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九十三章:未来是你的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以下正文

    “这呕这究呕竟是什呕么妖术?!”正亲町天皇弯着腰躲在一扇珠帘的后面,一边干呕一边不断恐惧的问道。

    “在下却也不知”织田信长苦笑的应道,此时他早已经背过身去。也幸好如此,不然的话,他估计也得吐血。实际上当上泉信纲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他就隐约觉得不妙,所以非常相信直觉的他第一时间转过了头。

    而选手休息区中,所有人也纷纷转过了头,他们都是稀世的强者,自然不会因为上泉信纲的这一招就吐血。唯有两人,静静的站在那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场中,表情异常的严峻。

    此二人,一人乃是户田势源,一人则是北田具教。

    不过,他们关注的人却不同,北田具教看的是上泉信纲和冢原卜传,毕竟他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他们两人其中之一的胜者,自然要好好关注了。

    呃好吧,看来北田具教已经彻底无视了疋田景兼和百地三太夫了。不过这也没办法,百地三太夫就算全力施为也未必是如今北田具教的对手,更别说只用短刀近战了。而疋田景兼嘛,如果他有那个实力的话,此时也不至于连看都不敢看了。

    而户田势源关注的则是织田义信,和北田具教一样,他相信4强战时,他的对手只会是织田义信。

    那么织田义信同学如何呢?此时他正一脸古怪的看着上泉信纲,显然对于上泉信纲竟然能够将猿飞之术融入自然之势这件事情,那是相当的难以置信。

    “看来这些年来,信纲在剑道上可是下了大功夫啊”织田义信暗想着。

    说起来,在一开始的时候,上泉信纲准备拿来作为新阴流终极奥义的招数,是一种名为“无刀取”的剑招。嘛,说白了就是当自己没有武器而对方有时,如何战胜敌人的招数。

    这种和普通的空手入白刃并不一样,因为空手入白刃主要讲究的是夺兵,而无刀取更加看重的是在夺取地方兵刃的同时,利用对方的兵刃杀死对方。

    不过在和织田义信研究了几天之后,就在织田义信的帮助下创造了出来。毕竟前世织田义信实在看过太多太多的影视了。虽然那些都是假的,但凭借他和上泉信纲的实力,不难将其变为真的。

    而在创造出来之后,织田义信留下了一句“仅凭这一招,别说我,就算是冢原大人,你也永远都战胜不了”的话。

    也就是因为这句话,上泉信纲苦思冥想,最终在进入了自然之势后,将其和猿飞之术融合在一起,创造了这一招真正的奥义剑招。

    看着上泉信纲的这一招,冢原卜传的眼睛爆发出热切的神采。那副模样就好像贪玩的小孩遇到了他最想得到的玩具一般,哪里还有半点垂垂老矣的模样?

    “好!好!好!”冢原卜传大声赞道,“想不到你不但进入了自然之境,而且还创出了如此奥义!”

    闻言,上泉信纲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得色,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冢原卜传沉声说道,“冢原大人请小心!”话音一落,这一招的真正威力第一次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严格来说,这一招和猿飞之术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一样是快速攻击,一击即退,不给对手纠缠的机会。可在上泉信纲的这一招中,不管是进攻,出刀,都好像本来就在那里一样,甚至让许多人产生了有无数的上泉信纲站在那边摆着不同姿势的错觉。

    这种视觉和感觉上的绝对矛盾,再次让大部分的观众直接晕倒或者吐血。相信在此时,曲直濑道三他们已经将上泉信纲恨死了吧?

    “如果我面对这一招的话,我会如何抵挡呢?”北田具教和被吸引过来的户田势源同时想着。只是他们想来想去,除了凭借已经融入自然之势的招数硬拼,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而织田义信呢?好吧,他完全没有关注上泉信纲的这一招,或者说他只是关注了一下,就将注意力放在了冢原卜传的身上。因为在他看来,上泉信纲的这一招虽然神奇,但说穿了也就那么一回事而已,只要不被自己的感觉所迷惑,那么人还是那个在不断运动的人,刀还是那不断挥出的刀罢了。怎么破?一力降十会!

