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八十八章:丙区之战 1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后,再次多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在下一定会努力写得更好!

    以下正文

    “这种比武真是看得人紧张不已啊!如果不是义信每隔一段时间,就表演一些节目来缓和的话,朕恐怕都坚持不下来呢~”正亲町天皇脸色潮红的看着织田信长笑道。

    “哈哈,正是因为知道天皇陛下在此观看,这些参赛者才会如此努力。毕竟能够在天皇陛下面前献艺,可是求都求不到的事情呢。”织田信长笑道。

    闻言,虽然知道织田信长是在奉承自己,但正亲町天皇还是非常的开心,毕竟这种感觉以前可是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如今虽然比较频繁,但显然,这种马屁他并不嫌多。

    待表演结束后,丙区战正式开始,而首先出场的两人,正是上泉信纲和上泉秀元父子。

    “秀元!让为父见识一下你这些年的成长!”上泉信纲看着上泉秀元笑道。

    “一定不会让父亲大人失望!”上泉秀元沉声应道。

    “哈哈~那我就拭目以待了!”上泉信纲闻言大笑道。

    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上泉信纲唯一有的就是自豪。不但剑术继承了自己的天赋,而且如今更是在织田义信的麾下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武士。这一点,上泉信纲觉得可比自己强太多了,因为上泉信纲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名优秀的武士。

    这倒不是他谦虚,而是因为事实就是如此,他一开始是大胡家的家督,后来被北条破城后,逃到了上泉城。在他的父亲病死后,他改姓为上泉,开创了上泉家。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他乃是家中的次子,其兄长继承了大胡家。

    只是,这个所谓的上泉家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机会成长。虽然在上杉家进攻北条家时站在了上杉家这一边,但因为上杉谦信在小田原撤军,最终也没有什么建立武勋的机会。随后武田家入侵上野,虽然在长野业正的麾下建立了巨大的武勋,但最终也因为长野家的灭亡而失去了所有领地。

    虽然他的武勇得到了武田信玄的赏识,但那个时候,他已经对于武士的道路彻底失望了。所以,他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武田家,踏上了追求剑道更高境界的道路。终于,在遇到织田义信后,他的人生彻底的发生了改变。

    严格说来,一开始上泉秀元成为织田义信麾下的家臣时,上泉信纲还是非常担心的。因为他生怕自己的这个儿子只会剑术,毕竟自己当初也只教过他剑术而已。

    虽然对于绝大部分的势力,一名剑术高超的家臣地位是非常高的,但显然,这其中并不包括织田义信。因为就算去掉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两人,上泉秀元的剑术也不是最强的。

    不过幸好,织田义信麾下有死神众这么一支全部由剑客组成的特殊部队,而上泉秀元从一开始的小队长,一路变成了白木行久的副手,未来仕途一片光明。上泉信纲相信,在未来,他的这个儿子一定能够将上泉家发扬光大,实现他未曾实现的理想。

    场上,上泉秀纲不断向上泉信纲发起进攻,但都被上泉信纲随手挡住了。不过上泉秀纲似乎对此并没有意外,只是不断将自己的所学使出来。或许当他知道自己的对手是他的父亲时,他就没有想过要赢吧?唯一所想,只是让他的父亲知道他在剑术上已经走到了什么地方而已。

    或许每个孩子都是从小就仰望着自己的父亲,一直到长大后去试图超越自己的父亲。不过很显然,最少目前来说,上泉秀元还没有这么想过。毕竟,他比任何人更加清楚输给织田义信后,上泉信纲在剑术上面的提升有多么的恐怖。

    “秀元这孩子的实力并不弱,不过心态还是差点……”冢原卜传淡淡的说道,“不过也可能是面对自己的父亲吧~毕竟信纲的实力,如今我已经看不清了……”

    听到冢原卜传的感叹,北田具教平静的应道,“秀元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战胜自己的父亲,不过确实,上泉大人如今的实力,比之前和在下比试时更强了……”

    “哦?那你觉得你和他之间,谁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呢?”冢原卜传笑着问道。此时,他似乎并不是那位昔日的剑圣,而是一名好奇的老头子。

    不过当冢原卜传这番话说出来后,同在屋内的其他人也纷纷转过头来,显然他们对于北田具教的回答同样好奇。

    北田具教的名气很大,因为他是冢原卜传的诸多弟子中,唯一得到一之太刀传承的人。虽然昔日他败给了上泉信纲,但如今抛去了家族的烦恼,专心于剑道的北田具教会有多强?

