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八十五章:乙区战开始
    ♂

    本书首发,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抱歉,今天只有一章了,昨天喝酒到天亮,这章还是早上6点多才码完的。咳咳……实在抱歉啦~

    以下正文

    台下,随着甲区的四组选手全部决出胜负,比赛进入了休息阶段。好吧,这种安排完全是织田义信照抄后世那些赛事的,据说是为了让人群不要一直太亢奋。嘛,织田义信是没有参加过什么大型活动,所以对此也不是太了解,不过他还是决定这么安排,毕竟花钱请了歌舞团那些,总得弄回本钱吧?

    而且,在织田义信看来,接下来的乙区比武,肯定会相当刺激的,毕竟在他看来,除了铃木重秀和竹内久盛这一组之外,其他肯定是相当的精彩,尤其是宫本一真对吉冈直贤。

    说起来当织田义信拿到名单的时候只是有些怀疑,不过在看到宫本一真佩戴两把佩刀时,心中就已经确信了之前的猜测。

    在这个时代,其实佩戴两把甚至三把刀的人很多,但那大多都是武士。他们基本上佩戴多种太刀是为了应付不同的场合,比如太刀拿来打仗,小太刀或者打刀进行室内对决,肋差或者短刀专门用来切腹什么的。

    但这一点,在剑客身上却很少见,因为作为剑客,基本上都是按照流派而专修某一种类的太刀,所以通常情况下,他们只会佩戴一把太刀而已。

    宫本一真所佩戴的两把刀,分别是普通的太刀和小太刀,虽然一路走来他并没有使用过小太刀,但织田义信基本已经能够确信,他就算不是宫本武藏的老爹,也和宫本武藏有很大的关系。毕竟宫本在战国时代可不是什么普通姓氏,而且还是使用二刀流的剑客。

    不过,当户田势源和钟卷自斋登场时,织田义信就直接将宫本一真什么的丢出了脑海。因为,这一战他也是颇为期待的呢。

    户田势源就不用多说了,不管在太阁、信野中,都是武力超高的牛人,而钟卷自斋虽然织田义信不是很熟悉,但他的两个弟子,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呢。

    伊藤一刀斋,太阁中难度只逊于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的大剑豪。佐佐木小次郎,织田义信在战国后期最喜欢的剑客,没有之一。嘛,谁让他长得帅还使用大太刀呢?

    这两个人都是战国后期非常强大的剑豪级人物,能够教出这种弟子的钟卷自斋,武艺怎么可能会差呢?

    只是,当两人一上场后,织田义信就被他们的话给惊住了,“老师,弟子可是期待这一天很久了呢~”钟卷自斋看着户田势源沉声说道。

    “弟子?”织田义信诧异的看着两人,显然对于两人竟然是师徒关系很是奇怪。不过这也难怪,因为在资料中,钟卷自斋乃是北条家的剑术指导,而户田势源,虽然已经离开了朝仓家,但他毕竟已经被刻下了朝仓家的印记。

    不过就在这时,织田义信想到了关于佐佐木小次郎的那些矛盾传闻,据传说,佐佐木小次郎的师傅有钟卷自斋和户田势源两个说法。如今看来,两人如果是师徒关系的话,那么倒也很好理解了,毕竟师傅指点一下弟子的弟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呵呵,就让我看看你这些年的长进吧~”户田势源说着,将腰间的小太刀拔了出来。前面说过,小太刀一般是指刀身在60公分以下的太刀。不过说实话,织田义信还真的很少看到有人使用这么短的太刀进行比武。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这种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当然了,还有另外一句话,一寸短一寸险。字面上看,可以理解为兵器越短在对战的时候越危险,但实际上,这个危险却是针对比武双方的。因为兵器短,肯定只能近距离施展,而当距离如此之近的时候,使用长兵器的那一方,其实不管攻防都会非常的别扭。

    不过显然,对于钟卷自斋来说,他显然不可能不了解自己师傅的实力和对战方式,不过看他那自信的表情,显然是有备而来。

    “师傅,相信弟子是不会让您失望的!”钟卷自斋沉声说道,手中太刀摆了一个起手式,随即脚下一踏,径直就冲向了户田势源。

    “竟然抢攻?”织田义信诧异的想着,不过转念间,他就明白钟卷自斋的打算了。利用太刀的长度,以猛烈的攻势让户田势源难以近身,最终凭借长度将户田势源压制住。

    而实际上,也正如织田义信所想那般,钟卷自斋几步就冲到了户田势源的面前,手中太刀飞快的不断劈出,每一击都势大力沉,就是想要抢占先机。

    只是户田势源显然不可能就这么简单被钟卷自斋给压制,他轻轻的一退,就准备退出了钟卷自斋的攻击范围。只是钟卷自斋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在户田势源退开的一瞬间,钟卷自斋再次踏步向前,仍然将户田势源笼罩在刀光之内。

    “呵呵,钟卷自斋和户田势源的一进一退,仿佛演练一般的整齐,看来他这两天确实下了很大的苦工呢~”冢原卜传笑道。

    “不过仅凭这一点,很难战胜户田势源呢。”一旁的上泉信纲摇头说道。

    可能是为了印证上泉信纲的话,户田势源看到似乎无法拉开距离,顿时停下了后退的脚步,脚下一顿,竟然直接迎了上去。

    “锵!”金铁交鸣声响起,随后就不绝于耳。两人以快打快,凌乱的刀光几乎让人看花了眼。只是……

    “钟卷自斋落入下风了……”冢原卜传淡淡的说道。

    而场上,织田义信也同时摇头暗想着,“节奏被户田势源带走了,钟卷自斋估计要完。”

    果然,随着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钟卷自斋顿时有些跟不上了。毕竟小太刀本来变招、挥刀都会比普通太刀快,钟卷自斋和户田势源比快,那完全是拿自己的弱势碰对方的优势。虽然钟卷自斋极力的想要将速度慢下来,但显然,户田势源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踏!”

