够整一整织田义信的机会,织田信长哪里会放过?哈?会不会被上杉谦信拉过去?好吧,织田信长真没有想过。他唯一的想法,就是织田义信不爽了,他就会很爽。

    “嘿嘿,上杉殿下如此请求,在下怎会不同意?”织田信长一脸贱笑的说道,随后看着织田义信瞬间换成了一副严肃的嘴脸,“义信啊~你和上杉殿下多亲近一下,可不要做出失礼之事哦~”

    “你妹啊!”织田义信闻言,心中顿时奔跑而过数万头草泥马,“难道你看不出这小子是个gay?”只是虽然不爽,但织田信长已经这么说了,那么就算织田义信千百个不愿意,他也只能跟着上杉谦信前往他的住处。

    “义信啊,我之前在台上看到了你的家臣井伊直虎,她似乎有很好的武艺天赋啊~不如将她也一起请来如何?”上杉谦信貌似随意的建议着。

    “嗯?”织田义信闻言一愣,似乎没反应过来上杉谦信的意思。

    见状,上杉谦信打着哈哈说道,“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我只是觉得她似乎并没有将自己的天赋发挥到极致。”

    “这……如果上杉殿下愿意指点的话,在下先替直虎谢谢您了。”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上杉谦信说道,随后就派人去让井伊直虎先行前往上杉谦信的宅邸。

    对于井伊直虎的担忧,他自然是半点都没有,因为他压根就不相信上杉谦信敢在这里做些什么事情。毕竟,上杉谦信只是双性恋,而不是一个疯子。

    来到上杉谦信的宅邸,这一次或许是因为之前已经碰过面了,所以上杉谦信和织田义信之间,只隔着一个小小的案几。怎么说呢?半米都不到的距离,这让织田义信莫名的觉得自己很不安全。

    好吧,上杉谦信不可能对他做什么,这一点不管是他还是织田义信都非常清楚。但问题是……如果上杉谦信对他做了一些不会惹怒织田家,但织田义信又非常不喜的事情,那该怎么办呢?

    比如现在,上杉谦信直接抓起织田义信的手一脸古怪的笑问道,“织田大人您这手看起来,可真不像是拥有如此恐怖武艺的人呢~”说着,还在织田义信的手上抚摸了两下。

    “我xx你个oo!”织田义信心中悲催的想着,刚才被摸的那一瞬间,织田义信只感觉自己浑身仿佛被电到了一般。这可不是什么一见钟情,完全是因为恶心的。可偏偏,这种情况织田义信根本就不能翻脸。

    “哈哈~上杉殿下您的手看起来,也不像是练武之人啊~”织田义信打着哈哈的说道。不过他这番话倒也不是乱说,一般练武之人,不管是练剑的还是练枪的,手上都会有许多老茧。但上杉谦信的手……怎么说呢?白皙、柔嫩、有弹性,怎么瞅都不像上杉谦信会有的手。

    可惜这一点上,织田义信也没啥资格去说别人,毕竟比起上杉谦信来说,织田义信还更加像女人的说。

    又喝了两杯,井伊直虎来了,而此时,上杉谦信表现的仿佛真的只是觉得井伊直虎天赋很好的样子,比手划脚的不断讲着关于武艺上面的事情。

    “看到直虎,我仿佛就像看到了当年跟随木曾义仲叱咤沙场的巴御前一样。”上杉谦信灌了一口酒感叹着,“义信你不单单武艺远超木曾公,就连身边的佳人,也比木曾公强上百倍啊!”

    “这基佬今天是咋了?”织田义信一边陪着酒,心中一边古怪的想着。

    而这时,上杉谦信却摇头晃脑的不断说着,“李华梅足智多谋,而且政务能力很强,大祝鹤本是大祝水军的头目,能力自然不用多说。当然最让人嫉妒的,就是丽璐小姐了……”

    上杉谦信一个个的说着织田义信女人的事情,而织田义信坐在那边……好吧,真心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附和才对。对于上杉谦信了解自己女人的事情,他倒是没有什么疑惑。毕竟她说的那些全是站在台前的人,如果不知道的话,织田义信或许还会怀疑一下。

    只是说着说着,上杉谦信眼神中忽然露出了一种羡慕嫉妒又带着一丝占有的,“义信啊,我可真是羡慕你呢~拥有这么多能干的美女家臣。哪里像我?身边一个个的全是花瓶!”

    “……”织田义信眨了眨眼,一壶酒直接就干了。此时此刻,他能说啥呢?而一旁的井伊直虎抓着织田义信的胳膊,低着脑袋坐在那边,已经不敢再看上杉谦信那边了。

    感受到井伊直虎的害怕,织田义信顿时笑道,“上杉殿下,直虎似乎是醉了,不如让她先回去如何?”

    闻言,上杉谦信顿时大笑道,“哈哈!义信你也太小气了,看两眼又不会少块肉~”不过,虽然如此调侃,他倒是没有强留井伊直虎,而是很爽快的放起回去。

    本来,织田义信见状还松了一口气,可当上杉谦信以没有女人喝酒没滋味为由将他的姐姐仙桃院请了出来后,织田义信刚刚放松的神经再次蹦了起来。

    可惜,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仙桃院在上杉谦信的命令下直接往织田义信的身边一坐,就开始向织田义信劝起酒来。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织田义信的错觉,他总觉得仙桃院看向自己的眼神……

    “此地不宜久留!”织田义信如此想着。可偏偏,上杉谦信完全不给他机会,一直劝着酒,不断找着话题。从行军打仗到个人武艺,从治政外交到天下大势,从越后的小吃到各地的特产……直到天色蒙蒙亮,织田义信才得以脱困。

    看着织田义信仿佛逃命一般的离去模样,又瞅了瞅上杉谦信那得意的笑容,仙桃院有些疑惑的问道,“殿下,难道您此次请他前来,真的只是和他聊聊?”

    “哈哈~不然呢?这小子和我一样都是千杯不醉,不然的话哪里还会放过他?”上杉谦信闻言大笑道。说完,上杉谦信的语气一转,忽然有些低沉的说道,“可惜,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此次回去,恐怕此生也无法再和他如此痛饮了。”

    “殿下……”仙桃院闻言,脸色复杂的看着上杉谦信,想要说些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好了,不要说这些了,我累了,陪我去休息吧~”上杉谦信看到仙桃院的表情,不满之情一闪而过,随即大声说道。

    “是……”仙桃院见状低声应道,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