    闻言,北田具教只是淡淡的应道,“老师,您的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对于剑客来说,信心是最重要的。如果弟子连战胜上泉大人的信心都没有,那么干脆就不用比了~”

    说着,北田具教忽然怪笑道,“老师,您这么问我,是不是代表您没有信心战胜上泉大人呢?”

    听到北田具教的话,冢原卜传大笑道,“哈哈~没办法,人老了,信心也不足了啊!”

    闻言,众人沉默了。冢原卜传说他没信心,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老了……却是事实!已经77岁的他,如今的本事还剩下多少呢?

    就在众人胡思乱想之际,上泉信纲和上泉秀元的胜负已经分了出来。好吧,实际上就算是不懂剑术的观众也能够很轻松的看出两人之间的优劣。因为和织田义信一样,上泉信纲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地方!

    “啧啧,信纲,现在你的实力可是越来越强了呢~我很期待和你的对决~”织田义信待上泉信纲两人走过来时,对上泉信纲轻笑道。

    闻言,上泉信纲淡淡的笑道,“修罗殿下过奖了,在下能不能遇到您,还得看冢原大人和北田大人答不答应~”

    “哈哈~也是~”织田义信闻言笑道。

    呃……貌似丙区和丁区还是有不少高手的吧?这么无视他们真的好吗?不过很遗憾的是,在上泉信纲的眼中,只有冢原卜传和北田具教两个人而已。理由?身为剑客的自信罢了。

    不过实际上,冢原卜传的对手爱洲小七郎一点都不弱,他乃是上泉信纲的老师之一,爱洲移香斋的儿子,阴流的真正传承者。而上泉信纲的新阴流,就是从阴流中延伸出来的流派。

    “冢原殿下!请赐教!”爱洲小七郎沉声说道。

    “呵呵~请~”冢原卜传轻笑着。

    冢原卜传的话音一落,爱洲小七郎就快速冲向了冢原卜传,只是他并没有冲入两人的攻击范围,而是在攻击范围的边缘不断快速移动着。

    “这就是猿飞之术吗?”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此次比武大会开始前,冢原卜传特意和织田义信提起了爱洲小七郎的事情,并且着重提到了猿飞之术。“只是似乎并不怎么样啊……”织田义信古怪的想着,完全不明白冢原卜传为什么这么在意猿飞之术。

    不过当爱洲小七郎终于开始进攻时,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猿飞之术。猿其实就是猴子的意思,猿飞并不是猴子真的能飞,而是形容它们那灵活快速的动作而已。而阴流的猿飞之术,实际上就是学习猴子的进攻方式,将其融入到剑术之中。

    听起来似乎有些怪异,毕竟猴子的进攻方式和剑术有什么关系?不过实际上人类的拳脚枪剑等武艺绝大部分都是动物中学习的。

    场中,施展了猿飞之术的爱洲小七郎不断在冢原卜传的周围快速移动着,并不断向冢原卜传发起进攻。但每一击,都是一击即退,丝毫不给冢原卜传缠上来的机会。其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要消耗冢原卜传的体力和耐心,寻找制胜的机会。

    “原来如此……”织田义信点了点头,对于所谓的猿飞之术,他算是彻底明白了。而且,很是欣赏。虽然看起来这种打发似乎有些无赖,和传统剑客的比武完全不同,不过这种方式来对付冢原卜传,实在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毕竟,冢原卜传的年纪大了,比起正面强攻,还不如这么慢慢消耗来的容易。胜之不武?剑客的世界,只有输和赢!

    只是,就在织田义信以为这场战斗会是一场消耗战的时候,冢原卜传挥刀了。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攻击,可就这么一击,爱洲小七郎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