    户田势源再次向钟卷自斋走了半步,虽然只是半步,但户田势源的攻势却瞬间猛烈了两倍以上。一寸短一寸险,自然是距离越近,威胁越大了。

    就在织田义信等人觉得钟卷自斋落败只是时间问题时,忽然看他大喝一声,手中太刀忽然疯狂的向户田势源脑门劈下,对于刺向自己腰间的太刀看也不看。

    “好!”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同时赞道。

    “以伤换命,如此一来,户田势源看来不得不退了。”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

    只可惜,他们都小看了户田势源,只见他脑袋一偏,身子一侧,竟然在瞬间将自己的身体让过了袭来的太刀。那太刀贴着户田势源的衣服划过,却没有切到任何事务。

    “呵呵,徒儿,你的修行还不够呢~”户田势源手中小太刀指着钟卷自斋的胸口,看着他轻笑道。

    而钟卷自斋此时依然愣愣的看着距离自己胸口不过数厘米的刀尖,显然他还没有明白这把刀究竟是怎么从自己的腰间瞬间换到了胸口。

    不过他并没有愣太久,很快就回过神来,看着户田势源恭声说道,“恭喜师傅武艺再进一步。”

    “呵呵,没办法,如果不变强的话,又如何挑战修罗殿下呢?”户田势源看着织田义信笑道,眼神却锐利异常。

    “啧啧,这家伙自信倒是挺足,不过看样子他并没有尽全力呢,看来庆次或者行久要有麻烦了~”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

    好吧,对于户田势源的挑衅,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就算户田势源此次并没有使出全力,他也不觉得能够威胁到自己。理由很简单,因为织田义信相信自己是天下无敌的。嘛,很简单的理由呢。

    在宣布户田势源胜利后,户田势源就起身准备返回休息区。就在这时,钟卷自斋忽然喊住了户田势源,“师傅,此次弟子前来京都,有两名弟子跟随,不知道能否在比武大会结束后,请师傅指点他们一下呢?”

    “哦?”户田势源闻言停住了脚步,“怎么,他们的天赋很好吗?”

    “绝对的天纵奇才,不然弟子也不敢劳烦老师。”钟卷自斋恭声说道。虽然输给了户田势源,不过钟卷自斋显然不会因此而嫉恨自己的老师,毕竟,在得知自己的对手是户田势源后,他就已经有了输的准备,唯一没有想到的,只是自己输得竟然这么快。

    一旁,织田义信好奇的看着这边,“钟卷自斋的两个弟子嘛~难道是佐佐木小次郎和伊藤一刀斋?”

    想到这两人,织田义信顿时就动了心思,没办法,谁让他特别喜欢佐佐木小次郎呢?不过显然,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钟卷自斋和户田势源他们显然不会太快离开京都,所以织田义信到也不用担心擦肩而过。当然了,就算不是佐佐木小次郎他们,能够被钟卷自斋这种强者成为天纵奇才的年轻剑客,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

    休息区中,看到户田势源两人进来,宫本一真默默的站了起来,“一真,加油!”一旁的竹内久盛走过来拍了拍宫本一真的肩膀笑道,“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嗯!”宫本一真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另外一边,那里,他的对手吉冈直贤正默默的做着登场的准备,压根就没有看向宫本一真这边。

    宫本一真今年不过25岁,正是年轻气盛之时,所以虽然只是播磨小大名别所家的年轻武士,但在听到关于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消息后,还是想他的主公别所安治提出了请求,希望能够前来参加比武大会。

    一开始,别所安治其实是拒绝的,不过正好家中重臣竹内久盛也前来提出想要参赛,最终,他得以和竹内久盛一同前来。

    虽然凭借着强大的实力,他一路闯进了决赛,但在这些参赛者中,他的地位却是最低的,甚至没有什么人愿意和他说话。之所以这样,并不是因为他不过只是别所家的年轻武士,而是因为他的剑术,在众人心中并不是正统的剑术。

    双刀流,或者叫二刀流。剑客同时使用普通太刀和小太刀的剑术,在这个时代,这种剑术看起来似乎很酷炫,但在所有剑客的心中,这不过只是如果华夏那些歪魔邪道一般的异端而已。甚至,在许多人看来,所谓的二刀流不过只是街头混混打架才会用的下三滥招数而已,连剑术都算不上。

    而这,也是宫本一真参加此次大会最重要的目的,他为的并不是拿到天下无双之剑圣的称号,而是想让世人认可二刀流这种剑术!但想要达到这个目的,那么就必须击败眼前的这个对手!因为只有在决赛中取得最少一次胜利,才能够证明二刀流并不输给其他的流派。毕竟,只有这种全是高手的决赛,才有足够的说服力。

    只是,他的对手显然并不简单。吉冈直贤,吉冈一族的现任族长。自从上一代族长,也就是他的伯父吉冈直元成为了第十二代将军足利义晴以及足利义辉的老师后,吉冈一族就成为了京都的名门。

    虽然因为织田信长的关系,吉冈直贤并没有成为足利义昭的剑术指导,但他的实力,却远远超过了他的伯父吉冈直元。

    “那么,两位开始吧~”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吉冈大人,请!”宫本一真双手持刀,摆了一个起手式沉声说道。

    “嗯。”吉冈直贤淡淡的应道,眼中充满了鄙夷和傲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