    可冢原卜传显然不可能像织田义信这般蛮干,但他此时已经进入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所以织田义信非常好奇到了这种境界,会如何破解这一招呢?面对无所不在的自然攻击,又变回人的冢原卜传,应该如何去反击呢?

    就在织田义信的关注下,冢原卜传动了,一刀,普普通通的一刀,任你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看不出有什么出奇地方的一刀,就好像站在庭院之中,练习挥刀时劈出的一刀。可就是这么一刀,自然消失了,留下的,人还是那个人,刀还是那把刀。

    织田义信眨了眨眼,看着冢原卜传的这一刀,他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因为他完全看不懂。是的,就是看不懂,就好像他无论如何都进入不了自然之境一样,面对冢原卜传的这一刀,他是完全不明白冢原卜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或许,只有直接面对他的时候,才能够了解吧?”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

    不过比起织田义信的莫名其妙,户田势源和北田具教显然感悟了很多。不过就在这时,冢原卜传面对似乎完全不相信自己这一招就这么被破去的上泉信纲,劈出了第二刀。

    而此时,上泉信纲再想要变招,已经来不及了。“啪!”的一声,手中太刀被打飞。

    败了?不!

    一双手,一双布满了老茧,一双看过去就知道是常年练剑的手。

    它紧紧的夹着冢原卜传的太刀,仿佛本来就在那里,又或者,这双手只是这把太刀的装饰。

    “无刀取”上泉信纲淡淡的说着,随后就在冢原卜传的惊诧表情中,以一个古怪的姿势进入了他的怀中。随后转瞬之间,太刀就出现在了上泉信纲的手中,并横在了它原来主人的脖子旁边。

    这一系列的变故,完全是在转瞬之间发生。从冢原卜传挥刀,到上泉信纲夺刀并反败为胜,只不过眨眼之间,就已经结束了。

    而此时,那些觉得现场太过于安静的人终于缓缓转过身来,看着台上,脸色迷茫,显然他们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显然,他们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了。

    因为在这一瞬间,也只有织田义信、户田势源和北田具教看到了而已。而他们会说吗?嗯好吧,毕竟有织田义信这个大嘴巴嘛所以很多事情还是很难讲的。

    看着横在自己脖子旁的太刀,冢原卜传古怪的问道,“这一招”

    “名为无刀取!乃是在下在修罗殿下的帮助下创造的招数,专门为了应对当手中没有兵器时,依然能够制敌的招数。”上泉信纲放下太刀,一边恭敬的递还给冢原卜传,一边恭声解释着。

    “原来如此那刚才那一招呢?”冢原卜传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再次问道。

    “转。”上泉信纲有些沮丧的说道。好吧,当创造出转后,无刀取就已经被他束之高阁了,毕竟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转都更加适合作为新阴流的奥义。虽然其和猿飞之术极为相似,但实际上却又和猿飞之术完全不同。

    而最大的不同,就是转真的会让对方产生自己在同时面对无数人同时进攻的错觉。而且每一刀,随时都可能变成真正的杀招。

    可惜,这一招,却被冢原卜传轻描淡写的破去了。反而是被自己抛弃的无刀取,帮助自己反败为胜。

    “无刀取转”冢原卜传反复念叨着这两个名字,良久后,看着上泉信纲表情严肃的说道,“好!很好!信纲,你不愧是我最看好的人!如今的你,单论剑术,已然超越了我!”

    说着,冢原卜传拍了拍上泉信纲的肩膀再次沉声说道,“继续努力吧!我已经老了,修罗殿下终究不是单纯的剑客,剑道的未来是你的了!”随后,冢原卜传将上泉信纲递过来的太刀又退了回去,“这把刀,是我败给修罗殿下后才使用的刀,也是我领悟人之境界时用的刀,如今,就送你了”

    说完,冢原卜传就大笑着向休息区走了过去,看上去,是那么的轻松、洒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