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八十六章:宫本一真对吉冈直贤
    本书首发,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以下正文

    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会场内,人声鼎沸,每个人似乎都恨不得用尽全力去咆哮,以释放自己内心的激动之情。而场上,宫本一真和吉冈直贤却只是死死的盯着对方,哪怕汗水布满了额头,也不敢伸手去擦。

    此时,宫本一真的眼神充满了凝重,他死死的看着吉冈直贤,似乎想要看出他如今到底是在强撑还是仍有余力。而吉冈直贤,此时眼中的傲慢和鄙夷也早已经消失,只剩下谨慎。

    两人已经打了两刻钟了,体力已然有些不支。但不管是宫本一真还是吉冈直贤,都没有要认输的意思。

    说实话,宫本一真是希望通过这次的比武大会,让二刀流得到世间的承认。而这个目的,此时已经算是初步达成了,因为参赛者区域的那些人,看向宫本一真的眼中已经没有小视之意了。

    当然了,这并不是因为宫本一真和吉冈直贤能够打到如今这个地步,因为在冢原卜传等人的眼中,吉冈直贤虽然剑术很不错,但也只限于次。就算宫本一真战胜了吉冈直贤,也无法说明太多的问题。

    而之所以如今众人另眼相看,却是因为宫本一真和一般那所谓的二刀流完全不同。?·?一般的二刀流,虽然手持两把太刀,但更多的只不过是杂乱无章的乱砍而已,根本就算不上剑术。因为这点,所以所有的剑客都非常看不起所谓的二刀流。

    但宫本一真的二刀流和那些所谓的二刀流都不同,一招一式都颇为精妙,绝对不是随便乱砍出来的。如此人物,就算武艺还算不上顶尖,但也足以获得大家的尊重了。毕竟武艺好修,但创建一条新的道路,可是难上加难。

    两人对视良久,吉冈直贤忽然举起太刀放于右肩前方,看着宫本一真淡淡的说道,“宫本一真是吧?你得到了我的尊重,因为你是第一个能够让我陷入如此苦战的剑客,而且使用的还是不入流的二刀流……”

    “这小子……为什么忽然好像打他一顿呢?”织田义信听到吉冈直贤的话心中暗想着。

    嘛,也不能怪织田义信是不?谁让这小子这种时候了竟然还不忘装逼。尤其他说这番话时的那种语气,仿佛天下间真的罕有人能够和他对打一般。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织田义信真的好像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所谓的吉冈直贤。

    “难怪吉冈一门后来被宫本武藏全砍了,估计就是因为嘴太欠了吧?”织田义信不怀好意的想着。哈?并没有,嘛,织田义信是记不住这种小角色的事迹了。

    而宫本一真对于吉冈直贤的话似乎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手持双刀静静的看着吉冈直贤,一边恢复体力,一边等待着他的进攻。

    见状,吉冈直贤不再多言,虽然他高傲,但他并不是笨蛋,而且实际上如今的吉冈一门,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确实,他的伯父吉冈直元是足利义晴以及足利义辉的剑术老师,但实际上很多人根本就不在乎这件事情。

    毕竟,不管是冢原卜传还是上泉信纲,都指点过足利义辉。只不过因为他们有着更高的追求,所以才没有担任足利义辉的老师而已。而且吉冈直贤经营的吉冈道场,如今也早也被新阴流道场抢去了无数的弟子。

    所以,虽然他非常的高傲,但他却非常清楚,自己在织田义信等人的眼中,并没有什么地位。虽然这种结果是高傲如他无法接受的,但在战胜他们之前,他能够做的,也只有隐忍而已。可如今,他竟然在晋级决赛后的第一个对手都打得如此吃力,而且对方还是使用二刀流的剑客。

    吸气……呼气……吉冈直贤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脚步迈开,坚定的向宫本一真冲了过去。

    “我不能输!如果我输了,吉冈道场就真的完了!”吉冈直贤一边向宫本一真冲去,心中一边暗暗想着,“所以我一定不能输!不能输!不能……”

