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七十八章:赌局
    本书,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以下正文

    一个无人的角落,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对视良久后,有些无奈叹息道,“说吧,你打算怎么办?娶吉?这是不可能的!我可一直将你当作亲兄弟,而且也只想和你做兄弟!”

    闻言,织田义信同样无奈的说道,“我也没想过要娶吉啊,我可一直只把她当侄女啊!而且已经好几年了,她都没有再缠着我,我还以为她已经放弃了呢。”

    “哼!以为?!光以为有什么用?!说吧!现在怎么办?!”织田信长冷哼一声,再次问道,随后不等织田义信开口,又出言警告着,“我先说明啊!娶是肯定不行!但你绝对不能让吉伤心!懂我的意思吗?”织田信长一脸不善的看着织田义信,显然对于这件事情非常的不爽。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无奈的看着织田信长,“我说,这不是在难为我吗?我如果拒绝的话,吉肯定会伤心啊,而如果不让她伤心,那就只能不拒绝她。可如此一来,不就是默认了吗?”

    “我不管!总之这件事情你一定要负责到底!”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随后又忍不住叹息着,“唉,当初我就不该答应让吉一直呆在你身边。”

    看着织田信长,织田义信的眼中满是鄙夷之色,“还不是你和阿浓太溺爱她了?”

    “废话,阿浓就这么一个孩子,不宠她宠谁?”织田信长白了织田义信一眼嘀咕着,“倒是你!你还不是”话说到一半,织田信长忽然停住了,因为吉在织田义信那边,还真的没有受到太多的溺爱。反倒是应该听说吉在那边的修业怎么怎么苦,好几次织田信长或者浓姬都忍不住想要将她带回来,却都被她拒绝了。

    不过织田义信也没有想太多,听到织田信长的话,他也很是无奈的说道,“没办法,吉那么可爱,我哪里忍心拒绝她啊?”

    就在两个大男人一脸无奈的沉默不语,完全想不到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时,浓姬带着吉缓缓走了过来。虽然两人都想从浓姬或者吉的脸上猜测事情的结果如何,不过很可惜,他们都失败了。

    “吉法师,义信,我刚才和吉商量过了”浓姬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这一下,顿时让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生怕从浓姬口中得知让他们有些无法接受的答案。

    说起来,织田义信对于吉,那是完全义父对义女的感情,或许在吉出生的时候,他还有过一丝不纯洁的遐想,不过当他看着吉从襁褓中的婴儿成长为如今的小萝莉,这种遐想就已经彻底消失了。

    看着两个叱咤天下的男人竟然因为自己女儿而变得如此,浓姬顿时得意的笑了。“我和吉商量过了,吉想要成为真正的武士!并会用自己的功勋来证明,她并不需要用嫁人这种方式来帮助本家得到利益。”

    闻言,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顿时愣住了,“情况似乎不太对呢?”两个大男人古怪的想着。

    “吉,你真的只是想要成为武士?”织田信长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吉问道,“那你是打算成为我的家臣呢?还是义信的家臣呢?”

    “当然是成为义父大人的家臣了!孩儿身为父亲大人之女,如果成为了您的家臣,那肯定会引来许多家臣的议论,毕竟孩儿终究还是一个女人。但义父大人那边就不同了,他本身就拥有许多的女性家臣,而且孩儿身为其义女,成为他的家臣也不会让家臣们说闲话!”吉沉声说道。

    随后,不待两人开口,吉又再次说道,“孩儿如此选择,绝对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孩儿只是希望,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用立下的功勋向父亲大人证明,就算不嫁人,吉也能为本家带来利益!”说完,吉就目光炯炯的看着织田信长。

    “不嫁人?!”织田信长闻言顿时就跳了起来。如果说前面吉的话还让织田信长能够勉强入耳的话,那么这个词,他是完全无法听进去的说。

    “胡闹!一个女人怎么能够不嫁人呢?!那像什么样子?!”织田信长板着脸怒斥着。“而且你想要成为义信的家臣,不就代表你还是想嫁给义信吗?本家之中,谁不知道他麾下的姬武士都是他的女人?”