    “输啊!!!!!”当吉冈直贤终于踏入了攻击范围后,忽然疯狂的大喊着,手中太刀以雷霆之势劈向宫本一真。

    这种迅雷一般的进攻看起来煞是威猛,只是看在眼中的织田义信等人却均无奈的摇着头,“心都乱了,又如何战胜对手呢?”织田义信心中无奈的想着,他此时唯一的念头,就是想去看看吉冈直贤究竟是怎么闯入决赛的。虽然剑术还算不错,但这心理素质也太差了点。

    果然,看到吉冈直贤竟然露出如此巨大的破绽,宫本一真顿时右手一身,就用太刀挡住了吉冈直贤的这一刀。虽然在兵刃交接的一瞬间,他差点因为那巨大的力道而握不住太刀,但最终,他还是挡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小太刀飞快的斩向吉冈直贤,目标正是对方的脖子。显然如果这一刀命中的话,吉冈直贤必死无疑。而看起来,吉冈直贤的这一刀已经用尽了自己的所有气力,面对宫本一真的这一刀,已经无法抵挡了。

    “抱歉了伯父……侄儿让你失望了……”吉冈直贤看着那飞快接近的寒芒,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心中,忽然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吉冈直贤从小就一直接受他的父亲以及伯父的教导,别的小孩每天玩耍,他只能练习剑术。别的小孩累了可以睡个懒觉,他依然还得训练剑术。因为这就是吉冈一族的命运,作为在京都颇有名望的剑术世家,他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和剑术绑在了一起。

    在他的伯父吉冈直元时代,吉冈一族踏上了巅峰,作为将军足利义晴的老师,吉冈一族成为了京都最为著名的剑客一族,而吉冈道场,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无数人都希望拜伏吉冈道场学习剑术。甚至公卿、还有三好家的人,也会让吉冈直元来教导他们剑术。

    只是到了吉冈直贤这一辈,本来应该继续将吉冈一族带领到一个新高度的他,忽然发现现实似乎并没有那么的美好。将军足利义辉的剑术在那个时候就已经非常强大了,根本不是吉冈直贤能够教导的了的,而随后织田家上洛带来的新将军足利义昭,虽然在其刚来京都的时候,就已经商定了教导其剑术的事情,但可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已经连拜见足利义昭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段时间里,新阴流已经超越了吉冈道场,成为京都最大的道场了。这一点,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可他却无可奈何。因为新阴流道场刚刚开设的时候,就得到了足利义辉的支持,当然还有朝廷的许可以及织田义信的财力支持。

    在足利义辉死后,虽然新阴流失去了这个鼎立的靠山,但强大的织田家,以及在这段时间已经成长起来的新阴流道场,更重要的是疋田景兼的实力,让吉冈直贤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这一切,显然让他的族人非常的失望。因为他们可不管吉冈直贤面对着怎样的困难,他们只知道在吉冈直贤的手里,家族反而衰败了。这些,让吉冈直贤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而如今,一切都结束了……

    “啧啧,你们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织田义信那充满戏虐的声音传入了吉冈直贤的耳边。吉冈直贤猛地张开眼睛,却看到宫本一真握着小太刀的手,正被织田义信握着。而那把小太刀的刀尖,距离吉冈直贤只不过数公分的距离而已。

    “十分抱歉,修罗殿下,在下实在停不下来了……”宫本一真见状连忙恭声道歉着。不管是如今别所家和织田家之间的地位,还是织田义信在剑道界的地位,宫本一真都只能仰望织田义信,更别说他还希望能够得到织田义信的指点。因为他知道,如果二刀流能够取得织田义信的认同,那么整个天下,也将彻底认同二刀流。

    闻言,织田义信轻笑道,“没事,我在这不就是为了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吗?毕竟天皇陛下他们都在,见血什么的,可不太好呢~”

    随后,织田义信不再理会宫本一真和依然还在发愣的吉冈直贤,只是大声宣布着这一场比武为宫本一真取得了胜利,并将两人送回了休息区。

    “那么接下来,有请下一组选手上场!”织田义信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