    “我”吉闻言刚想顶嘴,就被浓姬给拦了下来。只见她看着织田信长轻笑道,“吉法师,你不要这么凶嘛我们这不是在商量吗?而且如果吉真的能够建立足够的武勋,就算不嫁人又如何?”

    “可她明显是想嫁给义信那小子啊!义信,你说是吧?”织田信长见状顿时将一直在旁边装死的织田义信抓了出来。看来他觉得自己独自面对浓姬母女两人,有些力不从心呢。

    “咳咳我觉得吧,其实吉只要开心,不是比什么都强吗?”织田义信干咳了两声说道,只是这番话显然无法让织田信长满意。见状,织田义信搔了搔脑袋,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想了想,他忽然转头看向吉问道,“吉,你应该知道,我只将你当作”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吉忽然焦急的打断了织田义信的话,“义父大人!如今是在商谈吉成为武士的事情!不要不要不要说其他的好吗?”吉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变得哽咽起来。显然,她不想听到织田义信亲口说出那句话来,虽然那没说的内容她知道是什么,而且以前织田义信也和她说过,但吉就是不想织田义信说,尤其是在织田信长和浓姬都在场的情况下。

    看到吉那哀求的模样,织田义信刚刚硬起来的心瞬间就软化了。他转头看向了织田信长,露出了一副“我没办法了”的表情。

    “没用的混蛋!”织田信长心中愤怒的大吼着,可他却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吉那似乎伤心欲绝的表情,实在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要知道在他的心中,吉可一直都是一个快乐的小公主。

    “难道我真的错了?”织田信长有些疑惑的想着,不过这个念头在织田信长的脑海中只浮现了不到一秒钟,就被他瞬间甩出了脑袋。

    诚然,历史上并不是这种事情出现过,实际上为了延续家族,再加上这个时代女性地位的极其低下,别说姑姑和侄女同时嫁给一个男人了,就算是母女同侍一夫好吧,织田义信身边的於大不就是吗?换个例子,就算迎娶自己的亲姐妹什么的,也不是没有过的说!

    但是!这些都不能成为吉嫁给织田义信的理由!虽然织田信长并没有将吉嫁给谁谁谁来换取什么利益,但反正不能嫁给织田义信就对了。没办法,谁让织田义信在织田信长的眼中,就是一个超级花心鬼呢?哪怕他对阿市非常非常好,哪怕在他眼中,除了织田义信之外,似乎还真没有那个人能够配得上吉的。

    就在这时,浓姬又开口了,“吉法师,不如这样如何,我们定一个期限,如果吉在20岁之前无法取得让你我以及义信认同的功勋,那么她就必须打消成为武士以及嫁给义信的念头。反之”浓姬说道这里,转头温柔的看着吉,“孩子的路,注定要让他们自己去走。”说着,她又狭促的看着织田信长说道,“你当初,不也是这个样子吗?”

    闻言,织田信长场愣了一下,随后看向吉,从她的眼神中,织田信长看到了一种名为坚定的神情。恍惚之间,织田信长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自己,那个在所有人都反对甚至是厌恶之下,依然坚持着自己选择的道路的自己。

    好半响,织田信长才回过神来,他看了看吉,又看了看一旁的浓姬,最后又瞅了瞅一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织田义信。

    忽然,他笑了,“很好,不愧是我的女儿!我同意了!”织田信长笑道。

    “耶!”吉闻言,顿时兴奋的抱住了浓姬,似乎取得了什么重大的胜利一样。只是

    “不过如果你在20岁之前并没有取得能够让我们满意的武勋,我就把你嫁给猴子!”织田信长语带威胁的说道。

    闻言,一旁的浓姬也笑道,“不错,既然是赌局,自然要有惩罚了。想要得到的越多,惩罚自然也得越大!”

    “我擦!吉可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啊!”织田义信看着织田信长和浓姬心中无奈的暗想着。

    未完待续。